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难再得

佳人难再得    深秋十月,草木泛黄,秋风萧飒,鸿雁南归。白云流转于苍穹之上。秋日的汾河水,烟波浩渺,澜如縠纹。一支声势浩大的船队横济汾河,行至中流遂止。但见舟停之处,旌旗蔽空,随风飘扬。悠扬鼓乐伴着轻歌曼舞,宴席之上满是佳肴珍酿。一位威风凛凛的帝王正坐于高堂之上,同位于两侧的臣工饮宴作乐,一时热闹非凡,盛况空前。  

  时值大汉元鼎四年十月,四十四岁的汉武帝再次巡幸河东,祭祀汾阴后土。此时的西汉帝国早已解除了北方边患,文化军政皆达到了高峰,一个帝国的盛世已经悄然而至。踯躅风雪二十余年,正是人生得意时,这位无惧金戈铁马的帝王同那曾经高唱“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前人一样雄心勃勃,豪情满怀。

“陛下,陛下,您醉了,该回行宫歇息。”皇帝在侍者的呼唤之中醒来,依然带着微醺的醉意。一场繁华过后,终是落寞。此时宴饮已罢,众人离散,觥筹交错,满目狼藉,只剩得这一派寂寥的秋光。面对此情此景怕是换了谁,也不由得生出一丝悲情,那心里装着江山社稷的帝王又能如之奈何。皇帝起身,走将出来,伫立舟头良久,忆起前程往事,再被这苍茫萧索的秋意惹弄,还是悲从中来。

武帝沉吟片刻,转而唱道:“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人生易老天难老,生为大汉天子,一生荣华,勘平乱世,开疆拓土,坐拥天下已二十七年,而在充斥着生老病死和悲欢离合的岁月面前亦是同凡人一样感物伤怀,却又无可奈何,充满了无尽的遗憾。“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刘彻的思绪停了下来,竟自叹息,反复沉吟着这一行。怀佳人兮不能忘,不能忘。这一年,那位皇帝口中所念及的佳人大概已逝去七年有余,却因为她的遗世独立,让皇帝时常想起,无法释怀。

多年前的一天,平阳公主入宫觐见,武帝欣然,摆下宴席,唤来乐师李延年为其演奏。李换上锦衣华服,上前参拜。这次他一改往日高亢曲风,献上一首原创曲子,准备就绪,李延年轻歌曼舞,缓缓而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一曲奏罢,却听得刘彻思绪万千,不由得感慨:“世上真有如此倾国倾城的佳人吗?”

身在一旁的平阳公主似乎揣摩到了刘彻的心思,对他说道:“陛下,这世上还真有此人,恰好我知道此人与李延年颇有渊源”刘彻大喜,转问李延年“果真如此么?”。李上前答道:“不瞒陛下,此人正是家妹,奴婢此首佳人歌正是以妹妹为原型而作。”就这样,在这场不知天意还是人为的安排之下,她被皇帝征召入宫,获封夫人。 

却说有一次,汉武帝下朝以后前往李夫人宫中,夫人却劝皇帝不该总是流连自己这里,应该多去其他妃嫔宫中。莫让她人心生怨怼。皇帝听后,更是另眼相待,不娇不妒,实在难得。还有一天,刘彻在夫人宫中休憩,突然感觉头痒,于是顺手取下夫人玉簪搔头,十分逗趣。此事传到后宫,宫女们都希望得到临幸,于是争相效仿李夫人的样子,在发髻之上插一根一样的玉簪,以致长安一时玉贵。

李夫人自入宫之后,深获恩宠,常伴君左右,君亦有为其理云鬓,为其簪银钩之时,亦常愿琴瑟与共,春秋共沐。有上林同游的快乐,亦有似寻常夫妻“赌书泼茶”之雅趣。凡此种种趣事,说之不尽,亦不足为外人道也。

 如花美眷,总是似水流年。刹那芳华,亦是转瞬即逝。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也许孤独才是人生的常态。李夫人入宫短短几年,不久就因病离世。夫人临别之际,皇帝未见得最后一面,以至于成了一生的憾事。早在病重之余,刘彻听闻之后,立刻前往看望,谁知却被拒之门外。刘彻坚持进来,夫人却用被子紧紧捂住自己的脸,拒让皇帝看到自己的脸。夫人辞谢:“妾病容憔悴,不可见陛下,但愿将兄弟子侄托付于陛下”汉武帝劝慰道:“夫人病重,药石无医,为何不让朕见一面以托后事。”夫人再言:“妇容未经修饰,未敢见君父以怠陛下。”汉武帝坦言:“夫人若肯再见朕一面,朕必将赐千金而授其兄高官厚禄”夫人却只再说道:“陛下授与不授,全在陛下,不在见妾一面。”刘彻听罢,却坚持要见,夫人只好转过身去,默默流泪,不再说话。

