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人间 连载 114

“这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最后一个楼盘了,齐师,一定要好好做。”司琴笑着。

“那是自然。”齐师有些落寞地说。

“怎么?你要离开地产这行?”雁南惊讶地问,“这不是正热闹?”

司琴一笑:“这也是亏本的开始,以后我们只做市政工程,学校、医院、公用设施这类。地产就不开发,我们的员工已经开始学习培训,转行做其他。比如制药业,有机中草药种植。他们大多来自农村,教会他们,人自然恋家,能在家附近赚钱谁还跑远?他们回去能种出好的来,我们收购。现在我们的原材料有一部分就是这么来的。我们提供种苗,技术指导,他们种植,成熟后我们收购,有些人很喜欢种树。”

“司琴,你这脑子这么长的?”子琦笑起来,“难怪英杰说你会亏本,才是怪事!”

司琴看着他:“我不喜欢碰破头。”

“既然这样,我们就用心用力,给司琴一个好谢幕。”雁南笑起来。

“司琴,我来做好不好?”姬麟如从另一端绕回来,看着他们认真地说。

“咦,你做过地产?”司明问。

“没有,不过我知道谁做得好设计,我把你的想法要求和他谈谈,看看他肯不肯出山,我想他应该愿意吧。”姬麟如笑着说,“虽然退休了,能设计这么座小镇,却一直是他的梦想。”

“我监工,”司明从另一边绕回来,“司琴,你这打哑谜的头行。老房子的门窗你都留着,还有学校里那些。我猜,单独搁在那墙角的就是从前外婆家吧?”

司琴笑起来:“眼光很好啊。”

“那么说定了,司琴干脆拿块地,我们自己来做商业中心。”雁南看着堆得满满的仓库,“这样的事情再不会有。”

“雁南说得对,司琴,资金你不用担心。”姬麟如笑着说。

“司琴,我看撤回来的资金应该可以做这件事。”子琦看着门外满眼的绿色,“做个漂亮的公园住宅区,立个样板人人想学,就是没法学,多好玩。”他回过头来顽皮地看着司琴笑。

“真好,”司琴看看周围的东西,有那么些人帮着,怎么会不好?想着哈哈笑起来,“好,就这么弄。只是,既然是我的告别演出,那就我自己来,谢了,二哥,麟如。子琦哥、雁南哥我们第一次合作房地产,大约不是最后一次,要不你们和三姐姐,二姐姐他们去看看上海的商业区,金融街什么的,想想要做成什么样。这边的仿古小镇,我已经请教了几位专家,还有设计院的人,大体我已经有意向。设计图出来发给你们,可以提意见,不可以笑,这可是我的第一份建筑设计图!”

“司琴!这就做建筑设计师了!”雁南看着她大叫起来。

司琴把左手放在右肩下,微微鞠躬,“承蒙关照,我建房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不好都做到这个份上还什么都拿不出来吧?”

子琦笑着:“既然叫了这声哥,除了撤回来的资金,再加一个亿。”

雁南也笑起来:“我跟。”

“哇,”司琴大叫起来:“齐师,去,把蒋总叫来,我们有钱了!”

齐师笑着说:“他可是磕头碰到天了,不然要跳楼!大小姐,我们下午叫他,这会儿不想看看你那图画的沙盘?”

司琴惊奇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齐师笑着说:“小三子见你画的那些画,他把它们拼起来,和先生谈过。先生请了几位师傅过来,看了这些东西,他们指点了几处,说就按你的想法,其中一位喜欢风水,说这地方阴僻,该用阴阳和谐的法子镇住。就把你画的几幅图用八卦图的样子连起来,全说难得。小三子就把沙盘做出来了。先生还说要一栋呢,就在你旁边问可不可以?”

司琴高兴得跳起来:“当然可以,她可是我师父。走、走、走,我们去瞧瞧,天底下还有这等顺心的事!”

一群人笑着跟着齐师往外走,在仓库外面的一间简易房里,墙壁上挂着差不多十多个平方的图,图上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乍一看是工笔画。

“司琴,你用工笔画画设计图,效果图!”姬麟如几步走过去,看着满墙的画,“天,这得是多少功夫!”

司琴低头看着沙盘:“所以,我得自己来,这沙盘比我画的好多了!”

几个人从画上转回目光,看着司琴正仔细观察的沙盘,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沿着坡地散开,以一个小湖为中心,房屋规则的排列,有的是独栋,有的是联排,有的叠加,房屋之间有的是道路,有的是人工水道,沿途有几个小瀑布,最终来到中心的湖里。整个结构远看上去是一个斜躺在坡地上的八卦图!

