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海眼龙宫·禹王九鼎 第二十一章

在经历了下沉过程中带来的窒息与极度的压迫感以后,我只能模糊感觉到青铜尊带着我们落入绵软粘稠的淤泥中。
我把脸部紧埋在衣服里,避免泥沙糊住我的口鼻。
在随着青铜尊沉入淤泥之后,我感觉自己仿佛是坐在一艘潜水艇里。
青铜尊无视江水以及积沙带来的阻力,带着我和阿辉破开泥沙,继续下沉。
我实在佩服,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做到这样反科学的事情。
青铜尊从泥沙中钻出的一瞬间,我感觉到无比舒适,水压带来的压迫感一瞬间从我身上卸除,那一刻我仿佛找到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几乎想要就此睡过去。
但是阿辉摇醒了我:“瑜儿哥!醒醒!”
我有些不情愿的醒过来,睡眼惺忪地望向眼前,刹那间我清醒了。
并不是因为这里出现了什么匪夷所思得新生物,把我惊吓到了,而是单纯被眼前得情景所震撼了。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无比巍峨的神殿,其高度几乎有三桑神树的一半高;巨大的神像屹立在神殿的门口,雕刻的是一位手持耒(lěi)耜( sì)的青年,基座上用与青铜尊和力牧陵中出现的文字相同的字形写着:禹王殿
在大殿的穹顶之上,卧着两条加起来有将近二三十米长、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龙,两条龙抬头向上看,许许多多的水泡从龙的口中喷出来,江水和泥沙从水泡散开的地方被阻隔开来,仿佛一个巨大的屏障。
“哎哟,俺哩娘嘞。这是个么子地方啊?”
“禹王殿。”
“么子?”
“上古时期,曾经发生过一场世界级的大洪水。虽然迄今为止没有实际证明那场大洪水的具体年代,但无论是《圣经》还是《山海经》又或者他国神话,都对这场史无前例的洪水有着墨描写。
最熟悉的像是圣经里的诺亚方舟,而中国则是大禹治水。
据传尧舜时期,洪水泛滥。禹父鲧从天帝手下盗取息壤以防堵洪水,但治水失败,又因盗土一事泄露,而被诛杀在羽山,据说现在湖北荆州还有其填堵河道的遗迹。”
“荆州?那地方俺熟啊!”
“鲧死后,禹从其腹中降生,而后鲧化龙升天。大禹请缨代父治水,一去便是13年。过程中还在青丘邂逅涂山氏,成就一段佳话。
相传禹在治水的时候遇到了为祸的蛟龙,便派遣黄帝时期大将应龙诛杀恶龙,以彰帝威。其后他又在治水过程中诛杀作恶淮水的无支祁,和一干凶兽。并疏导洪水入海,始平洪灾。
其后舜帝禅让于大禹,禹王继位后巡视天下,并铸就九座青铜大鼎,将中华大地划分为九州。
周显王时期,这九口青铜鼎淹没于泗水下,这此后再不复见。有传闻,说禹王所铸的九鼎其实根本不曾沉于泗水下,而是被分别放置在建造于九州各处的祭坛里,但是千百年来谁也没有找到证据证实这一说法。”
“哦~”阿辉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我意识到也是自己说的太复杂了,还想简要概括一下,结果阿辉比我先下结论,“就是说这里面有宝贝?”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莫不是阿辉对禹王殿的文物起了什么歪心思?
于是严肃地警告他:“我告诉你,这里的东西都是文物,你不许乱动。先不说这些都是国家财产,你私吞就是违法。你想想那口青铜尊?我观察过,青铜尊上的文字以及尊上雕刻的纹饰跟神殿上的一模一样,说明青铜尊来自神殿。
光是一口青铜尊就能让一整船的人团灭,你要是乱碰东西,会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了吧?”
本来一脸兴奋的阿辉听完我的话,脸瞬间就白了下来。
“对!是!瑜儿哥,不,我得叫您先生。您又救了我一命!”
