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骧书写王梦楼出使琉球国诗

马骧,字幼伯(1876.8.16—1922.8.28),云南最早的同盟会员之一,在辛亥革命、护国运动、护法运动、孙中山组织的北伐等革命事业中,作出了积极贡献,曾被孙中山委为大元帅府参议官、四川宁远各属慰问使、云南民军总司令,是孙中山革命力量在云南的直接代表,1987年10月云南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云南陆军讲武堂博物馆展览中“云南革命三杰”杨振鸿、黄毓英、马骧的照片

 

关于琉球,从隋朝大业元年开始,羽骑尉朱宽就受炀帝之命“入海访异俗”,隋书记载:大业三年(607)三月癸丑,遣羽骑尉朱宽使于流求国。1650年,琉球国用汉语自撰了第一部国史《中山世鉴》。这已经是朱宽出使琉球国后一千年的事了。《中山世鉴》称:“盖我朝开辟,神阿摩美久筑之。当初,未琉球之名。数万年后,隋炀帝令羽骑尉朱宽访求异俗,始至此国地界。万涛间远而望之,蟠旋蜿延,若虬浮水中,故因以名‘琉虬’也”。此后,《元史》曾将琉球写作“瑠求”。明洪武五年(1372),太祖朱元璋派使臣杨载携带诏书出使琉球,自这份诏书开始,“琉球”这个称谓才固定下来。琉球国中山王察度首先领诏,并派王弟泰期,与杨载一同来中国,奉表称臣。继中山王后,琉球山南王承察度和山北王怕尼芝,也相继于翌年向中国皇帝称臣入贡。当时琉球“三山分立”,相互征战。明太祖知悉后,又去诏要求他们“能体朕意,息兵养民,以绵国祚”。后三王即罢战息兵。

自洪武十六年(1383)起,历代琉球王都向中国皇帝请求册封,正式确定君臣关系,这种关系延续了整整五个世纪。琉球王国还主动向中国皇帝请求赐人,经常选派子弟到中国留学。洪武二十五年(1392),朱元璋赐“闽人三十六姓”入琉。这批中国移民在向琉球传授中国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洪武五年(1372)以后,琉球王国一直使用中国的年号,奉行中国正朔(帝王新颁的历法)。琉球王国的官方文书、外交条约、正史等,都是用汉文书写的。国都首里城的宫殿均面向西方,以示归慕中国之意。

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琉球国中山王尚穆,派遣陪臣耳目官毛元翼、正议大夫蔡宏谟等,上表清廷,请求袭封。尚穆,是尚敬的第三子,生于乾隆四年(己未,1739),幼名思五郎金。十六年(辛未,1751)正月,尚敬逝世,尚穆继位,继续以老臣蔡温为国相。遣毛、蔡等人奉表请袭封时,已经继位两年。二十年(乙亥,1755)十二月,乾隆皇帝下达谕旨:“琉球国世守藩服,恭顺有年,今世子尚穆承祧继序,奏请袭封,已命侍讲全魁充正使,编修周煌充副使斋诏前往。予故琉球国中山王尚敬致祭如例”(《清实录.第十五册.高宗纯皇帝实录七卷四八零至五五三,乾隆二十年至二十二年》中华书局影印,1985年)。

王文治(1730---1802),字禹卿,号梦楼,江苏丹徒(今镇江)人。少负奇志,十二岁能诗工书。乾隆二十五年(1760)中一甲三名进士(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历充会试同考官。二十九年(1764)出任云南临安府知府,三十六年(1771)曾掌教杭州崇文书院。精於音律,为文魂丽,一时声名与袁枚相上下。工书法,秀逸天成。与翁方纲、刘墉、梁同书齐名,并称“清四家”。1756年王梦楼跟随册封正使全魁出使琉球,途经钓鱼岛,全魁的詩寫道:“万片余霞红似绮,钓鱼台远一螺青。”没料到行船至姑米山遇到很大的飓风,一船触礁,一船漂回。触礁之船漏水,货物或濡湿,或损烂,或漂失,还被“淹毙”二人,损失十分惨重,最后到达琉球的那霸。9月15日在首里王城舉行冊封琉球國王的典禮。册封团除了完成册封仪式外,剩余的“候风”之期,俨如文化宣传队,在琉球散播文化种子,特别是医学、文学、书画、音乐,甚至饮食文化,可谓无所不包。第二年3月17日登舟候风,两日后放洋归棹,在琉球滞留227日。姚鼐曾谈及王氏琉球之行:“丹徒王禹卿先生,少则以诗称于丹徒,长入京师。负气好奇,欲尽取天下异境以成其文。乾隆二十一年翰林院侍读全魁使琉球,邀先生同渡海,即欣然往。故人相聚涕泣留先生,不听。入海覆其舟,幸得救不死,乃益自喜曰:此天所以成吾诗也。为之益多且奇,今集中名《海天游草》者是也。” 李调元《雨村诗话》亦云:“乾隆二十一年(成行时间)丙子,大司马周文恭公同侍读全穆斋魁率奉命册封琉球,舟至姑米山,薄暮,台飓大作,舟触礁,几沉,舟中皆呼爹娘”。王梦楼如同历史上诸多人物一样,为了文化交流甘冒生命危险。这种精神值得敬仰。

