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醉江城万事休


        诗意人生是这样的,花开时煮酒,情浓时作诗,要寻觅一个饱满丰盈的灵魂,在寒冬风影中亮出春的漫漫意境,需要一段毫不相干的缘分。人生是否有永恒的美丽?恐怕要在明月高照时听听吴刚与嫦娥的升平歌舞与杯盏相欢的天籁之音。
       曾经撞击我的空灵思绪,让我急急忙忙扑向云南边疆、扑向边陲小城江城的那瓶充满浓郁民族风味的三丫果酒,就是在我的大脑的空窗期,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像天边来石,猛烈的砸进了我的脑沟,四溢的酒香,在我的脑海里荡气回肠,成了牵引我思绪的白云,随风漫游了。
        我是在冬天的早晨出发的,昆明湛蓝的天,还是有些瑟瑟寒意,它终究没能挽住我的手臂,我只是给了它一个笑脸。
        前行的路是弯弯曲曲的,像极了我的人生,无非是道路有终点、人生有方向而已。
        一路奔忙,却是在大年三十。别人是离家越来越近,而我是离家越来越远,但我满心欢喜,山清水秀之处,鸟和云都在眼前飘过,李仙江畔春意盎然、百花齐放。九曲回肠的路,竟然只有我们一辆车子在奔波,只是我们已经从冬天走向了春天的路。
        我想,辛勤的人确实比懒惰的人更容易赶上春天的步伐。虽然疲倦,但意识中此起彼伏的酒香,早已经转化为了前进的动力。
        江水悠悠缓缓的前行,不屈不挠的撞击着江心石头,发出哗哗的嬉笑声。内急把我憋得像山崖上的怪石,龇牙咧嘴的。实在憋不住了,下车找个僻静处“和风细雨”。一转身,发现那朵野花竟然是仰着头笑的,虽然已经被尿淋得湿漉漉的,但它的心中仍然是充满着渴望。至少,微风中的尿液也是带着体温的,万物皆有情,这朵野花又如何会拒绝我送来的这无缘无故却又突如其来的温暖呢?
        江边是路,路边是山,寨子沿江顺路的排列着。清风明月,不知可曾见证过这些寨子的沧桑岁月?江水潺潺中远去,偶尔一朵跳动的浪花,只是打开了我的记忆。心灵的深处,虽红尘相随,却又愁绪暗生,扪心自问:我是渴望江城的一片孤月?还是渴望江城的一杯酒香?还是渴望江城美丽风景的一抹绽放?
         我想闭下双眼,关闭“摄像头”,这沿途的美景就如此之多,那江城到底有多美?我怕看多了我的大脑存储不了,万一“死机”了那就麻烦大了。默默的了然一笑,也是对一路风尘的含情脉脉。

       
        听到耳畔叮叮当当的脖铃音和铿锵有力的蹄印声,还有悠扬的笛声,我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丝绸之路上的驼队中,骆驼昂起的头,成了文明古国骄傲的方向,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路上,我必须趟过风沙的迷茫,唯有坚强,再坚强!
         猛一睁眼,却还在赶往江城的路上。一列马帮团队从我们身旁走过,大概二十多匹,有马有骡子,看不出马背上驮了什么?但重量不轻,穿过我们眼前的公路,很快又爬上了山坡,消失在茫茫林海中,只留下了脖铃的叮当声在回响。
        这不仅仅是铃音,应该是一种精神,是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民族精神。各少数民族的团结,组成了一个大家庭,像石榴抱籽,紧密的抱在一起;也像一个团结的马帮团队,坎坷的山路一块走、平坦的道路也一块走,“安危它日终须仗,甘苦来时要共尝”。团结了,无论多高的山?不都是在一步一个脚印中翻越的吗?
        到达江城县的县城勐烈镇时,正是晚餐时间。小城已经没有了喧嚣与尘土,像个看淡世事人生的老人。偶有三两个路边的小店,正在热卖窗花、对联等过年的用品,一片红色喜庆的灯笼挂在店门口,大有把“年关”挂在门前的感觉,谁家不来买点窗花对联什么的,你家的“年”就被挂在我的店门口了。
        当然,我最记忆犹新的,是城边寨子里的炊烟,那是我的童年,高楼大厦的城市禁锢了我的往事,勐烈镇的寨子炊烟却唤回了我的曾经,很多往事一幕一幕的浮现。一股股青烟飘起,洋洋洒洒,自由自在的飘扬在天际间。像久违的缘分,无缘的无须强留,有缘的风吹不散。更像一种信号,告诉远方的游子,家乡一切康泰,来年回家过年。
而我,却是他乡亦故乡的那朵蒲公英,月明风轻之处,就是我的故乡。生活的顺逆与悲喜,其实在不期而遇中已经飘逝。
         远行的路,是为了把远方的诗揽为近处的风景,江城就是我思绪中可以依赖的驿站。当三千繁华散尽时,我渴望有一丝轻轻的风,去轻抚杨柳的腰,让它更加婀娜多姿,或许更加凸显杨花水性。但江城偏偏是一轮扁舟明月,灯光璀璨。从昆明到江城,我却是站在冬天里迎接春天的。
        小山夫妇是地地道道的哈尼族,性格耿直、刚毅如山、热情好客,男的民族小褂、女的民族长裙,一对天意的绝配。两口子做得一桌民族特色菜,香喷喷的冒着热气。没有酒的宴席是沉默的,没有歌的晚餐是寂寞的,上桌不喝酒,世间无朋友。我们刚刚坐定,小山兄弟就张罗着为大家斟满了当地比较有特色的、清凉入喉、回味甘润的橄榄酒了。那边炉火熊熊,这边热火朝天,酒香与火光,加上哈尼族的酒歌,把年味冲上了云霄,让月光有些羞涩,只有扯片彩云半遮起脸来,任由天空中的星星不停的眨巴着眼睛。


