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那年中秋》

那年中秋,那只猫还在
母亲曾怀疑它偷了三个月饼
因为它蹬在屋顶超过了三个小时
当圆月刚在东山之巅站稳
正是它大快朵颐之时
父亲说,那只猫通了人性
早晚是要成精的

今夜,我又一次躺在老房子里
看着焌黑、漏着一丝星光的瓦
一张破蛛网斜拉在梁上
被放大的影子垂直照下
试图捕获一床挣扎的睡意

夜风时作,一阵阵呜咽
瓦与瓦之间的连接不再密合
一直“吱呀”个不歇
整座老房子
像一辆行进中快要散架的老牛车
我想,也许在时光里
牛车与房子同命不同途
牛车摇晃在路上
而房子却摇晃在风里

此刻,些许悲凄油然而生
如果坟是死人的房子
那房子就是活人的坟
正如白天所见,村口就坍了一座
残墟上,已满是人高的蒿草

猛然想起,那年中秋
记忆犹新,就如今夜
在这个屋檐下
那时我还年幼
父亲和母亲还年轻
家也还在
那只猫正在屋顶健步如飞
我正幻想如它

回过神来,那些响动
似曾相识,就如今夜
我深信不疑
定是那只猫化精乘风归来

2020.10.08  昆明市呈贡区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黎军 5 0

值得学习

10月31日 00:3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