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嫂 (连载5 大结局)

我们一起做了一件更愚蠢的事——收集她被城管罚过款的所有证据,包括旁人的说法: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怎么说,什么口音,方言里拗口的字,我们完全照话写下来;我们查找拉走她三轮车的那辆执法车的车牌号码;听她和旁人描绘当时的场面整理成笔记……甚至我们一致认为,公安局的监控视频最有效。但我知道,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收集到了所有证据之后,她是不是会杀我灭口呢?所有事件的指向只是舞厅那一幕,只是那一幕!就是这样不可理喻,我觉得自己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我一直想到公安局调云波社区的监控视频给她看,但我不想闹太大,我也知道那是一件多么扯淡的事。不就是被几个男人摸了一下吗?卖身也好,挣钱也罢,有什么关系呢?

为了找到一个证人,我和她去证人老家找。二月六日的早上,我才起床,她就叫我干活,干活就是找完所有能证明她被罚过款的证据。她说,有一个经常在她摊子旁边卖烤红薯的男人,因为家里有事回去了,现在必须赶着去他家找到他,让他给我说说那天的情景。

六日早上下着大雨,我们披着雨衣从云波社区出发,走了一公里路去南站坐火车。坐上火车她突然又心疼火车费了,她哭哭啼啼地要我告诉她,去找到那个卖烤红薯的男人的意义。我知道是什么意义呢?我也很疑惑,我是被她绕疑惑了,明明是她要我来的,现在她问我到底有什么意义?我告诉她,意义就是:卖烤红薯的男人证明你被罚过款,我们就能活,要是不能,你就会把自己连同我一并折磨死。我左思右想,决定豁出去了,我说:“五嫂,我告诉你一桩秘密,我经常叫里面的女孩跟我睡觉,这样,你也拿了我的短,我就不会说出你的事了。我要说了,你也说我。我爸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你告诉他,他要把我吊房梁上打个半死,你看,我也怕,但我跟你交底了。”她说:“你们男的没什么关系, 睡就睡了,挨顿打就过去了。”

我只好跟她上了火车。

火车开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黎明到达。

我们还算顺利地找到了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说什么,他说:“你两个狗日的,不就是被罚了两百块么,天天烦老子,回老家都要追来,老子赏你们两百块,给老子他妈的滚,两个狗杂种,神经病!”我们求他,只要他说说那天的情形,他捏着拳头,咬着牙大概地说了一下。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已经让我们开心了。

我们又去找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在对面的商场里收银,我们要问她,二十六号是不是有城管来过,看没看见他们收了我五嫂的车,知不知道罚过款这回事?我们想过,为了保证收集质量,不允许她回答太多,我们问,她说“是”或者“不是”就好。我们问,二十六号是不是有城管来过?她说了一大堆,说来了几个人,她当时在干什么,是怎样看到的。她说的让我很厌烦,我告诉她,哀求她,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她勉强答应。我再问:“二十六号是不是有城管在云波社区巡逻?”

她说:“是。”

我问:“是不是收了一辆三轮车?”

她说:“是。”

我再问:“他们是不是悄悄地出现,引起大伙一阵惊慌?”

她说:“是。”

我还问:“他们是不是把菜抄到地上用脚踩?”

她说:“是。”

我拐着弯问一句:“当时是罚了一百块吗?”

我正为这个“拐弯问”得意着,想着她说“不是”然后补充说,“罚了两百块。”就看到她拿起电话,拨了110

我连忙拉着五嫂走了。

我们还去找了另一个老头,他是五嫂“野摊子”左侧一家诊所的医生,他以前给我看过病,他说他当时用手机拍了一段,要我们看看。我看了,但我辨不出那人到底是谁?是不是五嫂?我问她,她也不敢确认。

我知道,我完了,彻底完了,我掐自己的大腿,掐脸蛋,用手指挖眼睛:“怎么遇到这么一件倒霉事,怎么把自己搞成神经病?”

我求那个老医生,要她确认手机视频里的女子是不是眼前这一个?他辨了好久,说是,我才缓下一口劲。但我又怀疑他的眼神了。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她不是说当时的罚款是五哥给的吗?我想,找来五哥一问,五哥亲手给的钱,他还能说什么,是他把老婆逼去舞厅的,他有什么脸皮指责五嫂呢?“就算他要杀你,你也有你的道理,家里人会给你做主。”但她说,我要是见了五哥,她马上去死。

我们一整天地呆在一起,她害怕我走开,我也不敢走开。我突然有些恐惧的想法,我们当中是不是注定要死一个才能了了这件事呢?

我每天失魂落魄地陪着另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我受不了了。但我无法控制。我找老家人借了钱,每天都要跑到菜市场给她买东西,确认她还好好的。我请她吃冰桶,吃肯德基,我跑很远买芙蓉糕给她吃。我感觉到无边的恐惧,但我恐惧什么呢?为什么只要看到她,只要买过东西给她,这种恐惧就消失了呢?

