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挚友阿福的信。

我已经忘了这是第几个难以入眠之夜,只有这时候不再让悲伤躲藏。 每次回家我的整个状态都在能量耗尽,居然再一次,再一次感受到窒息的离别。没有一点点温情,果然还是很难。

    母亲又开始疯言疯语让我整个情绪失控。每次她都主观臆断成他人肆意的谋害,比如她最近半年每天都在我耳边不断重复谩骂着叙说马云操纵这卑微的世界。

    我不知道所认为操控是要如何进行,但是还是不得不用我微不足道的道理去诠释着这个世界,原本以为我的世界观应该是准确无误的,可还是会心慌心跳恐惧着这样的深夜,我不听网易云和看书的荒芜日子,让我精神整个失控。

   似乎找不到旷达的出口,即使我读了很多苏轼的文章,依然悲伤着,假装着不知道痛和泪背后隐藏的深意,阿福,我的情绪快要爆发出来那种。绝望到觉得自己活着苟延残喘,或者呼吸都在强撑。每一次很想自救,很想很想告别那个卑微而泛滥的自己,却还是没有能力继续。

   我特别希望简单点,只想要简单点活在自己的世界,但难到我此刻已经无法自拔难以入眠。

   我想我是生病了,但又时刻还清醒着。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