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眼龙宫·镇海三龙·第二十四章(完)

锁龙井?那是什么?”我问。
“具体的嘛,我也说不明白。总之这都是家族里的老人口耳相传的荒诞传闻了,不值一提。”刘飒学长摆了摆手,一副不太想提的样子。
我也只好知趣地不去详问,只回头看着尚青云:“就是说这个锁龙井里面有什么东西,如果我们走错一步,锁龙井里的东西就会跑出来对吗?”
尚青云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最后点了点头。
我总觉得他是没说实话,但他的回答的确让我们所有人都警惕并认真了起来。
我们按照尚青云的指示分别在相应的位置站好。
这个阵法有点像是道教的天罡北斗走法,但规律和阵位都跟我所知道有差别。
首先是阵位,不与北斗七星或者九星对应,而是对应六神也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腾蛇、勾陈,然而因为我们只有五个人,所以在列阵的时候尚青云以一当二,凭借他那过人的身后,同时运行两个阵位。
在踏阵的时候,更是无比讲究,就连先迈左脚还是右脚都有规定,甚至有的时候要像跳房子一样单脚落地,若是一个脚滑,就要集体死翘翘了。
好在我们这些人里除了我以外,都身怀绝技。我虽然心里没底,但每每差点坏事的时候尚青云总能救场,这让我越来越有恃无恐。
“瑜哥哥,右脚起,左6步。”尚青云向我们一一指明最后的阵位,现在我们的位置已经很贴近那个小洞了,只要再变一次阵,我想我们就能找到龙宫的真正入口了。
“等等。”
在我准备按照尚青云的指引变阵的时候,远处有人说话。
说话的那个人,竟然是江教授!
“嘿!丫你还敢来!你知不知道,我们差点被你害死!”二胖撸胳膊挽袖子就要过去。
尚青云当即喝止:“别动!”
二胖身形一滞,收回了将要迈出的脚,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要是动了,我们就全完了:“靠!你还来坑我!差点爷就上你当了!你等着,等我们打开龙宫的门,我非把你假牙都打掉了!”
“呵呵——”江教授听了二胖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低着头,肩膀微颤,像是在憋笑。
突然他抬起头,眼神判若两人!他一改以往的慈眉善目,神情变得狠辣狰狞。
只见江教授随手抄出一件东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水杯:“现在你们还差一步就要破阵,不过这也是锁龙井最脆弱的时候,嘿嘿。若是这时候,我把水杯丢在地上......”
“你丫的!”二胖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一动也不敢动。
“哈哈哈,有本事来杀我啊?”江教授放声大笑,然后望着我,“唉,陈思瑜啊陈思瑜,只怪你命不好,要是死在上面,还能留个全尸的。”
听完江教授的话,我心里一惊。
我忽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那些考古队的前辈们,是你故意害死的?”
“啊~那是当然了。我怎么可能允许那些蠢材来亵渎如此神圣的地方?”江教授咂咂嘴,“可惜队伍里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了,嘿嘿——”
看到江教授诡异的笑容,我突然回想起我刚进考古所的时候,有过某位学姐被贼人尾随的传闻。
“禽兽。”连刘飒也骂出声来。
“随你们怎么说。”江教授冷笑,“谢谢你们带我来到海眼龙宫,永别了,孩子们。”
说着,江教授松开了手。
!!!
我们眼睁睁看着水瓶被他掷了出去。
那一刻我们感觉时间,无比的漫长,又无比的快。
最后水瓶重重砸在地上,掷地有声。
那一秒,我们的心都要裂开了。
然而,时间静止了很久,却没有发生任何的情况。
身后的大山并没有发出震动,更没有龙从山中飞出来。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怎,怎么可能!”江教授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
我突然意识到某种可能性,侧头看向最后的阵位,发现在我们本该踩下去的位置,不偏不倚地爬着六只死去已久的解虫!
我愕然看向尚青云,看到尚青云从道袍的袖口倒出许多只解虫的尸骸。
二胖见此情况,大笑着挥着拳头冲了上去:“老东西,看好你的假牙!”
说着二胖已然贴近江教授,并以极快的速度出拳。
我本想出言阻止二胖,毕竟对方怎么说也是个老人。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二胖这一拳并没有打中江教授,江教授以更加迅捷、果断的姿势避开了二胖的攻势,闪身到了二胖的身后,只是轻描淡写地一推,就将二胖推倒在地。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反击,我甚至连目光都没追上江教授的动作。
阿辉见势不妙也冲上去。
然而阿辉虽然因为人体实验而有了超乎常人的力量,但是毕竟是蛮勇,而江教授看似弱不禁风,却以巧破千斤。
在不费吹灰之力撂倒二胖和阿辉之后,江教授款步来到我们面前。
他却也不敢妄动,毕竟有尚青云在旁。
