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海眼龙宫 第二十三章
阿笙哥
发布于 云南 2020-09-24 · 6593浏览 9赞
我靠,我今儿算是开眼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禹王九鼎?”二胖绕着巨鼎转了好几圈,两眼都在放光。
不过我倒不担心他会把这口大鼎顺走,除非他是项羽投胎。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问尚青云,毕竟他是这里唯一一个对海眼龙宫了如指掌的人,虽然一路上很多事情他都不发一语,但我能明确感觉到尚青云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说或者不能说。
尚青云点了点头,然后对二胖伸手:“烟,火。”
二胖挠了挠理得整整齐齐的板寸,迟疑地拿出烟盒跟打火机。
一旁刘飒跑过来要摸尚青云的头:“小孩儿不能抽烟哦,会学坏的。”
尚青云也不搭理他,从二胖手里拿过香烟,只从里面取出三根来,然后还给二胖。
接着尚青云倒退几步,然后向禹王鼎方向做助跑。
在距离鼎身不到一米的距离,尚青云双脚一点地,犹如鸟一样凌空飞了起来,并调整姿势,踩在鼎身上。
就好像漫威电影里能飞檐走壁的蜘蛛侠似的,双脚稳稳黏住青铜的鼎身,以垂直的姿态向顶端奔跑,在快要抵达顶端的时候,尚青云一踏青铜鼎,倒翻着飞上了青铜大鼎鼎口,平稳地落在了鼎口的边缘。
这一手纷飞繁乱的操作秀得我们几个头皮都麻了,电影都不敢这么拍,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尚青云先是点燃了从二胖那里要来的三支烟,并把两只烟立在青铜鼎的鼎耳上,然后把剩下的一根烟丢尽了鼎中。
“跪下。”尚青云说。
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以为自己听错了。
“跪下。”尚青云又重复了一遍。
我们四个心照不宣地面向青铜鼎下跪。
“叩头。”
我们一一按照尚青云说的做了,一路上尚青云那非人的实力我们都见识过了,他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不是我们能比的,想要活着离开,唯一的选择就是听话。
“别抬头。”尚青云说完,从卷筒里拿出那张画有地图的龙马河图。
然后,
他点燃了河图!
我们虽然没有抬头,但都歪头用余光观察尚青云在做什么。
看到他居然把传说中的河图烧掉了,我差点叫出来。
暴殄天物啊!!
但是还不等我肉疼完,我隐隐听见在我们后方传来叮咣的金属碰撞声。
刘飒学长第一个意识到不对劲,把我的头生生摁下去了。
在我完全低头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贴着我的后背,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掠过,带着一股极裂的风呼啸而来。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尚青云叫我们不要抬头,若是刚刚我好奇抬头看他,只怕瞬间就会被飞过来的东西削掉脑袋。
“可以了。”等尚青云发话,我们四个人才心有余悸的站起来。
然后我和阿辉愣住了,之前带着我们来到禹王殿,并被停放在外面的那口青铜尊居然跑到了尚青云手里。
他以那双手弱的臂膀抬起了千斤重的青铜尊,只是如今也看出来尚青云也吃力了,他白嫩的额头上见了汗水,并且也并不是完全能够举起如此沉重的青铜尊,只是看看把青铜尊担在禹王鼎鼎口的边缘。
尚青云抬起一脚,踢掉了铜盖。
只见装在青铜尊里的那些水倾泻而下,尽数倒进了鼎口,正正好好填满了禹王鼎。
尚青云将青铜尊放下,然后从大鼎上跳下来,面向禹王鼎深作一揖,我们也照做。
而后尚青云口中念念有词,其语法很晦拗,后来我也记不清他具体是怎么说的,只能大致明其意,就是说很久之前那些人不懂事,冒犯了神殿,现在我们物归原主、赔礼道歉。
做完这些事以后,尚青云又纵身一跃,钻进青铜尊里。
我们听见尊器里传来吱呀呀的声音,过不多时,一根铁质的长棍从里面丢了出来,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居然砸出一个深坑。
我们大惊,心想这棍子到底是有多重?能把这么厚实的石台砸出一个大坑来。
然后尚青云从尊器里爬了出来,指着地上的铁棍说:“定海神针。”
“what?!”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这棍子是什么?定海神针?”刘飒也呆住了,“就是孙猴子使得金箍棒?”
