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豢龙氏族 第二十二章
阿笙哥
发布于 云南 2020-09-24 · 7830浏览 10赞
“接下来你们按我说的去找雕像的相应部位。”
“小陈,往右边第三个雕像,䲃(zao)鱼的爪子。”
我按江教授的知识从自己所在往右数了三个雕像,看到那只䲃鱼的雕像,我不禁哑然。我还从没听说过这么奇怪的鱼,肥胖的鱼身下还长了一对细长的鸟爪。
从来都听说画蛇添足,我第一次听说画鱼也有填足的。
“我把它爪子拿下来,雕像会不会摔碎?”我问。
所有人都摇头,我只好硬着头皮做。果然我很轻松的将那一对爪子拿了下来,而且跟我想象中不一样,雕像上半部分并没有落下来,我想大概这上半部分是固定在后面的墙体中的。
我特别留意了一下,断裂处切口很平整,像是从一开始就是分开的。
江教授向我招手,并给我指出青铜大门前的平台,那里的地砖已经被挪开,我发现某些可以活动的地砖下面竟然有凹槽。
且正好能放下一对爪子。
这时候二胖也从他所对应的颙的雕像处取下来一对爪子,和我手里的正好对应着四个凹槽。
“很好,接下来你们要找齐鱼鳞、蜃腹、蛇颈、驼头、兔眼、虎爪、牛耳。”江教授布置任务。
这些东西说起来不多,看起来也好找,毕竟也只是从这些雕像上寻觅而已,比起之前五层的境遇要安全和简单多了。
但实则这是个很枯燥且细致的工作。
虎爪、牛耳和兔眼、蛇颈这些东西好找,可是鱼鳞、蜃腹和驼头就很麻烦了。
首先找鱼鳞这件事就很考验耐心,毕竟大雕的鱼类雕像几乎占据了所有动物雕像的五分之一,论数量来讲至少有近百种鱼类。
而这些鱼类并不是每个身上的鳞片都能剥下来,比如说倏鱼。
《山海经.北山经》记载在有一种鱼生活在彭水中,叫做倏鱼。这种鱼有三条尾巴、六只脚爪,样子像鸡,羽毛是红色。
对,你没听错,这种通体是红色羽毛的类鸡生物居然属鱼目!
此外《西山经》还提到一种叫丰的鱼类,虽然身上有鳞片,但它的鳞片长得更像是龟壳。
总而言之,在做了大量排出之后,在从剩下的鱼类雕像身上一块一块摸索鳞片,最后好不容易我们才搜集其所有的鱼鳞。
有的时候我们生怕疏漏,还要再三检查几遍。
但这还不是最离谱的,最起码当提起鳞片,我们还有目标。
另外两者才是真正的大海捞针。
首先是蜃和驼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物。
传统意义来说蜃一般指的是蜃龙,但实际上任何人都没有真切见过蜃龙究竟是什么样的,也正是因为其云山雾罩,无比神妙,所以常常将那些虚幻的景象称之为海市蜃楼。
另外民间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所谓蜃指的就是体型比较大的蛤蜊,然而这一点很难在大殿里找到具象的动物。
我们找遍了大殿也没有看见贝壳类雕像。
另一者就是驼。
然而根据禹王殿建立的年份来说,这里是根本不可能有骆驼存在的。
剩下的就只有一种可能,驼指的是马的祖先——驼兽。
大学时候有个很喜欢研究山海经的学长,他曾经告诉我千万不要把山海经当作一本子虚乌有的虚构著作来看,实际上山海经所描绘的内容很可能是超乎我们想象的早。
并且他还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在上古时期有发生了某件重大的事件,这件事规模可能夸张到足以改变地球的地貌以及生态环境。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地貌以及生态都是那件事情之后的,所以对照山海经的内容往往对不上是很正常的。
但这并不能否定,山海经中的生物大部分是切实存在的。
比如说鸮指的是猫头鹰,鹿蜀指的可能是斑马或者说生活在非洲的霍加狓。
我以为这都是那位学长的疯癫之眼,但看到这些雕像后我忽然意识到,那位学长很可能凭借一己之力触碰到了古代人所记录的某些真相。
就像某科幻小说里讲得: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真相的往往都是疯子,因为只有笨蛋才能做正常人。
而我就是那个介乎于疯子和笨蛋之间的神经病。
禹王殿的雕像雕刻的都很抽象,虽然我脑袋里大概有关于驼兽形象的猜测,但保险起见,我们只能一个一个找。
整个大殿差不多有近千个雕像,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我们也不记得究竟在大殿里呆了多少天,总之最后在饥寒交迫下,我们终于找齐了所有的东西。
当我们把找到的那些雕像残块一点点拼好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些零件合在一起,竟然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又是龙!