“我只想进去。”江教授说。
我看向一旁的尚青云,发现他并没有动作。
“我保证不动里面的任何东西。”江教授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件东西,“你们没有任何选择。”
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我倒吸一口凉气。
他手里拿的,居然是一颗手榴弹!
最糟糕的是现在离他最近的不是刘飒,也不是尚青云,而是我。
论身手我比二胖和阿辉差远了,他很轻易地就把我俘虏了。
“好吧,我得承认,你还有点用。”江教授笑了笑,然后一手架着我,一手拿着手榴弹。
此时大山的洞因为阵法完成,那个小小的洞口居然扩大成了巨大的山门。
江教授胁迫着我走进了山洞里。
刚一走进山洞,我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这里不像是之前通过的山洞阴暗潮湿,反而在踏入洞门之后,是一片亮堂堂的。
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不是巍峨宫殿,也不是汪洋水府。
而是一片世外桃源,通过洞门以后,我们走进一条蜿蜒的小溪。
溪流直通入山洞里侧,往前走则是一大片绿地。
最引人注目的还不是这一大片的绿地,而是在绿地上行进了一段距离之后,我们看到了一处建立在山洞内的村落。
不过,看得出来这里已经很久无人居住,房舍年久失修,摇摇欲坠。
我们在这里稍作了须臾的停留,休憩的时候我注意到这里的房舍建筑很古朴,古朴到甚至连木质结构都很少,大部分都是用土瓦混着茅草建立起来的,看起来并不稳固。
可是在不知从哪里投射下来的光的照射下,我发现这些房屋显得波光粼粼。
“这些房屋的泥土中混有龙鳞。”江教授看出我的疑惑。
“什么?龙鳞?!”我不敢相信。
“原本住在这里的人,他们的族群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做豢龙氏。”
这已经是我不知道第多少次听到“豢龙氏”这个名字了。
这个氏族其实很有名,毕竟有这么一个霸气的名字。
据说这是一个能豢养龙为其效命的氏族,一直以来他们都是避世生活,直到名叫刘累的人自称是豢龙氏后人,并为夏帝孔甲献上龙肉,这个氏族才广为人知。
我很想问江教授一些问题,但他似乎并不想像以前一样跟我讨论那些问题,毕竟如今我们的立场已经不一样。
在将我作为人质,让尚青云等人陪同一起深入龙宫的时候,江教授只是时有时无地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小陈,你恨我吗?”
这个问题问的我很尴尬。
总觉得像是两个曾有过感情的情侣多年未见,再见面的时候问的充满情感纠葛的问题。
虽然之于我来说,江教授是恩师。
但得知他利用我的时候,以往的师徒之情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谈不上恨不恨,毕竟这个时代,每个人都会有很多老师。”
“我是说,利用你这件事。”
我明白他是说在地上的时候,考较我风水知识,其实就是在利用我,在得知我会一些风水理论之后,江教授刺激我,让我先行下墓探路。
这些事也是我后来才想明白的。
“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江教授说。
说完,我们停下了下来。
在我们的面前,已然没有路了。
有的只有一扇巨大的石门。
江教授握住我那只被解虫咬过的手,然后用指甲利落的划破我的手掌,将血滴在石门上。
在石门的后方发出沉重的轰隆声后,门扉缓缓洞开。
“我的天!”
“俺哩娘!”
“喔喔喔!”
“.......”
二胖、阿辉、刘飒和尚青云发出各有特色的惊讶.....而我也被石门后面的金碧辉煌所震慑。
这里简直堪称世间绝无仅有的藏宝库,金银珠宝跟这里的东西一比简直毫无价值。
无数我说不清的宝物,像是晶莹剔透的宝石和璀璨的水晶,以及亘古不化的稀奇寒冰,等等。
看到这些财宝,江教授下意识松开了我。
他沉浸在财宝的光芒中,但他的目标却不是里面任何一件宝贝,而是在宝藏室尽头的石台,那里置放着三个桌台。
其中一个桌台上放着一个匣子,而另外两个已经空了。
但是江教授的注意力却也不在那三个台子上,而是三个石台背后高耸的墙壁上。
我从走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在山洞两边的石壁上贴着很粗的铁链,甚至比黄忠墓捆锁黄忠棺椁的铁链还要粗上几倍。
我以为这些铁链相当于楼梯的扶手,只是用来稳固山体的,但看到藏宝室的墙壁上三个大洞,我意识到,这铁链根本不是扶手。
而是锁龙的铁链。
我们身处这间石室,之前隐约听到的牛鸣声近在耳边。
随着牛鸣声传来,还有水从那三个大洞中伸出来,同时伴随着海浪卷动的哗哗声以及带着海腥味道的冷风,铁链也随之颤动。
仿佛在铁链的尽头有什么东西在挣扎。
“啊——我终于找到你们了!终于找到你们了!”
江教授陷入了自我的疯狂中。
我怕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来,想要制止他,但被尚青云拦住。
他带着我走上了那个放有匣子的石台:“瑜哥哥,打开。”
“打开?没有钥匙什么的?”
尚青云摇了摇头,捧起我被割破的那只手,将血滴入了匣子的锁孔里。
只听见咔嚓一声,匣子开了。


