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二十二章

  晚上八点,距离明德小学三公里外的一个老小区。门口不设门禁,也没有保安值班,只有路牌上写着“溧阳小区东区”的字样。街道采用开放式管理,人员可以自由进出。从大路进到小区大约300米就是幼儿园,再走300米是一片居民楼。最近在对旧小区进行改造,墙面被重新粉刷过。


  岳琦骑着一张自行车车从主干道上转下来,后座上绑着一个方形重物,标签写着“电瓶”。他驶入居民区第一个铁门,下车推行了几米,把单车锁在车棚里。然后解开后座上的重物,哼着小曲走向单元楼。


  “岳大师,你又买二手电瓶了?少买点,看你用不到一周就换。”门卫和岳琦是熟人,一见面就聊开了。


  “能用就行,我最近急着翻本呢。等本一回,我马上换个新的。”岳琦冲着角落里努努嘴,那里有张掉了漆的电动车。


  “安全第一!要是着了火我可饶不了你!”


  “行行行,我回家先充会电试试。”岳琦头也不回地走进单元楼,脚下生风,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六楼。


  “啪嗒。”


  601的房门打开,岳琦走进屋里,正打算开灯,突然闻到一股浓重的焦糊味。


  “该不会是电视机?”灯亮了,岳琦急忙寻找着糊味来源。客厅里放着一台二手电视,壳子中间正冒着一股股青烟,糊味就是从那里窜出来的。


  他走进电视机,拍了几下,屏幕没有反应,看来是彻底坏了。


  “还好没有伤到人……坏了就坏了吧。”岳琦长叹一口气,走到旁边的浴室门口。浴室大门紧闭,从下方透气口隐约透出来几点蓝光,持续不断闪烁着。他在浴室门口放下电瓶,走到远处,用力拍了三次巴掌。


  “滋,嗡……”


  浴室透气口射出数道蓝色霹雳,将电瓶包裹在其中。随着空气中传来噼里啪啦的炸裂声,电瓶被短暂地抬起一小段高度,随后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电瓶周围炸起几片火花,四处乱射,架子上放好的报纸被震了下来。


  “沙……”


  电瓶外壳冒出一股热气后,蓝色闪电从通风口缩了回去。过了大约一分钟,浴室门开了,岳宗霏满脸疲惫从里面走了出来,手臂上几道蓝色的口子还在缓慢愈合。他赤裸着上半身,徐徐热气不断地从背后冒出


  “龙神大人!你好点了吗?”岳琦拿起一块毛巾就盖在岳宗霏身上,护送着走向卧室。


  “说了多少次,你叫我侄子就行了……”


  “这个办法还真的管用。”岳琦看了一眼地上的电瓶:“可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叔侄俩在卧室坐下,岳宗霏穿好上衣,接过岳琦端来的蜂蜜水,两口就喝光了。


  “大场市最近发生了很多怪事,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找个地方。”岳琦试探着说道。


  “这次不行,我不会放弃我的朋友的。”


  “可是你……你的状况最多再维持五年,五年之后……”岳琦语气突然急促起来。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能袖手旁观。是那次风筝比赛让我找回了活下去的理由!”


  “你还记得观云山庄的火灾吗?肯定是有人故意放火。想想看你们王老师的死,这些事件背后隐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哪里都有黑暗。但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我的朋友们……”岳宗霏站起身,走向窗边,小区里静谧如斯,偶尔传来几声狗叫。他凝视着远处的灯光,语气轻柔地说道:“大伯,跟我说说你调查的情况吧。”


  “我发现那个赵沐雪的男人很特殊,他身上流动的气场实属罕见,我亲眼看到他能发动剑气。而且更奇怪的是,赵沐雪居然不怕我知道这一点。”


  “是李建玲父母的朋友?他干嘛躲在城里面?”


  “不知道。但赵沐雪没有对我动手,可能也有一些不能说的原因。”


  “你觉得他会是这些案子的凶手吗?”


  “不像是。赵沐雪平时总是一副油腻的面孔,很善于伪装,如果真要动手的话,不会做得那么明目张胆!”


  “好吧。我觉得你可以正面和他接触下。”岳宗霏长叹一口气:“你可以自称是某某失传民族的后裔。”


  “我试试看,但如果情况不对,你答应我一定要离开大场市!”


  “那也得等到局势彻底不可挽回再说。”


  岳宗霏打开书桌上的灯,课本整齐地堆叠在上面。他翻开其中一页,开始抄写数学题目。


  “大伯,我得做作业了。你先去忙你的吧。”


  “嗯!”岳琦悄悄把门关上,回到客厅里,深深吸一口气,对着空气吼道:“他妈的,什么破电视机!”又顺手举起一个玻璃杯狠狠砸在地上。


  深夜,寄宿在明德小学的孩子们大多数都已经入睡。三楼盥洗室的灯亮起,孙东东来到镜子前,手里捧着白天郑云龙给的幸运符。


  镜子中的倒影清晰可见。他轻轻滑开幸运符上的盖子,把金属片横过来握在手中。幸运符表面闪过一道电流,沿着孙东东的指尖传导到手背上,细嫩的手臂上突然亮起一片片花纹,旋即又和皮肤融为一体。


  “si vis pacem, para bellum”孙东东再次睁开眼睛时,一圈电流从瞳孔中心扩散开来。他重新把金属片塞回塑料壳中,拧开水龙头,认真洗了把手。


  曾卓辉轻手轻脚从旁边走了进来,看到好朋友洗手的样子,便小声问道:“你怎么突然起来了?”


  “刚才不知为什么,睡着睡着就醒了……”


  “做噩梦了?”