我受不了阿辉一个劲儿的恭维,这个时候我想起之前手机的短信,既然我破解了沉船之谜,也应该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我从防水袋里拿出手机,发现果然有三条未读短信发来。
一条是告诉我我已经破解沉船之谜,并来到第六层遗迹,也就是真正位于水下的地宫,禹王殿。
我依稀记得之前听二胖他们说过,这下面共有七层古墓,或者说是古代遗迹,算上沉船和禹王殿,我想只要通过禹王殿,就可以到达所谓的海眼龙宫了。
届时无论是我身上的怪病还是祖父留下的谜团,都可以得到解决了。
我已经想好这事结束之后回家好好休息两天。
只是还不知道禹王殿里又会有什么令我心惊胆寒的遭遇。
第二条短信是我最想看到的。
短信告诉我我想见的人就在禹王殿里,只要我走进去,我就能见到他们。
要说我现在相见的人,可是太多了。
二胖、刘飒、尚青云、江教授还有考古队的各位,以及我的祖父和妮子。
当然,我隐隐有感觉,后两者并不是我轻易能见到的,至少现在不行。
无论祖父还是妮子,我不知道为什么,越在我接近海眼龙宫以及过去九世家的前人所留足迹的时候,我越发觉得,他们似乎不那么简单。
甚至在我知道祖父不是个普普通通的乡间老头之后,我开始想象,他会不会一直在注视着我,在我为难的时候出来营救我。
同样,他也会救妮子跟二胖。
我拍了拍脸,不再去想那些对当下毫无助力的事情。
我总要走进禹王殿一探究竟的。
“哎哎哎,先生,你要干嘛?”阿辉拽住我,看来我这个先生的称号是坐实了,听起来总觉得那么老成。
“什么干嘛?当然是进去啊!”我说。
阿辉一脸害怕地说:“可是可是,那里万一有鬼呢!?您都说了那个青铜尊都是从里面捞出来的。”
“嗨,青铜尊的事情我不都跟你说明白了嘛。没事的,走进去看看。反正在这里呆着也没差。”我挣脱开阿辉。
虽然阿辉仍然觉得很害怕,但也不好说什么,老老实实跟在后面。
这画面我至今为止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一个能一拳轰开铁门的壮汉居然藏在我这个弱不禁风的书生背后。
我走上禹王殿的石阶。
虽然这座神殿看起来巍峨壮观,但走进就发现这里已经久无人烟,两边的立柱上全是蛛网,正上方的大门之上的匾额也已经破败。
只有大门的些许地方看起来像是被人动过的样子。
隔着门缝,我就看到大殿之内似乎存在着微弱的光亮。
我正欲推开门,听见里面有微弱的人声。
“丫的,这到底什么鬼地方。我说那谁,你别在那看着,过来帮帮忙。咱们得快点出去,找到咸鱼,他一个人在上面,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啊?你别玩手机了!这能有信号么!”
是二胖!
我喜不自胜,立刻推门要进。
但是当我手触及禹王殿大门的时候,恍惚间感觉像有一股电流从我的虎口出钻进来,然后流窜全身。
我感觉到浑身又痒又疼,不由推却几步。
阿辉见我有异样,连忙问我:“小先生你怎么了?”
“没事。阿辉,这门我推不开,你试一下。”
阿辉疑惑地来到禹王殿的大门前,只轻轻一推,大门就应声而开,他转头看向我:“这门也不重呀,我轻轻一碰就开了,小先生你......”
说话到一半,阿辉的脸色突然变了。
他目光怔怔地盯着我,浑身发抖:“鬼......鬼呀!!”
阿辉一边大叫着,一边扭头往禹王殿里跑。
我不明就里,回头去看,身后空无一物。
我立刻警惕起来,可是四下环视一圈,也没有发现任何怪事怪物。
我听见阿辉跑进大殿里,惊动了里面的二胖和刘飒。
二胖噌地拔出军刀指着阿辉质问:“你谁啊!哪来的!报上名字!”
阿辉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
我心想我得赶紧进去,免得他们一言不合打起来。
“喂!你们!”我说着要迈步走进禹王殿。
但是刚到门口,我感觉好像撞上了一堵很硬的墙,生生把我弹了回来。
但是仔细看,眼前就是大敞的殿门,空无一物。
这一下,我心慌了。
再三尝试,我总是会被弹回来。
但是在撞上那面无形之墙后,我又觉得,这墙好像也不是坚不可摧。
我又想起来尚青云给我的黑白勾玉,说有问题的时候就手指轻扣勾玉,虽然我一次也没尝试过,但是确实每次遇险,这枚勾玉总能帮我逢凶化吉。
我把黑白勾玉捏在手中,入手之后,原本很强烈的痛痒感顿时缓和了很多。
这个时候大殿里已经起了争执。
阿辉说不清自己的来历,经历了五层古墓的时间,我们都已经身心俱疲,不说是陌生人,就算是熟人也总要抱有三分怀疑的态度,避免其实际为幻想,而被偷袭这种事发生。
毕竟在力牧陵的时候,这种事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此时二胖正一步步接近阿辉,正与发难跟阿辉打在一起。
其实我倒是不怕阿辉有闪失,毕竟他已经超越一般人类范畴了。
反而更担心二胖会不会被阿辉一巴掌拍死。
而且阿辉之前出现过发狂的模样,我不能肯定他会不会旧病复发。



“我我我!”
