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心手背之间

        年少的时候不懂事,总觉得妈妈是偏心的,不仅更关注弟弟,而且疼爱也多许多。早晨离家上学的路上,大多是他们娘俩结伴而行,弟弟上初中了,英语启蒙老师是妈妈,在最初的英语听力和口语训练中,跟着从小在国外说着英语长大的妈妈,课上课下接受了最标准规范的学习和练习。家里每天排班洗碗,到我洗碗时妈妈一定会提醒,而弟弟洗碗的日子,常常见不到他的身影,总是看见妈妈在默默地做着本该弟弟做的事。上到高中以后,有一次,早已经不记得起因是什么,只记得当时因为觉得妈妈偏心的厉害,于是内心里的各种不满和委屈突然爆发,哭着吼着的跟妈妈大吵了一架。其实也不算是吵架,因为记忆中妈妈当时好像没说几句话,从头到尾都是我大吼大叫,大哭大闹,然后摔门而去。

        我们家当时连奶奶一共有六口人,家里的房子不够住,学校单独在老师住的院子前面一排的学生宿舍分了一间房子给我们家。我和奶奶就住在这间单独的小屋。那一回和妈妈吵架,爸爸出差不在家,我也就好几天没有露面,只是趁着家里没人时,回家在碗柜里偷偷拿点饭菜票,跟住校的同学们一起,在学校的食堂里打饭吃。现在想来,这些悄悄偷饭菜票在外游荡不回家的举止,妈妈一定是知道的。家里有多少钱粮、我是不是按时上学去了哪里,自然会有老师、同学和她的学生告诉她。直到周末住校的同学都放假回家,学校食堂也休息了,她才走进我的小屋,叫我回家吃晚饭。走出学校的门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也没有钱的我,在妈妈和颜悦色不计前嫌的温柔细语中自然是半推半就的回家了。那天吃完饭,家里只有她和我,她拿出一捆毛线让我绷着缠毛线球,这个过程中,她给我完整的讲了一件事:那是弟弟才有一岁出头的冬天,天气很冷,家里生了个焦炭炉子,炉子上熬着一锅稀饭,她坐在炉子边打着毛衣给我讲着小画书上的故事,奶奶坐在一旁洗衣服,才学会走路的弟弟围在旁边走来走去,这时候发生了意外,走得不是很稳的弟弟突然就摔倒了,顺势扒拉翻的炉子上那锅稀饭倒在了扑倒在地的弟弟头上。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冬天夜晚从此就成为妈妈最自责的记忆。那天晚上,妈妈跟我说了很多,因为家住在农村中学,隔一天去医院做一次换药治疗是件很困难的事,于是从医院买了药品在学校的校医室进行日常的清洗伤口和换药治疗。时间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妈妈说那一段时间,她和弟弟都是度日如年,弟弟是不会说话的苦,只能用哭声表达难受,妈妈自己是哭不出来的难受,因为知道哭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弟弟头上被稀饭烫伤的伤口逐渐愈合了,可是因为治疗手段的欠缺,头上有手巴掌那么大的一块头皮和毛囊在换药时一次次纱布的拉扯过程中被扯了下来,头顶中央的毛囊坏死了,再也长不出一根头发,于是,一年四季的,弟弟都戴着一顶帽子。妈妈说,这都是她的错,是她的疏忽才让弟弟还不会说话就经历那么多伤痛,留下了残缺的印记,那么小就被周围大一点的孩子故意去掀了他的帽子,取笑他,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创伤。说到这些,妈妈流着泪说,她是有些偏心,因为内心里的歉疚,才过于关注弟弟的日常,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就算情急时捏起了拳头,护着的是手心,可是手背也是长在身上连着心的一部分啊。

        曾经,觉得自己是一个生长在缝隙中的孩子,阳光可以照射到身上的时间不多,可是当听完妈妈讲的事情,我彻底理解了妈妈对我们姐弟三个偶尔会表现出来的区别对待,放下了关于手心手背的那些执念。想想在妈妈的呵护鼓励下,勇敢的脱掉了帽子,阳光坚强的弟弟,从此对父母的偏心与否坦然面对由衷的释怀。现如今,只有一个孩子的我们,闲暇时坐在一起聊起孩子们的小时候,弟妹说因为小时候带侄子时的一时疏忽,让孩子摔了一跤,如今鼻梁上还凹下去了一个窝。看着弟妹自责的样子,想起当初妈妈面对弟弟的爱怜有加,就完全明白了她的不易,在那样一个缺药少医交通闭塞的年代,已经尽最大限度护孩子周全的她,在面对既成事实时,是要经历多少内心的煎熬和担惊受怕?感同身受间,内心里只剩下了对妈妈当时一筹莫展的怜惜。其实,现在说起来这些过往,弟弟也常说爸爸是疼爱我更多一些,或者是这样吧,偶尔提及,爸爸也是承认的,说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呀!我自欣然接受,而实际上,就算现在在家,老二回不回来,老爸的表现也是不一样的。我和小弟在一起时也偶尔会调侃说:开玩笑啦,那毕竟是大儿子大孙子啊!而内心里,我们在妈妈的离去后明白了陪伴的重要,在我们自己做了父母后体会着为人父母的不容易,我们早已经淡忘了儿时关于手心手背的议论和争执。

        假期里一家人外出游玩了几天,有一天在一个很大的公园树林山水间转悠,走着走着就只有老爸和我一路作伴,说起父母子女,老爸说:“孩子都是自己的,有优点了就有缺点,你看,走散了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给我拍照听我唠叨的是你,回到住处发现我们没在忙着打电话开车回来公园门口接我的是老三,鞍前马后张罗着买好吃的张罗着陪我打牌陪孩子游泳的一定是老二,各有各的好”。

        其实,渐渐的,我也明白了,父母对孩子是没有什么亲疏之分的,小的时候谁淘气些谁体质差些谁磨难多些,自然就关注的多一点。我们这一代人,只有一个孩子,理解不了这种手心手背都要兼顾的感受。不论手心手背,有三个孩子的当下,多出来的热闹或许也足够让老爸管东管西,分神打岔,消磨掉许多时光,比只有一个孩子的我们应该更开心。

        原来,这手心手背之间的和睦,与筵开几席、家境贫富没有丝毫关联,只与父母有关。父母在,不论是手心手背,我们始终是孩子,没有了父母,自然没有人把我们当做孩子,我们也不会是任何人的手心手背。没有完满的拥有,就这样一路的走着,围着老爸七嘴八舌的争论着,暖暖的感动着,殷殷的感激着,内心里渐渐明朗的是相互之间的理解让步和最大限度的成全。我们是父母的手心手背,一直是,一年再一年,就这样过着。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0月09日 20:1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