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上三尺有神明
仲春竹青
发布于 2020-09-22 · 1.7w浏览 13回复 28赞

播卡日出

头上三尺有神明

 

仲春竹青

 

 

春芽

带领我长大的梧桐
已经认识三十年了
它总是被断头,再生长
再断头,再生长
它的身子越来越壮
满是刀疤和暗疮
头却越来越细小
甚至早就更名叫枝
虽然它已经习惯了
断头,再长
我还是担心
过大的风和雪
会使它提早夭折
这三十年我和它一样
多少次都是依靠点滴
才慢慢活过来
今年它长得特别急
枯叶还未掉完
嫩芽又冒失的接住春雪

 

 

一个人背着一个走动的天空

想水了
梦在水里洗
揣着干净的梦前行

九寨沟的蓝里
一杯大小的湖
也可以看见,一个人
背着一个走动的天空

水里会有枯了千年的树木
为你生长蓝色、花朵和游云
也会把你的现实长成幻想


电流

一个以梦为马的人
没有谁可以追赶得上

一个以诗立碑的人
没有谁可以翻越




最后一口气还没咽下之前
他说要是有一点虎骨就好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
是拿出一生挑老担的坚韧
要强了一辈子的老人
面对死亡也想有虎的精神
死而不倒

死后群山戴孝,雨雪送行

一片落叶,入土为安

 


无眠之夜

这些年来孤独是一副骨架
支撑着你往前走
没有人会在意你的胖和瘦
也没有人在意你的生与死
说你皮包骨还不够准确
还有你的热血和筋骨
还有你的坚信:
头上三尺有神明

 

 



打工的风,总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驿站
由风唤醒的溪流复原着风的形状与鸣叫声
也复原着在山与山夹持下
风那不自由的走向和似乎要夭折的弯曲
可以确切的说它可以飞鸟般回环
但绝不后退
有时它把我今天的群山直接推给了明天
它有四只笔命名为四季
把一张叫年的纸涂尽便更换另一页
记下的色彩是诗?记下的果实是散文?
记下的更替变化是小说?
而人生是经历后那揪心的疼




海有一把刀刃口柔顺
刀背宽厚
它收割的天空,幻想无际
它收割的星星变成内心游动的鱼
这样比喻的时候神在海底

白了我一眼
鄙视我还如此俗气
(但我不气馁)
海是我掌心的酒杯
足够在一首诗里醉三生三世


夜读

快递来的书,不急着读
要等她从奔波疲惫中醒来
先看看她的身段、面容和睫毛
再等月光出来等她黑铅亮的眼睛闪着神光
切一壶茶,慢慢品她的香:
诗味意蕴意境凝练佳句技巧
得二三者可饮。连同星星
饮出黎明的曙光

 

 

雾雨

雾笼罩下来再不想离开

雨是它拔出的剑
洋芋发芽生长着铜的童话

冷是一把锈锁锁紧一曲酒歌

满山杜鹃打开喉咙

偶尔逼出一声虎啸

像你几个月或多年才写下

一首短诗在虚空的浓雾里穿越

一束光刺亮人生的暗门

 

 

看山

 

雾向上升腾,文字的木栈道

曲折至山顶,无路可寻

溢出的思想继续上升

雨落下来,像岩浆的火

到了地面,依旧往下钻

点燃沉默里的话——种子

发芽

集聚成无水之湖,成为一面

天空的绿镜子

每个山头都是星星的思念
它们都有为爱化为陨石的欲望

 

 

术前

 

远山雪的锋利一再催促

风去切除疾刺

时间像一面鼓,随意而安

 

落日有足够的慈悲

无数次把黑夜治疗成明天

她紧了紧束腰带做好出门的准备

 

一只鸟抖落疲累蜷伏一下身子

是你的灯指引展翅

把我奔驰成光束

 

 

冬日

 

这些天,我都会想起故乡

天空的繁星都是装进黑陶罐的柿子

拿出来就是太阳,又甜又软

 

这些天。外婆已经把自己装进了黑陶罐

把金黄的温暖给予我

星星还在,柿子还在

 

 

夏日汪家箐

 

早醒的鸟鸣,清越激烈

食尽天空的繁星

撕下昨天的日历

由此,石板房的炊烟

叩开了天空的门

它是离天空最近的村庄

 

此时,天空给整个世界捧出了一个

巨大的烧饼

那堵老土墙,正啃食着岁月的馈赠

在静默中沉思。此时

那几株古樟被刻意拔高

成为了古村落的天空

成为了唤醒我们的神明

 

 

废弃的矿硐

 

曾被一个朝代宠爱的女人。又被

一个朝代抛弃

内心深处的呼吸,在一部

古旧的辞典里牵着时间走

刨出来的肉身,都被贱卖

一纸冷硬的词,像一具干尸

没有一种魔法可以激活

热爱。假象被拆穿

掩埋于空洞深处,一些思想

失去附着物才长出青草,如空虚

真实的存在,又像

母乳真实的喂养过我们

把爱种在骨血里

她没有哭声。没有眼泪

纵使有,已是天上的星星

钻破黑暗为你献上朝阳

 

 

暗香酒吧

争执声轻骂声
像爱的复合剂

你看见一只充满渴望爱的眼睛
深陷在黑暗中甜蜜挣扎

每一缕红灯笼里溢出的光
都是暖和蜜

或许看过听过的太多了
这些红灯笼都在自己的光里静修


新农村

 

风吹过山村,草木皆喜

朝着北方鞠躬

风大时,会欢呼:脱贫万岁……
风小时,会低吟:彼岸花开……

 

是风统计着楼房

还是楼房甘当风的蹄印

 

面对一幅幅崭新的山村图,我

欣喜若狂。我看见楼房涌动

像群马竟发

奔泻一页页脱贫灯盏,加速并

 

照亮史册。新建房钉紧在崭新的时代

是飞向富强的坚实翅膀

 

仲春竹青
喜欢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诗歌,清新的空气,朋友......
浏览 1.7w
28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3
赞过的人 28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