       小卢兄弟是刚结婚不久的新郎,身上还充满着喜气,娶了个漂亮的老挝媳妇,秉持着国际婚姻的稀缺性,幸福感倍增。为情所动,他拿了酒瓶,牵着媳妇的手,在院子了自顾自的用老挝语边喝边跳边唱起来。
        月光柔和均匀的洒在他们身上,不偏不倚。小卢兄弟的异国婚姻,不知是否是在风花雪月的情调中而得到?但不管怎么说,在生命的长河中寻觅到了另一半,也算是没有辜负岁月给人的恩宠了。 
        感谢生命对我的眷顾,在这个飘逸的红尘世界,让我在月光下际遇了这些可爱的友情,在火光中从容收获了四季的风光。缱绻旖旎,畅饮无绪,被岁月温柔以待。
        夜色中的江城没有如鬼眼般闪烁的霓虹灯,整个县城被四面的环山围绕着,曼老江、勐野江绕城而过,隐隐约约、朦朦胧胧,月光柔和的照在江面上,波光粼粼。一棵“儿孙满堂”的大榕树撑开了美丽的华盖,遮住了半个江面,独树成林,自然有了独霸江湖的傲气!江边步行道的上空被藤蔓爬满了,缝隙间透过了点点灯光。
        冒着酒气的喉咙也醉了自己的眼球,会莫名的让人感觉到这灯光好像是明天的希望?此时此刻,好想再来一杯三丫果酒,不需要它麻醉这颗曾经有过苦涩有过欢乐的心,只求一醉,更多的是贪图这酒的回味,和熬更守夜的决心,我要是最后一个送走黑夜的人,我也就成为了最早一个迎接光明的人。
        突然感觉应该好好的珍惜江城这个地方,或许说,我们的芳心几许,早已被它俘虏。你不信吗?这要是在大城市里,每一片树林、每一个河滩、每一座山头、每一块界碑,围墙一围就是个景区景点,没有一百元二百元的门票,你休想去多看一眼。但我们在江城很是奢侈呀!你只管尽情的看、尽情的在大脑中存储。江景青山夕照明,小径幽通舞蝶飞。
        季节流转了,我在秋天里写过的诗,在这里可以谱成春天的歌。
        在这个原生态的小城,呼吸了清新的空气,咀嚼淡然的夜色,心里安静得如一潭碧水。放灵魂去天马行空的走一走,默默回望已经走过的路,虽然自己仍然一事无成,岁月的枝头仍无花无果。但自己的梦却依旧是五彩斑斓的,付出的每一段过程都还真实的出现在眼前。          我想,既然已经尽心尽力,何别还要让生活留些遗憾?万事休啊万事休!为什么不将自己融入这座青山常绿、溪水长流的边疆小城?一杯小酒,三五朋友,几碟小菜,满目风景,在纯净淡然中走过余生。
        远处的灯光逐渐熄灭了,整个小城异常的宁静,心灵如此的放松之后,深吸了一口飘动的空气,才感觉到了隐约的醉意,不知是醉酒?或是醉氧?还是醉景?

           20201116

作者简介

杨亮:笔名“雪中白杨”,云南昆明人,滇池边的土著居民。云南酒文化研究专家,云南省酒类行业协会副秘书长,云南师范大学《酒与文学艺术》特邀专题讲师,昆明作家协会会员,呈贡区文学作家协会会员,昆明网络文学协会会员。几十篇作品发表于《华西都市报》、《春城晚报》、《昆明日报》、《云南老年报》、《中国酒都报》等公众媒体,《遵义》、《西南文学》等杂志期刊,部份作品出版发行于《说走就走去云南》、《中国散文名家》等书籍。
        作者热爱生活、热爱山山水水,常常将自己置身于自然风景、边陲风光、异国风情及山村古寨子中。热衷于探索边疆少数民族文化的发掘及传承,喜欢古镇清幽、泥墙陋巷。
电话(微信号):13769139077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3日 22:30

欧洲玩家乔Sir 7 0

佩服佩服

11月22日 20:11

11月21日 16:07

云飘散 7 0

文笔优美流畅,让我感觉到了边城的美。

11月21日 07:12

11月17日 20:10

11月17日 00:44

爱来违约 7 0

杨老师好文采

  • 雪中白杨  : 谢谢夸奖,继续努力!

    2020-11-16 21:07 0

11月16日 20:41

clzg_5f5b055ceb020 1 1

仰望天空;诗和远方

11月16日 17:36

文笔塔 8 0

绿春也是这样

  • 雪中白杨  : 云南边境有些地方风情相似。

    2020-11-16 18:26 0

11月16日 17:2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