帝王自尊受挫,竟自拂袖而去。却不曾想,这一走便是天人永隔,再无相见之期。刘彻走后,李夫人的姐妹问她为何不肯见陛下,难道如此恨他?夫人怨怨而说:“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爱驰而恩绝。陛下之所以念念不忘来看我,只因我生前容貌,若是陛下见我如今这般模样,定会心生厌恶。又怎会想起怜悯我的兄长子侄。”“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爱驰而恩绝。”大抵人性皆是如此,帝王家的情爱更是如此吧。

汉武帝听闻这番话,心里愁肠百结,遗憾当时不该一走了之。感叹这个女子太聪明,进退有度,深懂拿捏分寸,太懂得皇帝的心意。“夫人病时不肯别,死后留得生前恩。”未得见的遗憾和那番“美色事人”的言语让这位能撼天动地的帝王心里从此不再只装着江山社稷,还能久久不忘那位遗世独立的佳人。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秋风相伴,沉吟良久,刘彻似乎少去了一丝哀愁,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方士蕫仲君赴海寻找仙石已有数年,也许很快就能回来,圆了这未竟的遗憾。

几年之后,蕫仲君真的回来了。某夜,二更即至,长安城顿时落寞,冷月伴着一丝凄凉忽隐忽现。夫人生前所居的宫里异于往日的清冷,宫娥们忙作一片,方士蕫仲君正在指示着众人布置其精心策划的“招魂”现场。十年了,十年准备皆为此事。十年之前,董仲君领着皇帝的命令,带着一千兵勇,乘着百艘战船,踏上了赴海寻找仙石的征途。阔别十年,董仲君携仙石归来,用时数天将其雕刻成李夫人生前模样,而今夜将是最关键的时刻,陛下心心念念的李夫人之魂魄能否如期归附,能否再见李夫人一面,全系董仲君一人之力。

这个地方还是李夫人生前所居住过的模样,宫娥们在房内挂起轻纱帷幔,将夫人石像置于其中,祭上酒肉果品。依着先前所说,皇帝只能隔着轻纱帷幔远远观望,不可走近,不可惊扰。一切准备作罢,悲喜交织的皇帝静静地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过了许久,忽然,大殿之内帷幔飘动,烛影摇曳。恍惚之间,刘彻似乎真的看到轻纱帷幔之中出现了李夫人的模样,峨眉双蹙,深情哀怨。此刻,他竟忘了蕫仲君之前的嘱咐,竟不由地走上前去,想要靠近夫人。可当他上前,帐中之人却忽然消失得毫无踪迹。汉武帝感慨万千,凄然写下: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魂之不来君心苦,魂之来兮君亦悲。”也许真的相见不如怀念。至少再不必执着于过往。对于一个杀伐果断的君王来说,应该习惯了无情,习惯了掩饰悲伤。

在那个远去的时代,女子的命运就如同浮萍草芥,半点不由己,她们因男人而辉煌亦因男人而黯淡。有几个能解下这命运的枷锁?昔有“金屋藏娇”的陈皇后,娇宠善妒,年老色衰而为皇帝所弃,长门买赋也枉然。继而宠冠后宫的卫子夫,卫氏外戚的壮大和渐渐失去皇帝的信任,而死于权力相争的“巫蛊之乱”。再有那后来为保君权永固而被皇帝赐死的钩弋夫人。当然,还有那些不为后人所知的女子。若说世间美色繁华似锦,君王便是最大的猎艳手。皇帝流连于美色之间,真是再平常不过了。奈何人生易老天难老,待容颜逝去,又有几人能常伴君王侧,她们又能剩下些什么呢?真要在这无情帝王家俘获君心,让皇帝久久不忘,还唯有似李夫人这般智和慧勇气不可。而她也真的做到了让皇帝久久难忘。后宫佳丽三千人,能在汉武帝心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却也寥寥无几。所谓最是无情帝王家,也最是寂寞帝王心。

 多少年以后,往事随云走。一个冬日的夜晚,长安城大雪纷飞,天地苍茫一片。甘泉宫里,宫女们在乐师的伴奏之下缓缓而唱道:罗袂兮无声,玉墀兮尘生。虚房冷而寂寞,落叶依于重扃。望彼美之女兮,安得感余心之未宁?这首曲子,皇帝教了她们好久。也不知道她们还记不记得那首多年以前在宫中流传的佳人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少女维特 7 0

衣服好看

07月30日 15:5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