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二十一章

  郑云龙还在盘算着如何应付这些访客时,副校长的致辞出乎意料就结束了。没有隆重的欢迎仪式,来访的客人们三五成群,和本校老师们一同离开了阶梯教室。教室一下就空了起来,安德森先生大步流星朝着郑云龙坐的地方走来,还没等他开口,安德森主动伸出手:“你好,郑云龙先生,你可以叫我安德森,安禄山的安。”


  “你,你好!”郑云龙挤出一个难为情的笑容,摇摇晃晃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平着伸出右手,左手却不知放哪。


  “抱歉我的中文水平让你受惊了。”安德森爽朗地笑起来:“我听贵校校长说你是这里的明星老师,能带我去学校里面看看吗?”


  “哪是明星啊……”郑云龙暗暗叫苦道:严校长,你可把我坑惨了。不过他还是很认真地答道:“我真是受宠若惊,你想去哪里?”


  “就去一个你觉得最能代表学校价值的地方,怎么样?”


  “行!”郑云龙倒是知道有个地方很不错。


  两人离开阶梯教室,先沿着教学楼外围转了一圈。学生们正在上下午第二节课,教室里传来整齐动听的读书声。郑云龙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在教室外面待上一会,读书声会带来莫名的平静感。


  安德森颇有感触地对着教室说道:“中国古诗词是我的最爱。我曾经好奇一件事,你们是怎么保证数千年的文化不间断的?后来我发现,奥秘就在中文的结构中。”


  “这么说,你也会写中文?”


  “当然会,繁体简体我都会。是不是觉得很意外?”


  “有那么一点……”


  “我能理解,毕竟很多和我有类似面孔的人,身无一技之长,却顶着花里胡哨的头衔来中国骗吃骗喝。文化交流就是被他们搞得一文不值……”安德森把成语运用得恰当好处,连郑云龙都深感佩服


  “那安德森先生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风筝。”安德森做了个拉拽风筝的动作:“当我看到一群孩子克服身体和心里的缺陷,共同完成一件伟大的事,我很感动。我想知道是谁培养了他们。”


  “我也是后来的,能回答你这个问题的老师都不在学校了……”郑云龙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没关系,我会慢慢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这就带你去展览室,有关风筝的一切都在那。”


  “那太好了!”


  郑云龙在前方带路,两人快速走向位于办公楼的展览室。刚走过亭子附近,郑云龙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耳中充斥着杂乱的嗡鸣声,一会像是无数人在低语,一会又像是野兽蹲在草丛中嘶吼。他一手扶着额头,来回转动颈部,想摆脱这种不适感。


  “郑老师,你还好吗?”被安德森一拍,郑云龙耳边的嗡鸣声瞬间消失了,感官又恢复了正常。


  “刚才突然有点头晕,可能是昨天晚上着凉了。”


  “看来你需要好好地休息下。”


  大概是因为有访客的缘故,今天展览室格外热闹,但大家的注意力基本在科学竞赛方面,风筝的展柜前参观者寥寥无几。等人走得差不多了,郑云龙和安德森才走进展览室。


  “他们太过于注重实用性。”安德森扫视了一番墙上的获奖证书和奖杯,把视线定格在最里面的风筝上。


  “现在都是这样。这次风筝大赛中,有的学校参赛作品根本不是自己做的,还一度传出过家长联名抵制比赛的事情。”


  “人生不应该只看重结果,努力的过程同样美妙。”


  安德森掏出手机,从左边,中间,右边给风筝来了个特写,接着转向橱柜中的合影与证书,拍了不下十张。这还不够,他又花了好一阵时间挑选出了三四张觉得不错的作品,其余的全删了。郑云龙耐心地等在旁边,突然后脑勺窜上一阵绞痛,安德森的身形一下放大,一下缩小,轮廓突然被彩色线条覆盖。


  “抱歉耽误了一会,我想留下最完美的作品。郑老师?”安德森一脸疑惑看向郑云龙。


  “我在!”短暂的幻觉消退了,郑云龙不由自主摸了摸后脑,那股疼痛感就像是做梦一样。


  “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大不了我一会买点药。”郑云龙轻松地答道。


  “其实你们完全可以把这些孩子的故事做成宣传册,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故事。”安德森意犹未尽地看着五个孩子们的合影。


