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第二十三章

  中午放学时分,郑云龙在外面吃了顿午饭才回学校,倒不是因为外面的饭菜更好吃,而是刚好可以借着午饭和同事们套近乎。在学校大门附近,很远就看见岳琦正在和保安交谈。岳琦手里面捏着一个信封,使劲往保安手里塞。保安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要,两人就这样拉扯起来。


  郑云龙赶了过去,把两人拉开,毫不客气地对岳琦说道:“岳宗霏中午暂住在学校,你想见他的话下午再过来。”


  看到救星来了,岳琦马上把郑云龙拉到一边,小声道:“郑老师,我想找个人商量点事,能不能帮个忙?”


  郑云龙瞅了一眼眼前这人,两颗小眼睛不停转动,便没好气地说道:“我中午也需要休息,你要我帮什么?”


  “能不能帮我把这封信给那位赵先生,就是经常接李建玲同学回家的那个。”


  接过岳琦手中的信件,郑云龙看了看就塞上衣口袋里:“我见面了就给他。你找他干什么?”


  “交个朋友而已。那多谢郑老师,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岳琦再三道谢,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公交车站。


  郑云龙等那人走远了,掏出信封,上面并没有用胶水封住,很容易就能拆开。他准备抽出里面的纸一看究竟,但想了一会后,还是把信折起来收好。


  “管他呢,我才不当小人。”


  学校里面空荡荡的,孩子们都去休息了。两个小小的身影还待在亭子里,上官刈竹和茆辛夷正玩得不亦乐乎。她们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袋新的玻璃珠,全部平放在中间的地面上。


  “卫生优秀,一颗,没有剩饭,一颗,被老师表扬,两颗……”茆辛夷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专心致志把玻璃球分给上官刈竹。


  “哇,真好看……”


  上官刈竹笨拙地把奖品收进一个透明的试样袋中,袋子很快被撑开了。这些凑成一堆的小玩意在阳光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在孩子们眼中真的很有吸引力。茆辛夷最后掏出一个大号的玻璃球,有普通的两倍体积,球体中纹刻着绿色竹子的图案。


  “这是我自己给你的特别奖励,这里面有个竹子图案,希望你接下来的三个月更加努力!”


  “太漂亮了!我喜欢。”上官刈竹兴奋地拍起小手,从茆辛夷那里接过玻璃球。也许是因为太滑的缘故,玻璃珠掉在了水泥地面上,一小片玻璃磕掉了,露出凹凸不平的表面。上官刈竹急了,伸出手就去抓,细嫩的指头被玻璃边缘硌了一下。她哎哟一声,急忙把指头塞进嘴里:“疼!”


  “让我看看。”茆辛夷把上官刈竹受伤的地方攥在手里,对出血部位不停吹起,安慰道:“不怕不怕,本妖王两口气就不疼了。”


  一名生活老师大步流星冲进亭子里,看到地上破碎的玻璃珠,狠狠戳着还在吹气的茆辛夷脑袋,训斥道:“你这孩子,不好好睡觉,又在捣鼓什么呢?”


  “谢老师别生气,她再帮我疗伤呢。”上官刈竹傻乎乎地劝到,脸上还带着笑。


  “唉,这算什么疗伤……”女老师捡起地上的玻璃珠就打算扔进垃圾桶,被郑云龙喊住了。


  “等下,先别急着扔。”


  “郑老师?”


  郑云龙走进亭子里,把地上散落的玻璃珠放进茆辛夷身边盒子里,又从女老师手中拿回那个破损的玻璃球。


  “你这是干什么?”女老师莫名其妙地问道。


  郑云龙没有立即作答,而是询问道:“谢老师,你身上有没有带餐巾纸?”


  “带了。”谢老师取出两张递给郑云龙,但他只拿走了其中一张。


  “一张就够了。”郑云龙展开餐巾纸,把两部分玻璃球残片包裹在中间,再把纸巾向中间裹了几次,最后形成一个球体。这样玻璃珠碎掉的地方就不会割到人了。


  “这个就送给你了。小心点下次别割到手!”


