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二十章

  经过一个周日的休息,郑云龙的体力总算恢复了,那两位住院的同事依然没来上班。上完早上两节课后,他找了时间躲在办公室浏览网页。为了不吵到别人,他还特地戴上耳机。经过一番搜索,关于前天火灾的新闻视频跳出来十几个,郑云龙选了播放量最多的打开。


  “……这里是大场市的华星物流园。我身后的商铺就是火灾发生的地点,大家可以看到火势基本上已经得到控制……”视频中一个女记者就站在那天他和薛堃待过的地方附近,身后是一栋冒烟的楼,两辆消防车从不同方向射出水柱。镜头拉近,商铺楼上已经没了明火,从里到外都烧成黑色。


  镜头换回到记者,她继续介绍道:“我现在都能闻到很浓的焦糊味,据周围群众透露,起火的楼二层是出租房,最近租给了一个外地演出团队。据初步调查,该团队大部分成员均在火灾中丧生,只有一名年轻女子侥幸生还,但伤势很重,已经送往医院……”


  “全部都对上了。”记者介绍的情况和那天完全一致,视频戛然而止,任凭怎么拖动动作条都不起作用。按下F5刷新,页面却显示“该新闻已经下架。”连续几次都是如此,再返回上一页面,新闻链接都打不开了。


  “搞什么啊?这些混蛋。”郑云龙气得想拍桌子。


  “哟,特种兵,你也在看这个视频?”一个嬉皮笑脸的男人走进办公室,在郑云龙肩膀上拍了一下。


  “是你啊。吓我一跳,这新闻怎么看不了了?”看到是罗靖来了,郑云龙反而轻松点,“特种兵”这个外号就是罗靖起的,纯粹是因为郑云龙体格壮硕的原因。当然,罗靖一点也不清楚郑云龙的过去。将错就错,郑云龙反而接受了这个外号。


  “大场市特色,那个物流园可是包揽了三分之一的货流。现在又是塑造形象的时候,谁敢乱来。”罗靖变戏法似的打开一个手机视频,居然是刚才新闻的完整版。


  “你从哪搞来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罗靖关掉声音,按下播放键。虽然听不到说话,但视频下方有足够清晰的字幕。


  镜头正在采访一个餐馆老板,是一名50多岁的女子,她惊魂未定地指着楼上说:“就听见砰地一声,一个小孩掉了下来,当时把我吓惨了……”


  “您看到一个小孩?”提问是女主持人发出来的。


  “可不是嘛……后来被一个男人抱着送医院了,那男人跑得真快……”女子顺手画了个圈:“一看就是练过的……”


  “那你知道那个小孩是谁家的吗?”


  “不知道……这附近来来去去的人太多了,有的人住个一周就搬走,谁也不认识谁……”


  “好的,观众朋友们,我们现在看到第一批进去抢救的人已经出来了……”镜头随之转到火场方向,两个身穿防火服的人走了出来。他们走到一处阴沟旁边,用力掀开面罩,对着阴沟用力呕吐起来。镜头知趣地转回到主持人身上:“可能他们被现场的气味熏到了。为了不打扰现场灭火行动,我们会在安全距离外进行拍摄……”


  现场采访到这里就完全结束了,画面定格在冒烟的商铺楼上。郑云龙庆幸的是自己并没有出现在节目中,不然就成焦点了。


  “这就完了?”郑云龙看了看罗靖。


  “完了啊……什么演出团,我觉得就是一伙人贩子……”


  “只能希望那唯一的幸存者醒过来了。”


  “我说你那天跑得可够快的,你不是肺部有病吗?”


  “我哪知道,也许是菌子的作用。”


  “早知道就给你吃一整瓶,哈哈哈……”罗靖的手机闹钟响了起来,他急忙抓起揣进包里:“我得上课去了,下午点有志愿者来学校做访问,你别忘了去接待!”


  “知道了!”


  郑云龙其实不擅长搞接待之类的应酬工作,但没办法,校长有命令下来,自己现在是学校的形象大使。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声音听上去很轻。郑云龙看向门口,并没有发现人,再低头,见到孙东东正害羞地站在门口,头上还贴着纱布。


  “你怎么不在宿舍休息?”郑云龙知道此前孙东东因为擦伤被特批了几天假,现在应该在宿舍休息。


  “老师允许我在学校里活动。”


  郑云龙让孙东东坐在沙发上,用纸杯倒了一杯温水给他。


  “谢谢郑老师,我不渴。”


  “没事。人不一定要渴了才喝水的。”郑云龙坐在孙东东身边,想伸手抱抱这个可怜的孩子,但胳膊刚伸开又缩了回去。


  “郑老师,有个秘密我想告诉你,就是关于那天火灾的时候……”


  “嗯?”郑云龙将信将疑把耳朵凑近。


  孙东东很小声地说道:“我知道我可能有记忆方面的冰,但是那天着火的时候,我的确在现场看到了了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和你差不多高!”


  “你继续说,然后呢?”


  “他们给我喂了药,但不知道我那时已经醒了。我一直躲在卧室里装睡……”


  “你还看到什么了吗?”郑云龙感到心脏跳得很厉害。


  “嗯。就是那个男人走路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像个鬼一样……我只听到外面传出像放鞭炮的声音,还有那几个人的惨叫。然后浓烟就进到卧室里了……”孙东东咽了下口水:“我学过火灾的知识,就裹着被子从窗户上跳下来了……”


  “你做得很好!”郑云龙鼓励道:“来,喝点水吧。”


  “郑老师,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请你相信我!”孙东东小口喝着被子里的水,显然刚才说话时太用力了。


  “我相信你。”


  “那老师我得回宿舍了,就不打扰你了。”孙东东把用过的纸杯捏扁,扔进垃圾桶里,对着郑云龙挥手告别。


  “路上走慢点。”


  郑云龙重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垂头思考着孙东东的话。


  “白色长袍,火焰……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男人……难道这次和上一次是同一个人?”他脑海里反复比对着那次追击运毒者和这次的爆炸现场,都是毫无征兆的突然起火,很像是为了掩盖什么,到底是为了掩盖什么呢?


