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湖 第四十六章 飞越驼峰

         他们披星戴月地回到城里,心情依然沉重。虽然和一大班子战友在酒吧、舞厅里打转,可是心里依然堵得慌。后半夜大多数同伴都消失在大街小巷里,戴维和里克还在喝,这是戴维到中国后唯一次喝得发蒙,他只记得里克在他耳边不停的说着什么,他又说又笑,有时又在擦眼睛……

         李和两个同事终于在南屏街的一个酒吧里,找到已经稀里糊涂的戴维和里克。他们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在相互开导对方,吧台上堆满了酒杯,此时他们正直接抓着酒瓶喝,洒在身上的比喝进去的多!看见李进来笑嘻嘻的招呼:“来,李,这酒不错!不喝可惜……”

        里克费力的伸手去抓吧台上的酒瓶,递给李,李接过空酒瓶把它重重地放在吧台上。要酒保给他新的一瓶,接过酒瓶他一扬头,把酒一口气喝干,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调头对喝醉的人说:“就到这吧!明天我们一起飞!”不由分说,他拉起戴维的胳膊架在肩上把他扶起来,同来的人也把里克架起来,摇摇晃晃地出了酒吧。

        第二天,他们黎明就起飞去另一个不熟悉的战场。每天的战斗还在继续,他们再也没有喝高过。几个月来几乎飞遍了中国南方的天空和东南亚的海岸。他们的世界到处是硝烟弥漫,如火如荼,已经不记得那天没有听到枪炮声,片刻的安宁是那么弥足珍贵!而起飞的小城就成了他们每一天最终的目标,平安地回到小城,他们才会松口气,才能感到活着的意义,甚至爱上了那面红色的悬崖,一看到它就感到无比的亲切!

       随着七月的到来谣传变成现实,著名的“志愿援华航空队”解散,人员正式并入美国陆军,他们有了正式的美国军籍身份。但是事情却出乎军队的预料:绝大多数的原飞虎队员对于这个决定并不感兴趣,他们选择离开。从自愿航空队成立,他们就同英军和中国军队作战七个月,共摧毁日机299架。飞虎队自己损失飞行员23人,战斗机73架;从战争双方的损失对比来说这个纪录至今也没有被刷新过!原航空志愿队的飞虎队员的大批退役使得“美国航空志愿队”从真正意义上成为历史。他们的风格,他们的战绩,他们建立的传奇都定格在了1942年7月。

       这些在中国战场身经百战,百炼成钢的队员对于日本人来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墙,日本人甚至把这个变化看成是他们在亚洲制空权的一个转机,全力以赴准备着一场翻身战。全队237名队员离队,剩下的只有39个人,包括地勤、行政、和飞行员,而飞行员只有5人!航空队的创始人陈纳德将军对解散志愿航空队发出了由衷的惋惜和感慨,也意识到自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了。这是他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自由的时期。

        留下的队员和新来的航空队合并,成立新的机构,飞虎队的名称和队标以及他们的一些习惯被完好地保留下来形成传统。在并入美军正式编制后“老家伙”不但要打一场世界性的战争,还有一场更费脑子的战争也随之而来。

         飞虎队的队歌里这样唱:“陈纳德是我们的头……”在戴维看来他们的“老家伙”是一个富有激情和创造力、想象力的人,办事果断、口才出众,按他的看法,他还是个专为飞行而出生的,充满感性的、精明的战场指挥家。

         并入美军后,他有了一个上司:史迪威将军,一个充满理性、务实、有严密逻辑的人,一个站在战争前沿亲身经历了中国第一次远征军失败、拒绝乘专机离开,而是和掩护他的中国士兵一步一步走到印度的,浑身散发着正直军人味的军事家。

        这样性格迥异的两个人碰到一起自然有一番较量,于是在远离美国本土的,两个人的战场上同样打得难解难分,水火不容!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在亚洲战场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区别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站在一边冷眼看的中国将军们有时也私下议论:“罗斯福的两个拇指真是绕得好!”