  郑云龙把纸巾包裹的玻璃球塞进自封袋里,封号口,然后交给谢老师:“这个就交给你了。请妥善保管。”


  “啊,好的。谢谢你。”谢老师蛮不好意思地致谢了一番,又严肃地低头命令着两个小朋友:“好了,你们两个跟我回去午睡!”


  两个孩子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茆辛夷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玻璃珠,恭敬地递给郑云龙:“老公,这个就送你吧。”


  玻璃珠的造型和刚才那枚一模一样,中间也刻着竹子图案。郑云龙没有要,而是把玻璃珠转手递给了上官刈竹:“上官同学,这个珠子就给你,千万别弄掉了。”


  茆辛夷不乐意了,又气又急挥起小拳头,砸向郑云龙,嘴里嚷嚷着:“老公你偏心,拿我的东西送给别人。”


  “你们不是朋友吗?”郑云龙笑着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都给我回去!那郑老师你也早点休息,下午还有课呢。”


  “嗯!再见。”


  谢老师一把拽过茆辛夷的手,牵起上官刈竹就走向宿舍楼,郑云龙看着那一大二小远去的背影,不禁感到有些滑稽:“你们两个啊,也只有你们成为朋友了!”他在原地待了一会后,便朝着办公室走去,在下午上课前还可以休息一个小时。


  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南市区废弃化工厂,孙东东正在把洗干净的餐具收拾在架子上,再盖上塑料布。几只小家伙围在他身边,有地还站起身,使劲扒拉着他的衣服。


  “你们快去睡觉吧,晚上我还会来的!”孙东东刚伸出手,就有三四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凑上来,争先恐后舔着他的手。温热和麻酥感一起涌了上来,孙东东没办法,只好把它们带到窝边,一只只抱进去。


  身旁还有两只小狗不愿意进窝,想和小主人继续玩。突然,它们像是听到了什么,飞快冲进窝里,身体瑟瑟发抖的同时,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有只胆子大点的北京犬,探出头对着远处狂吠起来。


  孙东东身后张开一张法阵,脸上和手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白色条纹,他伸手示意小家伙待在窝里,独自一人走上前去。


  “真没想到你居然在这种地方有个秘密基地?”安德森先生走进废弃温室,前后左右观察了一番,斜着眼从狗窝上边扫过。


  “为什么你来之前不说一声?我的朋友们都被吓到了。”孙东东召回法阵,伸手安抚着几个发抖的毛孩子,小声说道:“别害怕,是自己人。”


  安德森找了张椅子坐下,欲言又止了一番才开口:“废话我就不多说了,马西昂。看来你渗透得很成功,汇报下你近期的发现。”


  “中国有个机密组织也进入了大场市,我已经和他们下属的一个‘特工’取得了联系。”


  听到这里,男人不由得紧张起来,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肌肉在不停颤抖:“我没听错吧?你居然和我们的敌人……”


  “武器和武器是最容易达成共识的。”孙东东把一个压瘪的狗粮包装袋扔给安德森,袋子上全是外文。


  “这是什么?”


  “是那位特工送我的,看在它并不急于要我命的份上,我觉得可以利用一下,更好地掩盖我的身份!”


  “需要我提醒你这个任务多么重要吗?”


  “但我是唯一突破帷幕的约束,深入中国最繁华的城市的特工。”孙东东盯着安德森看了几秒钟,才转过头整理着储藏架:“你必须无条件相信我,这也是你们的准则。”


  “希望你别把我们都害死!”安德森缓和了一下激动的情绪:“这里以后交给我来照顾,你专心你的任务就行。”


  “没有这个必要,你的出现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什么麻烦?”