“我什么我!妖孽!吃俺二胖一铲子!”二胖说着就要攻上去,身后刘飒也抽出了工铲。
我看情况不妙,也不由于,手里抓着黑白勾玉,心一横冲上去。
谁知这次情况竟然不一样了,有了黑白勾玉,我居然畅通无阻地进了大殿:“住手!”
我大喊。
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殿。
但是这一次,我听见的回声不是“住手”两个字。
而是我曾经在欧丝国听到的,人蛾发出来的尖锐的叫声。
整个大殿都安静了。
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在三桑神树,尚青云阻止我跟二胖和刘飒见面。
因为那个时候我的模样太过惊悚。
刚刚阿辉口中的鬼,莫非不是其他东西,而是我?
我急忙撩开袖口,果不其然!
我看见在手腕以上的小臂,乃至整条胳膊都长满了怪斑和拔毛,一层一层,看起来令人作呕。
我错愕地抬起头,正撞上阿辉、二胖和刘飒的目光。
他们看向我的眼神很复杂,悲伤、愧疚、疑惑以及......惊恐。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即使我没有任何动作,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他们已经表现出了杀机。
“啊!鬼!小先生变成鬼了啊!”
“TM哪来的怪物!”二胖踏前一步,手持工铲与我对峙。
刘飒一皱眉,指着我身上的衣服说:“等一下,傻大个。你看看那怪物的衣服,眼熟不?”
二胖盯着我好一会儿,脸上更具怒色:“是咸鱼!TM该死的怪物!你对咸鱼做什么了!啊啊啊!”
二胖暴怒着冲上来。
身后刘飒从脚间取下手枪,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子弹,只见他将子弹填进枪夹里,然后上膛,嘴里振振有词:“本来这是光荣弹的,但是谁让你杀了我可爱的学弟,那就先让你光荣光荣吧!”
我想要解释,但是我张嘴说出来的,也尽然是人类根本听不懂的音阶。
我知道,很可能是刚刚我在触及禹王殿大门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诱导了我体内的蛊虫,甚至让我自身的人蛾化加剧了。
我终于明白尚青云为什么要让我去海眼龙宫,叫我缓解症状了。
诚然这个怪病带给我了一些好处,比如超乎常人的治愈能力以及蜕皮能力。
但是迟早有一天,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病症,最后变得像这样人不人鬼不鬼。
即使我能保持人的理智,但别人是不可能接受我的。
就像电影里超人和英雄总要隐藏身份,不是因为你强大,是因为你跟别人不一样。
人类的世界里永远不欢迎异类,无论是种族之间,还是人类社会的群体之间,对和错在潮流面前总是显得无关紧要。
我无奈于现状,只好匆匆躲避二胖的攻势。
这个时候刘飒已经瞄准我,我从没见过刘飒学长脸上出现如此可怕的表情,甚至在看见他涌现杀意的那一瞬间,我都要怀疑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刘飒。
他叩动了扳机,随着枪口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子弹以超高的速度向我迸发而来。
虽然我现在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但说到底我也不过是得了怪病的普通人而已,面对二胖的攻势已经是吃力抵挡。
刘飒这一枪,除非我是阿辉或者尚青云,否则我是绝不可能躲开的。
被这一枪打中,就算是真的人蛾也要当场去世吧。
我只怕这一下会误伤二胖,所以也不躲闪,直接反踢一脚,正中二胖的小腹,将他踹倒在地。
与此同时,子弹直奔我的面门。
嘭!
硝烟尽散之后,整个大殿归于寂静。
看着在大殿的支撑住上留下的贯通的洞,我心有余悸。
“小屁孩!你丫什么意思!那怪物吃了咸鱼!”二胖怒视着我身边的那个十岁的小男孩
尚青云根本不搭理二胖,从背后的卷筒里取出那张龙马的皮,盖在我身上。
我又感觉到浑身暖洋洋的很舒服,那些白毛和怪斑渐渐消失。
大殿里的另外三个人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二胖,满脸的尴尬。
“小,小先生!”阿辉当场哭出声。
尚青云把河图重新卷好,收进卷筒里,同时低声对我说:“要快,时间不多。”
“什么时间不多?”我纳闷。
“河图快要不管用,要快下去。”尚青云说。
他这是提醒我,再不找到海眼龙宫里能压制人蛾蛊虫的东西,我就要彻底变成人蛾了。
我跟二胖和刘飒解释了来龙去脉,两个人都很自责,毕竟刚刚要是没有尚青云,我就要死在刘飒的枪下了。
“对了,江教授他们呢?”我问。
尚青云指着外面喊道:“可以了。”
接着穿着潜水服的江教授走进了禹王殿里:“小陈、小刘,看到你们没事我真开心。”
“老师!怎么只有您一个人?”
