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杨振声《书房的窗子》


      东窗的初红里迎着朝东窗的初红里迎着朝暾,你起来开了格扇,放进一屋清香。朝气洗涤了昨宵的一梦的荒唐,使人精神清振,与宇宙万物一体更新。假使你窗外有一株古梅或是海棠,你可以看“朝日红妆”;有海,你可以看“海日生残夜”;一无所有,看朝霞的艳红,再不然,看想象中的邺宫,“晓日靓装千骑女,白樱桃下紫纶巾。”

      其实,雪的反光在阴阴天宇下,也满有风趣。特别 是新雪的早晨,你一醒来全不知道昨宵降了一夜的雪,只看从纸窗透进满室的虚白,便与平时不同,那白中透出银色的清晖,温润而匀净, 使屋子里平添一番恬静的滋味,披衣起床且不看雪,先掏开那尚未睡醒的炉子,那屋里顿然煦暖。然后再从容揭开窗帘一看,满目皓洁,庭前的枝枝都压垂到地角上了,望望天,还是阴阴的,那就准知道这一天你的屋子会比平常更幽静。

——杨振声《书房的窗子》

      

      作者杨振声(1890─1956)字金甫,又作今甫,山东蓬莱人。杨振声是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之一。有人说,杨振声的《书房的窗子》是一篇学者散文,处出透漏露出学者的情怀。

      读完《书房的窗子》这篇散文,很是羡慕作者,因为我的书桌前没有一扇窗户,而且家里的窗户对着的都是小区的居民楼,谈不上有什么风景,晚上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只能看见一个个亮着光的小格子。楼下的马路不断有汽车驶过,安静的时候都很少有。

      而作者杨振声说起窗子,“它给你清风与明月,它给你晴日与碧空,它给你山光与水色,它给你安安静静的坐窗前,欣赏着宇宙的一切。一句话,它打通你与天然的界限。”作者笔下的书窗,留住了自然。窗外是唤醒生命的地方,随便的几丝春雨,几点新绿,都能让生命舒松、惬意。

      后来,看了这篇文章的介绍,才知道作者所说的这书房,这书房的窗子,都只存在于作者的想象之中,这想象中的南窗、东窗、西窗各有情致,作者却独偏好北窗,只因北窗光线清淡而隐约,能引人沉思,给人想像的空间,“我们想像的放大,不也就是我们人格的放大?放大到感染一切时,整个的世界也因而富有情思了。”能让人产生独立的个性,而窗外的一行疏竹更平添了几许灵性。而所有这些,都源于窗子能“打通你与天然的界限”。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8日 08:0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