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和奶姐——马眼看人高-2

    上世纪40年代初,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候,为躲避敌机轰炸,父亲随所在中学疏散到郊县继续教课;小学已经停课,母亲应海埂村小校长的邀请,怀着还未出世的我疏散到那里,租住在盘龙江南出“海”(滇池)口的农村,到邻村村小教村里和城里疏散来的孩子读书。

  马年6月,妈妈尊重村民习俗,在房主马厩生下了我,却没有奶水。得村妇王嫂在女儿满月后不时过来,让我与奶姐争吮她那并不丰足的乳汁,并用滇池水、海埂菜饭和鱼虾养大,由此与海埂结下不解之缘,经常回到那生我养我的地方。

    俗话说:“有奶便是娘!”,我吃了王嫂的奶,她自然是我的“奶妈”;她那比我大的女儿,自然是我的奶姐。

  听妈妈讲,奶妈很可怜,妈死得早,13岁时就被他爹连卖代嫁,从海对面西山后面的穷山沟坐轿翻山越岭到海边,改乘大帆船嫁到海埂,给正在城里上中学的奶姐他爹做媳妇。

  迎亲那天,瘦小得像猴样的奶妈在轿里颠簸、在船上摇晃,晕得一塌糊涂,下船后又再次在空落落的大花轿里颠来簸去,紧接着拜堂成亲,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几天之后,邻居们才见到面黄肌瘦的新媳妇在盘龙江边淘米、洗菜、洗东西,分明是个饿着养、没长大、不懂事的小姑娘……

  奶妈嫁到海埂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海那边、山背后的家,也没有再见过任何亲人。奶妈生奶姐后,奶姐她爹就当壮丁、上前线打日本鬼子去了。按说,奶姐她爹是独儿子,可以不抽壮丁;即便被抽壮丁,奶姐她爹家不穷,可出钱买人替身去当壮丁啊。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奶姐她爹自己才说得清楚。临行前,他曾回过一次家,把父母妻子和女儿拜托给了把兄弟,就一去不复返了。问那把兄弟,他支支吾吾,也没有说清楚……

  小时候到海埂,我与奶姐相处时间最长,“关系”最亲密,也最复杂,但请勿乱猜想啊!

  海埂的村民不沾亲就带故,都与我大姨妈家有亲戚关系。奶姐她妈按辈份叫我妈“老祖(曾祖母)”、叫我“老爹(爷爷)”;因为吃了她的奶,她就是我的“奶妈”,可我从没叫过她一声“奶妈”。

  奶姐认我妈为“干妈”,她又成了我的“姐”;而她爹在城里认我三姨爹为“干爹”,则与我同辈。奶妈一会称我“老爹”、一会又叫我“表弟”;奶姐一会叫我“老祖”一会称我“表叔”,还经常因直呼我的小名“小马”,被她妈呵斥!我则经常被她逼得叫她“姐”!被奶妈听见,奶姐又挨她妈骂!令我心疼不已……相差几辈,辈份混乱,搅得我都糊涂了,也不知诸君听明白没有?

  奶姐得盘龙江的水、滇池的鱼和海埂的土地养大,虽比我大一个多月,却比我高一个多头,且结实得多。那时,我常在她带领下,与小伴儿们光着屁股在“海”里翻腾、摸鱼捉虾;在“海”边捡拾五彩斑斓的花石贝壳;躲藏在田边地角,玩“小家家”,啃包谷、吃蚕豆,烤鱼虾……

  虽然奶姐比我大不了多少,却比我懂事得多,事事让着我、护着我,我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奶姐无微不至的关心。小伴儿们都说我是她“姑爷(丈夫)”,她是我“媳妇”,她不否认;我素来胆子小,怕牛、怕马、怕鹅……不敢过沟、过桥……奶姐就背着我,有时我也故意耍娇,讨亲施,骗她背我,小伴儿就说她背着个“憨姑爷”,奶姐也不否认……

