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二十四章

  赵沐雪差点把口中的茶水喷了出去,虽然极力控制,几道液体还是从嘴角挤了出来。他使劲抿着嘴,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说道:“岳先生正是擅长想象。我承认我会点把戏,但充其量也是个漂泊在乱世的小人罢了,比起那些叱咤风云的人来说微不足道。能在观云山庄用餐的那些人,大场市还有很多,就像野草一样烧不尽。我又何必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赵先生好文采,看来我俩挺像的。”岳琦弹掉手中的烟灰,接着问:“那你之前见过拥有类似能力的人吗?”


  “没有,即便有,对方肯定不会表现出来。话说回来,岳先生这双眼睛神通广大,难道你在大场市没遇到过什么比较特别的人吗?”


  岳琦坦然一笑:“我也想看透这世界上的人心,可惜这双眼睛只能勉强自保……没办法,人老了。”


  “你要是不介意,我们这里有一份工作,待遇从优,要不要考虑下?”


  “从优?有多优?”岳琦半调侃似地说道。


  “能尽量治好你侄子的病,这个条件怎么样?”服务员端进来一壶热气腾腾的龙井茶,赵沐雪倒在两个新的空杯子里,把其中一杯推到岳琦面前。


  “赵先生,之前也有很多人推荐过工作,但我都拒绝了。这个世界上固然有很多诱人的机会,但谁也无法保证之后要付出的代价。”岳琦端起滚烫的杯子,把表面吹凉,浅浅喝了一口,盯着旋转的茶面说道:“而且族有族规,我也无能为力。”


  “那我就不勉为其难了。只是我从来没见过族规会阻止人治病……”赵沐雪略带遗憾地说道:“好吧,今天就聊到这。喝完这壶茶,我们以后再谈。”


  岳琦抽完最后五分之二的烟,把烟头使劲按在烟灰缸里,一口喝下杯子的茶。


  “谢谢赵先生的烟,现在我得回去照顾侄子了……”


  “慢走!”


  目送着岳琦拎着烟离开包间,赵沐雪默默地给自己倒满茶,一小口一小口品着。茶香四溢,唇齿之间被淡淡的清香缠绕,烦恼和压力也减轻了许多。直到最后一壶茶喝完,他才慢吞吞地离开包间。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猪脑子!天天就知道玩手机,玩手机!”伴随着一个女人的怒吼,然后是一个东西摔在地上的嘎吱声。同时传来几声响亮的耳光声,一个男孩的哭声在头顶上炸响。


  “哭!我让你哭!都是因为你那个狗屁堂叔教你玩手机!回头我再找他算账!”这次辱骂的是一个男人,骂完后又有两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


  “呜哇哇哇……你们都不理我,只有叔叔对我好……”一个男孩撕心裂肺地喊道!


  “还敢顶嘴!”


  又是三四次清脆的耳光声,尚在睡梦中的郑云龙被彻底吵醒了。他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对着天花板骂道:“你们吵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拧开台灯,现在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到底什么人会在这时教训子女?


  郑云龙穿好衣服,冲出单元楼,时至深夜,整栋楼都笼罩在黑暗中。根据刚才声音的方位判断,那家人应该在二三楼的位置,可是从下看上去,相近的楼层全都熄灯了,再往高根本不可能有声音传下来。


  “到底谁在吵架?”郑云龙看了看其他居民楼,绝大部分楼层都黑着灯,个别亮灯的房间也在高处,声音根本传不到这里。他在寒风中站了一会,悻悻回到房中。


  “难道又是幻觉?”


  联想最近频发的怪异事件,郑云龙拉开橱柜,找出下午买来的清凉药,两瓶苦涩的口服液下肚,整个人都凉爽起来。他倒了一杯温水喝下,继续回到床上,被窝余温尚在。


  “真是中邪了……”


  舒适的卧铺很容易唤醒了疲劳,郑云龙很快再次进入了梦乡……


  “饺子来喽!”一个厨师打扮的男人端着锅走出厨房,久违的香气传遍了屋子每个角落。郑云龙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营地里,周围的人脸都很面熟,可是却想不起他们的名字。大屏幕上正播放着文艺晚会,却听不清在唱些什么。


  掀开锅盖,里面一圈一圈摆放着几十个饺子,各个饱满鲜嫩,散发出无比诱人的光泽。


  “开饭开饭!”


  一声令下,十几双筷子伸进锅里,眨眼间饺子就被夹走了大半。郑云龙还在想要不要抢头锅的饺子时,旁边一个人拐了他一下。


  “你发什么呆呢?这可一点都不像你!”说话的男人十分熟悉,可是脸上想浮着一层雾,无论如何都想不来叫什么名字。


  “哦!我等下一锅算了。”郑云龙干脆放下碗筷,看着周围人大快朵颐。


  旁边的男子指向桌子对面,那边有两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正兴致勃勃在桌子上玩着玻璃球。他们一个人把球藏在手里,另一个人猜哪边多,谁输谁喝酒。


  “玻璃球?”看到这一幕时,郑云龙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


  “你别看七哥那么老沉,其实他还有个表弟,最爱收集玻璃球了。”男人介绍道。


  “玻璃球有什么好收集的?”


  “我也是听七哥说的,玻璃球也分好几个档次,看里面的花纹就知道了。有的厂家专门研究怎么雕花,自然就贵一点。我听说有的人甚至会找行家定制玻璃球,刻上名字送人。”


  “还有这种说法?”郑云龙看着那两个玩球的男人,他们脸上挂着如同孩子般的笑容。


  男人喝了一杯啤酒,轻声说道:“诶,我听说过段时间又有新任务了,情况比以前都要复杂。首长那边也出动了很多精英协助我们。”


  “地点呢?不会又是去东南亚吧?”