  郑云龙越想越乱,第四节课快开始了,他准备出发。手臂从眼前划过的时候,郑云龙瞟见了几片鲜红的肌肉。他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又把手举在眼前,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一点皮肤,全是皮下组织,看得久了,包裹在肌肉下的白骨和血管不加修饰地展现在眼前。顺着手臂往上移动,在腕部以上赫然耸立着五根指骨,随着拳头一张一合。


  “什么情况?”郑云龙吓得一机灵,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再看看手臂,和往常一样是肉色,倒是有几根汗毛树立在皮肤上。


  “一定是我太累了!”


  手机闹铃响起,郑云龙接了杯水喝下,拎起外套走出办公室,第四节课开始了,他得准时到操场上待命。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教孩子们立定跳远,郑云龙在旁边几乎站了一节课。中午吃饭时,他对着自己的两只手左看右看,可先前那奇怪的幻觉再也没有出现了。


  “你在看什么呢?”薛堃端着打好的饭菜坐在郑云龙面前。


  “我早上出幻觉了,感觉能看穿自己的皮肤。”郑云龙停止观察,继续把饭吃完。


  “是嘛……说起那天,你跑的真比兔子还快。”


  “我以前练过跑步,可是肺部受伤后就没怎么动了。”


  “是嘛。你肺部到底怎么受的伤?”薛堃饶有兴致地盯着郑云龙看。


  “唉,别提了。都怪当年为了多赚钱,装修时不慎吸多了有毒原料,那时也不懂。后来想想,肯定是老板为了压低成本搞得。”郑云龙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借故喝汤,用碗遮住了自己的脸。


  “是啊……”薛堃点头答道。


  “今天你怎么会来这里吃午饭?”


  “我偶尔也要尝尝这里的手艺啊。”薛堃凑到郑云龙跟前,神秘兮兮地说道:“我今早得知了一个很机密的消息,特地抽空来告诉你。”


  “别搞那么玄乎。你怎么跟邓法医一个样?”郑云龙嘴上说着不屑的话,还是把耳朵凑了上去。


  “那个伤者今早醒了,只能勉强说一些单词。她反复提到白色,长袍,男性,爆炸这些字眼……可是现场根本找不到符合描述的痕迹。”


  “真的假的?”郑云龙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激动,露出不太相信的表情。


  “我还会骗你吗?邓法医是不是跟你说过现场的事?”


  “是。”郑云龙把同样关于“云爆弹”的话告诉了薛堃,只是说从打工途中听来的。


  “关于大场市的都市传说够多了,我觉得你可以发论坛上,肯定会被小说家改编成故事!”


  “我哪有那些功夫。”


  “对了,下午来学校访问的人可能有外国人,不用太拘谨,按照一般人对待就行了。”


  “外国人?”


  “是啊。多亏了这段时间大场市和外界的活动,风筝大赛的事很快传了出去。”


  “我英语可不太好。”


  “没关系。”薛堃摆摆手说道:“他们既然诚心来访问,理应学会中文。要是碰到什么交流问题,手机上有翻译软件的。”


  中午在休息室躺了一个小时,郑云龙就开始下午的课程。40分钟的时间里,他要教孩子们丢沙包和跳绳,又跑又跳了一节课,等下课铃响起后,浑身都湿了大半。


  “见面会三点半就开始了,我得洗个澡。”郑云龙可不想带着一身汗味去接待客人,花了七八分钟把自己冲洗干净。接待地点设在一号教学楼一楼的阶梯教室,也是全校最大的教室之一。郑云龙赶过去又花了四五分钟,抵达门口时已经过了三点半。


  门缝里透出一个雄厚的男性诵读声,应该是某位客人在和学生做演讲。


  “……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纣之昌披兮,夫惟捷径以窘步。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岂余身之殚殃兮,恐皇舆之败绩。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查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怒……”那人吐字清楚,抑扬顿挫把握得十分到位。


  郑云龙从来没听过这段古文,但从尧舜几个字眼分析,应该是唐代以前的作品了。他缓缓推开门,对着几名老师抱歉地笑了笑,在后方找了个空位坐下。


  “……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台上的男人继续朗诵着古文。


  郑云龙打算好好看看究竟是哪位朗诵家如此厉害,但视线转向讲台时,却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年龄在40岁上下,皮肤保养得很好,举手投足间很有风度。那男人身着西装,如果不是口中吐出的中文,真以为是一个中国人。


  “《离骚》节选就朗诵到这里,谢谢大家。”男子微微一鞠躬,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一名男老师走上台,接过话筒说道:“很感谢安德森先生的朗诵,那么现在请章副校长致辞。”


  掌声中一位精干的男人走上台,稀疏的头发像个灯泡一样反光,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致辞:“社会各界的朋友们好,我谨代表……”


  郑云龙感到腰间发出震动,取出手机一看,是薛堃发来了短信。


  “这次代表团有一位安德森先生,全名阿莱克西斯·安德森,是从欧洲来的学者。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加油!”


  “薛主任啊,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凭借这位安德森对古文的理解能力,郑云龙怕是插不上什么话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0257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