这一路我们所有经历几乎都跟龙或者那个传说中的海眼龙宫有关,仿佛是冥冥之中在指引我们一步步接近真相似的。
当我们一点点完整拼好了龙的雕像以后,便等待着青铜大门的开启。
但是等了很久,大门仍旧没有变化。
“难道我想错了?”连江教授都一筹莫展。
我以为尚青云会知道一些蛛丝马迹,可是从一进大殿到现在,他都一言不发,问他什么都不回答,像个哑巴。
这个时候阿辉拽了拽我的衣服:“小先生,咱们是不是还有哪里没找齐?”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们确确实实把整个大殿翻了个底朝天,没有一点遗漏:“不可能,我们都找遍了。”
“可你看,这里有个小孔。”
我跟着阿辉的指示一看,还真有个小孔。
说小孔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是个小缝隙。
只不过这个缝隙不在鳞片之间,而是在那个所谓蜃腹的正中间。
这块蜃腹是我们在一只像蜈蚣一样的大型虫类雕像上找到的,一开始我完全没注意上面还有这么个缝隙,目测好像是有钥匙一类的东西插入进去才行。
“钥匙?我来康康!”刘飒挤进最前面,用手指探了探那个小孔,他短暂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拿出之前塞给我的那枚刘家象征的护符。
他把护符侧着插进小孔里,龙像立刻发出轻轻的咔嚓声。
随即龙张开了嘴巴,吐出一件东西。
捡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块甲骨!
“帝喻孔甲,高阳豢龙,御龙刘氏累书”
“我看看!”江教授一反常态地抢过了甲骨,他恍然陷入了癫狂,“夏帝孔甲......高阳豢龙氏......御龙官刘累......”
“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哈哈!我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江教授像是疯魔了,抱着甲骨欢天喜地地跳了起来,这个六十多岁的老者恍然间好像年轻了好几十岁,变成了一个拿到梦寐以求玩具的孩子,蹦蹦跳跳的。
我们茫然地看着他。
江教授无视我们的诧异,拿着甲骨风一样跑上了青铜门,他在青铜门上来回摸索,终于找到一块凹槽,正好可以放置甲骨。
“老师!你怎么了?”我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刚要上前查看他的情况,突然江教授转过头来,褶皱下的一双眼睛放出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一瞬间竟然把我逼退了。
简直不可思议。
我从没想过,这样一个平素温文尔雅的老教授竟然是迸发出如此摄人的目光。
“别过来!”他大吼。
我们五个人当即警惕起来,想着江教授是不是中了幻术一类的机关。
但是他那一双眼睛目光锐利又澄澈,不像是被幻觉迷惑。
江教授把甲骨放进了凹槽里,青铜大门的机关立时破解,随着沉重的轰隆声传来,青铜大门缓缓开启。
那一刻从大门渐渐开放的缝隙中迸发的光芒几乎让我们睁不开眼睛,只能看着那佝偻的老人背影渐渐消失在光芒里。
尚青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事情,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
我们在适应了光线之后也追了上去,可是当我们追进青铜大门之后,却根本没有看到江教授的身影。
只看到领我们叹为观止的景象。
在那座青铜大门的后面,没有青铜锻铸的天花板或者门,也没有想象中石块或泥土堆砌的墙面。
在走进青铜大门的那一刻,我们好像踏入了另一个奇异的水世界。
在我们周围是蔚蓝的水,但是这些水却像被一层看不见的玻璃隔绝了,形成一个很长的海洋隧道。
游鱼如同天空数不尽的璀璨群星,成群结队地在我们目光所及的地方遨游,我们甚至还看到了一些深海生物,比如安康鱼和海虫还有水母。
这些本不该出现在江底的生物竟然神奇的跟江河鱼类共生。
我们走向隧道的尽头,遇到了第一个难关。
隧道的尽头是一个岔路,真好有五条岔道。
“看来就要短暂的分开了呀~学弟,保重哦?”刘飒学长拍了拍我的肩膀。
“等一下!”我喊住他们,然后问尚青云,“对了,青云,你之前跟我说力牧陵有能破解海眼龙宫的阵书。”
尚青云摇摇头:“没找到。”
“我找到了。”我拿出帛书。



“靠!那你不早拿出来!”我们几个人围在一起,摊开帛书,二胖大力拍我的后背,“干得不赖嘛,咸鱼。”
我也搞不清他是贬我还是夸我。
尚青云把《握奇经》铺平,然后不知从哪里掏出几张很薄的宣纸和一支毛笔,又问二胖要了朱砂,只见他填饱了笔之后把宣纸铺在帛书上。
然后来了一手震惊我的操作。
只见尚青云落笔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顿。
在呼吸之间就临摹好了一张图,对照原本简直一点不差。
我们四个人都看蒙了。
这哪还是人?简直就是人肉复印机啊!
