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小村,记忆深

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回家乡看看,有时是周末,有时是急急忙忙的午后。
        如今路修得平坦了,即便遇到下雨也不用担心泥水会使车轮打滑。记得刚参加工作那时,每次回家依旧踏着学生时代走过的小路,走一段歇一段,抬头看天低头看景,雨水多的日子必须准备一根树枝,边走边把鞋底粘上的泥扒拉下来。后来和男朋友骑摩托车回去,天晴倒是好,至多浑身沾满灰尘,洗洗就好了,下雨天车轮被泥浆沾满,一加油就失去控制,只好去路边树林里找树枝来掏,掏完泥巴继续走,走一段再把前面做过的事儿重复一遍。每次都狼狈不堪,但每一次都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前是因为家在那儿,必须回,如今家人都不在那儿了却更想回去了,也说不清到底是要回去做什么,那种寂静和与世无争的悠然,兴许便是心里一直牵挂的原因吧。

小村就座落在山与山交接的一处凹地。很安静,荒废的房屋已经结满了蛛丝,风一天一天的经过,敲敲门,敲敲窗,带来一些新的尘土,又带走更多沉寂的颜色,青瓦灰了。果树与杂草比赛似的疯长,只有月季独自盛开。房前屋后曾经光滑的小路上铺满了各种植物,电源已被切断,电线依然保持着天空下方惟一主角的姿势。不论经过哪里都没有人热情招呼了,只有鸟儿在林间欢歌,这个曾经人气满满的小村真的空了!很多次回来了,我都没有进村子,只是在周边山林走走看看,偶尔有些时候想起来会觉得心里发慌,会害怕走近。有时候甚至想:若是有鬼魂,他们是不是还守着村庄呢?

上一次去村子里是和父母一起,他们在前面走,我跟在他们身后,边走边打开手机镜头东拍一下,西拍一下,我们边走边交谈,关于谁在哪里干嘛其实并不是很清楚,如今大家都各在一方,不再像曾经那样亲近,谁在家里打个喷嚏都会被旁人听见的岁月一去不返,不曾相忘,却已不再牢牢记得。窄窄的水泥小路被浓密的杂草包围,连裂缝里都开出了野花,路旁板栗树上刚刚结满青色的果实。雨水冲刷过的路面干干净净,任何足迹都见不着了,铁门、铁锹、甚至石棉瓦片都不知被哪个村的谁搬走了,村庄摇摇欲坠,倒塌的房屋越来越多,房前屋后全部被杂草霸占。从记忆里搜寻它们原来的样子,显得苍白无力。我多想像春风拂向树梢,让蛰伏枝头的生机瞬间发芽。
最终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能为力,只能徒劳看着这籍籍无名的村庄像一个走遍万水千山的老人,她的苍老被摆在最显眼的历史书页上,自有她看透世事后淡漠生死的决然。我难过的是当我逐渐懂得她的时候她却已不复旧时模样,曾经的她有家的分量:袅袅炊烟,鸡鸣狗吠,饭菜飘香。如今的她只余窄长空巷,无人庭院里,人间最后一丝温情也被梅雨覆上一层灰黄,了无生机。可是我不甘心她就这样被遗弃在历史的荒野里,我也害怕自己会忘了她,所以无比渴望能用文字记录一二。

每个人一生当中难以忘记的东西总是很多,狐死首丘,故乡理应排第一。童年的每一点滴都深深镌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所以我一遍一遍地回故乡,一遍一遍地去找寻。即便一无所获。

近几年清明我都陪父母回老家,虽然前人有训:嫁出去的女儿不能给逝去的先人上坟,但我总要循着记忆里的路去回味一些怎么也忘不了的过往。爷爷奶奶老祖母已经长眠许多年。许多年,如梦,如梦!
        仍然不会忘记那些琐碎的往事,不会忘记那一声一声“小屁娃娃”的责备,不会忘记趴在老祖母背上安睡的无忧时光。村子里异常安静,连风声都没有。看着破败的房屋,我又想起了老祖母。小时候奶奶不喜欢我,但是老祖母很喜欢我,老祖母是奶奶的妈妈,她看起来比奶奶老很多。我总是跟在她身后。记忆中她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儿,烧水、做饭、扫地,除了下地干活她什么都要做。那时没有自来水,老祖母每天都要去村边的水井提好几次水。她弓着腰,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提着水桶,迈着小脚吃力地走在前面,我就东跑一下捉蜻蜓,西跑一段摘野花,每一次来回我都紧随着她,无论跑多远,一听到她呼喊,我都会飞奔回来,然后祖孙俩一前一后,重复每天的日程。

