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渺云下】茶与城的考古:(五、飘渺茶)

【插曲《春水流》  林 牧演唱】

 

 

 

 

飘渺古道·飘渺之茶

1、普洱的底子

普洱的底子是苦的。

茶马古道是苦的。

马帮生活也是苦的。

 

 

2、春去秋来歌

春风

夏至

喂————对门山采茶阿妹么手硬是巧——喂————喂

呜喂————买给你的花衣裳你可是爱着——喂————喂

 

深秋

枫红

 

唉喂——对门山犁田阿哥么你不要罗嗦——喂

真心么就赶紧跑来我家说给阿爹

你再不来么就找不着我——唉——喂!

 

 

秋收

野火

那汉子叹收成不好母猪不生小马不下盐巴不买

那女子哭不怕不怕你不要罗嗦赶紧跑来说咯说咯

 

冬至

大雪

喂—

唉 喂—

唉呜喂—       —           —

 

那汉子还来不及唱出的绵长悲凉便被漫天雪花沉沉击落

 

风生

水起

春来

花繁

 

依然有人且歌且笑

依然有山且静且听

歌声更响

山林更深

喂——唉喂———唉呜喂…………

(作者手记:《临沧新乐府》2007秋,临沧市圈掌街,黄昏)

 

 

3、渔马问答

渔人在云深的谷底静了一千倍的心,方才洒出细如光的钓线,投向远方的湖心。那些盘旋飘摇如同大大小小太极的弧多少次试图包围湖面,而在沉寂中默默翻滚后还是——刺破湖心直奔深深深深渊了。

耐不住寂寞,赶马人索性于千仞的羊肠道上刻苦的唱起心爱的

小调——那些撕心裂肺的、柔情万般的古怪声音也象大大小小太级的弧多少次试图包围峡谷,最后钓线一样投入到谷底

 

“马啊,好不好听?”

“马啊,么是再唱一个更好听的?”

 

那马一笑,激起湖面千钧浮云。

耐不住寂寞,渔人大吼一声:“ 哪个!”“ 哪个!”…………

闷雷隐隐——赶马人又问:“马啊,好不好听?么是再唱一个?”

(作者手记:2006《临沧新乐府》,昆明华亭寺)

 

 

 

4、贡 茶

   贡茶,是指专门向宫廷供奉的茶叶。其首要饮用者,当然是皇帝。

   公元1729年,一个大型的马帮再次由濮人之地开始了专门的贡茶之旅,这次运送的是普洱贡茶,它的监制者是镶蓝期大臣鄂尔泰——时任云南总督,它的首要品饮者是雍正皇帝,以及内廷和上书房军机重臣,此后200多年里,普洱茶成为大清王朝钦定专贡,后来是乾隆皇帝将其三次以礼物方式馈赠英国皇家,随着国际的交流,普洱茶开始走向世界……   

  这是一次关于普洱茶生命的奇妙之旅,因为这一批贡茶在抵达紫禁城后呈现出了一种较之原产地更为超拔的品茗性味,满朝权贵大开眼界,无不叹服:普洱茶汤嫣红醍醐,入口朴厚而华爽,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云烟上升,伴着舌尖缭绕的淡淡樟香,待想细细回味,那一股茶汤的甘清陈酽早已化入喉间。   

   原来,在马帮跋山涉水的长途颠沛里,马背上的普洱神奇的完成了它的后发酵过程。人们因此认为,这是一款具有生命的茶。这样一款具有灵性与生命气息的茶叶,似乎也使得整日操劳政事的雍正眉头一舒。这也是奇妙的茶,因为它和其他的任何一种茶叶都有着严明的分界——普洱是越陈越醇,也越是赏心悦口……   

   自此,普洱名重天下。

   数年后鄂尔泰离开濮人之地,升任殿阁大学士,在南书房里,他再次见到了他的老上级雍正,以及老同僚张庭玉,还有一味老相识——就是当年他所监制生产的普洱。在大清王朝的200多年宫廷中,流传着这样一条关于饮食的定则:  夏饮龙井,冬喝普洱。      

   普洱就是这样在民间与宫廷,战火与和平,华夏与西方的几个层面上默默的流转着,奇妙的是苦而淡的底蕴使它也如同人生韵味一般,越老越醇……  

“我们喝茶觉得很美很舒服就已经进入了艺术的层面,但这还是不够的,一般茶在意境上只能达到香润、生津、回甘等等,而普洱茶的意境是以老味陈韵做鉴赏标准的……”   

     ——台湾师范大学邓时海教授《普洱茶》

 

 

 

 

   150多年前,一位名叫弗朗索瓦•巴达让的探险家闯入“香格里拉”游历,他从印度进入滇西北高原,沿着崎岖险峻的茶马古道,先后踏访了巴东、德钦、维西、中甸、贡山等地,记载下了详尽珍贵的考察回忆录,并绘制出漂亮的地图。

   2005年,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一位名叫郭素芹的女学者意外地在图书馆发现了这张百年前的地图,它显示了通往“香格里拉”腹地的新路线。经鉴定,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完整的一张茶马古道地图,这一个史实有力的佐证了从濮人之地向异域出发,从而进行茶马商旅的通道是存在众多的捷径与特殊附线的。   

  在俊昌号的遗址旁(今凤庆境内),被称为茶马古道第一镇的鲁史镇,是顺宁通省驿道和茶马古道上澜沧江和黑惠江之间的重要驿站。这条茶马古道开辟于1328年,距今已经有700多年历史。  

  这似乎也关联到了福禄贡茶与失传的凤山雨前,这些产品当年之所以蛮声海内外,实应该仰仗这里方便快捷的出境通道。因为战时的公路交通阻断,曾经使茶马古道热闹了好一阵子,当时云南腹地的人们如果要前往北京、上海,首选的行程仍旧是沿着茶马古道抵达缅甸,中转泰国或香港,然后由海路抵达北京、上海……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普洱,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探询茶马古道,越来越多的人在细究:什么才是上好的普洱。   

  普洱的底子是苦的,回味却是甜的;

  茶马古道是苦的,后来的日子却是甜的。

 

   对于或者仍然深藏于山中不知年月的古茶树,以及流失在历史烟海当中的俊昌号,还有“凤山春尖”——深谙普洱灵性的茶人们坚信:它们必定藏匿在一个特定空间的某处角落。有一天机缘凑巧便会以福禄贡茶的传奇方式重现世间,以飨世人。

 

 

参考文献:

《茶经》陆羽                                              

《普洱茶》邓时海(台湾师范大学教授)

《普洱茶续》邓时海(台湾师范大学教授)                 

《普洱茶再发现》阮殿蓉(云南普洱茶专家)

《中国哲学简史》冯友兰(中国传统文化专家)                           《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志》

《秘境临沧之谜》                                                              《凤庆县茶叶志》

《顺宁府志》                                                         《云南茶叶》2003年合订本  《闻一多全集》                                                              《中国百科》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 林 牧  : 感谢您,顺祝好:)

    2020-11-06 08:02 0

11月06日 07:4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