打开匣子,我看到在精致的匣子里放着的居然是一只通体青蓝色的解虫。
“这是什么?”我问。
“母蛊。”尚青云一把抄起那只青蓝的解虫,然后左手中指食指相并,成剑指,一指点在青蓝解虫的腹部。
接着从那只解虫的尾部喷出了墨绿色的液体。
看得我一阵犯呕,尚青云也不管我是否抗拒,拽住我的手,将绿色液体涂抹在伤口处。
我感觉整条胳膊都麻木了:“我不会得破伤风吧?”
“不会。”尚青云把母蛊放回匣子,然后将匣子装进怀中。
这个时候,从石台上落下了一个布条,材质是欧丝国的丝绸,而上面写的字确实工工整整的简体字:
海眼龙宫,豢龙何为?
在布条里还夹着两件东西,一个是跟尚青云给我的一模一样的黑白勾玉,而另一个,则是刘家的护符。
“学长!你看!”我把护符交给刘飒,刘飒从护符里扣出一张纸条,张开之后发现里面写着一个“东”。
“什么意思?”
刘飒没有回答我,而是向着东边的宝物堆里走去,走着走着,刘飒怔住了。
几秒钟之后,刘飒像是疯了一样扑了上去,不是为了夺宝,反而他像是丢垃圾一样,将那些金银财宝弃之满地。
最后他在财宝的最下面,找到一具枯骨,在枯骨的身上还有一个刘姓护符和一张便条,但是便条上却什么也没写,而是画了一个符号。
一把铲子,铲子的把柄确实一枚铜钱。
“这是......”我们都不明白这个符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却听见身后,江教授说:“是在找这个吧?”
我们转身看向他,发现江教授的手里,居然握着与便条上画着的符号一模一样的挂坠!
“铜——渊——”刘飒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经沙哑,他抄起工铲,“你还我舅爷的命!”
“可惜,你要报仇找错人了。刘拓不是我杀的。”江教授抬头望着那三口锁龙井,“不过,我曾经确实是铜渊的一员,而且当年亲身参与了海眼龙宫的盗掘。”
我突然想起来什么,拿出假船长的笔记,在笔记本的封面也有铜渊的标志!不仅如此,鲁方、韩奇还有莫乔语的笔记里都提到过铜渊,尽管我不知道九世家跟铜渊有什么纠葛,但是从字里行间也能知道铜渊似乎是个非法的盗墓组织。
“你们来海眼龙宫到底为了什么!我舅爷他们是怎么死的!”刘飒红着眼睛怒视江教授。
“看在你们带我来这里的份上,我就明说了吧。铜渊来海眼龙宫只是为了证实一个消息。”江教授意味深长地笑笑,“知道为什么海眼下面有龙宫吗?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锁龙井吗?知道为什么锁龙井要锁龙吗?知道豢龙氏为什么要豢养龙吗?”
江教授向我们抛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然而这所有的问题,他却只用一句话解释:“只是因为要守护一个秘密,不仅仅是锁龙井,你们九世家之所以被选出来这九个家族也是为了这个秘密。”
“什么秘密?”
“这个嘛——”江教授说着,抬起了手,亮出掌心的手榴弹,“我是不会说的,去亲口问刘拓吧。”
“嘭!”
血光迸溅。
子弹穿胸而过。
看着江教授慢慢倒在血泊中,我们始料未及。
可当我们试图寻找开枪者的踪影,却发现周围根本没有人。
“该死!”刘飒冲上去拽住奄奄一息的江教授,大声质问他,“回答我!回答我!到底是什么秘密!害死我舅爷的到底是谁!”
但是此时江教授已经气若游丝,他缓缓地抬起手指向刘拓的埋骨地。
我们再去翻找,居然在刘拓的尸骸下找到了一个很大的龟壳。
龟壳上刻着我们无法解读的文字。
此时,江教授躺在刘飒的怀里,留下了断断续续的最后的话,像是遗言,却又像弥留之际、神志不清的呓语:“龙宫.....昆仑......刘......”
突然!
江教授坐了起来。
他本该是将死之人,却在那一刻恍如回光返照,大叫着冲向了锁龙井,在跑上石台的那一刻,他拔掉了手榴弹的栓。
“龙!永生!成神!哈哈哈哈哈!”
然后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江教授化作了一滩血水。
我们还没从震惊中冷静下来,锁龙井的锁链开始发出剧烈的震动,三个大洞中传来阵阵的牛鸣声,声音越来越大。
从洞口深处的水如瀑布一般,迅速将藏宝室淹没。