有那么一次,我也爬上了窗台,但我好好想过之后,哭了一回,还是下了窗台,跑到一家海鲜城给她买了基围虾,我看见她吃,她吃得有些开心的时候,我看到她咧着嘴,舔着嘴皮的时候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慰藉和幸福感。我觉得基围虾就是我们的救星。

我风雨无阻地去借钱,风雨无阻地搭车,转车,去给她买基围虾。直到有一天,我实在没钱,从早上六点走路去市中心的海鲜城,走到快十一点的时候到了那里,那天有一对新人在海鲜城办酒宴,我趁海鲜城服务员不注意,把他们上到桌上的一盘基围虾端走了,我往外面跑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我被追到之后扭进了派出所,派出所警员扣了我,让我打电话给亲友。

我惊惶不已,哭哭啼啼对派出所的人说:“如果我今天不能端盘基围虾回去,就会出人命的。”派出所警员要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惊恐不能自已,只好说了。

过了一个小时,派出所警员把我送到省第一人民医院见了心理科医生,心理科医生给我的建议是,也许把这件事说出去,能让她缓解,许多事实证明,当我们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我们心里的害怕也就解除了。

 


我狠下心决定约五哥谈谈,五哥要我去他们家。我说不方便,还是在外面吧。

我在一个有窗口的小旅社看到五哥来了。看着他一个人上了楼。我放下了心。

五哥进了门,我检查了一下周围都是空房间,我再次在窗口看了看,没有人。我是让五嫂折磨怕了,一个劲问他,我们见面的事有没有跟五嫂说过,五嫂有没有可能跟着他。

他说没有。

我说好,然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然后说了那个医生的建议。五哥脸色很难看,说他无法原谅。我说:“那她只有去死了。”

我就像五嫂求我那样求五哥,求他拿个主意,五哥说:“好吧,我们一面看住她,一面说出这件事,但不要传得太远,找两个信得过的家门人,说给他们,再让他们来劝五嫂。”

五哥说那他先回去,让我等他电话。

我不敢离开那间旅社,坐在那里等五哥电话。

不到一个小时,五哥电话打来了,五哥说:“她可能真的跟踪我,可能知道我要跟你见面,她把门反锁了,关了窗子,开了煤气。”

我被人送进了精神病医院,疯疯傻傻闹到第五天的时候有些好转,好转之后,医生允许我去阳台上放放风。

太阳很好,发威似地照得我头晕,我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摸出手机,看到一条留言,我打开,是五嫂哭泣的声音:

“刘辉,我跟你说的全是真的,我真的被城管收了车,罚了款。但我没有告诉你全部。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当我走进舞厅,接过那个男人给的钱,音乐响起,舞厅关了灯,我们走进舞池,那个男人摸在我身上时给我的快乐。他虽然很下流,摸我的XX,摸我的XX,他摸得我身子都软了,摸得我想叫出来,摸得我小裤子都湿了。但他让我快乐了。那快乐让我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当时浑身酥软,想嚎啕大哭。刘辉,我就要走了,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告诉你,那个男人摸我的腰,把手探进胸衣摸我的乳房,用三个手指头搓我的乳头,那快乐让我想到了什么,想到了你侄女第一次吃我的奶,你回去问问你妈,你第一次吃她的奶,她是怎样快乐的……所以,第二天晚上,就是遇到你的那天晚上,我又去了……刘辉,我以为我很坚强,但那都是假象……我以为我是个纯洁的女人,但我连自己都骗了……”

我没有听完,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远的,手往后一抬,使劲砸向对面的墙上。

我不知道,事情是否告一段落了?

 

 

附记 :五嫂死了,五哥恨上了我。五嫂为什么死,我跟家里说了。家里人说:

“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不就是被城管罚了两百块吗?一辆破三轮又值多少呢?”

“退一万步说,就是去舞厅让男人摸几下又会怎样?会少块肉啊?现在的社会……”

他们骂五哥:“你赌嘛,现在老婆死了,你拿什么去赌?”

五哥回了老家,去邻村一个寡妇家上了门。小侄女跟着三大爹三大妈在村里上了中学,成绩还挺好。前些天回去,听得有小伙子请了媒人去找三大爹,要说小侄女做媳妇。小侄女这会初三快毕业了。三大爹的意思,那个小伙子家有面包车,有变形拖拉机,还有三层小洋房……

小侄女这会比她妈出嫁时还小两岁呢,不知命运如何,想来不免悲伤,暂记到此罢了。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琪琪的妈妈 0

好像在璞玉书店的讲座见过你

09月14日 21:37

伽蓝七七 0

真人真事?

05月03日 17:16

王红喻 0

小王子高产作家,前途无量

02月10日 21:27

涯夏 0

作者加油,其实就是200块引发的命案,不然她也不会去舞厅了,小人物的悲剧。

  • 阮王春  : 和钱没有直接关系,钱只是导火索,是她整个人陷入精神泥沼,无法自拔。

    0

01月27日 12:07

涯夏 0

悲剧啊。

01月27日 12:0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