尚青云摇摇头:“这是真的。”
我们仔细观察了半天,并没有在这上面看到写有如意金箍棒几个字,反而在铁棍上标有一格又一格的刻度。
“对了!没错!我想起来了!这个东西真的就是所谓定海神针,不过更贴切的应该说这是量海尺,据说大禹在铸造九鼎的时候,有位大神告诉他如何冶铁,并锻铸了九个铁棍用于丈量水位,我们家老头的记录中有提到,这九个铁棍原本是插在某个神殿里的,怎么会跑到青铜尊里?”
二胖从包里摸出一本已经泛黄的本子,翻了一会儿,展示给我们看。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有关于那个考古队员的背叛,和当年张朋考古队的悲惨遭遇在这本笔记里只字未提,甚至整本笔记里都是他们对禹王殿考古的详尽记述。
在二胖看来,他的爷爷只是不知去了那里,没有考古队的背叛,也没有被“鬼魅”迷惑而造成的屠杀。
一切都是美好的,在二胖的认知里,或许张朋和他的考古队员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继续发掘古迹,为人类的历史研究做贡献。
看到这一点之后,连我都不能肯定假船长的记述和张朋的笔记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但是我看过沉船密室的人体组织培养罐。
虽然我更愿意相信张朋的笔记才是真正的现实,但现下的情况来看,无论如何都是张朋似乎并不愿意让二胖沉溺于仇恨中,才隐瞒了当年考古队的遭遇。
可是,另有一个问题。
我这一路上都没看到任何尸骸,甚至连血迹都不曾见过。
也许另有一种可能,那个假船长确实是BT杀人狂,但他杀的不是考古队的成员,只是因为他出于某种原因痛恨考古队的人,所以杀了以往误入问鼎号的人,将那些无辜之人误认为是考古队的人,以此解恨。
而真正的张朋考古队不知所踪。
现在我们离真正的海眼龙宫近在咫尺,想得再多,也不如由自己去亲眼见证所有的谜底。
“我们现在可以进最后一层了吗?”我问。
“快了。”尚青云拾起那根铁棍,我们看尚青云似乎也有些疲惫,于是上前帮忙。
我们五个人共同把定海神针抬到了禹王殿背后的巨大海洞前。
我真是很佩服尚青云的力气。
他承受了铁棍的大半重量,即便如此,在搬动定海神针之后,我的手臂也又酸又痛,几乎抬不起来,其他三个人也跟我差不多。
当我们走到禹王殿的边缘,才真正得知,原来我们看到的巨大旋涡洞不过是投影。
真正的旋涡蓝洞是在禹王殿尽头的万丈深渊之下。
它就像是潜藏深海中,一只巨大的眼睛,凝望着尽头的黑暗,我感觉那黑洞中随时有可能伸出一只大手把我们拖进深渊里,再也出不来。
就算我没有深海恐惧症,看着这一望无尽的黑洞,我也要被吓出恐惧症来。
并且在旋涡洞里还不时传来海浪的声音和刺骨的冷风。
我们从上面下来的时候,还是夏秋交际,穿得不多。
此时我们接近旋涡蓝洞的时候,便好像一脚走到了北极圈。
看着那缓缓搅动沧浪波涛的旋涡,我两腿都在发软。
尚青云把定海针插在禹王殿边缘的凹槽里,我大概明白这定海神针的作用了。
那个巨大的旋涡里总是会冒出水来,水花时高时低,一般不会超过插入定海神针的凹槽。
但是一旦水量没过定海神针的基座,那就意味着有洪涝会发生。
一旦超过定海神针的一半,就代表着将会有海啸。
若是水量没过定海神针,那就代表着,芜湖,完蛋。
也就是说——
“这个大漩涡就是传说中的海眼?!”
我的声音被滔滔浪声盖过。
尚青云点了点头。
“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我喊。
“要我猜!龙宫就在海眼的下面!!!”刘飒也喊。
“不会吧?!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跳下去?!”我傻了。
这个时候,我一旁的某个影子突然落了下去。
我一看旁边,阿辉没了!
“小——救——”我也不知道他临下去之前到底喊了什么,大概是在喊救命。
我实在想不通,一般这么莽的,不都应该是二胖么?
我往旁边一看,二胖居然在脱裤子!
“你你你你干嘛?!”
“能干嘛?当然是下去咯!你看你小弟都那么勇敢,我二胖能认输?”
说完他一个蛟龙入水,就跃了下去。
“不对吧?我说学弟,你那个小弟是那么不稳重的人么?”刘飒说。
“稳不稳重不知道,他倒是挺怕死的,应该——”
我话还没说完,突然有人踹了我一脚,正踢在我的腰上!