  “我和那位朋友约定在这里见面,为了避免局势紧张,所以你还是不出现比较好。不过……你可以派社会上的志愿者来帮忙照顾一下这里的小可爱们。”孙东东无比深情看了一眼狗窝,里面的小家伙都睡着了。


  “我会考虑的。”安德森看了下手表,差十分钟到两点。他掏出一份文件放到桌上,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英文,包含了数字和表格,总共有十几页。安德森转身走向外面,以不容置疑地口吻命令道:“根据情报,大场市准备搭建一个全亚洲最大的服务器阵列,我们很怀疑计划的真面目。桌子上是部分移交明细表以及设备最终抵达的位置,想办法接近那里。”


  “我明白了,一周之内给你答复。”


  安德森的背影消失在砖墙附近,孙东东打了个响指,背后窜出两团白色火焰,在男人坐过和站过的地方焚烧了一圈。温室里面的温度陡然上升了四五度,空气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火球在温室交替行进了五六分钟,孙东东又打了个响指,让火球消失。温室里的气温缓缓下降,孙东东绕了一圈,确定没有安德森的气味。狗窝里的小家伙们都步入了梦乡,孙东东依依不舍地收好东西,朝着出口方向走去:


  “希望你不要再来了,不然留下的气味我怎么跟那位刀小姐解释?”


  大场市南部,靠近市中心的位置有一条“卧龙路”。这条路虽然不过3公里,但两边开了大大小小几十间茶楼,是名副其实的“茶楼路”。如今网吧和酒吧成了很多人首选的放松之地,茶楼的营业规模一再缩小,最后成了那些不爱上网,偏爱安静的人士理想休闲场所。


  晚上九时十三分,一家“香格里拉”的茶馆正开得热火朝天,一楼是麻将室,二楼设有专供人聊天的包间。


  赵沐雪就坐在其中一间靠窗的包间里,身边有四条全新未拆封的香烟,装在红色塑料袋中。他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香缓缓溢满了包间。茶壶里的茶只剩三分之一,但对面的沙发始终空着。


  “不好意思,我侄子做检查耽误了一会。”


  说曹操曹操就到,岳琦高大的身影闯进包间,径直坐在赵沐雪对面,沙发咯吱响了一声。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来来来,这可是上好的普洱。”赵沐雪给岳琦倒了一杯茶。


  “我怎么可能不来呢?”岳琦微微品了一小口,咂咂嘴:“赵先生果然很有眼光!这茶味道不错。”


  赵沐雪似笑非笑哼了一声,当面取出一条香烟,拆开,接着拿出其中一包:“岳先生,这是我托朋友从云南带来的云烟极品,来一根?”


  “恭敬不如从命!”


  拆开包装,赵沐雪抖了几下就递到男人面前。岳琦抽出一根最外面的烟,赵沐雪便紧跟着掏出火机。两人各自把身体往前一凑,火光闪烁,一缕缕青烟从岳琦手中冒了出来。


  “这气味果然不同寻常。”岳琦嘬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眯着眼睛品吸留在嘴中的气体,过了十几秒左右,才陶醉地说道:“苦中带甜,回味十足,一定是出自大师之手。”


  “岳先生喜欢就好。这是其他品种,我都一起带来了,你拿回去慢慢品尝。”


  赵沐雪把剩下全部香烟抬了出来,岳琦两眼放光,没有任何推托,全都收下了。


  “你还真是爽快,分明是我邀请的你,你却先不先就把礼物送来了。”


  “那是,交朋友重在一个诚字。最近大场市发生连环怪事,我想听听岳先生的看法!”


  “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就畅所欲言了!”


  “随意随意!”赵沐雪叫来服务员,换了一壶龙井茶。


  岳琦端起茶杯,喝了大半杯,不慌不忙地开始了讲述:“我带着侄子去过中国很多地方。但大场市给我的感觉是最不一样的,表面上有各种行业竞争,但实际上全被那五六个家族牢牢控制,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独立王国。根据我的一些观察,大场市完全成了一座野心家的乐园,外表光鲜,背地里比炭还黑。”


  “谁都清楚这一点,但谁都想和那些家族套近乎。前几天观云山庄大火一下子烧死了好几个人,都是大场市几位总裁的心腹。我总觉得这里面实在蹊跷。那种保安比人还多的地方,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起火呢?”赵沐雪漫不经心地说着,眼神却总往岳琦身上看。


  “既然你这么问,赵先生难道不更清楚火灾的原因吗?”岳琦放下茶杯,微微一笑。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