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情书(十):我与“司花”的上海版浪漫满屋

1

我进百果广告的时候,“司花”穆越正准备离职,她每天忙着交接,不可开交。
 
听别的同事说,她刚跟公司的一个小鲜肉分手,恋爱时太高调,如今不好待下去,只得双双把职离。
 
穆越在公司的最后几天,我连她的正脸也没看过。
 
我不敢看她,这是我的问题。
 
我这个人,有点自卑。
 
我个子矮,不到一米七;我圆脸塌鼻子;我的发际线退避三舍,比实际年龄老了起码五岁。
 
如果说这只是先天条件无法选择的话,那么我的后天,也不遂人愿。
 
我在内陆一个美术专科学校毕业,一直从事平面设计。
 
我的天赋不好,技艺一直没有长进。加上我喜欢跳槽,以至于我毕业后第八年,到了百果广告,职位还没有提升,仍做着最基础的设计工作。
 
我是一个十足的屌丝,从外表到气质再到身家。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

 

 
2

这么多年,我只有过一个女朋友,叫春岚。她是我初中同学,也是隔壁村的。
 
本来我们交集为零,初中毕业后第十年,我再次见到春岚。她和她妈正站在路边,望着坏在一旁的电瓶车束手无策。
 
我刚好经过,认出了她。并凭借我中学时期扎实的物理知识,帮她们修好了车,她妈妈对我赞不绝口。
 
自此,我们联系一阵后,开始正式交往。
 
春岚不漂亮、不出众,但跟我一样,很朴实。这一点,在我们农村尤为重要。
 
再加上那时,我们俩均到了婚嫁年纪,没过多久,双方父母见过面,就开始准备终身大事。
 
一切如常,我也觉得我的人生差不多定型了。
 
可就在婚前一周,我发现我不行,怎么会不行呢,以前我天天幻想这种事啊。
 
春岚很强势,拉我去县医院检查,结果,是我的问题。
 
春岚和她的家人像变了个样,要解除婚约,并把我不行的事说了出去。导致十里八乡的人都不敢跟我家结亲。

 


3

那次我伤得很深。我一怒之下,离开了生活近三十年的家乡,只身来到上海。
 
是逃避,也是想活出个人样,以后衣锦还乡,气死春岚她们一家。
 
当然了,我也不是一无所有。上个月,我用自己八年来的存款,买了一辆车。这是辆硬汉车,开起来霸气外露。
 
有了车之后,我稍微自信点了。同事们都开我玩笑,说我屌丝逆袭。
 
我感觉自己坐在驾驶位上驱使这个庞然大物的时候,无比的高大帅气。
 
只是,我遇见穆越,还是紧张得抬不起头。

 


4

有一回,在公司里,因为人手不够,穆越找我帮个小忙。她站在我身边,跟我传达她的思路。
 
她的声音是那么清脆,身体是那么清香,右手是那么纤细。我觉得自己快要忘记呼吸,说不出话,只得“嗯啊”的回应着。
 
特别是,她说得高兴了,自然地将手搭在我的肩上。那一瞬间,我有窒息的感觉。

我混沌的脑子中想了很多,我想立马站起来紧紧抱住她,我想马上下班,开车带她去一个又偏又小的旅馆里。
 
脑子里在跑马,现实呢,我连回头跟她微笑的勇气都没有,我连站起来和她相视的勇气都没有。
 
还有一回,公司派我和穆越一起,去金华的一个客户公司催款。那时我车的磨合期还没过,就跟穆越商量说开车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经很亲密,何况是比“室”更小的车厢。
 
我很紧张,我已准备几个小时的车程,都大声放音乐,最大程度减小我们之间对话的可能。
 
可情况并不是这样。
 
穆越见我龟行般速度,取笑我:“天哪,照你这样开,我们要天黑才能到啊大哥。”
 
我羞愧难当,只好说:“新手嘛,嘿嘿。”
 
穆越说:“还是我来开吧。”
 
我说:“好呀,美女豪车。哎呀不是,我的不是豪车。”我感觉我的脊背都羞红了。
 
穆越轻笑了一声:“老赵,你是哪里人?”
 