  “不知道,反正对我来说,去哪都差不多。倒是你,什么时候结婚啊?”男人锤了郑云龙一拳。


  “我也不知道……也许下个任务完成后回家结婚吧。”


  “哼哼。任务是无止境的……”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易拉罐说道:“不管是谁最后平安退役,得替其他三个人好好看看这片大地。你可别忘了!”


  “我怎么会忘呢……”


  第二锅煮好的饺子端了上来,刚打开锅盖,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桌子上马上骚动起来,郑云龙不甘示弱,对着雾气一顿乱夹。


  眼前的雾气越来越浓,电视上的欢笑声突然之间从耳旁消失了,眼前那些熟悉的面孔,一张接一张淹没在雾气中。再看看碗里,尽管夹了好几次,却连一个饺子都没有……


  “滴滴滴,滴滴滴滴……”


  郑云龙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只有天花板的颜色,那锅饺子和热闹的人群早随着梦醒而消失了。一抹鼻子,混杂着猪肉和蔬菜的香气一闪而过。他看了看床头的电子闹钟,现在是早上六点半。


  “早上我还得赶去监督早操,昨晚也睡得太死了!”惊叹于自己昨晚的睡眠质量,他飞快地洗脸穿衣,不到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在出门前,郑云龙特地整理了一下随身物品,裤子后方口袋里一团鼓鼓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解开纽扣,郑云龙在口袋里找到了两枚玻璃珠,一黑一白。冥思苦想很久,他始终想不起昨天是什么时候把玻璃珠放进去了,也许是某个调皮孩子趁自己不注意时搞的恶作剧。把玻璃球放在电视机柜下方,郑云龙背上包就出门去了,今天还有一堆课要上。


  人一旦忙碌起来,时间就会过得飞快。在学校跑跳了一整天后,郑云龙疲惫不堪地回到小区。走到小区大门附近,许多住户居然站在河边上,对着河对面指指点点。再望向河那边,一栋居民楼下圈起了警戒线,连医院救护车都开了过来。


  郑云龙实在没力气管这些闲事,刷开门禁卡走进小区里。


  “郑老师好!”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子对郑云龙打招呼。


  “你好。”自从住进来后,周围不少人都称呼郑云龙为郑老师,他很快也习惯了。想起小区外看热闹的人们,郑云龙便问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啊?你不知道吗?”老太太吃惊地看着郑云龙:“对面小区里有个孩子跳楼了!”


  “跳楼?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你回来前不久。听邻居说昨晚上他被父母给狠狠打了一顿,手机也被砸了!真是太可怕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郑云龙急忙追问道。


  “男孩,刚上初中,父母一个跑工地,一个做实验,就没空管他。现在的人啊……”老太太一脸惋惜地看着远处。


  “你刚才说手机被砸了,是因为玩手机吵架的吗?”


  “应该是吧。昨晚打得那叫一个激烈,他们家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但隔着条河,就没有传到我们这里来。”


  “不会吧……”郑云龙摸了摸耳朵,响起昨晚那蹊跷的吵架声,不禁汗毛倒竖。


  “郑老师,你怎么会那么吃惊?难道你认识那孩子吗?”


  “不认识……”郑云龙使劲摇了摇头。


  老太太掏出嗡嗡震动的手机,手机划动了几下,便大惊失色叫出声来:“哎呀不好了,对面又出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


  “你看你看!”老太太把手机屏幕凑到郑云龙面前,界面是一个聊天群,里面有人说道:大事不妙,河对岸那家的父亲和叔叔打起来了。据说是因为手机问题,孩子手机是过生日时叔叔送的,父母怪罪在孩子他叔身上。下方回复有几十条,很多人都在问“是真的吗?”


  发信息的人保证全是真的,还放出话来:不信你们看明天的新闻!


  “这也太疯狂了……现在做父母的怎么都这样啊,不行,我要去外面看看!”


  老太太卖着小碎步奋力跑向小区门口,大概是因为刚才突发事件,又有更多的人跑向河对面去了。郑云龙没有去凑这个热闹,而是举步朝着住处走去,心怦怦直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就在郑云龙还在满脑子想着跳楼事件时,钱飞此刻正在一辆轿车里待命。马路对面就是临夏大酒店,不愧是本市的定点接待酒店,保安制服都是从头到脚定制的。宾客在门卫处登记完毕,横杆会自动立起。酒店停车场数量很有限,所以大部分人都会把车子直接开到酒店正门,送客后开走。


  望着临夏大酒店错落有致的外墙,钱飞不由得发出赞叹:“这地方住一晚得多少钱啊。”眼前这栋建筑一共七层,外墙采用罕见的波浪形构造。“临夏大酒店”五个字用楷书撰写而成,笔道苍劲有力,刻在酒店右侧位置。钱飞查过资料,当年酒店为了设计字体还专门找了一位著名书法家。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走了!”驾驶座上的男子递过来一个小巧的报警器:“遇到什么事就按一下。”


  “知道了,马大帅!”钱飞拎起一个包裹打开车门。


  司机降下车窗,探出一颗油腻的肥脑袋:“今晚的生意有可能是个坑,凡事小心为妙!”


  “我给你的玉佩记得带好!别多嘴,我们搭档了这么久你还不相信?”钱飞颇为自信地说道。


  “好好好。我在里面的停车场等你,别喝酒!”


  “烦死了,以后叫你马尔科夫算了!”钱飞大摇大摆地朝着酒店走去。


  “我叫马尔科,不叫马尔科夫!”胖男人一拍车门喊道。


  钱飞什么都没说,只是高举起右手,比了个中指,在太阳下十分别致。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