我没站稳,直接摔下了平台。
我心中暗道不好!刚刚我和刘飒还有尚青云是并排站着的,谁也不可能把我们推下去。
在下落的过程中,我调整身姿,转身向上看去。
那一刻,我心中无比绝望,我们中计了!
平台之上。
把我踹下去的——
居然是江教授!


太冷了。
我向下不断的坠落,脑海里回响的是最后落下时看到的江教授冷笑的神情。
再然后我落入了海眼中,最后看到的光景是从海眼中涌出的瀑布般的水浪。
我落入了汹涌的水浪中,汩汩的水流灌入我的耳朵的鼻腔里,我无法呼吸,我听不见任何多余的声音,只有汩汩的水声。
我看不见任何的光亮,在入水的一刹那,黑暗像是日食般遮蔽了所有的光。
我感觉到无比的困倦,和湿冷。
我想,干脆这么睡下去就好了。
但是这一切的不适,却在我从汩汩水声中听到了惊雷霹雳一般的牛鸣之后,戛然而止了。
那个声音乍听起来像是牛鸣,可是声音在水中回荡着,又像是鲸歌一样透露着无尽的孤独和哀伤。
我缓缓地在水中下沉,逐渐的我好像能看见光亮了,与此同时我也终于摆脱了水的浮力,落在了地面上。
我爬起来眯着眼睛,眺望前方,周围哪里有半点水迹。
整个地域就像深埋于地下的坑洞,在我的面前,并不像想象中的龙宫那样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呈现在我面前的,只是一个很大很大,犹如一张巨大的嘴巴的山洞。
洞口一片漆黑。
稍微让我有些安心的是,这一次我没在遇到鬼打墙之类的事情,很顺利的找到了阿辉和二胖。
见到我的阿辉,一把扑上来就搂住我嚎啕大哭。
二胖在旁埋怨:“我以为你丫是勇敢才跳下来的,到底怎么回事?坑死我了啊!我还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了。”
“不怪阿辉,是老师,不,是江教授。他在背后偷袭,我和阿辉都是被他推下来的。”我帮阿辉辩解。
“啊?那那个谁和小道士呢?”
“还在上——”
“别害怕,我们也下来了。”我还没说完,刘飒和尚青云已经落地。
“不会吧!连你们也被推下来了?!”二胖很惊讶。
“怎么可能,我俩是怕你们出事,才跟下来的。咱们小道长那身手,能被推下来吗?只有他推别人的份!是吧?小道长?”
尚青云不理他。
刘飒尴尬地咳嗽两声说:“没想到江教授果然不简单,不过虽然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但咱们还是有优势的。阵书在咱们手里,咱们就赶紧破阵,让那个老头儿什么都拿不到!”
刘飒学长还真是爱憎分明,之前还一口一个江教授,转眼就是“老头儿”了。
尚青云一招手,带着我们一齐走进那巨大的洞窟里。
一进洞口,我的心就砰砰跳。
这里什么都看不见,叫我很是没有安全感,万一真的走着走着,前面蹦出一个大龙头,我怕是要被吓死。
但是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们也没看到有什么东西。
点火照亮洞内,我们被洞里的生态景象所惊。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化石基地,四周洞壁上全都是已经枯死的鱼类化石,唯一的活物只有生存在深海里的微生物和水藻。
“我有个问题,为什么海眼会在长江下面?”我问。
尚青云看了一眼刘飒。
刘飒心领神会,跟我解释:“海眼本来就在这里,要说外来者,我们的土地才是外来的。
尽管目前地史学领域还没有相关的具体证据,但很多人都认为,在很久远的古代,某个时期里。整个地球的陆地因为某件事情而发生漂移。
有人认为旷世奇书《山海经》真正的成书年代是在那个时候,而书中所记录的地形地貌都是地球的陆地版块发生巨变以前的情况,所以我们现代人研究山海经,将其跟现在的地球陆地分部对不上号,是很正常的。”
“就比如说吧,现在有东海也就是太平洋和渤海,有南海,有西太平洋,可是你听说过有北海吗?对吧。
纵观我们华夏版图从来没有突破过北冰洋,跟我相邻的只有冰天雪地的俄罗斯。可是为什么在古代的众多典籍里出现了‘北海’?”
“不是有论断说是北海指的是贝加尔湖吗?”
“你信吗?咱们国家江河湖泊那么多,就算古代贝加尔湖的面积再大,古人会傻到能分得清洞庭湖和云梦泽,却把贝加尔湖误认为是北海吗?
