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ghter School 第二十六章

  “谢谢铭姐,我先去厨房帮忙去了!”

  钱飞找了个借口,在放肆的笑声中逃出餐厅。他一口气冲向电梯边的厕所,随便拧开一个龙头,在冰冷的刺激下,发热的脑袋重新冷却下来。

  “妈的,一群不知廉耻的人!”镜子中的自己一脸狼狈相,扣子也被挣开了。想起那几个女人放肆的笑容,钱飞就感到热血涌向脑门。休息了一会后,他擦干净脸上的水,重新扣好扣子,深呼吸四次:“看在钱的份上,忍了忍了。”

  刚走出洗手间,一个男人的怒骂声就从旁边传了出来。

  “你们怎么搞的?十几个人还能让我儿子从家里溜走?”声音是从安全通道那边发出来的,钱飞顺手拿起放在墙角的扫把,摸到安全门旁边,佯装扫地。

  平时安全门都处于自动闭合状态,为了方便进出,会用东西顶在门下面,露出一半的通道。但今天两扇门都是关上的,只有中间有一条缝。

  “……我没有时间和精力花在这些小事上!今晚必须找到我儿子的下落……”

  男人吼叫的声音越来越大,要不是被那厚达2厘米的门挡住了,估计整个餐厅都能听得见。钱飞从门缝里望去,男人正好面朝门的方向,全神贯注在电话上,丝毫没有察觉到门外有人。

  “是辛总裁?”正在安全门内吼叫的的确是辛垣昭总裁,此刻他满脸通红,脸部肌肉因为嫉妒愤怒而扭曲。钱飞急忙退开,不懂声色偷听着。

  “……你说什么?调查局那边也没有消息?一帮废物,这个月内直接让他们卷铺盖走人!还有你们查到那个叫轩辕什么的人没有?……还没有?既然如此,你们通知小江,立刻造一份假的资料出来……不用你操心,只管办事,我就不信在大场市还敢有人搞老子家人?……对,最好把之前市里面那几个无头案按在他身上,我就不信治不了这种人……好!找到我儿子立刻他关进集团开的酒店里,等事情办完了再放他出来……”

  辛总裁狠狠按掉电话,奋力推门而出,安全门咣当一声撞在大理石墙壁上。他理了理西装,大步流星走向餐厅。钱飞始终不敢抬头,直到男人消失在视线中时才松了口气。

  “没想到大场市的掌门人会是这副德行?他儿子也应该是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富二代了,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地从家里消失呢……”

  灼热感从钱飞的小腿内侧窜了上来,他急忙蹲下假装系鞋带,趁旁边无人时掀起裤脚,玉佩整个地都变成黑色,仿佛粘在腿上的是一块焦炭。

  “怎么会这样?”钱飞把扫把扔到墙角,转身捂着肚子冲进安全通道里。他认真观察一番下方的楼道,确定没有人出现时,两三步跳到楼层中间的换气窗下。

  五秒后,一个小小的带翼身影从临夏大酒店外墙沿着直线飞出。小东西有着一副老鼠的外表,但四肢之间却长着肉蹼。一阵强风吹过,小东在空中接连转了几个圈,好不容易稳定好姿态。它调整角度,瞄准街道对面的一条小巷冲去。

  “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小巷越来越近,乃至于地上的消防栓都看得一清二楚,下方行人说话声甚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巷子前方横停着一辆白色汽车,后排车窗打开了一半,小东西抬高身体,几乎以和地面平行的状态滑翔而过。

  “十米……五米……”小东西几乎擦着停好的车子飞驰而过,距离顶棚就两根手指的距离。

  “什么东西?”一辆小轿车上下来一个男子,满脸疑惑着看着顶棚上方。

  “嗖!”小东西矫捷的身体飞入白色汽车的车窗空隙,车里面响起一串摩擦声。

  驾驶座上马尔科还在盯着手机傻笑,屏幕里的搞怪视频让他无暇顾及周遭一切。直到后方传来砰的一声,才把马尔科从快感中拉了出来,他急忙扭头看去,见到钱飞魂不守舍整理着衣服,发型乱得像鸡窝。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钱飞手里攥着发黑的玉佩,上气不接下气说道:“你的玉佩呢?有没有发黑?”

  马尔科从怀里掏出玉佩,水色如新,没有一丝的污点。钱飞拿过来摸了摸,马尔科这块居然还是冰的。

  “到底怎么了?”马尔科焦急地问道,时不时还瞟着手机屏幕。

  “有,有天界的人藏在酒店里,你发现什么奇怪的人没有?”

