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外婆家》

《外婆家》
悠闲洒脱的日子里,
总是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
回忆起很多小时候的事。
我记得两岁多两三岁的时候,
我特别特别喜欢去外婆家,
外婆特别特别疼我,
会给我买漂亮的衣服,
还有小皮鞋小凉鞋,
而且都是尊重我的意见,
让我自己挑颜色和款式。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
我格外的喜欢绿色,
我有绿色的水鞋绿色的皮鞋,
提起那双绿色的小皮鞋呀,
现在很多人都记得它故事。
刚买来的时候我太喜欢了,
喜欢到什么程度呢?
并不是回到家就给它穿上,
而是到了晚上睡觉前,
我洗完脚穿上心爱的小皮鞋睡觉,
如今大人们都记得这件事,
问我是否还记得,
我都会浅浅地笑着说不记得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帮我回忆。
其实我自己也记得,
每每想起我都会甜甜的偷偷的笑。
我真的记得很清楚当时的场景,
当我提出要穿着新皮鞋睡觉的时候,
外婆只是慈祥笑着说:
“我假惺惺的小宝呀,
要穿着睡就穿着睡吧!”
从外婆的笑貌和言语中,
我断定这件事是得到允许的,
所以就留下这个“流芳百世”的故事啦!
外婆知道我穿着鞋不好睡,
所以入睡后一会儿她以为我睡着了,
就悄悄地给我脱了,
外婆不知道的是其实我还没有睡着,
毕竟穿着鞋是真的不好睡的嘛!
现在细细想来外婆究竟是有多疼我宠我,
说外婆的爱是那欣欣向荣的向阳木,
是那涓涓始流清泉水,
这些华丽而冰冷的话语,
不及形容外婆对我的疼爱。
还有一件绿色的绣花外套,
那件外套在爸爸接我回家的路上,
不小心被马踢泥弄脏了,
我记得气得我哭了一路,
遇到路人的时候觉得害羞我就住嘴,
过一会儿又继续哭继续心疼我的新衣裳。
外婆还给我买过珠珠手链和玩具,
要知道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
这些真的是极大的奢侈品。
那时候我特别害怕一个舅,
他是二外婆家的儿子,
十多岁的年纪,
他总是逗我抢我的玩具,
每次远远的看见他来,
我就开始把玩具藏起来,
有一次藏在水池里拿不出来了,
我还记得当时的感觉,
后悔绝望无奈气馁又不敢说,
因为是我自己放进去的。
跟玩具带给我同样感受的,
还有我的珠珠手链和小花伞,
珠珠手链是我心爱之物,
任何人用任何交易都换不走,
可是后来被我弄丢了……
珠珠手链丢了以后,
我真的经历过茶不思饭不想,
就算奶奶用玉米去换了一些粑粑来,
我也没有觉得好开心。
补充一下:
我记忆中粑粑都是用玉米换的,
毕竟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
我四处去寻找过它的踪迹,
可它像人家蒸发了一样销声匿迹。
我上五年级时还会想念我的珠珠手链,
上五年级时我已经十岁了,
我那时候我看到一个同学,
有一条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的手链,
我又忧伤了好久,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
忧伤我那迷失的宝贝珠珠手链。
两岁多的时候,
因为弟弟的出生,
妈妈没有更多的精力照顾我,
就把我送外婆家好久好久。
大概是一两个月吧!
好玩的时候我很乖,
会玩我的小发夹小玩具,
会沉溺在我的小世界里。
我记得那时候表弟刚出生不久,
他特别特别的小,
小得我觉得我都搂得住他,
我每天会静静的用我的手指,
去量他有多大,
有时候会被舅妈看见,
她不允许我怎么做,
她会用理直气壮的口气对我说:
“你不可以这样做他也是你的小弟。”
“我知道我是我的小弟,
但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
“那你会这样去量你家里的小弟吗?”
“不会呀,我家里的弟弟比这个弟弟大。”
“哪有啊,小弟弟都是这么大的,
你小时候也是这般大。”
“不,就是这个小弟弟要小些。”
舅妈被我说得无话可说,
但是她还是不允许我去量表弟,
但之后的我还是会偷偷的量,
舅妈看见了还是会阻止我,
不知道过来多久觉得没趣了,
我也就自然而然的不再偷量了。
因为在外婆家待得太久了,
我总是会想爸爸想妈妈想奶奶,
有时候会想着想着就自己哭了。
还有就是我会自己离家出走,
用一句外婆的话接地气的话说叫“跑场”,
我想以这样的方式希望外婆他们送我回家。
其实每次“跑场”我都是害怕的,
所以我每次离家出走都很会挑时间,
我总是在小学生快放学的时候走,
因为那样小学生他们就会把我拉回来,
这样既不回觉得回来没面子,
也不用用害怕为我的不听话买单。
有一次时间挑得不太准,
我已经走好远了小学生还没有放学,
也可能是我走得太快了吧!
这个时候在地里弄菜的二外婆看见我了,
她站在地里对我说不要跑快点回去,