听到我的问话,江教授的表情很是哀痛:“小赵他们.....唉!我做这行这么多年,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多怪事,怪我没保护好他们。现在考古队里包括你和小刘还有我了。”
听到江教授的话,我倍感难过。
赵队长、建筑学的学姐、大王、老李、还有那个跟我同期入队的小学姐,虽然跟他们关系一般,可是真听说自己认识的人突然不在了,我还是觉得很难过。
没想到,我第一次下墓考古,就遇见这些事,如今考古队损兵折将,十几个人的队伍只剩下了三个人。
江教授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唉,人死不能复生。这一路也辛苦你和小刘了,等这次任务结束,我会跟所里说,给你们放个长假的。”
“只是眼下,我们的任务还没有结束。”江教授起身向大殿尽头看去。
禹王大殿如其从外面看得一样,内部十分宽敞,大殿的四周以及中部有很粗的擎柱,每根柱子都要有五六个人合抱才能围过来。
整个大殿有一半的空间是水,石板造成的路如四通八达的桥面,连同了东西南北,只是这些石路湿滑,若是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滑落掉进水里。
我们刚刚打斗的地方距离大门很近,这里的石路比较宽,并且贴墙的地方置放着很多动物的雕像。
除了常见的猪狗鸡鸭以外,还有一些长相奇特的生物,比如长着九条尾巴的狐狸,和人面鸟身的鸮等等。
这些动物雕像摆放几乎没什么规律,鸟兽混杂,但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动物的朝向全都面向大殿最里侧的青铜大门。
“我们进去看看。”有江教授在,我们便有了主心骨,之前我们一直都是乱闯乱撞,江教授在,我们便有人指引。
“太神奇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鲜活的《白泽精怪图》!”在往里侧的青铜大门行进的过程中,我们留意了周围雕像,江教授越看越兴奋。
“《白泽精怪图》?”
“嗯!相传上古时期黄帝巡狩天下,遇到一只长有狮子的身体,脑袋上却长有独角且有山羊胡子的奇兽,名叫白泽。这奇兽能言人语,通晓世间万物。黄帝便让它绘画出天下所有的奇珍异兽的图谱,名为《白泽精怪图》。只可惜现在真正的《白泽图》已经失传,仅有的赝品也只是在英法展出。”
“这些虽然不是图,但确是完完整整复刻了《白泽图》的内容,你看这些雕像的基座上都有其相关的描述。”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在禹王殿里修造《白泽图》?”我问。
“大概是古代的图腾崇拜吧。”
我们来到青铜大门前。
“阿辉你试试能不能推开门?”我说。
“交给我!”阿辉露胳膊挽袖子冲上去,但是如阿辉这种神力竟然也无法撼动青铜大门分毫。
“看来还是要找找机关啊。”
“会不会这些雕像跟机关有关系?”我问。
“很有可能!”
“那我们分头试试!”
我们几人根据江教授的指示分散到各个角落里,以此查看雕像。
检查了好几个雕像,我发现这些雕像无论是转动还是活动,都无法做到,这些雕像完全就是死物。
“丫的,根本动不了。我说老教授!你是不是估计错了?这玩意还有没有别的可能?”
我们几个人都陷入沉思。
大殿里一片寂静。
突然我听见某个角落里传来很轻微的咔吧声,虽然声音不大,但足以引起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我们同时向声源的方向看去。
只看到阿辉一脸哭相地回头瞧着我:“小......小先生,俺,俺不是故意的。俺不会坐牢吧?”
阿辉此时正坐在西南角梅花鹿雕像的背上,鹿头的双角已经断掉了,断掉的那一节正握在阿辉的手里。
江教授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走到阿辉面前伸手说:“给我看看。”
阿辉一脸委屈的把鹿角递给江教授,嘴里嘟哝:“俺真的不是故意的,俺发誓刚刚我决定一点点力气都没用!”
我心说你那神力,还需要用力量?轻轻一掰不就断了。
江教授端详着鹿角好一会儿,脸上突然冒出兴奋的神情:“我明白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47085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