  “学校不想让他们的努力变得功利化。”


  “啊,我太理解了。”安德森看了看手表,遗憾地耸耸肩膀:“差不多得走了,离开之前我有一些小礼物,希望郑老师能转送给那五个可爱的孩子。”


  “没问题。”


  安德森从随身的包中取出五枚幸运符,统一采用金属制成,长约3厘米,宽1厘米,镶嵌在塑料外壳中,以防划伤手。幸运符一面刻着外文,一面刻着五个孩子的中文名字。郑云龙着实被安德森的细心感动了,小心翼翼地接过幸运符。


  “谢谢,我一定会送到他们手里的。”郑云龙翻过来,读出上面刻着的文字:“Esto quod audes,这应该是不是英语?”


  “做你敢做的人。”安德森微微一笑:“是拉丁文。”


  “我怕他们看不懂。不过还是谢谢你!”


  离开展览室,参观的人也纷纷向大门口集合。安德森对郑云龙做了一番告别后,汇入人群里,一起离开了学校。五枚幸运符拿在手中还是有些沉的,他计划了一下,茆辛夷已经放学了,其他四人还有一会才下课。


  “叮……”


  第三节课的铃声响起,高年级的孩子们呼啸着奔向楼里。郑云龙正要走向学生宿舍,却发现李建玲在同学搀扶下,从教学楼里一瘸一拐走下来。


  “李建玲?你怎么没去上课。”郑云龙急忙跑上前去。


  “郑老师好,我已经请过假了。我父母联系了一位省里有名的专家,是好不容易才排上队的,他在治疗关节方面很有权威。只有下午才有空。”李建玲解释着,对护送来的同学摆摆手,让他们都回去上课了。


  “那好吧,我背你去门口。”


  “谢谢郑老师。”


  郑云龙背起李建玲,后背上突然传来一阵麻酥的感觉,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但女孩身上好像沁出了一些凉冰冰的东西。


  “李建玲,你衣服里穿着什么?”


  “我的背心里加了磁疗片,是不是有点硬”


  “你不是腿部附近有伤吗?为什么会在身上加装这些东西。”


  “我也不知道,我爸妈让我穿上的。”


  “好吧。”郑云龙明白了,一定是某些商人推销的产物。


  走到学校门口,一对中年夫妇看到李建玲,马上开心地挥舞起双手。他们年龄应该都在40岁上下,可长相都奔50而去,白发毫不留情地从头皮中钻了出来。两人的眼角与额头全是皱纹,实在无法想象他们有多辛苦了。


  “爸爸!妈妈!”李建玲看到夫妇二人,也兴奋地挥起手来。


  “谢谢你送小玲出来。你就是郑老师吧?”李建玲的父亲从郑云龙手中接过孩子,转身背了上去,本来就不太直的腰显得更弯了。


  “对。你们都知道我了!”郑云龙分别问候道:“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对,我叫李淳,三点水的淳,这是我爱人李萍。”


  “原来你们都姓李啊。真是太巧了。”


  “是啊是啊。那我们得走了,郑老师,有空一定得请你吃饭!”李淳背着宝贝女儿走向一旁的车,是一辆豪华SUV。他先把女儿放了上去,再上到车的前座上,李萍坐在后座。


  车子发动,李建玲摇下车床,懂事地喊道:“郑老师再见!”


  “再见!”


  望着车子逐渐远去,郑云龙内心涌上了一股酸楚:“天下父母心啊……”


  时间临近晚饭,钱飞一个人在酒店客房里独自练习着。他换上了餐厅服务员的行头,一身紫加黑,胸前别着面巾和工号牌。为了让自己更好地融入角色,他把之前留着的过耳长发剪了。


  “欢迎光临临夏大酒店,请出示您的预约码。”


  钱飞对着镜子鞠躬,不断地调整两脚位置和眼神看的方向。然后立起身,双手交叉垂在身体下方,双腿略微分开,面带笑容对着镜子说道“您好,这是本店的今日特色菜,皇家至尊鱼翅。”


  “咳咳……”钱飞清了清嗓子,换了一种深沉的语调:“Good Evening,ladies and gentlemen,Welcome to Great Hotel Of Linxia……May I help you?”


