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湾的记忆(组诗)

月牙湾的记忆(组诗)




滇池之行


飘荡的云朵,在滇池是多余的
碧水沉浮,叫我怎样
去虚构一场不期而遇
当说起过往,微笑是多余的
我们已习惯看穿彼此的眼
这一日,适合将所有刻意扔掉
留给滇池最纯真的情绪
你说,“余生长,若再忧愁就更长”
提高笑声是我唯一的应和
心中虚构的天空,翱翔着白鸽
驮着整片云朵,及虚构之景
在滇池,我该抛却杂念
借今日之景填补昨日之缺
一切,让其归于最初的三秋桂子



白 鸽


天空云朵聚散无常
这一日,我想起白鸽,振翅的白鸽
我无法忍受夜色深
灯火通明,总在夜晚重复审判
白鸽,我从城南往城北走
途径高楼,擦伤翅膀的枝叶
遮挡了去路。白鸽,城市气温高
我皮肤黝黑,总喜欢隐自己于暗处
那些重复的心事,无处诉说
白鸽,我无巢可归,每次落地都是漂泊
那么近的距离,我已更换无数乡情
白鸽,我迷失在旅途
孤寂充斥,我敌视往来的声音



离 岸


我们走不同的路,你发丝的白
与午夜入窗的白光相似
你抽烟时,总在沉默中转动烟圈
此刻,我想叫你的名字
狠狠地从牙缝间吐出每个字音
我暗恨自己怀揣反骨
隐忍与敌视,抵挡不了清寒
在岸边,我们彼此相看
你回头,两岸在流水中相视而出
我离岸,在悲欢离合中沉浮
靠在窗柩上,我见人喜
我见人也悲,泪无端打破夜幕
在暗色之中,拍打着
夜色深处此起彼伏的孤寂
看你疲惫归来,我笑面相迎
反骨刺伤我血肉之躯
从口中脱落的“父亲”二字
字正腔圆,没有夹带任何尾音


空 语


面对眼前泯灭的灯火
盛大的空难以蓄存过多爱意
漫过金山寺的水
如今抵达我的眼眶,柔和的泪痕
也如此汹涌。很多次挥泪作别
昨日郁结的伤痛,如今已尽数腾空
我们彼此相看之后的余绪
以及那些无痕的相视
永远存在于我隐秘的爱意
对着长亭,我与自己作折柳别
对着眼前的灯火,眼眸的空旷
业已装不下散落人间的清寒



晚 钟


那么多分离,那么多相聚
一切归于夜幕降临

那么多苦痛,过于悲伤
我们错以为真的
也归于夜幕降临,晚钟响起

隔着荧幕,我们猜疑彼此
虚实难辨的隐秘部分
切入过多的孤寂,有那么一些时刻
我们选择沉默,让彼此在岁月中
淡忘蓄养的隐处伤

晚钟再次敲响,一点点填满空山
填满你我相视后空洞的眼眸



塔 山


密林之中,远眺的佛塔
已转身看向这座静谧的小城,蠕动的生灵
拾级而上,虔诚地向每个路人问安
塔山之上,佛像慈悲
穿林而来的风慈悲,朝拜者慈悲
你我皆慈悲。凝视着排列整齐的青石
凝视着铺排而来的云色,也凝视着
你居住的小城
最后,就让我凝视你吧
凝视天色欲晚,云色沉沉
凝视你幻影空空
一切如浮云,风一吹就散去
爱吧,爱俯身的孤独意
爱吧,爱日渐消瘦的北来风
再不爱,就来不及了
我们都在沉默,那日渐冰冷的爱意
难以抵御入秋后的孤寒
难以抵御风跨过塔山送来的刺骨伤
消解于斯的,在钟声未绝之前
爱意亦未绝,众生沉沉



月牙湾的记忆


一种声音被另一种声覆盖
隔着时空,我们谈及一些虚妄的过往
比如,语句构建之下
我们珍爱的世界,如此迷蒙却悔不当初
我们窥探星辰的秘语,穿越时空的
往往从我们的世界迅速消逝
月牙湾是虚构之境
是那些过往的栖身之所,复活之后再顿失
我们无数次往返,错乱的星辰如此迷蒙
在月牙湾我们成了过客的附身物
是久久不归客的信使,借自己的眼眶
流别人相逢喜极而泣的眼泪
很多次,我们看向高远的星空
看吧,那浮动的魂灵,每一次发光
都是为了寻回月牙湾的记忆
这我们珍爱过的俗世,诋毁过的人间



风 铃


听,那镂空的壁画
奏响空山的旷野,风铃的余音仍在
塔林中伫立的空无
试图灌满北来风,拾级而上的虔诚者
面朝青山,面朝佛陀度化的善念
也面朝风铃,这青山埋不下的余音
风来时,你和乐而响
风去,你用沉默守护长亭对空山



