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飘渺云下】茶与城的考古:(四、《临沧新乐府》)

【插曲《一个人》  林 牧 演唱】

 

 

1、历史民谣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曾经有过多少先民的欢笑与泪痕。

鸟儿飞去,鸟儿归来,曾经有过多少智者与勇者的变迁。


 

江水从喜玛拉雅的脚下奔流而来,是由寒到暖,也是澜沧江畔的人民赋予她亘古的热情与乐观。想到那些黎民与岁月里的风流人物,在澜沧江边就有了关于临沧的新乐府,好象戏剧观照诗歌的历史民谣。

——作者手记,2006

 

 

 

 

2、桥畔情歌 


有好几天都见不着你,你是生病了还是生气了
 

——有好几天都见不着你……

如果你不要我了 ——你就要去牵99头牛来还给我……那个女人在澜沧江的峡谷里这样唱着,记不得一生里唱过多少回。

如果有天你不要我了,你就要去牵99头牛来还给我……
不知道算不算情歌?不知道有没有怨恨……

那个男人一想起这个女人的歌谣就好笑。那个男人一回到青龙桥畔也就唱还她。因为有这一首歌 那个男人越走越远,赶着马帮运着茶叶。缅甸 锡金 尼泊尔……

有好几天都见不着你
你是生病了还是生气了
有好几天都见不着你……

后来一场暴雨把男人和他可爱的马一起卷落了峡谷……

那个女人还在唱
如果有天你不要我了
你就要去牵99头牛来还给我……

日头很快就落了下去。江水送来了那个男人的眼泪,不知道走了多少千里远。

 


注:青龙桥被称为茶马古道第一桥,位于云南边界,近缅甸,世世代代的马帮均与它结下不解之缘。

 

 

 

 

《武烈街上的泪水》

“你家老阿爹身体弱了,
天冷了,就回来。”
那个老妇蹒跚着把儿子送到顺宁城头
天空里的云飞得好快
街巷里的泪水沉得好深。

那个孩子不听话
后来是青年,壮年……
在大海飘摇中去了日本
在战火纷飞中追随了中山先生

后来 终于回不来了
枪炮声中落下三民主义的一封信
:你的儿子是民族的武烈公
是护国之神

守望的眼睛变成了干涸的泉眼在城头呜咽
儿子去了
将军去了
母亲去了
时代去了
历史去了

那个小脚妇人守侯儿子反复踏过的小街
成了武烈街。

依然有那么多的母亲在守望儿子的归来
依然有那么多的儿子沿着武烈街走出顺宁、走出深山、走向世界
等待有一天可以报答武烈街上的泪水。

注:武烈街,系云南秘境中心的一个产贡茶与“滇红”的名城——顺宁。城里一条不起眼的小街,因为这里曾经出过著名爱国将领赵又新与大翻译家罗稷南而使乡人倍为留恋……

 

 

 

 

《广允佛寺》

天上间的瀑布一落到森林里就不响
天上间的云朵一落到湖面上就盛开
因为旁边有一个司岗(佤语:葫芦王地)
司岗里有两条龙
飞在广允佛寺的门口

释祖拈花笑问:“伽叶,汝观此花几何?”
伽叶答:渺渺。
释祖曰:“善。”
花应声缘跌落寺外
散莲花千顷
升云海以恒河沙数
双龙闻香栖寺
伽叶答:“善。”

注:以上为描写云南耿马境内事物,翁丁是一个佤族部落,而广允佛寺则是当地的一个以小乘佛教著称的傣家院庙……

 

 

 

《翁丁五行》

上古言:天一生水.
金木水火土以轮
佤山多金.
此水佤人谓之翁丁
居林中升部落
……

鱼身上长着水,水身上长着树,树身上长着翁丁,翁丁身上长满了云雾,云雾从火塘来,火塘不熄,虎不来,蟒不来,猿来鹿来,孔雀来。

火塘不熄,翁丁风行水上生木化火落土呈金风调雨顺。

 