还没有等我们震惊完,尚青云已经复制了四份一模一样的复制品,同时那拿出河图的复制地图交给我们:“先出去,碰到机关看图,已经标记了,都能看懂。”
然后他把原本的《握奇经》和河图都装在背后的卷筒里:“我保管,很安全。”
“加油啦,学弟。”
“咸鱼,别死咯!”
“嗯。”
嗯什么嗯啊!你们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看着另外三个人跟我用相当没信心的语气告别之后,分别走向三条通道,只剩下阿辉要跟我拥抱。
“别!你再一不小心把我给送走了......”我表示拒绝。
阿辉一脸比我还不安的表情:“呜呜,小先生你保证,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别忘了去我家看看,我有个妹妹。俺村住在.....”
“停停停,你怎么就开始交代遗言了?相信我,阿辉,你绝对没事。你可比我厉害多了,我在出口等你!要是看见我老师......”我迟疑了一下。
我不明白老师为什么突然弃我们离开,更不明白他那么德高望重的人,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甲骨的几行字而精神失常。
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我原来谁也不了解,不仅是我祖父和我爸妈,连我的发小和恩师,也全然不了解。
只有直觉告诉我,老师来海眼龙宫的目的并不单纯。
“总之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但是也尽量别伤害别人。”
“嗯嗯!”阿辉惴惴不安地走来,手里握着两份图纸,时不时看一眼图纸,然后又不安地回头看看我。
直到他走近通道的拐角,看不到我为止。
眨眼之间,又只剩下了我一个。
我实在不喜欢这孤独的感觉。
好像你目送你的朋友和亲人一个个离开,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你,留下无尽的孤独。
我一边走向那个余留的通道,同时看了一眼图纸,大概知晓第六层禹王殿的构造。
实际上河图上所描绘的内容并不详细,甚至某些地方不准确,比如说落到沉船的那个放慢怪物的水池就没有标在其中。
同时,当我独自面对前路的时候,我思维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也或许是那些朋友在的时候,我太过于有安全感,于是放弃了主动思考的能力。
而当我面对未知的一切的时候,我思维变得无比敏锐。
我捕捉到了一些细节问题。
首先是这座禹王殿的真假。
按理说禹王殿应该是大禹治水时期建立的,可是哪有活人会在祭坛前面建自己雕像的?
我们在龙雕像里得到甲骨上面写着帝喻孔甲。
联系后面所说的御龙官刘累,时间就对不上了。
孔甲是夏的君王,而刘累是夏的官员。
既然刘累所书甲骨能够开启青铜大门,这说明青铜门和前殿都是夏才建立的。
那就代表着这里也许不是真正的禹王殿,我们到底能不能找到九鼎就很难说了。
再者,为什么要在这里建立一个禹王殿,并设下机关?
难道说这里和前面五层一样,不是不让人们进入,而是在特地等什么人来开启它?
我们这一路所有线索都在指向海眼龙宫,这到底是什么人刻意的引导,还是我们偶然发现?
我不明白。
其次,虽然沉船的假船长提到他们在禹王殿发现了青铜尊,然后导致考古队惨案,但是到现在我也没发现有关于张朋考古队的任何遗留线索。
也因此,我没有告诉二胖他爷爷当年的遭遇,只能静观其变。
我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这一路似乎太过平坦了。
简单来说,这个洞道直来直去,没有一点拐弯,而且是个单行道。
这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前面尚青云郑重其事地提醒我务必要去力牧陵拿到《握奇经》,因为只有那般奥秘的阵书才能破阵到达海眼龙宫。
我以为禹王殿内部至少会是错综复杂,但是走了一段距离,我发现这里就连一个岔道都没有,连力牧陵的墓室都比这里复杂。
我突然灵光一现,往前走了几步。
前面还是一如既往的直路,我甚至能以往看见尽头是什么样子的。
但我停了下来,只是伸手往前探路。
果然!
看起面前空无一物,可是当我伸手触摸之后,竟然摸到了一片水花!抽手回来的时候,连袖口在内都已经被水浸湿了。
又是障眼法!