所以,贝加尔湖是北海只是一家之言,更多人认为其实古代在华夏边境,是存在‘北海’的,只不过后来可能因为环境的变迁,导致北海消失,或者说被北境的冰天雪地替代了。”
听完刘飒的扯皮,我居然觉得还挺有道理。
“自古,有关于海眼的传说层出不穷。长江水下的海眼其实只是一个很小的海眼,据说咱们首都境内的玉泉山下面也有一处海眼。
传统曲目《高亮赶水》听过没?
相传过去的京城就是一片海,又叫做苦海幽州,后来燕王朱棣在此建都,并将当地作恶的孽龙擒住镇压海眼。虽然在元代,那里就是京城了,传说只能是民间杜撰,但玉泉山确实有邪门之处。
不过现在看来,我想所谓的海眼并不说所有海水都出其源头,只是这里是很多年也不会衰退的大漩涡。”
“咳,跑题了。总而言之呢,咱们现在所说的海眼或许是一些在原本海洋中亘古存在的大漩涡。你高中地理应该学过,现在人类生活的陆地全都是原本海洋下的山脉峡谷经过多年的碰撞挤压逐渐形成的。
所以陆地下面有海眼是很正常的事情。
真要说的话,你更该好奇,万年前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能让地球地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
刘飒眨了眨眼睛:“你一定听过,共工怒撞不周山。”
“据说上古时代共工氏与天帝争夺地位,结果他输了,玩不起,一怒之下把不周山撞倒了,最后天塌地陷。
要我说,共工也是不争气,你输了你撞天帝去啊,你撞人家不周山,人家山山招谁惹谁了!”
“........”我突然懒得搭理这人了。
总的来说,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长江下面有海眼了。
一切都是凑巧。
“这里真的会有龙么?”我说。
“以前有。”尚青云肯定地斩钉截铁。
“嗨,嫩才多大啊,怎么好像说的嫩来过似的。”团队里最不了解尚青云的阿辉很鄙夷。
也是因为阿辉自己确实因为假船长的实验有了异能,所以他觉得尚青云能做到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他这句话像是戳中了尚青云,我观察到他的神情有一瞬间的黯淡,然后又回到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我越发好奇尚青云的身世了,心里盘算着要是有一天能见到祖父,非问问尚青云的事情。
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深入洞穴。
渐渐地,我们不需要火光了。
当我们走到洞穴的尽头以后,整个视线顿时变得开阔了,眼前也变得亮堂堂的。
在洞窟的尽头,我们的面前是一层层的台阶。
台阶中段有类似于山门的门户。
我们走上台阶,每穿过一个门户,便感觉越发神清气爽。
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在我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层蜕掉的皮。
最后我们终于登上了台阶,这一路,我们居然丝毫不觉得累。
踏上台阶的那一刻,我们好像走进了一个梦幻的世界。
周围没有水,却有游鱼和虾蟹,还有很多深水生物。
在我们的头顶是一层很薄很薄的水膜,我抬头望去,竟然看到了鲸鱼和姥鲨以及个头很大的乌贼!
而在我们正前方的,
不是宫殿,也不是地宫。
居然是一座屹立还水下的大山。
这座山很高耸,甚至能比肩五岳。
然而开在大山正面的洞却只有人的腰部那么细。
“这洞也忒小了!”二胖上前试了试,结果卡住了。
“你该减肥了啊,二胖。”我打趣。
“屁!我这是死壮,不是胖!”
好老的笑话.....
尚青云一把将二胖拽了出来:“这不是给人走的。”
“那我们怎么进去?”二胖揉着肩膀说。
“你站这里。”尚青云指着他的脚下。
然后又指着刘飒:“这里。”
然后是阿辉:“这里。”
最后指着我:“瑜哥哥,这里。”
等我们各就位以后,尚青云问我要了工铲,在地上涂涂画画,最后把工铲换给了我:“等会按方向走,别走错。”
看着地上错综复杂的线条,我有点不安:“走错了怎么办?”
尚青云扔了一颗石块在地上,随后那座大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开始震动,带动整个地面都在震。
于是同时,我又听见了牛鸣般的叫声,以及哗愣愣像是铁链拖动的声音:“会惊动里面的东西。”
“里,里面有啥?不,不会说大怪物吧?!”阿辉先吓着了。
“看那里。”
尚青云指着那个很小的山洞旁边的界碑,我们居然都没注意过这里有石碑。
我凑近看了看上面写着:四方有灵,兽狩昆仑,天通绝地,乃绝无人,丹朱遗后,豢龙饲臣,永阵海眼,永封天门。
看到这块石碑,刘飒的神情变了,他嘟嘟囔囔地走到石碑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这里是——
锁龙井。”

阿笙哥
浏览 6593
9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9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