“快跑!快跑!龙醒了!”阿辉大叫着。
“走。”尚青云一把拽住我。
水位越来越高,已经快要把石门淹没。
“别慌,你们!这回轮到我救场了,跟我走!”刘飒看了一眼刘拓的尸骸,然后毅然回头,领着我们向出口有趣。
身后牛鸣声越来越急促,仿佛那三条镇海的巨龙在发怒。
我们奋力逃离龙宫,来到之前破阵的空地。
然而这里情况也不容乐观,原本自由自在的游鱼像是受惊了,开始四散逃窜。
上方的水流不再平静,咕噜噜地冒着气泡,显得狂躁不安。
原本支撑在龙宫顶端的薄膜像是碎裂的玻璃一样,出现了丝丝裂痕。
“这什么情况?”
“是锁龙井。”此时刘飒终于愿意告诉我们详情了,“你们也看到了,刚刚死在宝藏室里的尸骸就是我的舅爷,他是刘家最后一位豢龙人。
我们刘家祖先是丹朱之后,传说他从力牧后人那里学来了驭兽之法,并试图豢养龙族。但绝不是为了利用豢龙之术行恶事,而是为了守护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秘密跟几十年前铜渊从海眼龙宫盗走的东西有关。从那个时候,我的舅爷就不知所踪了。”刘飒回头望着龙宫大山,“现在锁龙井的三条龙没有人看守了,刚刚江哲浒那一炸惊动了锁龙井的龙,它们即将被放归大海。届时,海眼龙宫就不复存在了,我们必须尽快逃出去。”
“可是我们在海眼里,怎么逃出去?”
旁边阿辉都快吓哭了。
刘飒咬咬牙:“对不起了,各位。让你们陪我身犯险境。现在我们横竖都是一死了,干脆冒险点,我们回海眼。”
“回海眼?”
“对,现在整个海底都已经乱了,海眼会变得比之前更加狂暴。相对的,海眼会出现‘喷泉现象’,运气好的话我们可以借喷起来的水花回到岸上。”
“这这这,太不安全了啊!”阿辉吓得两腿发抖。
我踢了阿辉一脚:“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反正留在这里也是死,还不如试一试。”
征得了所有人的同意,我们奋力往海眼的方向跑。
此时来时的那个山洞已经发生坍塌,我们一边躲避一边竭力逃亡。
果不其然,在海眼的方向出现了水下龙旋风,风势向上盘旋着。
“我先来!”二胖一马当先,一个百米冲刺,跳进了龙卷风里。
只见一个人影顺着风旋向上飞去。
“接下来轮到我了,毕竟我的主意嘛,我以身作则啦!”说完刘飒迈步走进龙卷风,还发出类似“芜湖”很爽的声音......
“呜呜,小先生,保重啊,我要我有个三长两短.....”
“你哪那么多废话.....”我推开要跟我拥抱阿辉,把他一把推进旋风里。
尚青云面对我点了点头,然后抓住我的手腕,跟我一块跳进旋风里。
刚一钻进去,我便感觉上空有巨大的吸力,我随着风势以很快的速度盘旋着向上飞去。
速度很快,快到我感觉我的眼睛和脑子都要跟身体分离了。
全身每一处关节都因为风力的挤压而发出悲鸣。
在离开海眼之际,我无意识的向龙宫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仿佛在渐渐崩塌的地上看见了一个人影。
接着,我便无力去思考那到底是谁。
我们终于安全的逃离了海眼龙宫,并且有惊无险地回到了水面上。
只是当我们安全的返回的时候,已经不在长江流域,而是飘到了渤海海域。
我们五个人被渤海的渔船打捞上岸,并被当地的警力护送回家。
随后我们向考古所上报了黄忠墓的事情,当然我们隐瞒了七重叠墓和海眼龙宫的事实,只说江教授以及考古队众人遇到了地下塌方,江教授因公殉职。
事后,我们五个人离开了考古所,二胖、阿辉和尚青云全都暂住在我和刘飒的家里。
本以为这件事之后我们能休个长假,但是很快刘飒学长带来了一个新的任务:
“明天我们去一趟郑州。”
“去郑州干嘛?”我们不解。
“我家老爷子通知的,”刘飒学长叹了口气,把一封信件放在了桌面上,“他说关于海眼龙宫的事情,要找我们谈谈。”
“海眼龙宫都塌了,不会是让俺们赔钱吧?”阿辉蹦了起来。
“不,他说,关于小瑜子身上的蛊虫
他有办法解。”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考古诡异事件实录

合集

共25篇

总阅读

162806

总评论

21

总获赞

301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