 

 

《沧源崖画》

  祭师,是那种与你一同拐弯时,瞬间消失在树背后的人。
祭师没有岁数。你看见他 就是他从悬崖里边走出来,你看不见他。他已经来了——你不知道他。

   芭蕉舒展了半日,翠茶凉剩下,半盏。慕然,听见星辰间的丝丝电流便走近石头——一闪:密密麻麻密密麻麻,符号触目惊心。
   屏住呼吸注视你,不告诉你到底其中哪一个,才是祭师之藏身。在你们双方被彼此吓了一跳的同时,你定了定神,向那些皓首的老外郑重介绍:这就是崖画。

 

 

 

 

 《叶荃佛号》

“叶荃!快!扶桑人又在欺负我们同学”
“打!”
在东瀛之地
一个茁壮的少年就这样在一声如雷贯耳的呼喊中开打了!

“将军,袁世凯要穿龙袍了。”
“打!”
将军高歌而奋起,持利剑而携快枪,饮烈酒而跨宝马,
带桑梓弟兄杀得偷权力的人丢盔弃甲
……
“将军,唐公急电,请出兵!”
打!
“将军,兵临城下,何之?”
打!
打!打!打!!!
……
……
……
“将军,群雄争利,国破如此——将军,打吧!!!”
“打住!”
“吾一生征战,霹雳伤人无数,奈何,孙先生与吾之信仰尽为国贼所污,汝今喊打,且问打欲何果?”

“打住!——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且打住吧!”

鸟惊石哭之夜
将军似乎悟到什么
略笑
略饮酒
几缕白发
一袭青衣
孓然
飘远……

很多年以后,解放军进了云南。
被旧中国伤透了心的将军从遥遥的海洋彼岸
轻吟起了慈悲的祝福
遥向他的故土

 

3、小城散文家  赵资人

民国散文家  赵资人 《蒲门岁时花木记》

城南岳山寺,院中有巨干茶花二本,径约二尺,高四五丈,千枝万叶,覆荫半亩,数百年物也。春初发花,至入夏方歇,花光映日,叠云堆锦,香城色界,莫可为喻。

昔妙音居士叶荃习静此山,常于花下临古帖,于尝谓居士云:“云南茶花甲天下,蒲门茶花又甲云南矣。”相与一笑。

今居士圆寂已久,山花年年含笑,寂寞无言。

茶花每一花开,可经十余日,然后萎谢。如错锦绮。每咏故人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不禁神往。余恒拾取落花积于根下,以待其化焉。

远离人间世之烦嚣,寺僧颇好客,烹茗暖酒以相款,每至日落双城之外,始扶杖还,暮烟迷树,风光恋人,步步惜别。

 

4、武将的诗

赵又新军长 《拟杜工部秋兴》

 

澜沧西去海东头,亲舍暌违几阅秋。

金马巍然乡梦远,石犀无恙戎军愁。

看人竞逐中原鹿,适意遂从海上鸥。

惆怅家书说荒岁,万重烟树古梁州。

 

故乡迢递接三迤,云满荒城水满陂。

兵气幸无山岳撼,政声愁说羽宫移。

春回滇峤传梅讯,夜听巴歌爱竹枝。

但祝娘亲兼国福,海波不动寿星随。

 

   赵又新,原名复祥,字凤喈,凤城来凤街人。幼年就专读于凤山书院,15岁补博士弟子员。光绪三十年(1904)留学日本,入东京振武学校,次年加入孙中山在东京组织的同盟会。1914年,赵又新任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校长。次年,袁世凯称帝,云南编组护国军讨袁,赵随蔡锷进军川南,几经功勋卓著成国护国军名将。

1917年,张勋复辟,唐继尧组织靖国军,赵任第二军军长,辖朱德金汉鼎两个旅,驻守川南。

 