静 默


其实,没有什么是我们不能辜负的了
在那些有光的时间里,我们如此虚度
看向彼此的那些时刻
早已封住了秘密泄露的口
质疑别人的是非之时,我们也曾质疑自己
是否也背着人搬弄过是非
那些错乱的次序里,无法铺排的沉默
是我们最后的交代。静默是另一种声音
惆怅收于心底,如同对暗恋的人
为那些静默的时刻,写下时间的誓词
我本该沉默的,时光却不允许我
逢人便诉一次苦。已消耗了那么多
我们趋于沉默,时间是唯一的知音者
弹着时光的弦,低声吟唱苦行辞



忘川河


忘川河,一条悲伤的河
烟波数里,每一丝气息都带着忧伤
浇开河岸玫瑰的,是晚霞里的眼泪
轻风中舞动的记忆
是从这忧郁里开出的花

忘川河,眺望的人彼此对视
羞涩止于深情
誓言止于眼眶的红丝
夕阳绯红,染红了河岸
染红你我的过往,沉沉归于无声

尘埃从空中飘落,以一种轻盈的姿态
转动这冥蒙的河水,这川流不息的血液
足以投映你我倒置在河里的身影
相视的时刻,是唯一的
无附加于修饰的誓言



满饮月光


空杯对酒,我们满饮月光
整片天空都是我们的
谈初恋从我们世界消失,没回头
谈江湖路远,各自珍重
谈你我难以放下的情缘
再谈一些往事吧,之后就封存记忆
如同封存女儿红,多年后开封
每一段往事都将是陈酿
若都能安然无恙,我们定当感念
生命里哑默的碎片。隔着空空的夜色
一切都属于你我,属于这酒杯里的红霞
属于你我歇声后沉默的相视




我仿佛是我,仿佛我不是我
我仿佛在人间,仿佛我在道场
我守不住我,我是我的敌人
我看不清我,我是我的影子
我一个人赶路,与另一个我举杯对饮
我低迷,与影子重叠
空中起舞的物种,终将归于尘埃
在两个相异的时空兑换孤寂
我们质疑眼角流出的泪
温度在空气中冷却,我们对视
深情已结冰。英雄的泪
与鲜血已填满江的空腹,历史难以还原
我仿佛是我,仿佛我不是我
在争吵,在重写……一切
都将从新开始
心中隐藏的,终将成为永恒
我从山中来,踏云而去
我从云上来,在雨中泥泞一生
我仿佛是我,仿佛我不是我



佛  塔


心怀佛塔,那装着归宿的去处
如今越发明了,苦修于此
灵魂终不孤寂
那些环绕的云雾犹如诸佛
暮鼓晨钟声声入耳
所有的苦楚终将化为虚无
雪域高原的王,拉萨街头的情郎
他将诗篇散遍整个佛塔
过客一触碰,仿佛就有低语入耳
一声声剥落僧衣随附的尘粒
还苦修者一身轻盈如羽


所不及的心事


将头颅埋进深海,这一整日的澄澈
在窒息与挣扎中偷得欢愉
那些泛动着的水花推过海面
深海里的倒影便在天空一览无余
侵入我轻盈如羽的身体,这一刻想到了死亡
夜幕深锁的暮春,一场心事
逐渐浮出水面,我与你注定缘浅
一场风的时间,这一切便往事成烟
过多留恋臂弯的温情,看你
亲自给我戴上的那块丝巾,就这样
我低头的一瞬间,没能洞悉
开始与结束互成因果。回忆酝酿的甜
是我唯一能留下的饰物


叙旧,兼致张涛


在转换的人间,我们置换彼此
流于心尖的那一抹余温
转瞬,八年已多是烟云过客
我们依旧让道于幻影
次第铺开记忆中未落之花
这填补了我多年空缺的心绪
同桌,我现背靠两面青山
无力提高声音怒吼
这些起伏沉落,日渐牵动
豢养在体内的忧伤
我们相约而行,打马走过
被惊起的尘埃
足以抵消我体内万恶的颠覆


听 雨


看山,秋雨下的孤意
盘悬而上,那些屹立的灯火
最难将息。这一整日
悬空的落日已淹没在夜幕
我无法将有声当作无声的夜晚
那些悬而未决的事
终究浮出了水面。我站在高处
俯瞰趋于无声的画面
我是多么孤独,无力趋从于辩解
雨滴迅速坠落,在地面摊开
趋于无声的物,已孤寂
我无法再一次感伤,徒增烦恼



沉 默


我们无法抵达,夜色深处
沉默源于何处。车影划伤冷空气
微微重复的疼难以终止
我们向彼此道别,道别辞哽咽
那些沉浮的诡辩
让这个世界趋于混浊
我们让道于蛮横者,让道于
凌晨三点三十三分的影子
作揖向身后,作揖向一些空无
卸下伪装的皮囊
在这荒芜的世界里,我为自己预设
一场场无果而终的结局
我想喊出所有人的名字,那些早已模糊
或者从未出现过的,都将被提起
这一切终究难以复原
我们保持着沉默,静待一切如初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