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飘渺云下】茶与城的考古:(二、茶的叙事)

【插曲《山情》,林牧演唱】

 

 

 

 

 

 

一、茶之物语

 

君自沧江来   当饮长江水.

山花红两岸    茶酒一城香.

君自沧江来   话我沧江事.

问姓惊忽见   称名忆旧容.

一言热衷肠   再言泪涟涟.

酽酽故乡茶   青青鬓上霜.

 

(作者手记,词曲《沧江情思》,2012年,临沧)

 

 

 

(一)红茶叙事

  30年前有一场罕见的大雪,下在赤道以北澜沧江流域的临沧地区境内。

   雪堆消融,一望无际的高山竹林被冻死,遗憾之余人们发现了竹林的核心秘密:在海拔2259米到2720米之间的地带居然隐藏着12000多亩的千年茶林,中外媒体以及社科专家予以了高度关注,接着在临沧境内其他区域又发现了众多的千年茶林,它们的来历是谜,它们的存在向人们证明了中国临沧是世界茶源的史实,它们沉默指挥起一场世界茶叶的源头叙事: 2004年,人们在世界“滇红”的原产地——临沧市的凤庆县,香竹箐,发现了一株巨大的“茶之祖母”。

 

 

 

1、凤庆县香竹箐:“茶之祖母”

   澜沧江畔人们发现古早的年代有一株古早的茶生长于古早的山坡下,远处是古早的洁白云朵与山花,风吹日照,雾来雨来,采取隐士的姿态她时常望向天际,自在的古早呼吸,倾听澜沧江水的笑语呢喃,遥望着她的伙伴们在深山或者溪涧边,她和她们有说有笑,在月光的旷野中发出精灵的天舞。

   从东晋《华阳国志•巴志》算起,她存在于周武王伐纣并下谕云南的濮人上贡当地山茶的视线里——依据现代科技的同位素测量,她已经具备了3200岁的年纪,一些学者甚至认为她的出生年代应该回归到3700年以上的母系氏族岁月,她因此被称之为地球的茶祖母。不知道周武王在以暴力终止商纣王朝暴虐的间隙里,是否有缘品尝到这株古茶的只言片语?也许,在某种意义上,古茶选择了道的元生态存在方式,沉静超越了帝王宏图与庶民世相所交织的刀光剑影与历史烟云。

 

 

2、茶的源叙事

    茶的源叙事来自凤庆香竹箐的山坡,如同她日夜倾听的澜沧江的别名“众水之母”一样,她被采用这样的语法:“地球的茶祖母(位于中国云南凤庆县香竹箐)”。她的样子扑拙,她的内涵高贵,她的拟人代词源自《道德经》的宇宙哲学叙事——本体是一个母体的本原存在,地球的茶祖母,呼吸间轻快穿越3000年,开启了源叙事之门,永无休止:她是巨大的茶,她就是她,是本体——悬于现代世界水体话语核心的众茶之母,超越了陆羽的微观叙事,透过3200年以上的时空宣叙了茶的时间本质,树立起生命灵性的本体景象:大味如茶,大道如茶,大隐也如茶。

3、茶之叙事

   茶的微观叙事来自于她与陆羽的轻灵相逢,茶与水的精巧谈话,中国传统文化的风骨旷达,佛、儒、道合一的理性空间,承载着百姓起居、边疆封吏和谈、区域经济发展繁荣的巨大职能。

   茶的宏观叙事展现于数千年来的经济话语与东西方的文明交流:这个绵延数千年的人类世界才是那沸水,宇宙是一个巨大皿壶,她行云流水的飞旋进入东西方的时间里融汇贯通出了一个绿色的生命世界。而当一切沉静下来,她以内在的无形力量沉静的把握住了世界的容貌。在构成亚细亚民族智慧话语图腾的同时,正是中国人的茶进入了人类文明的核心。

 “茶祖母”,她伟岸的身姿傲立于中外媒体聚光灯与镜头前,沉静呼吸,浑身散发着时间的香气,每当山风吹过,阳光在她亿万叶片上散落点点笑容。她的存在是一个谜,正如它的出现,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横空出世,在世界茶叶源头的核心地带浑沉的崛起一个区域的本土生命符号,从容调度着的茶叶资本运营并试图开启一个源生态文化空间。积蓄了3200年的等待,她究竟具有着怎样的源头述说能量?