我说:“山东的。”
 
穆越说:“那咱们是老乡啊,我也是山东的。我们老板也是山东的,人挺好的,可惜我要走了。”
 
我心里竟然有浓浓的离别之意:“对啊,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
 
穆越说:“想见就能见啊,来,我加你微信,以后常联系。”
 
我真没想到,身为女神的穆越,会这么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
 
那晚在宾馆,我把穆越的朋友圈从头到尾看了很多遍,里面全是她记录的精致生活。离我有参商之遥的那种生活。
 
我确定,我已经喜欢上她。而且,我相信,这样的女神,会有男的不喜欢吗?

 


5

穆越离职前一晚,公司上下几十号人,为她饯行。毕竟单论工作,穆越为公司做了不少贡献。
 
来的同事们,一半是真心惜别的,另一半是看笑话的。百果广告曾风光无限的穆越女神,如今是赔了小鲜肉又折兵,多少有些戏剧效果。
 
穆越那晚看起来很高兴,笑得很欢,说了很多话,喝了很多酒。我坐在她对面,默默欣赏着她。
 
我们每个人都给穆越敬酒,轮到我时(因为开车,我端的是饮料),虽然准备了许久,到她跟前,仍然双腿微微颤栗,轻声说了一句:“希望有机会以后再合作。”
 
说完后,我发现这句话是不是次序错了,应该是“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合作”或者“以后有机会希望再合作”。我乱的很。
 
“谢谢!”我看见,穆越酡红的脸更好看了,对我的笑容,比那酒味还要醇美。
 
时至半夜,人影散乱,走了大半,醉了小半。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地醒着。
 
穆越伏在桌子上,睡在两个女同事之间。我盯着他的头顶看了很久,头发很黑,头皮很白,只有一个旋。
 
忽然之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魄,提着狂跳的心,踱到穆越身后。俯下身来,深深的吸了一口她头发上的香气,顿时觉得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舞蹈。
 
穆越动了一下,我惶遽地撤回自己的位子上。
 
这一吓,真的把我吓尿了。刚才喝的饮料太多,此刻有了尿意,我便去了卫生间。回来之后,我又吓了一跳。穆越坐在包厢的地上,伤心地大哭起来。

 


6

奇怪,这一次我竟然没有慌神。而是径直走到她面前,把刚才上厕所剩的纸递给她,也第一次斗胆叫了她的昵称:“越,你怎么了,别哭了。”
 
穆越接过纸巾,但是没有擦,嘤嘤道:“我……要回家,送我……回家。我要回家,送我回家。”一直是这两句。
 
我指了指沉醉在桌上的同事:“不跟他们打个招呼吗?”
 
穆越摇首,眼泪滴到她的膝盖:“不要,不要,他们根本就不喜欢我。”说完又开始啜泣。
 
我说:“好好好,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穆越摇摇晃晃的起身,倒在我的怀里,半醉半醒。她个子高,但是很轻。我将她搀扶到酒店楼下,送到我车的后排座位上,给她系上安全带。
 
我平复好自己的心情,问她:“越,你家在哪儿,我导航过去。”
 
穆越在后面蜷缩成一团:“我没有家,我住的酒店,但我不想回去,那里太冷了。”
 
我说:“那怎么办?这么晚你要去哪儿?”
 
穆越默不作声。
 
我斗胆问了下:“要不,你先住我那……我租了一整套,上个月我的房客刚走,房间空着。”
 
穆越说:“老赵,去你那吧,你方便吧?”
 
说实话,我太方便了。但我还是平静地说:“没事,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到了家,我把穆越扶到床上,开了空调,盖好被子。正准备关灯时,穆越拉住我的手,说:“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那一刻,我不是没有非分之想,我想马上趴到她的身上,用尽我的力量。但只是想想而已,不计后果的贪欢,我无力承担。
 
我慢慢解开她的手,回我自己的房间做梦。做梦之前,我熬夜收拾了这一整套脏乱的屋子,以免明天吓到我的女神。

 


7

明天一早,我去上班,隔壁的房间里,穆越还在熟睡。我给她发了微信:你昨晚喝醉了,我是老赵,这是我租的房子。冰箱里面有吃的,你自己找。临走的时候锁上门,钥匙放在门口的鞋子里就行。
 
几个小时之后,穆越回了我一个OK的表情,再也没有消息。我想,以后在上海,恐怕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吧。
 
晚上我下班回来,发现门口没有钥匙,房间里灯还亮着。我试探着打开门,着实吓了我一跳,穆越正在里面拖地。她见到我,笑道:“老赵,你回来啦。”
 
这一切,我始料未及。而且,面对清醒后正常的穆越,我还是有些许压力:“是啊,你……你怎么还在这?”
 