  奶姐对我那么好,我却经常凑和其他男孩欺负她。有时吵架,我叫她还玻璃珠和洋画,她叫我还吃下的东西,尤其是她妈的奶!我咋个还得出來呢?只好向她认错求饶!可她不依,非要我亲亲热热喊她一声“姐姐”才答应……

  长大一点,奶姐与我生分了,听小伴儿说“姑爷”或“奶伴儿”来了,反而躲得远远的。而且,那时奶妈先后给她“捡”了两个弟弟,她成天护着他们,与欺负他们的人吵架、打架,简直变了个模样,像只小“母老虎”……

  原来,解放后被划为“富农”的奶姐她爷爷奶奶思儿过度,久病不起,先后找儿子去了……苦命的奶妈为公公婆婆尽孝送终后,“继承”着富农的帽子,苦苦拉扯着奶姐度时日……直到奶姐她爸的拜把兄弟当上村长后,向上级如实反映并有人证物证,奶妈的丈夫在上中学时就加入了“地下党”的外围组织并入了党,遵照组织安排去当壮丁,打入国民党军队,从事“地下工作”的。经组织上查实,才摘去了奶妈“富农”帽子,恢复了贫农身份,奶妈、奶姐感激不尽……

  后来,与奶姐她爸一起当壮丁的人陆续回来了,没回来的都有“说法”:或在门口贴上《军属光荣》、《烈属光荣》或被打入另册……可奶姐他爹仍毫无消息,下落不明……有人说,他当了志愿军,可能在朝鲜牺牲了;有人说,他可能随国民党军队去了台湾……政府方面都没有认同……

  两年后,奶妈“捡”了个儿子,脸色有些红润了。村民纷纷扬扬,说是“野种”!要抓出“奸夫”问罪!

  家族头面人物出面审问,奶妈咬死是捡的;头面人物以为小孩嘴里会吐真话,就悄悄把奶姐找去审问。哪知奶姐大哭大闹,咬死是和妈妈一起在村外盘龙江边捡到的!还要与那些审问她的那些头面人物拚命……

  过了两年,奶妈又“捡”了个儿子,脸色更加红润了。村里人又纷纷扬扬,反映到村长那里,村长公开说:“三个孩子都是我的!哪个再敢找他们的麻烦;哪个再敢盘是弄非,莫怪我不客气!”

  没人敢相信那三个孩子都是村长的,因为传说中,村长是“见花败”(阳痿),所以一直没讨媳妇。他知道后,又公开说:“哪个说我是‘见花败’?是女的,自己送上门来试试;是男的,把老婆送上门来试试……”

  从那以后,没人再敢找奶妈一家的麻烦;没人再敢说村长的坏话……

  上中学后,我很少去海埂,1957年后,没有再去海埂。1962年,我离开家乡到滇东北乌蒙山深处的矿山工作,再也没有见到奶妈和奶姐……

  我没良心,奶妈和奶姐却有情有义!奶妈生前,进城时都会带着奶姐、提着自己腌的鱼虾和海菜酢(咸菜)来看我父母,打听我的消息;奶妈死后,奶姐也来过多次,只见大门紧锁,大字报铺天盖地……几次多方打听之下,才知我父母已被划为“右派”,文化大革命期间又被“疏散下放”到边远农村和山区、我已去矿山多年……

  拨乱反正后,奶姐又带着婚后同为村小教师的丈夫来到我家,终于见到了我那劫后余生的母亲,这才知道我家和我的下落;我们也才知道与奶妈和奶姐别后的一切……

  原来,大跃进期间,滇池水位大幅下降,海埂边露出了黑黝黝的海泥,村民都挖出来做肥料。后来,上面号召全民大战钢铁,煤炭供应不上,村民就挖海泥晒干当煤烧。挖海泥时,奶妈那瘦小的身体不幸陷入泥沼,很快没了身影……