 

   历史上,对于名动天下的云南普洱与“滇红”,以“茶祖母”为核心的凤庆早就以重要原料方式切入了3000年来的历史文化现场,而对于她的社会文化意义,正如她的出现一样,被人们长久忽略,滞后于一个经济全球化的年代;正如茶叶与文化的水体特质一样,这里同样存在着与其绿色无污染相匹配的另一水体经济话语——国家级小湾水电站。此刻,她从农业文明的深处放射出资本的光亮:茶叶的资本与文化的资本。她将这个区域同时推到了关于茶叶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壮丽舞台,推到了云南原生态文化品牌的最前沿——源生态。

   水体本质上述说着说文化与经济的同构关系,也在指涉着茶与水电经济——水体是源源不断的源远流长与融汇贯通,是空间的上善若水,也是时间的福泽万代。人们因此注意到:茶叶作为一种原生态事物,当她与现代化、国际化的世界“水体”经济浪潮遭遇时,它正需要回溯于源生态:“茶祖母”正是茶叶的源生态。时间的源生态。一个关于云南本土的原生态文化与经济的双相符号,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天然的具备着茶叶与文化的双重资本能量。

 

(二)秘境茶源与古老的普洱王国

    透过飘渺翻滚的沉沉云雾,依稀可以看见在峡谷里移动如一群蚂蚁长线的队伍,沿路发出“叮当叮当”的铃响,在云南的山涧里除了人声,就是天籁,一重重的回荡于苍茫的历史与现实间,3000多年来尽皆如此。这队伍就是人们所说的马帮,他们是云南的濮人(“茶祖母”所辐射的云南省澜沧江流域。)   

 头领不断发出慑人心魄的吆喝,引领那些疲惫的骡马警醒的注视着前方崎岖不平的山路,下面是水流湍急的澜沧江,谁若是不慎失足落下,不过意味着可以直接到天国报到了。只要过了这道天堑,晚上扎营就可以有一碗热汤,甚至一点点自家酿的苞谷酒,在篝火旁以一些小声的温柔山歌与心爱的马儿重归于好。白天不幸有马儿滚下山崖或者被山上滚石砸死,这时也往往是平日坚强粗旷的赶马人悄悄落泪的时候,为自己的马儿,为自己的货物,也为自己的命运……

1、濮人上供   

   公元前1066年濮人在接到周武王旨谕后着即上供,当时所贡的是当地的大叶茶,后来随着技术的进步与茶业的兴旺,明代濮人制作出了普洱茶。代表中原文化的明代旅者——徐霞客也是在此间来到云南凤庆品茗到了近乎神奇的“太华茶”,徐在凤庆鲁史的青龙桥畔怀抱一饼苦涩普洱,从一个仲秋月圆之夜透过江风眺望他生命的所有来路。 

   而数百年后,一位曾经是末代皇帝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协委员——溥仪陷入了回忆与沉思,那是在会议休场的间隙里,文艺大师老舍向他请教从前的皇宫里什么茶最好喝?溥仪小声的回答:“是普洱——老舍先生。”

   溥仪说的是云南濮人之地的普洱。茶人认为其上品皆出于以香竹箐“茶祖母”所辐射的云南省澜沧江流域。在其中心凤庆,分布着世界茶系中较好的26个地方群体品种,110个较优良品种,这里的古镇鲁史在明代就形成了庞大的茶马交易与“春茶会”。 与之相匹配的环绕带被称为临沧秘境:

  边界为永德大雪山(主峰:仙宿南峰3431米)、临沧大雪山(海拔3429.6米)、大理无量山等低纬度高海拔原始林区山脉簇拥,地形多变,地势险峻;悬崖壁立,洞穴四布;景观、物种较为多样性;珍禽异兽、奇花异卉、原始森林植被随立体气候和季节变化而变化。

   山顶白雪皑皑,山下四季花开不败,云海日出,瀑布、溪流终年不断,所谓“秘境”( 内辖临翔区、凤庆县、镇康县、双江县、耿马县、沧源县……),也是指其上好的原生态品质。

2、泡一壶悠远的好茶

   在公元1768年王昶所撰的《滇行日录》中,人们看到与之关联的确切描述“:顺宁(凤庆)茶味薄清,甘香溢齿,云南茶以此为最。”气候学家吕炯将以此为中心的整个临沧地区定义为“生物的优生地带”;当代茶圣吴觉农提出了应该在这一带建立全球第一流超级茶园的规划理想。

   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区域的文化特质正如那香竹箐的“茶祖母”一样默默的扮演着重要角色,却很少走到惹人注目的前台张扬,是因为地理位置?是机缘?或者这本身就是秘境的文化诉求?它需要积蓄时间的重量,接着在空间的世界里释放,在世界文明里泡一壶悠远的好茶。

   1955年,一批内票印有“NGKOK”的英文字样及“泰京嵩越路”标记的普洱茶由泰国曼谷运到香港,面对这一批 “泰国普洱”,香港茶商们只认准云南货,几乎没有任何议论,试尝则更是不屑,致使货主滞留香港多时,最后是近乎央求的拜托了“陆羽茶楼(位于香港中环区士丹利街)”勉强买下,这一批似乎不具备生命的普洱茶沉默的目送主人怅怅离去,接着被伙计们堆在仓库一角,然后是旧报纸,一张张的盖着,就这么盖了四十年……