穆越说:“怎么,你这意思是不欢迎我啊!”
 
我连忙解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不知道说什么。
 
穆越邪魅地笑道:“你去看那个房间。”
 
我走进房间,里面全是穆越的行李,还换上了漂亮的窗帘和床单。
 
我正在纳闷,穆越走过来靠在门上,跟我说:“反正我也要租房子,你这正好空着,我就干脆搬过来了。你要给我房租便宜一点哦。”
 
我傻了眼。我没听错吧,穆越,我的女神,竟然要跟我同居了!妈呀,这不是现实中的《浪漫满屋》嘛。当然了,我没有男主角高大英俊,但我仍然很开心。
 
“走,请你吃大餐去!”穆越拍了拍我的肩膀。
 
对于穆越的这个动作,其实我很矛盾。一方面,我喜欢穆越对我做的任何亲密动作;另一方面,我觉得自己这样也挺可怜的,被一个女生拍肩膀,要是我能长到180,该有多好。算了,还是别想那么多了。
 
“干嘛,为啥要请我吃大餐。”我羞涩地笑着,时不时躲避她的眼神。
 
穆越笑道:“没什么啊,感谢你提供住处给我。就当省了中介费了,哈哈。”

 


8

穆越一个礼拜都没有重新找工作,然后一个人去了尼泊尔旅游。
 
她不在的那段时间里,我独自住在房间,每天下班回来有种莫名的温暖,就像有一种爱人将从远方归来的期盼。
 
穆越晒黑了一圈后终于回来了,她回来的这一天,我专门请了半天假,在网上研究菜谱,艰难地完成了四菜一汤,准备为她接风洗尘。
 
可是,穆越回来的时候,一脸倦色。她只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躲进自己的房间,闷头睡了一天一夜。
 
从尼泊尔回来后的第三天,穆越就重新上班了,说是在一家公关公司当经理。从此,那个强大的职业女性,终于回归了。我最迷恋她的,也正是她的职场风采。

 


9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平淡的同居生活。虽说同居,一天之中,我们也只能打个照面。这种日子,我已经很满足,不敢再奢求更多。
 
直到有一天,穆越又喝得烂醉,打电话叫我去接她。我正在洗澡,二话没说,就开车飞驰而去,生怕晚了,她会有什么危险。
 
一切如穆越第一次进我的出租屋那晚一样,不过,这次她吐过之后,非常清醒。
 
她要我留在她的房间,陪她说会话。她躺在床上,我坐在瑜伽垫上。这个房间有一个小阳台,视野宽阔,连接自然。
 
“百果最近怎么样?”穆越先开了口。
 
我抱着自己的膝盖:“还能怎么样,项目忙得要死。”
 
“哈哈,是的,”穆越浅笑,“不过总体来说,百果是个好公司。你要好好干。”
 
像是长辈对小孩说的话,但是我不介意:“你走了之后,公司都丢了好几个项目了。”
 
穆越说:“没事的,有出就有进。”
 
我不善言辞,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穆越说:“老赵,你比我大吧?”
 
我以为她只是要跟我拉家常,便很放松:“对啊,我比你大两岁,而且我这个人显老。”
 
没料到她突然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一问,吓得我坐也不稳了。我顷刻耳赤面红,不知何从。
 
她接着说:“来,坐过来。”
 
我脑子一片浆糊,但是也晓得,女神的命令不可违抗。我叉着手,一步步地滑到床沿坐下。
 
“坐那么远干什么,近点。”她说。
 
我低着头,屁股缓缓地移过去。
 
“我们谈恋爱吧。”
 
我听到了什么?我一定是听错了,或者是在幻听,这一定是我自己脑子里龌龊的想法。
 
“我们可以谈恋爱吗?”
 
我没听错,我的余光看见穆越的嘴巴在动。我该怎么办?她这是酒后乱性还是纯属逗我?
 
穆越绝美的笑:“其实,可能我外表看起来不好接近,但我只是个向往温暖的小女人。这么多天里,我见到了你的本分,也体会到了你对我的贴心,我觉得已经很够了。所以,我们交往吧!”
 
我血脉喷张,内心风起云涌,嘴角挂起一个彩虹般的微笑。
 
我见到,穆越身后阳台上的月光,像舞台上溢彩的灯光,激情飞扬。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人间情书

合集

共11篇

总阅读

23749

总评论

2

总获赞

129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