1920年,熊克武号令川军各部分别向成都、重庆和川南进攻。赵又新向唐继尧进言未予重视,被逼退守泸,适逢泸州川军内乱,所住军部被袭。赵与胞弟及副官卫士数人出后门缒于城下,等待无援即引至学士山,自知难以生还,对弟与侄说:“我死国事,份也,汝辈可速行,得生还能效力国家以竟吾志,吾则瞑目矣。”言毕,胸中数弹,不愿死于敌手而以枪铳自击离逝,时当1920年10月。赵又新殉难后,孙中山南方军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云南省政府追谥“武烈公”,建祠于昆明翠湖畔,灵柩运回昆明葬于玉案山麓。

 

 

 

5、明代的小城诗人  作者名字已无可考

 

前人  《官亭细柳》

 

舞向长亭竟可怜,漫吹羌笛怨离筵。

章台雨意归何日,张绪风流忆昔年。

卷絮未生寒食火,游丝空绾夕阳鞭。

难描如许春山黛,老伫山村伴月眠。

 

 

 

(五)文化速度——昆明·建水·临沧

1、文庙

昆明文庙 (公元1276年)    元    距今743年

建水孔庙 (公元1285年)    元    距724年。

石羊孔庙 (明洪武年间)  明洪武   距今612年

凤庆孔庙 (公元1606年) 明万历   距今413年。

 

  沿着文化与文明的线索,这个序列有助于我们观察儒家文化对各个支点的影响,以及文明发展轨迹。

   沿着传统文化的行进,它显现出一个非常清晰的地域文明关系:昆明是人文汇萃之地,而凤庆地理上时间上位于这个序列的最南端:临沧,传入较晚。

   建水尽管不是政治中心,但是它孔庙的修建时间与规模“导致”了它的人文勃兴——修建于元朝,通过学习、运用到创造的文化整和过程,在300多年后的明朝开始显现文化效果:

杨强武 弥勒县人。诗人。监察御史。朝野有“铁面真御史”之名声。河南巡抚。追赠光禄大夫、太子少傅。(1596~1641)

尹壮图 蒙自县人 乾隆五十二年(1787)以文渊阁学士《四库全书》总阅卷官;

袁嘉谷 石屏县人,清末经济特科第一名。史学家、教育家,诗人和书法家。(1872~1937年)

熊庆来 弥勒县人。“近代中国数学之父”,世界著名数学家。(1893~1969)

马坚   个旧人。 著名教授、翻译家。多次为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在国事活动中担任阿语翻译。(1906~1979)

……

   这个名单还可以拉得很长,但是从文化结构上已足以说明问题。它还暗示出在经过明清两朝的文化整和后这里文化的外向性与专业性:外向说明了文化蓄积的足够活力,而专业则说明了文化摄入的深度。由此可以发现它的文化吞吐能力比较强大,并且在不同朝代之间保持了文化发展的连贯性。

   而明清两朝对于儒文化支点凤庆来说是一个文化繁荣与整和的移民进入时代,经过三百多年以上的学习和积累,它的文化勃兴开始从民国显现,这也是整个临沧接受传统文化的大致。这个时间段与建水的文化整和所使用的时间大致相同;同时,由于它比建水支点滞后了311年,也就导致了在后来的现代化转型中的滞后。

   但是由于本身具有300多年的儒文化沉积,所以它的转型速度要比其他非文化支点地带较为迅速——文化积累深厚的地方,即使在现代化的转型里,它也有着强大的文化促进力与协助力,除了传统文化的能量,另一个更重要的部分就是文化与文明本身所带来的领悟能力——这缘于在现代它有了一个更为强劲的文化推进器:先进文化论。