  1994年前后,香港开始兴起投资普洱销往台湾的热潮,甚至到了无论货品,先搬出来卖再说的地步:香港上环区的“林奇苑茶厅”斗胆向“陆羽茶楼”买下这批一直被认定是泰国普洱的旧货,目的不过是小手笔碰碰运气。

伙计们于是再次揭开那堆旧报纸,取出那一堆至少已是40开外的陈年老货,经过清洁后,专家皱着眉头进行试喝鉴定。

第一口下去眉头皱得更紧了。 于是第二口; 第二杯; 接着试用不同质地的水轮番尝试。  

   这一连串动作使得林奇苑茶厅的新货主先是紧张,而后则如坠云雾深处,甚至准备让伙计先招呼一下,自己到外面放放风。

  专家这才转回身来微笑说到:“恭喜,是上好的云南普洱茶菁。不急,再看看。”听到报喜,货主忽然开始额头冒汗了。再仔细搜寻鉴定包装,专家发现其内票上写有“凤山旧年雨前春茶”,然而翻遍了泰国地图却找不到凤山所在,又找来其他专家一起研究,结果在云南省境内找到了凤山,具体位置是临沧地区凤庆县境内,古称顺宁,这里的“凤山旧年雨前春茶”普洱,就是福禄贡茶。其主要原料名叫“凤山春尖”。   

  一夜之间,这一批40年来被人视为“泰国普洱”的陈货露出了福禄贡茶的真面目,市价攀升到每饼万元,当年目睹这批“泰国货”的港商纷纷大跌眼镜,颓然叹息。

3、滇红茶的历史旅行

    1937年,一个亚细亚民族的支系——日本大和民族违背了他们与茶的精神契约,突发奇想的向世界文明以及中华儿女发起挑衅,这导致了振兴民族实业的专家冯绍裘在“七•七事变”后离开中国“祁门红茶”的品牌地——湖南,冯在焦虑的状态下偶然从中国云南省茶叶公司获悉:顺宁(今凤庆)茶叶条索好,品质佳,为中国茶叶之上品。”

 

   1939年,冯在凤庆与32名技工在顺宁实验茶厂成功试制出了享誉世界的“滇红”。与此同时日本人的战火日益亢奋,1941年6月6架日军战斗机前来轰炸香竹箐旁的青龙桥(云南三大要冲之一,今凤庆鲁史境内),炸弹在澜沧江水上激起的浪花屈指可数,青龙桥却安然无恙,它与那株“众茶之母”一般沉静的把握住了香竹箐世界的和谐面容。

   当然,这次投弹给福禄贡茶的主人——俊昌号的骆英才带来了深深的忧虑,其鲁史茶山上遭弹5枚,工人死3人,伤3人,牛马死伤计12匹。骆英才心里在默默祈祷战火远去。

   然而“凤山春尖”与福禄贡茶的消息也从此飘渺在太平洋战争的阴影当中。

   随后,顺宁茶厂与几大商号联合不断的向内地与国人抗战前线输送大批茶叶。

   建国后,“滇红”年出口量占全省的40%以上,被国务院定为外交礼宾茶,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友谊的信物。1986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华,在昆明接受了云南省委、省政府的馈赠——“滇红”。 女王将“滇红”带回国内,将其置于透明器皿内作为观赏品茗之珍品,誉之为“东方美人”……

4、 凤庆源生态的世界名片

   缘于普洱茶,曾两下滇南的导演田壮壮完成了他那迷雾一样美丽的纪录片:《茶马古道——德拉姆》。2007年3月,他与演员李雪健以及围棋高手聂卫平、马小春一起拜访凤庆,进入这个自古以来人人喜茶、农以茶为天的世界茶源之城:凤庆。

  有人曾经向田壮壮提议:关于这棵树以及这个区域,是否还可以再有一个新的《德拉姆》?而聂卫平、马小春等人则在凤庆文化馆内(那位清朝倡导种茶的知府琦磷的官邸旧址),以棋道的方式向茶道致敬。

  在影人与棋人的身旁是千余中外茶人的深刻品茗,以及“六大茶山”关于优势互补融合的源叙事——由阮殿蓉亲手创建的普洱茶企业集团,它如今已经成为云南两大品牌普洱之一(另一支是临沧凤庆),在地缘上它代表了思茅,在它入驻凤庆以后,它意味着云南两大地缘的制茶技术将在“茶祖母”之下合而为一,预示着澜沧江流域的茶叶经济与文化将以“茶祖母”为源头构成一种“万茶归宗”的态势,世界“滇红之乡”也就是世界茶叶的源头,在这里即将诞生云南普洱的极品以及更多的一流品牌。

