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四)

13

“月月,阿姨一直没有跟你说,颜颜的爷爷已经不在了!”朱颜妈妈在电话那头失声痛哭。特殊时期,医院人满为患,病毒无孔不入,这种情况又有什么办法?

“阿姨,情况特殊,您和叔叔要保重身体,节哀顺变。注意防护,千万不能被感染啊!”我也掉下眼泪来。这串眼泪,实在忍得太久了。

“疫情期间只能听从安排,一切从简了。我们没事。就是辛苦你了,要替我们照顾颜颜!”

“阿姨,别客气,颜颜很好,和欢欢玩的很开心。她和我们一起看新闻,她虽然不说话,但心里很清楚。您放心吧!”

挂断电话,走出房间之前,细细擦掉了眼泪。

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表情严肃,默默地地看着我。我吓了一跳,难道,她们听到什么了?

欢欢说,“妈妈,电视上说,离我们一公里左右的酒店,确诊了一例新冠肺炎。”

我看向朱颜,朱颜搂住欢欢,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怕,我们不出门。”我过去抱住她们,三个人挤做一团,大家都没有说话,只听到咚咚的心跳。口罩,只剩下一只了。

“我们不出去买菜了,在线上下单。去小区门口取。”我拍拍她们的肩膀。“节约口罩,降低风险。”

两个人一同点头,可爱得像小鸡啄米。


陌生的电话响起,看标记,是快递送餐的电话号码。而我实在想不起来是什么东西到了。对方也只说了一句话,请到小区门口取包裹。

小区入口封闭着,物管全副武装,墙上贴着进出二维码。走近了,看到一个快递小哥,我向他招手,他却没有迎上来的意思。

另一个人迎了上来。

这个人,就算戴着口罩,穿着制服,我也认得。

这个人,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

“月亮,别走!”

“我家里还有几个口罩,一点酒精,想着你们用得着,就送过来了。”

“月亮,月亮!就算你不要,欢欢用得着啊!”

想着我脸上捂着的,是最后一个口罩,我咬了咬牙,还是转过身来。

“你,你们还好吗?有米有菜吗?缺什么吗?”

真是得寸进尺。真的难改爱缠人的秉性。

我伸手抢过他递来的东西,转身就走。

原以为自己已经不恨了,放下了,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下来。

求你,别再出现了。

从我的生命中消失吧。

让我和欢欢,安安静静地生活。

14

“妈妈,口罩哪里来的?你去药店买的吗?”

“额,不是。是一个警察叔叔送来的。妈妈的,一个朋友。”

“太好了,我们有口罩了!”

“傻瓜。有口罩比有糖吃还高兴!”

“那当然啦,妈妈负责出去拿菜,一定要戴好口罩的!”

朱颜也笑了,嘴角笑出好看的弧度。我突然想起,朱颜到我们家住的这段时间,穿着家常衣服,没有涂口红,更没有频繁地去洗手。我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又紧张,又欢喜。

“朱颜,等一下我出去拿菜如果时间长的话,欢欢的英语口语打卡,你能帮她完成吗?”

朱颜微笑,点头。

我向欢欢眨眨眼,对她说,“欢欢,单词不会的话,请颜颜小姨帮你的忙喔!”欢欢笑着不说话,朱颜温和的看看我,重重的点点头。

电话又响了,我站起来,戴口罩,戴防护镜,戴帽子,戴手套。心里突然一动,刚才那个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他又何尝没有,穿透我的重重武装,认出我。

按重量,这一兜菜恐怕够我们仨吃上四五天了。使出全身力气,折腾出一身汗,才连拎带扛弄进电梯。路上还接了老刘打来的电话,主要表达了病毒离我们一公里的关心与问候。

回到家,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看电视。

“欢欢,你的卡打了没?”

“打了。妈妈,颜颜小姨的发音比你标准多了!”

“那当然。颜颜小姨是外语学院毕业的,妈妈大学都没上过!”

朱颜的嘴角又弯出好看的弧度,眼睛盯着电视,仿佛没有听见我们的对话。

“妈妈,你说,这次疫情,最辛苦的人是谁?”

“是在一线的医生、护士阿姨和叔叔,还有那些奉命设卡堵卡的工作人员,坚持上班的超市营业员,物管和保安叔叔,保洁员阿姨,快递员叔叔。”

“妈妈,还有警察叔叔,就像刚才给我们送口罩的叔叔。”