        将军们有将军们的烦恼,里克有里克的盘算,他和戴维虽然离开飞虎队不过也没走远。里克如愿以偿,而戴维飞向他渴望的高度!他们进入了另一条航线:“死亡航线”——驼峰航线。同时李也有了另一个工作,他被派到印度去为在那里受训的中国驻印军队作翻译。

         戴维和里克的第一次任务就是送李和他的同胞到印度。李非常高兴里克的安排,因为这意味着他还可以经常见到他们。戴维和里克也很高兴他们还能常见到他。不久,戴维发现他们绕了个圈又回到了“老家伙”那里。新的航线让他们非常兴奋,沿航线的高大山川,奔腾咆哮的河流,四季积雪的山峰,变幻缥缈的云层……

         这一切对戴维是新的挑战,对里克则是另一段和戴维一起经历的旅程,只要戴维在,他就丝毫不担心航线的危险,不为自己的性命担忧。他仿佛看到成捆的钱铺在航线上,他十分高兴,自己正向着目标靠近。

          有时李觉得不太了解里克,他总是张嘴闭嘴的说钱,但有时他好像又不是那么太在乎,不过看他想出来的赚钱法子,那可不含糊!他和同仁街的杂货店主们十分熟;和高山铺的军需物品贩子打得火热;和南屏街的黄牛讨价还价。舞厅里给起小费很大方,酒保们都喜欢他,南屏街的时髦女郎老远就会用悦耳的声音和他打招呼,餐厅的“温特”会推开门问候过路的他,呵,他就像张二十元美钞那么给人好感!

        戴维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人们会因为他英俊的相貌老远就被吸引,但不会有人能盯着他看很久,他的目光是温和的,但有明显的拒绝,他是礼貌的,但请保持距离,他能干有主见,但不和人亲近。别人会不由自主地听他的,会尊敬他,但不会和他有像里克那样的无拘无束的交流。不过在李看来,能藏得下钱的倒是戴维而不是里克,这一点就像他们飞行一样配合得极好,里克赚钱,戴维藏钱!

          早在起飞前,里克就与同仁街的百货店谈好了订货,在他口袋里有一张长长的清单,副本在戴维笔记本里。他还有一张小小的单子,记着几个名字,有几个只有他自己和戴维才知道的符号。有时戴维会笑他记性不好,他则不以为然地发明了他的速记法。其实戴维知道,他记的是几个小孩子名字的发音,他们常让这些小孩子替他们跑跑腿什么的,而他们则以一些小礼物作为回报。这其中也有李的小弟和妹妹,弟弟常来把他们的衣服拿回去给姐姐们洗净缝补。战争好像没完没了,物资异常紧张,他们的补给并不及时。衣服穿得就像他们的战机一样,有了李家姐妹的帮忙,戴维和里克才穿得有模有样。每次,他们都会给这些小孩带点礼物,给女孩子们带几尺花布。

          虽然是在夏天,但是每个乘客都带了棉衣。飞机顺着山势不断爬升,机舱里的温度越来越低,人们把棉衣紧紧裹在身上还觉得冷!戴维觉得脸就像冻住了一样,里克则说就像回到了纽约的冬天。温度是他们的麻烦,随时发动机都会有冻住的危险。但还不是最大的麻烦,让人摸不清规律的气流、突如其来的风雨大雪、一瞬间就布满天空的厚厚云层、刚出云层就矗立在面前的山体似乎无穷无尽……

        他们不得不在山谷里飞行,顺着山势忽高忽低地下降爬升、随时应付各种从未经历的气流和云雨风雪……

          此时他们才真正体会到老马锅头告诉他们的经验有多重要!庞大的运输机在横断山脉间显得那么渺小,一不小心迎面来的一阵风都能把它甩到山壁上去撞个粉碎!而这一路上还有日本人的战斗机不时骚扰!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文笔塔 7 0

这次顺利通过了?

  • 天玉茗香  : 没有,我决定不理它顺其自然

    2020-10-28 20:39 0

10月28日 20:15

推荐文章

合集

彩虹湖

合集

共105篇

总阅读

210465

总评论

105

总获赞

1014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