  “没有!”马尔科使劲摇摇头!

  “快走!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好!”

  马尔科踩下油门,猛打方向盘,车子喷出一串黑烟,怪叫着驶出小巷。

  半个小时候,钱飞回到了404房间。玉兰正躺在沙发上,眼睛都不眨地盯着电视的上综艺节目,垃圾桶里铺了一层瓜子皮。

  “这么早就回来了?”听到有人开门,玉兰才转头打了个招呼,当她看到钱飞衣冠不整的样子,惊讶道:“你掉水里了?”

  “玉兰姐,我遇到天界的人了……”钱飞把两块玉佩放在茶几上,往沙发上一坐,嘴唇发白,把刚才的遭遇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玉兰听完后,给玻璃杯里倒了满满一杯冰可乐,推到钱飞面前:“喝吧。”钱飞拿起杯子,才发觉杯身冰凉,喝一小口里面的液体,舌尖像点燃了炮仗,又麻又冷,可是这房间里根本没有冰箱。

  “这怎么是凉的?”钱飞忍不住大喝几口,口中的燥热才降下来。

  “区区一杯可乐而已!”玉兰伸出一根食指,顺着可乐瓶从上到下划了一条直线,瓶子表面很快渗出水珠。钱飞简直看呆了,取过可乐倒了满满一杯,连连叫爽。

  “我可没想到玉兰姐还有这种能力。”

  “少拍马屁了。”玉兰把两枚玉佩拿在手里,放在嘴边用舌尖微微碰了一下,嫌弃地吐了两摊口水:“真他吗苦,果然有天界的人!”

  “可是我从头到尾没有见到任何可疑的现象。”

  “那只能说明它的能力在我之上,你看不到也是正常的。”

  钱飞想起在安全通道旁看到的一切,问道:“我怀疑那个辛总裁也有问题,他儿子突然不见了。会不会跟天界的人有关?”

  “我要是天界的人,会派别人化妆成辛总裁的儿子监视,根本没必要绑架。”玉兰伸手把黑色玉佩捏在手中,轻轻一用力,掌心里只剩下黑色的粉末。她随手把粉末扔进垃圾筐,拍干净手上残屑,继续道:“既然这种人如此费尽心思打扮成个人类,还装模作样跑去人类的酒店开会,说明他们一定要利用人完成某些东西。”

  “那会不会和赌局有关?”

  “我感觉不会,和我打赌的那些人虽然也来自天界,但没必要冒着暴露的风险把打赌地点设在大场市。还有一点,天界的势力盘根交错,互相拆台更是家常便饭。”玉兰看向钱飞:“你进来的时候有人见过你吗?”

  “没有,我是从后门溜进来的。”

  “好,一会你换上之前包工头的衣服,从正门再进来一次,一定要设法引起别人注意,最好再给几个前台红包。你身上还有钱吗?”

  “还有点。”钱飞不明就里点点头。

  “这个地方住不了了,你一会带齐所有作掩护的身份材料,重新找家酒店,记得客房要带冰箱,餐厅要提供三文鱼。”

  “这个,我……”钱飞面露难色,指了指自己的手机说道:“玉兰姐,那种地方很贵的。我们带出来的钱最多只够花一个星期了,还得省着点用……”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拿去!”玉兰姐袖子一挥,茶几上多了两大捆百元钞票,每一摞少说都有十厘米高。这些钱币状况不一,有的像刚从银行取出来的,有的边角都破了。钱飞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玉兰姐,这,这是钱是从哪来的?”

  “从那些不义之人手里借来的。”看钱飞还傻站着,玉兰就瞪了一眼:“是不是要给你美钞才肯要?”

  “是,玉兰姐!”钱飞干净找来一个几个塑料袋,里三层外三层把两大捆钞票包裹起来。

  “现在把房卡和图纸给我。”

  钱飞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和一叠凹凸不平的东西,同时递到玉兰手里:“都在这里。”

  玉兰小心展开那叠东西,在刚才逃窜中,图纸不知不觉被挤压成了一团。端详了一会后,玉兰把图纸叠起来收好,叮嘱钱飞:“这张图虽然一点不像服务器,但不代表就是假的。我今晚就去会会那个姓普的,你接下来好好休息,千万别轻举妄动。”

  “可是她找的是我啊!”