“是吧。”我偷瞄一眼朱颜,她没事人一样盯着电视。

我没有向朱颜妈妈打听过朱颜的事,但她的事,我都知道。朱颜妈妈没有向我打听过我的事,这么看来,想必我的事,他们早就知道了。

这世界,哪有密不透风的墙。

普通的老百姓,遇到灾难可以躲起来,有的人却注定要挺身而出。

不不不。我不关心他。

我曾经恨他入骨,怎么会关心他呢。

我能做到最宽宏大量的事,就是放下,不恨。

15

所幸,病毒没有蔓延开。

所幸,稳定住的昆城,开始解除隔离,开始有序返工。

初三高三的学生开始上课,但我们的美容院,能够开门营业的日子,仍是遥遥无期。

口罩和酒精能买得到了,我又为我日渐消瘦的钱包而担忧。

朱颜妈妈微信给我转账,我怎么好意思收。

刘星回来了,她说,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亲口告诉我。

我们一家三口经过商议,一致决定为了她的安全,不要她来串门,也不去她家串门。亲口告诉,打电话和微信视频,也是亲口告诉呀!老刘从来就不是能够保守秘密的人,从她笑得美滋滋贼兮兮的样子,我们早就猜到她的谜底。

“老刘,老实交代,几个月啦!”

“就是两个月,突然想起例假没来,买个早孕试纸一查,真的有了!”

“反正你和老龚也过不下去,孩子还要了干嘛?”

“要要要,当然要。你看你们家欢欢宝贝,多可爱呀!”

“合着你们被关在家里,天天耍流氓啊!”

“喂,赵月,你个口无遮挡的货。欢欢和朱颜可都听着呢!”

我转头看向欢欢,欢欢舔着她的棒棒糖;我瞥向朱颜,她白皙的小手捂着嘴,笑得正起劲。

“笑什么笑,老刘阿姨都骂我是货了,你们不帮我呀?”

朱颜继续捂嘴笑,摇头。

朱颜常常躲进欢欢房间和父母视频,低声和欢欢嘀嘀咕咕。我这个悉心照顾她的正主子,要么听她笑,要么听她叫,还没有听她说过完整的一句话。真不公平。

老刘怀孕了,美容院开不了门,正好在家养胎。而我,想着银行卡上不断缩水的余额,越来越着急。现在有点庆幸,房子是那人当初全款买的,我无需没有收入,还要归还房贷。

也罢。

虽然到处都说,今年就业情况不容乐观,我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该找工作就去找,大人吃差点穿差点怎么着都没关系,毕竟还有欢欢要养。

16

朱颜爸妈事情没有办完,暂时不能回来。我们美容院仍然没有开门,找工作不是很理想,这么多年一直从事美容行业,技能过于单一。

奶奶对不起,我估计失误。遇到拉饥荒,我这样的手艺人,恐怕还是无法度过难关呀!

内心愁云密布,日子还得强颜欢笑的过下去。美容院的房东已经够好了,给我们免了两个月的房租。实在不行,注册骑手吧,先跑着看情况。我不怕苦也不怕累,我想,我们能撑过去的。

“欢欢,有人敲门。去看看是不是送水的叔叔,把票和空桶给他,让他把水放在门口,妈妈腾出手就来拎。”

“我。”朱颜还是惜言如金,切。

“妈妈,有个叔叔找你!”

“谁啊,不是送水的叔叔?”

“月亮,这是欢欢?这么大了?”

“你来干什么。请你出去。”我捏着包了一半的饺子,气势汹汹。

“月亮,你听我说,我……”

“请你出去,警察就可以私闯民宅了吗?”我的声音失去控制,破音了。“对了,我昏了头,这是你的房子。好笑,我一个叫花子倒赶起庙主来。”

“月亮,别误会。我……”

“妈妈,妈妈!”不明所以的欢欢奔过来,抱住我的腿。她从没见过这么凶的我,小嘴一瘪,就要哭。我心里一慌,急忙看向朱颜。

果然,朱颜也是神情紧张,嘴唇颤抖,脸色苍白。

我死命咬住下唇。冷静,冷静,冷静。

深呼吸。一下,两下,三下。

我把捏得稀碎的饺子扔进垃圾桶,暂时忽视面前这个男人。蹲下对欢欢努力地笑了一笑,“欢欢,妈妈和这个叔叔有些话要说,朱颜小姨带你到花园走走可以吗?”

“欢欢,跟小姨走。”我牵着欢欢的小手,交到朱颜手里。“没事的,妈妈保证不吵架。你们在花园里玩,我一喊你们,你们就回来,好吗?”

男人站着,目光粘在欢欢身上。

“坐吧。”

“谢谢。”

接下来,是无尽的沉默。

奶奶。

哦奶奶。就是这个人,杀了你。

奶奶,原谅我。

您的孙女,爱错了人。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文笔塔 7 0

台湾有一部电影也叫这个名字,我还记得女主人有一个镜头是裸体演唱《橄榄树》这首歌。

  • 谢小鱼  : 一开始题目叫“疯女人”,后来改成“朱颜。”写到最后,突然发现欢欢和朱颜,刚好组成“欢颜”,就定了《欢颜》,感觉挺美的,也和内容贴切

    2020-09-27 16:32 0

09月27日 16:28

09月26日 16:04

推荐文章

合集

欢颜 ——只愿有你的...

合集

共5篇

总阅读

9872

总评论

9

总获赞

64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