原来这里的路跟力牧陵差不多,会欺骗人的视觉,你以为前面是畅通无阻,很可能走着走着就会陷入危难。
我有点担心阿辉他们,尤其是阿辉和二胖,两个人都属于比较莽撞的类型,万一一个粗心大意深入险境可就糟糕了。
但眼下我也自身难保。
毕竟我不是蜘蛛侠,没有那么强的蜘蛛感应。
像电视剧里闭起眼睛,靠心引路的桥段简直扯淡。
实际上这种情况下闭上眼睛乱走,只会死得更快。
可是我现在跟闭上眼睛也没有太大区别,意识到我的视觉神经很可能被欺骗之后,我开始无法分辨哪里是真的路哪里是假的路。
我连忙展开《握奇经》。
真的在遁甲篇中找到了相关的阵法。
具体内容其实我也看不明白,虽然我跟祖父学过粗浅的知识,但是真要参悟《握奇经》这种旷世奇书,我还不够格。
好在尚青云在抄录过程中还做了标注。
要是用现代理论讲得话,江底的禹王殿虽然不被阳关照射,但本身还是有磁场和光的,至于光源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这禹王殿的磁场和光源跟地上是不一样的,它不符合人类的生物进化特征,所以当人脑处理此地的相关信息的时候就会被欺骗。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人类的逻辑无法理解禹王殿的构造。
这就好比人类平时打游戏、看电视等等娱乐活动,在动物眼中就是莫名其妙。
而猫狗的语言,我们人类也理解不了,所以大脑只能将之翻译成“汪汪汪”或者“喵喵喵”这种叫声。
也就是说真正的禹王殿的客观构造是什么样的,我们其实是看不见的,现在眼前所看到的都只是刻在DNA里对世界万物理解的具象化。
这么说也还是太复杂,换句话说就是,单凭我肉眼所见,是根本没办法走出禹王内殿的路的,更别说依靠我那点微不足道的粗浅知识来卖弄。
如果没有阵书,我或许真的会困死在这里。
我只能根据尚青云在阵书上标注的走法,来一点点摸索这破解禹王殿的迷阵。
越走,我越惊叹。
如果说没有尚青云的批注,我可能压根看不懂《握奇经》,这上面的内容匪夷所思,甚至跟后世流传的奇门遁甲有些地方相佐。
比如说八卦对应的五行和方位,以及《握奇经》中的三奇六仪,跟现在所流传的完全不一样。
在利用阵书破阵的同时,我的三观也是彻底刷新了。
我开始意识到一件事情。
尚青云远比祖父、江教授他们更加神秘。
如果抛开他那小孩一样的面容,即使不论他这般博闻强识,光是那一副深不可测的处事态度,谁能想得到尚青云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超乎常人的身手、对于神秘古墓惊人的了解,还有能在即便是专业风水大师也不一定能看懂的阵书上随意做批注。
尚青云身上的谜团太多了。
然而他本人也确确实实对为什么知道这些毫无印象,对他来说知道这些东西,就像是吃饭走路一样,都是天生刻在基因里的。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超人神童吗?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一点点破解了禹王殿的迷宫。
这一路几乎畅通无阻地通过了。
我多少有点安心,总算没给我蹦出来什么稀奇古怪的生物。
等我走出通道的时候,其他四个人都已经在尽头等我了。
我很惊讶,尤其是阿辉,他居然比我还快的通关了。
“就是稀里糊涂的过来了。”我问二胖怎么破关的时候,他的回答我顿时无语了。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一路上运气都很好。
“看。”尚青云打断了我们的叙话,指引着我们抬头观看。
在我们的正前方,是高耸的阶梯。
再往前,才是真正让我们所惊讶的景色。
阶梯的背面,有个如黑洞般巨大的旋涡坑正缓缓卷动。
旋涡的中心是一片漆黑,仿佛一张深渊巨口,能吞噬一切,尽头是无尽的黑暗。
那旋涡的口径也不知有多大,祭坛背后的那也只是冰山一角,就像是刚刚从山岗冒头的太阳,整个旋涡黑洞的大半部分还隐藏在下面。
然而就算是露出来的那一小块黑洞的直径也足有一栋大楼的高度。
我们走上台阶,到达祭坛的顶部,在那里摆着一口青铜大鼎。
鼎身有七八米高,抬头也望不见顶。
除了大鼎的鼎身上刻画的龙纹以外,还用仓颉文书写四个大字:
禹王九鼎。
阿笙哥
浏览 7830
10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10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