2、文化辐射

   作为临沧文明的某种标尺,民国29年(1932),凤庆创办了省立顺宁中学,指定顺宁、云县,缅宁、景东、镇康为其学区,这说明凤庆已经具备足够文化底蕴并向外辐射,事实上它的文化与茶确实在澜沧江流域的文明里发挥了深刻的影响。而在新中国以后,由于社会主义制度文明的推进,它的经济与文化指标在激增,包括富裕度与开发开放度。这中间有两个加速度时期:

1 、 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文化开放与交流

2 、 21世纪经济(世贸)与文化(现代通讯)发展所带来的资讯社会能量与开放的云南画卷。

……

……

   ——几个文化支点在现代发展中也呈现出趋同的态势,它们在不同程度的工业化中都在靠向旅游业,第一个支点昆明如今已经成为国际化的旅游大都会,第二个建水(红河)旅游业方兴未艾。

  在说明文化与旅游的内在关联之际,这个趋同启示深刻:昆明的文化整和最早也最好,所以最先开始了以旅游为载体的文化传播交流,当旅游业发展到一个程度,这种交流反过来又提升了昆明的文化含量。在资讯时代,这个文化整和的过程将飞快推进一个城市的文明。

 

——秘境临沧在云南的的深山里,出人意料的与都市文明保持着某种内在联系。21世纪的第一步——临沧提出的文明进程是:建设园林大区,塑造人-自然-社会的相互和谐;以文化为切入点,整和出大旅游的区域扶助、拉动与延伸拓展。

   这个命题恰好遭逢了云南关于“绿色经济强省、民族文化大省和连接南亚东南亚国际大通道”的战略目标:在面对数亿人口所带来的数百亿产值的东南亚供给与需求之际,云南正以良好的态势迎接这世纪的机遇,而秘境临沧也恰好成为这机遇的文化构建点上。所有这一切汇集成了文化、经济、地缘的互动。人们因此期盼着一个现代文化临沧的勃兴。

 

 

 

 

(五)临沧人格·思维模式·胡彦

   在考察儒文化对凤庆传统文人的深刻影响时之所以列举出节烈文人龚彝——是为了同时打开另外一个话题:区域思维模式。

  出于文化人格方面考虑,龚彝确实具备了精英文化的诸多要素:“大我”意识、忧患意识、天下为公、关注民族与社会,舍生取义……这些都是传统文化当中一个“仕”的要素,这种气质来自于儒,通常是文仕,但有时在武士身上也能看到这个仕,尤其是与儒文化有一定程度关联的武士。或者,是一个地区有这种思维定势。

   龚彝的意识与儒文化在这个区域的积累以与人对文化的感悟力有关,而在地域文化的视线里,龚彝的意识也与环境塑造和文化模式有密切的联系,节烈也可能是来自刚强甚至倔强。

1、“仕”

  从民国开始,这个区域的文化人开始群体表现出这种“仕”的气质,并且赋予改革进步的意味,某种程度上看来其对思维与文化模式的形成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儒将赵又新,凤庆凤山书院儒生,少年时爱憎分明且才思敏捷,清末与唐继尧、李根源、叶荃等赴日本留学,参加同盟会,民国3年任云南讲武学校校长,反对帝制,靖国军第二军军长,行军注重安民,兴实业,办学校,过处邑人为其建祠,作战英勇,功勋显赫,而其牺牲前对子弟兵的遗言充分展示了他的“仕”气质与性格要素:“我死国事也,汝辈……得生还,仍效力国家……”(1881-1920)[牺牲后被省府追谥“武烈公”。朱德赞为“护国之神”,孙中山赞“砥柱南天”。]

 