  “我不记得了。”孙东东低下头,把幸运符收好。


  曾卓辉牵起孙东东的手,盯着他眼睛说道:“有什么难过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我们可是朋友!”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那个幸运符能给我看看吗?”曾卓辉望着水池边的幸运符,露出无比羡慕的眼神:“今天我看你带了很久都没拿下。”


  “拿去吧。”孙东东亲手把幸运符递给朋友。


  曾卓辉对着灯光,把幸运符翻过来,倒过去,连边缘都没有放过,里里外外仔细看了一遍。


  “哇。居然还写着你的名字呢,那位安先生真是个细心的人。”他指着那串拉丁文,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似乎不像是英文。”


  “我也不懂,郑老师说这是拉丁文,意思是做你敢做的人。”


  “拉丁文啊?我记得数学老师说,牛顿写的著作一开始也是拉丁文。不知道会不会比英语更难学。”曾卓辉把幸运符还给孙东东,安慰道:“都十一点多了,我们还是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


  孙东东盯着镜子上方的某个地方,迟迟不肯离去,又过了好一会,微微叹了口气:“我,我前两天的病又复发了。我以为唐老师还在学校……直到今天早上我才恢复过来。”


  “等唐老师忙完家里面的生意,一定会来看我们的!”


  “我还想起了何老师,他应该快毕业了……这么久,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曾卓辉双手搭在孙东东肩膀上,学着电视上深沉地说道:“你还有我呢!过去的记忆就让它随便纠缠吧,重要的是我们还有未来。”


  “你又去哪背得台词?”孙东东脸上总算浮现出了笑容:“你说得有道理,我应该多想想未来。”


  “嗯!我们一起回宿舍。”


  两人手拉着手走向宿舍,他们离开后没多久,盥洗室的灯自动熄灭,楼层再次变得漆黑一片。


  凌晨两点,城市绝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市区东南侧,一片住宅楼拔地而起,每一栋少说都有20层。户型差别都不大,整齐划一的阳台就像复制粘贴上去一样。在这个点,居民楼几乎都熄灯了,就剩下个别窗户还亮着灯。


  远离道路的一栋住宅楼,15层北侧阳台上晾着衣服,看起来和寻常住户没有区别。客厅里始终弥漫着一股艾灸的味道,架子和地上堆着各种草药。客厅旁有两间卧室,一大一小,小卧室门上贴着卡通画。客厅电视机柜前有一副全家福,李建玲坐在中间,一对中年夫妻站在两边,三人看起来幸福无比。


  小卧室的纱窗关闭着,玻璃窗户透着一条缝用于换气。一架纸飞机嗖地从缝隙中飞入,直接落在卧室的小床上。


  “扑……”黑暗中亮起一团绿火,紧紧过了不到一秒就消失了。


  一只小手迅速抓向空中,躺在床上的女孩坐了起来,眼神中射出两股杀意。她转身从床上跳下,将窗户推开大约二十厘米的宽度,呼呼地风声吹了进来。


  “连睡个觉都不安稳……”


  卧室里腾起一团寒气,低吼着从窗户奔流而出。


  远离高层住宅约两公里的地方就是高速路,再往南是成片的拆迁工地,施工机械在晚上都会停工,但会保持着高强度照明,确保工地安全。


  一座拆了红砖房摇摇欲坠,往下的楼层只剩下楼梯还完整,墙壁都被悉数敲掉。楼层顶部,路灯的光线照亮了三分之一区域。


  赵沐雪坐在一摞红砖上,紧紧盯着手表上的指针。


  一股黑色旋风降落在灯光下,只穿着睡衣的李建玲从黑气中走出。看到她居然穿成这样,赵沐雪眉头一皱,问道:“你怎么也不换身衣服?”


  “废话少说,我好不容易睡个好觉。你到底找我干什么?”李建玲毫不客气地反问道。


  赵沐雪压制住心中的怒气,从身后掏出一份报纸扔在李建玲脚下,报纸头条正是观云山庄爆炸的新闻,标题赫然写道“观云山庄特大火灾,9死10伤。”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样?”李建玲不耐烦地把头偏向一边。


  “你不要再杀人了行不行?一开始是那姓王的马仔,然后是一整个贩毒团伙,现在你又把手伸向了大场市权贵。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李建玲哼了一声:“还不是替你们这些炎黄子孙清理门户!”


  “这些人是杀不完的!明天照样有人会取代他们……”


  “那又怎么样?不是每个人都是杀死何老师的凶手!”李建玲怒视着赵沐雪:“35年前的你,为了替朋友师妹报仇不照样灭了一个山庄吗?30多口人全部死于你的剑下,这其中有多少是你直接的仇人?”


  赵沐雪腮帮子的肌肉不断颤抖着,手停在半空中迟迟不肯放下。僵持了一会后,他狠狠跺脚道:“我的事不用你管。你的行为我一定会上报给部长!”


  “那随便你了。反正你记住一点,谁敢动明德小学的人,我不会放过它!”


  “你的任务是潜伏在小学,又不是保护它,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老实一些?”赵沐雪语气中透着无奈。


  “你不可能明白的。只有在那里我才感觉自己像个人!”李建玲懒得再搭理这个胖男人,说道:“没别的事我要回去了。”


  “观云山庄的大火和爆炸是怎么回事?你的能力不应该包括制造炸弹。”


  “鬼知道。痛恨那帮垃圾的人又不止我一个,也许是他们自己内部人干的!”


  李建玲身下扬起一股黑雾,从大腿开始向肩膀方向移动。赵沐雪知道她这是要准备离开了,没有多加阻拦,只好严厉地说道:“大场市最近会议频繁,你盯紧点!听到没有。”


  黑雾从灯光下直冲天际,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惨白的灯光下,只有赵沐雪呆呆地望着夜色深处。良久,他对着自己喃喃说道:


  “妖刀就是妖刀,唉……”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2637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