 天气很好,天空如此蓝,心里却是雷声翻涌,凝望四周,数峰无语,绵延的土地因村人的集体搬迁而荒芜,曾经牛羊四散奔走的小路两侧杂草丛生,红土的血更红了,流淌出一地孤寂。流云到处记忆深,一个痴情于此山此景的画家兀自巍然不动,他一笔一笔写意青山诗魂,我一眼一顿任思绪翻飞。人间在苍茫里显得阔大而辽远。此刻心里异常平静,却能察觉有根弦正为了某些寂寞而动,有一些感伤在此种时辰无法抑制,我知道有一种情绪需要泪水的清洗。

        沿每次回来都要走的小路走进曾经走了无数次的松树林,树木青葱,风呼啸着迎面扑来,像潮水一样哗哗地流淌,让人觉得心安。太阳热烈灼人,就在树荫下躲避。实在是太安静了,整个人间仿佛只剩下松涛声。无论走到哪里,我一直记得这声音,很多次梦到,醒来一切又消失不见。为了好好生活着,每个人都在努力,较劲似的比谁离自己的家乡更远。因此有些熟悉的人渐渐被时间抹去,再见到嘴里吐出的是异乡的人事,是一些可以让自己渡上光圈的言辞,小村里翻山越岭的过往和艰难行走的雨天像一页写满古体字的纸,不知道是因为读不懂才被翻过去,还是因为翻过去了,所以没有必要再读懂了,就那么一闪,白驹已过隙!

        抬眼看去,四处皆是环绕的青山,一座接一座的壮大,只有那些弯弯绕绕的毛毛小路是不变的风景,林木掩映的小路尽头,小时上学的校园已经是断垣残壁,墙外那片竹林不见了,连接竹林的那块有着血红颜色的天然球场,如今是一片荒地,地里种植的桉树去年刚刚被砍伐,留下的树根上年轮一圈一圈,清晰可见,因长久缺水布满裂痕,像是一张张苍老的脸,新长出的枝条纤弱而坚硬,叶片泛出暗红的底色,在积满枯枝败叶的土地上倒已显出几分薄薄的生机。觉得上学那时候雨水特别多,泥泞的地面很是让人心烦,如今再也无人因它的光滑和粗糙伤感,在与时间的漠然对视里,曾经熟悉的小天地如今只剩空无一人的惆怅。

        这一草一木,一步一景,一枝一叶陌生而熟悉!曾经我以为山的尽头是繁华,现在我知道了,它的尽头依然是山!这么多山,每年每月在家人、伙伴陪同下穿越无数次的山!春到百花繁,虽然没有出名的好花,但是鲜红的映山红一开便无穷无尽,如火,燃烧到天尽头,那些细碎的,白的黄的紫的野花更是旺盛无比。树梅成熟季,提上小桶和伙伴们满山野转遍,摘满一桶,再填满一肚子,回家后分老祖母尝尝,等她用掉光牙的牙龈慢慢咬,汁水流出来就用手背擦一擦,她褶皱的脸乐得像盛放的花儿。
       在山林间漫步,风寂寂的刮过,经年累积的松针一层遮盖着另一层,就像今天遮盖着昨天一样,总有一丝线索牵引着往日。时间仿佛真的滴滴回流了,我伸出专注的手,却再也把不到幼时的脉搏。然后自己给自己拍照,拍茫茫青山的一角,拍空旷红土里那一株孤独的植物。最教人难过的是,我知道哪一座山的哪一处长眠着谁……前几年因电线短路失火烧毁的那一片树木没有重新变绿,大多枯萎倒下了,就这么荒芜的横在倒下时的那个位置,不移不动。若是从前,一定会有小伙伴赶来,七手八脚,一人一捆打理好背回家,连树疙瘩也不放过,冬天用来烤火最适合!长日漫漫,幽深的时间一挥衣袖,便卷走了一整段故事,然后把它扔在阔大时空的一角,任它自生自灭,随意或是蓄谋已久又有什么差别呢?
     每个人都在时代的流里主动或被动的往前走,在得与失之间左右摇晃,努力让自己成为有用的人。旧事物总要被新事物所替代,在赶往幸福彼岸的途中,人们为了更好的生活选择离开村庄,此身曾在这安然,颠沛流离后,仍不忘。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9日 17:53

11月28日 22:38

推荐文章

合集

荒凉小村,记忆深

合集

共1篇

总阅读

2666

总评论

6

总获赞

18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