翻译家罗稷南,原名陈强华,凤庆城来凤街人。读书过目不忘,每考必列榜首。少有壮志,追求进步。任厦门大学校长,投笔从戎参加北伐,1933年11月,以人民政府代表的身份到江西签订反蒋协定,受到毛泽东的接待。1946年开始翻译外国文学作品,中国文艺界同仁评论其为人铁骨铮铮、伟岸不群。他一生所用的笔名“罗稷南”概括了他的文化人格与思维:为了追求一个终极关怀的理想价值,他不在乎做一个唐·吉诃德式的悲情英雄,甚至是那匹更为悲情的马——“罗稷南提”。(1898~1971)[主要作品:高尔基的《幼年时代》、《没落》、《旁观者》、《磁力》、《燎原》、《魔黝、《和列宁相处的日子》,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铁捷克的《怒吼吧!中国》,狄更斯的《双城记》,梅林的《马克思传》,都特的《世界政治》,阿特丽的《日本在中国的赌恸、《扬子前线》,范士白的《日本的间谍》。]

 

罗筱池凤庆儒生(其父罗琨池为清代云南八大书法家之一),20岁中秀才,参加辛亥革命及护国讨袁,曾任川军20军少将秘书长,在蒋介石下达反共命令秘密逮捕中共党代表朱德后,甘冒天险私自派人护送朱德脱险。(1876-1960)

……

……

  这一批文化人在他们的时代不仅表现出舍身取义的“勇”,而且都有这样一个共识:读书明是非,文化要兼济天下,不仅文,而且武。重感情更重国事。这种文化人格不仅在儒人之间互相映照,而且汇入这个区域的文化模式之中,以一种强烈的精英意识在民间,甚至在非文化群体当中,都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意识凝聚作用。这不仅是儒文化的革新,也是一种更广阔的新的时代文明。

……

 

 

 

 

 

 

2、胡彦

这里单独列出的一个“仕”是胡彦(1912-1956)。

原因是云南文史方面的笔触极少提到他。

胡彦是凤庆凤城下村街人,陆军学校昆明分校第5分校第十期毕业,没有资料显示他有相当程度的文化,职务也不高,在国民党六十军一八四师任中校团长,职责是守卫吉林的小丰满电站水库。他的军长是后来带领军队投向人民的曾泽生。

这个从凤庆出发的胡彦或许和所有南方人一样,不是很习惯北国的冰冷萧瑟,而在1948年的历史时刻,他一定和所有中国人一样在担忧这个国家的前途,他在3月7日的临晨被军统特务召见并且被陪同——前往曾泽生军长处接受一道密令。

当军长向他出示委员长的绝密手谕后,他立即表示服从。

一旁的军统特务满意的解除了监视,曾泽生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

这道绝密手谕上写明军队将放弃吉林,在撤退时必须炸毁小丰满电站及其堤坝。

炸堤坝的任务就落实让胡彦负责。

曾泽生问:“你真的要炸么?”

胡彦回答:“绝不做黄河决堤的千古罪人。”

……

……

胡彦明白违抗军令的下场,不过他更清楚小丰满电站的蓄水从堤坝倾巢而出的力量——下游的吉林、哈尔滨、松哈平原上的千百万人家将全部被吞没。

胡彦秘密与部下做了沟通安排,巧妙瞒过了期间两次军统特务的检查,保住了电站与水库……

胡彦于1956年在凤庆家中病故,享年44岁。

弥留之际,他或许见到了一个空旷美丽而又动人的松哈平原。

同期与胡彦一样参加报国的凤庆人有很多,有的是文化人,有的不是,但他们都表现出文化与文明的真正内涵——一种“大我”的仁与勇。视死如归,一腔爱国的忠诚。

有具体名字可查的阵亡名单里,在抗日战场上,这个地方输送出的勇士有114人牺牲。尽管地处边远云南“化外”之地,这个地方却将自己的命运与中华民族紧密牵连,街巷田边简要的说上几句,互相邀约一下,他们就这么出发了,他们懂得没有国也就没有家的道理。

这样一种精神以远离文化却超越文化的方式汇入了文明的殿堂,构成了深刻的“仕”文化的深刻面容。作为文化整和的结果,我们可以发现从民国开始,儒文化开始以传统文化的面目座落于现代文化的深层角落,并且作为一些重要元素参与了临沧文化的人格构建。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