  得到噩耗的奶姐从几公里外读书的中学大战钢铁现场赶回村小拖来两个正在上学的弟弟来到海边;从乡里开会赶回的村长正带着村民在海泥里寻找、打捞奶妈的遗体……

  奶妈去世后,村长托人求情,把从高中辍学回家照顾两个弟弟的奶姐安排在附近村小当代课老师,几年后考核合格,转为了正式教师……

  再后来,两个弟弟都已长大,成了家……

  母亲去世后,又没了奶姐的消息……

  退休后,我带女儿沿盘龙江骑自行车去阔别已久的海埂寻梦,向女儿炫耀儿时的乐土天堂。可盘龙江水混沌不堪,没了南来北往的船只,昔日美丽的“图画”已被继续向“海”边推进的林立高楼遮挡;一座又一座度假村、体育训练基地、住宅新区和小康城取代了一望无际的丰饶土地;连成一片的新楼中,已认不出当年我出生的马厩;村外海埂沙滩、绿荫、风光犹在,可滇池被污染得令人心寒……

  据说,奶姐的爸爸曾带着后来的妻儿从台湾来过一次,听说是在朝鲜孤军被俘、押到那里关了许多年……他没说、也没人问当年自愿当壮丁的前前后后……

  奶姐见了父亲一面,流了许多泪,但不是为他流,而是浇在了奶妈的坟头……

  奶姐的爸爸给了奶姐一笔钱,奶姐没接。那时,老村长还在世,就用那笔钱在村里建了个养老院……

  据说,奶姐夫妇退休后,全家搬到园丁小区,并把奶妈的坟茔迁到公墓去了;被奶姐含辛茹苦供出的两个弟弟,一个在城里工作,讨了个城里媳妇;一个在外省做生意,讨了个外省媳妇,生活得都很不错……

  当年那位老村长终身未婚,最后无疾而终。下葬那天,全村男女老少都来送行;奶姐和丈夫闻信后,带着儿女赶来,两个弟弟也带着妻儿赶来,一起给恩人磕头、送终……

  老村长下葬后,奶姐姐弟没有再回那令他们怀念又令他们心酸的海埂;村里没有哪个再会说他们的坏话,没有哪个再会重提奶姐两位弟弟的身世之谜……

  女儿对海埂有些失望,但我叫她相信:随着政府治理盘龙江和滇池的决心已付诸实施,昆明人民环保意识在不断增强。在不远的将来,从盘龙江到海埂,比《清明上河图》更美丽的画面将会再现,并且越来越漂亮!

  到那时,假如有缘,会与奶姐一家在海埂再相见!


   (附注:该文原写于2008年11月。有其人,非其事;有其事,非其人;或穿衣、或戴帽;似今天、犹昨天;虚中实,实中虚……莫当真,更莫对号入座!)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vk50p1942 3 0

文章写的不错

08月02日 13:15

  • 糊涂老马  : 谢谢艾老弟关注!晚上好,万事如意!

    2018-07-30 21:00 0

07月28日 11:36

王红喻 6 0

呵呵呵呵

  • 糊涂老马  : 谢谢红瑜关注!晚上好,天天开心!

    2018-07-30 20:59 0

07月27日 21:11

西次相 7 0

厉害了!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晚上好,万事如意!

    2018-07-27 20:01 0

07月27日 16:55

disaipl 4 0

精辟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晚上好,天天开心!

    2018-07-27 20:01 0

07月27日 13:39

陈新丽 6 0

感谢了,回忆总让人快乐,祝你老幸福安康!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和祝福!晚上好,恭祝阖家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万事如意!

    2018-07-27 20:00 0

07月27日 13:19

文笔塔 8 0

马老真是好记性,这么久远的事还能记得,说明您老的身体相当不错!吾吾辈心安也!

  • 糊涂老马  : 谢谢文君关注、鼓励和鞭策!晚上好,天天开心!

    2018-07-27 19:59 0

07月26日 22:4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