   阮殿蓉同时以一个文化茶人的超拔眼光为人们带来了她的新书:《普洱茶再发现》。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文化贡献:《普洱茶再发现》以客观的笔触对凤庆的历史与茶文化进行了梳理。

 

   在这里,原籍昭通的阮殿蓉是一个访客;而她同时也是一个故乡人——她是福禄贡茶的后人;究其实,在多年的制茶经历中渐渐地靠近“无味之味”探寻的她,原本也是世界茶源的一个故人。这本书也因此进入了香竹箐时空,真实、温暖、细腻的还原了一个文化凤庆。它隐喻着人、茶、哲学、文化、经济多纬度合一的东方理念。

  在云南的原生态文化特质背景下,云南省府领导丹增曾着重指出文化先行突破的意义。在向世界昭示的文化滇军序列中,人们看到了纳西古乐与丽江,看到了杨丽萍与《云南印象》……

 

   而对于这个关乎世界文明的“茶祖母”区域,我们发现在她展开本土支柱产业链条与21世纪云南品牌经济增长点的同时,对于她独有资源的文化体系构建更加刻不容缓。

   她的存在方式是原生态,而她的表达方式却是文化的,囊括了植物学、生态学、人类学、民族学、传播学、消费学、文化学以及影视曲艺、旅游观光等诸多领域开发。这是一个多么宏大的命题,历史与世界在期待她的源生态文化名片早日递出。

5、独立山野

   茶是源自的云南关于中国人的生命话语,她是如此深厚的眷顾着与她同天同地的中国人,给他们带来生存与财富,提炼他们的精神,在世界的观看、嗅闻、品尝过程里,释放着山的身影,融化着世事纷扰,映照出世俗真相与绿色的生命前程。

   眼前的这株古茶把人带回对自然的理性沉思,她独立山野3200年却打开了现代社会视角唤醒了自身-茶叶-文化的复合资本,在时空轮回中用身体向人们昭示了茶之大道。

   我们已经看到,在文明的层面,正是这茶与“茶祖母”,以内在的无形力量沉静的把握住了世界的容貌,她以水体话语方式表达了渊源、融汇、贯通与和谐,这是一场深刻的源头叙事,关于茶。源的原生态。后人将如何面对“茶祖母”的文明诉求?又如何找到与之相宜的现代对话方式?

 

 

6、浮世歌,马帮人

 

   那个马帮人一生走过的路记也记不清,可是在梦里——却可以清晰浮现他的沧桑旅途所有的风土与花木,这使得他的人生快得象一首歌。

当云在心头飞的时候,他都要唱:

这世上呢天有多高么我咋个会晓得

这世上呢水有多深么我咋个会晓得

这世上呢人有多少么我咋会个个都认得

这世上呢路有多少么我咋会条条都走过

……

说么说么

说么说么

说么这个天有多高么我其实还是晓得呢

在梦里头么是晓得呢;

说么世上呢水有多深么我还是认得呢

么就是你望望瞧你眼睛里头;

 

说么说么这世上呢人有多少么我也是见过呢

么就是那些男男女女么就是;

说么说么这世上呢路有多少条么我走过记得呢

走出走进走去走来么就是走么一条活路么

……

……

我认得呢——我真呢是认得呢

(作者手记《临沧新乐府》“浮世歌,马帮人”——2006)

7、在云南看云

 

   轻舟小楼河山远,巴山夜雨涨秋池。一声叹息一片云,云儿飘向彩云南——这是很久以前我见过的云,不是你的见识里那种充满尼古丁和酸雨的云。

   那是一种充满相思的柔情蜜意的云,杜牧的商隐的云。向友人致敬的送给恋人的云,唐朝的云。这些云在现代社会躲到了地球上一个叫做云南的地方我家乡的深处。山巅的阿婶采茶时顺手一带就是半片云,清香。山脚的孩子一声大叫就在湖面吓掉一大朵胖云。

   古早的古早我的祖先他们就这样依偎着云谈论着云。他们的耳语如今仍在兰花上空飘荡着:此是吾乡吾土吾民与吾云。吾是马帮的后人。吾家门前还有一条小河,浆洗着两岸的垂柳,吾的恋人正于一株高高的红棉下等我,她瘦小的身影亦如云脚的一枚小篆印章永远守侯于古道尽头……

 

   我小的时候就喜欢在云南看云,它们如此端庄。在我离开家乡的时候,因为看不到云,我的眼睛满是泪水。

   在我回到家乡的时候,当我看到云,它们笑了,我哭了。我成长以后就一直守在云南看云,它们如此动人。

如此。

如此。

 

按:

史书载遥远战国一个湖南籍军团在一位名叫庄鞒的将军率领下,来到了我的家乡,饮马滇池、水草丰美,杀心止,云意升。很多年以后汉武帝尝遥指彩云之南,无限遐想……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