  “fuck,我受不了了!”


  钱飞再也受不了这份约束了,转身从茶几上捡起笔记本,里面记录了密密麻麻的英语问候语。


  “Can i?Would you?什么啊……我要疯了。”


  他转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汽水,吨吨吨喝下,笔记本上的短句仿佛化成一条条蚯蚓,不停蠕动在眼球上。


  “看你认真学习的样子还真是够可爱……”幽幽的问候声从门那边传来,钱飞吓得一机灵,从沙发上跳起来。玉兰缓缓地从阴影中走出,不知从哪里搞了一套职业装,上身是黑色外套,下装是黑色长裤,就连鞋子也是黑色高跟鞋。


  “玉兰姐,你吓死我了!”钱飞拍着胸脯抱怨道:“你怎么也穿上这种衣服了?”


  “穿着玩呗。”玉兰原地转了几圈,不仅不显得正式,反而处处散发着不正经的气息。她妩媚地看向钱飞,娇滴滴地问道:“钱老板,要泡咖啡吗?”


  钱飞被吓得不清,浑身哆嗦着说道:“玉兰姐,别开这种玩笑了,我受不了了……”


  “哼,我还没动真格呢。”玉兰回复往日的严肃,走到茶几前,随手捡起笔记本,翻了几页,嫌弃地扔给钱飞:“学那么多,你菜名记得住几个?”


  “那简单,皇家,至尊,王冠,西雅图,特拉法尔加,挪威,新奥尔良,就几个头衔轮流套,老板们又不在乎具体吃什么。”钱飞小心把笔记本收好:“这里面的内容可是我兄弟从图书馆抄来的。”


  “当饮食成了一种社交手段,这些人也对食物没了尊重。”玉兰鄙夷道:“也难怪当年纣王肉林酒池,最后被一场大火烧得干干净净。”


  钱飞把一份复制下来的酒店资料交给玉兰,介绍道:“玉兰姐,我查到了,后天晚上在临夏大酒店有一场私人晚宴。宾客都是大场市几大龙头企业的掌门人,我打算那天动身,看看他们会讨论些什么。”


  “私人晚宴可不是流水席,你有把握吗?”


  “我想好了,到时候我会假装成服务员,这些人肯定会随身携带便携的存储介质。我趁他们喝酒的时候偷一个出来。”


  “那万一是加密的怎么办?”


  “不会,参会者有昭明公司的辛总裁,他是大场市‘璇玑’服务器阵列计划的主要推动者。在宴会上他一定会着重介绍研究成果,我找机会下手就行。”


  玉兰警惕地问道:“等下,你说的服务器阵列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种可以计算所有信息的超级电脑,这可是大场市一年来热捧的项目啊,玉兰姐你没听说过吗?”


  “我哪记得住这些新东西。那玩意和网吧的有什么不一样。”


  “据说这次璇玑服务器是建在山洞里。”钱飞仔细想了一会:“报道上说是找风水大师看过了,洞里面有神龙庇护,所以计划会一定成功……”


  “神个屁!”玉兰讥讽道:“老娘活了几千年,没见过哪个神龙真的救过人!不是被砍了脑袋,就是被当做垫脚石压在下面。”


  钱飞不敢吱声,等了一会才小声道:“只是我不太懂,一般人建造服务器应该是在室外,对湿度和温度都有要求。可是着璇玑计划却在山洞里,又潮湿又阴冷……”


  “先不管这些了。”玉兰从怀中掏出两枚玉佩,刚好可以组成一个圆。玉佩水色极好,绿质中氤氲着烟气。她把玉佩都塞给钱飞,严肃地叮嘱道:“这两枚玉佩你们一人一个,藏在身上不易发现的地方。它一方面会强化你的视觉,让你看到很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记住,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


  “我知道!”


  “还有,一旦发现玉佩变黑马上离开,它表示你附近有天界的人。无论是否得手都要马上撤退,听清楚了吗?”


  “是!玉兰姐!”钱飞用力点了三次头。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0228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