  “你太小看老娘水平了。明天天亮前,我一定会把完整的蓝图搞到手,你就等着吧!”玉兰接着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锦盒,随手一挥,大片大片的绒毛向着房间四处飞去。那些毛或长或短,颜色五花八门。

  “玉兰姐你在做什么?”钱飞不解地问道。

  “把你的头发给我几根!”

  “好!”钱飞从电视机下方柜子里翻出一把小剪刀,捏着额头上方的发根,剪了几根较长的。

  玉兰拿过钱飞的头发,用力一吹,寥寥无几的头发顿时四散飞去。

  “好了我已经布置下了伪装,你办完事后立刻离开,不要多留!”

  “我知道了。那些毛发是从哪来的?”

  “很久以前的朋友留下的,没想到终有一天会派上用场。它可以掩盖掉你的气息,让天界的人判别不了到底是谁住在这里!”

  “谢谢玉兰姐!”

  “我先走了!”

  玉兰身体顿时化作一团白烟,盘旋着冲出窗户,再次消失在了夜色中。钱飞呆呆地望着窗外,恍如做梦:“神仙姐姐慢走!”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急忙冲到卧室脱下别扭的服务员制服,再换上一套皮夹克,跨上背包。然后走到窗边,把窗户开到最大,翻身跃下四层高楼……

  凌晨时分,废弃化工厂温室。两团白色火焰挂在铁架上的凸起,照亮了小半个室内区域。微微跳动的光线下,孙东东正挨个查看着狗窝里的状况。小家伙都在酣睡,时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数量没错……要不要再买个一个新的窝呢?”

  孙东东在本子上记录了一番,回到温室中央。一股黑色旋风从天而降,李建玲拎着两瓶沐浴露出现在孙东东面前。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觉?”孙东东抢先问道。

  “我一直放不下它们,今天买了些宠物用的沐浴露。应该不会错了。”李建玲走到狗窝旁,趴在地上,使劲伸着头,来回观察着睡着的猫猫狗狗们,嘴中嘟哝着:“要是能像它们一样快乐就好了。”

  在地上蹭了好一会,李建玲才站起来,拍了拍膝盖的灰尘,脸上带着久违的笑容。

  “其实你笑起来挺可爱的……”孙东东幽幽地说道。

  “没想到你居然关心这个。”李建玲偏头看了看孙东东,问道:“我听你的语气有心事。到底发生什么了?”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来中国的目的呢?”

  “你也没问我的工作内容。”李建玲长叹一口:“也只有在这里,我们才能真正地坦诚交谈。”

  “我其实也没什么。曾卓辉下午时候被带去体检了,晚上要在外面过夜,所以我才抽空过来看看它们。”

  “体检?”

  “对。我猜他被某个收养家庭看上了……”孙东东语气中透着不舍:“不过也好,这样就能把我的印象定格在‘好朋友’身上了。真希望他之后能慢慢忘了我……”

  “是啊,友情对于我们来说永远都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李建玲话锋一转:“你跟我介绍下迪士尼乐园吧?我记得全世界总共有六个。”

  孙东东茫然地看着李建玲,把视线转向一边:“其实我一个都没去过。”

  “不可能!你不是那边派来的特工吗?”

  “是真的。我被唤醒后就已经在中国了,从来没有离开大场市半步。迪士尼,好莱坞对我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存在!”

  李建玲丧气地坐在椅子上,无奈地托着下巴:“没想到你也和我一样啊……”

  “那你去过神龙架,九寨沟和长城吗?”

  “我也也没有……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李建玲念念有词道:“什么狗屁中华守护者,连看个熊猫都要收钱。”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迪士尼的事情?”

  “我父母过段时间要带我去上海看病,那里有专门的医院和设备治疗我这种‘病’。”李建玲特地强调了病这个字,继续说道:“他们还说要带我去上海迪士尼玩一圈,医生说我这个月恢复得不错。”

  “你倒不如直接说自己是康复了,给他们一个惊喜!”

  “绝对不行,我的身份牵扯到了很多人配合。所以我必须要装病下去……”李建玲烦躁着在温室里走来走去:“这样的伪装还要持续多久……每次看到他们在外面奔波求医的样子,我真的很想告诉他们,我一点事都没有!”

  孙东东起身安慰道:“放心吧,我有办法搞到你想要的东西。后天晚上我会把资料放在那边的架子下面。如果有机会还是多陪陪你的父母,毕竟我已经没那个机会了……”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在略微颤抖。

  “谢谢!”李建玲也劝道:“我得回去了,下周又有很多人来学校做访问,我必须打起精神来……”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Laughter School

合集

共28篇

总阅读

110236

总评论

2

总获赞

19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