我也不知道我的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
明明很害怕往前走她越叫我越走得快。
我还记得二外婆腿脚不好总是脚疼,
所以她没有来追我,
大概是知道我不敢怕远。
后来二外婆来外婆家问我,
为什么不听话她叫我不要跑,
为什么我还要往前跑,
我嘀咕了一句谁让你不来拉我的,
那些小学生都是把我拉回来还会背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说出这句话以后,
外公外婆二外婆他们就哄堂大笑。
有时候我闹着要回家闹得凶的时候,
外公会吓唬说再敢哭闹,
就把我放在门外让猫扛走吃掉,
我才不害怕因为我知道猫扛不住我,
外公还会吓唬说我这样不听话,
以后都不要再去他家了,
这个我是害怕的我还是想再来的。
后来盼星星盼月亮,
终于盼到爸爸来接我回家了,
我要回家的时候外公给我钱让我过去拿,
然后我走过去接外公给我的钱,
把头纽朝一边不看外公就接走钱,
爸爸问我为什么不看外公不叫外公,
我说我以后都不看他不叫他了,
谁让他会骂我的。
爸爸问“外公为什么要骂你呢?”
我说“我想回家他就骂我。”
“他怎么骂你了呢?”
“他说让我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想想我又把刚才外公给我的钱还他,
我说我不要你的钱我也不听你的话,
我以后还要来你们家。
其实我很清楚外公给我钱是不会收回去的,
我这样做无疑是在宣布我以后还要再来,
因为我也知道闹着我想回家的时候,
真的是很磨外公外婆他们的。
想想小时候真的是即惹人恨又惹人爱,
总是把大人们折腾得哭笑不得。
外公外婆现在也是我最最想念最亲切的人。
小的时候我有一个夸张的坏习惯,
就是吃饭的时候把饭含在嘴里,
然后就咀嚼几下就忘记了,
所以我吃饭可以吃上几个小时,
最后一口饭一般都是留在下一顿吃饭前,
才咽下去也有时候会大半夜醒来,
乖乖的把嘴里的饭吃了,
而且只要我嘴里有饭,
我就坚决不说话因为说话会发现。
然后在外婆家的日子,
外婆就明天监督着我改坏习惯,
吃饭的时候她会观察我嚼了几下,
吃完饭她会察看我的嘴里是否还有饭。
就这样在外婆的监督下
我在嘴里留饭的坏习惯渐渐改了。
从外婆家回来的时候,
我带了一把小花伞回来,
那一次爸爸没有拉马去接我,
他是直接把我背回来的。
每当经过有人的地方,
我就不要爸爸背我,
我要下来自己自己撑着我的小花伞走,
我要告诉这世界上的所有人,
我是有小花伞的人。
可是因为我太喜欢拿把伞,
我就天天撑着它玩它,
回家不久后小伞就被风吹坏了,
又一次失去我心爱的东西……
我的童年里还有一股温暖,
来自小姨的温暖。
虽然长大的日子里,
小姨温暖我和弟弟的事一直很多很多,
但是差不多四五岁那里的记忆,
一直是我人生的骄傲。
我四五岁的时候小姨在大理读书,
每当有人问我以后想干嘛的时候,
我总是骄傲的说我要像小姨一样,
去读大学读大理医学院。
真不知道那会儿是怎么记住这个名字的,
我也很好奇那时候的我,
真的知道大学是什么概念吗?
小姨给我买了一套白族姑娘的衣服,
穿上那套衣服的我可神奇了,
立刻马上迅速到处去玩,
而且每个地方不会待太久,
确切的说是留下我新衣裳的影子,
就赶紧去下一个地方。
我因为新鞋子“流芳百世”,
新衣服而且还是村里从来没有人穿过的衣服,
自然也要留下它“浓墨重彩”的一笔。
突然觉得现在没有勇气说出来,
言简意赅大概就是:
我跑到邻居爷爷家的时候,
他让我坐下来板凳上玩,
我说我不坐我的新衣服是白族的白色的,
从此大家都会问我,
是不是白族人是不坐板凳的?
后来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语文老师介绍少数民族说,
他们会自己做一件民族服,
在重要的节日,
或是出席重要场合的时候穿。
不知道我哪里冒出来的勇气,
我居然吼出一句:
我也有一套。
老师听见后问我,
是你的妈妈或者奶奶亲手做的吗?
我的勇气瞬间消逝,
我不敢再回答啦!
后来再大一些的时候,
记忆就更清晰了,
那时候外婆家那边的煤矿正在开发,
我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远处的街道上,
闪烁的花花绿绿红红恍恍的彩色灯光,
还会要一下撕心裂肺的歌声传过来,
我每天晚上都会坐在屋外,
或是熟彩色灯光的颜色,
或是跟着歌声乱吼,
那时候不知道哥词歌意,
后来才知道那首歌叫《2002年第一场雪》。
那些彩色灯光和听不懂的音乐,
应该是我在外婆就肆无忌惮的的年纪的最后的记忆,
后来的我上学了,
去外婆家只有寒暑假了,
再后来的我长大了,
没有那么不可理喻了,
但是去外婆家依旧是快乐的事情。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黎军 5 0

写不尽的外婆情

10月31日 00:3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