“司琴,他们怎么会想到八卦图?”雁南看着沙盘问。

司琴耸耸肩,“昆明是‘玄武之城’,自来如此,自然是背在乌龟背上啦,多稳当,可是,总不能画个乌龟壳吧!”

众人笑起来,“好吧,你取名字了?”姬麟如笑着问。

司琴想了想:“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事,只是想着画,没想到小三子就把沙盘做出来。洛苑,如何?”

“洛书河图,”子琦笑起来,“得,有了那一仓库东西,这个设计和名字,百十年不会有人敢拆了吧?这设计图真漂亮,哪儿是效果图、设计图!司琴你是那颗星星降生的?你出生的时候不会是魁星女相吧?”

“哪儿啊,大概是子贡找碧霞元君下棋,遇上我挡道,结果子贡烦了,一脚把我踢下来。”司琴笑着说,“虽不是时辰,运气也还不坏。”

四周一阵哈哈大笑。

说笑归说笑,不过事情就在说笑中做了起来。子琦,雁南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撤资,把资金投向司琴的楼盘。蒋总心甘情愿把靠近司琴楼盘的地块拿出来,和他们共同开发商业区,司琴给他提供资金支持,开发高层住宅。司琴让齐师去问了问几家附近的开发商,商量好拿出彼此临近的地块由司琴出面去谈,建公用设施,学校、医院、公园,司琴的公司承建。随着一阵鞭炮声,司琴的楼盘开工,其它工地也陆续开建,一时间偏僻荒凉的不毛之地热闹非凡。

期间林皓大发脾气,要司琴帮忙,司琴明确告诉她撤资是自己的意思,不是筱子琦包办。一下子林皓歇斯底里起来,打电话给所有人,说司琴落井下石、背后出刀、置人死地、不顾亲情、没心没肝、阴险毒辣。没等她骂完,公司不得不破产。易家发通牒,易殊想要回家,必须离婚。坊间对她的话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得那么烂!还好易殊不离不弃,只身前往吉隆坡,考取一家国企的海外工程公司项目经理,一切从头开始。

签合同那天,司琴和二舅舅站在楼上的窗前,看着易殊离开大楼。二舅舅问她:“司琴,你值得吗?他们两夫妇可是从公司套走那么大笔钱,这些钱去哪儿你也不追究?别说子琦不追,那家伙哪能让人欠他钱!是你吧?现在又给他找工作,哎,也是舅舅还有些脸面,你杨叔叔肯帮忙,不然谁会用他。在国外已经没有公司会用他了吧?”

司琴看着易殊走远:“也是各人的命,他没什么过错,没有必要为别人的错误付出那么大代价。他也是有本事的人,拿工资不接触财务,不会有问题。我敬他不离不弃,明知林皓那样的脑子和性格,最终还会带害他,依然义无反顾。”

“你说钱是林皓移走的?”二舅舅吃惊地看着她。

司琴看舅舅一眼点点头:“他们的办法,林皓这边的钱,给多少,那边工程公司往指定账户转多少。林皓的花费看似和易家的地位、家财相当,但是绝不是易家给的,他们自己也挣不了那么多钱。”

“她姑姑和你们吴总认罪,但是她姑姑埋了工程公司转出去的钱!”二舅舅严肃地看着司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司琴点点头:“没有证据,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我们注资那公司,并不参与经营,只是财务报表送来时我发现有些地方不对,子琦也发现了,前几年没有的项目,今年突然增多。我打电话问了那边的几个部门,他们没有那样的工程。那钱才是最大的问题,我猜不是林皓姑姑的。如果是,林皓姑姑怎么会好端端的想起再用我家公司转钱?我猜,她不知道那笔钱。”

二舅舅点点头,“你们撤资是对的,毕竟你们生意的大头在国内。你三叔知道这些细节吗?”

司琴叹口气:“他这段时间总待在山上,我猜子琦告诉他了。子琦说过,这回恶人他做。我三叔那么些年那是好糊弄的,他明白。”

“也是可怜人,好端端的,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二舅舅叹口气。

“二位,行了,我们吃饭去吧,独孤小姐能和我们合作那真是太好了。早就听说独孤小姐在中东,远东人缘都很好,很受欢迎。”正说着,尤总走进来,笑嘻嘻的像捡了个金元宝似的看着司琴。

离开上海已经是五一假期,司琴直接去了北京,姬麟如从机场直接把司琴接到自己家里,院里已经开满鲜花,花花草草一片生机勃勃。

坐在书房里,司琴想起上次来的时候,前一分钟还好好的,后一分钟风起云涌,自己也从那天变得人人害怕,不觉一笑。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CreateMe 0

sdfs

07月31日 18:2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