琉球和中国的宗属关系一直维系至晚清。光绪五年(1879),日本政府强行霸占琉球,“废琉置县”,改称冲绳。民国十四年(1925),诗人闻一多发表了著名的《七子之歌》。将被帝国主义列强强占的澳门、香港、台湾、威海卫、广州湾、九龙、旅顺大连七地,比喻为离开了母亲怀抱的七个儿子,他用诗歌哭诉着被强盗欺侮蹂躏的痛苦。在“台湾”一节里,他写到了台湾和琉球:“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乙卯年是1915年,距日本武力侵占琉球已经36年,日本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无理要求,企图把中国的领土、政治、军事及财政等都置于日本的控制之下,受到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马骧等革命志士在昆明创办《滇声》日报已经两年,呼吁反对日本的二十一条,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乙卯年冬天云南终于爆发了著名的护国讨袁运动。

 

1915年冬天马骧书《王梦楼出使琉球国诗》赠与周体仁(善初)

 

马骧书写王梦楼出使琉球国诗:“那霸清江接海门,每随残照望中原,东风未与归舟便,北里空销旅客魂,竟夜华烛舞鸜鵒,三秋荒岛狎鲸鲲,佗时若话悲欢事,衣上涛痕并酒痕。右录王梦楼出使琉球国诗,时在乙卯冬,书于昆华三波轩,应善初仁兄雅属。马骧”。诗中的那霸、海门、北里,系琉球国的地名,清朝的“天使馆”设在那霸。佗时:他时,将来。鸜鵒,读音qúyù,雀形目椋鸟科。学名为鸲鹆,别名有许多,如鹦鸲、寒皋、华华、鸜鸲等,羽毛的外侧八根飞羽中段及次级飞羽末端为白色,飞翔时形成一大型横斑,呈“八”字形,故其俗名为八哥,但这一名称却日渐取代了鸲鹆,即使是在非常专业的鸟类学书籍中也常使用八哥这一名称。

诗的末尾写:“右录王梦楼出使琉球国诗,时在乙卯冬,书于昆华之波轩,应善初仁兄雅属。”昆华,是昆明金碧路的昆华公园,后改为昆华医院,现在叫做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马骧家住金碧路,距昆华公园100米远。波轩,是昆华公园里供游客游览休憩的建筑。王梦楼诗中“佗时若话悲欢事,衣上涛痕并酒痕”,所述悲欢事,指的是出使琉球国时遇到的天灾人祸,乙卯年马骧与友人品读王梦楼的诗,议论中国国力的衰弱,借王梦楼的诗,抒发爱国情怀,联系36年前琉球国被日本武力占领的历史,颇多感慨。

周体仁,字善初(1892—1954)。1911年周体仁在云南甲种工业学校读书时,马骧介绍周体仁加入同盟会。“乙卯冬”是1915年冬天。周体仁准备参加护国第二军,马骧鼓励他。“应善初仁兄雅嘱”,是周体仁请马骧给予书法作品,马骧答应他的要求,欣然命笔,把王梦楼出使琉球国的诗写出来,赠送给他。仁兄一词,是那个时代对于友人的称呼,即使对于比自己年龄小的友人,也是称为仁兄。

马骧的三弟马介叔,曾参加1908年的云南永昌起义,后在《滇声》日报工作了两年,担任报社经理,护国运动爆发后也参加了护国第二军,跟随李烈钧总司令出征到两广,向龙觐光和龙济光的军队开战,为护国运动作出了贡献。

 

周体仁(善初)

周体仁(1892—1954),字善初,云南省景谷县中山区人,傣族。毕业于云南甲种工业学校和云南讲武堂韶关分校,历任滇军、桂军、国民党中央军的文书、排长、参谋长、团长、旅长、军长、集团军副总司令等职,中将军衔,曾参加过讨袁、北伐、抗日战争等。1949年平津战役中,周随傅作义举行了北平和平起义。同年6月,周带着朱德、叶剑英赋予的使命返回云南。在周的推动下,卢汉决心反蒋拥共,策动了云南起义。周体仁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云南省军政委员会委员、省人民政府委员兼参事室主任、省政协一届委员、省政协二届常务委员 会委员兼秘书长。1954年1月17日在昆明病逝。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