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中篇小说连载|人民公园(一)

1

人民公园离河谷很近。原本就是顺着河道建设的,引来了河谷里的水,成了人民公园中心的绿色人工湖。湖里的水有季节性,雨季水多的时候,汪着一塘的荷花,冬季水枯,沉着一湖的烂泥。

早先舅妈在人民公园上班,每到冬季都要踩着烂泥清理湖底,经常挖出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些东西会让小城里的人兴奋整个冬天,比如一个死婴。后来去人民公园的人越来越少,再没人关心湖底里埋了什么,湖底的烂泥也没人清理,越积越多,湖水浅了,散发着淡淡的很特别的水的臭味。舅妈没了工作以后,就在离人民公园不远的和平超市门口支了一个炸洋芋的摊子,用那种细密的铁网装上洋芋块,炸成圆圆的一坨。

舅妈的手艺很好,如果不是在人民公园挖了三十年的烂泥,说不定她会是一个很好的厨子,或者成为陶华碧那样的“老干妈”。舅舅却看不起舅妈,打她、骂她,舅舅在中学教书的时候,喜欢上同校的一个女老师,爱得死去活来,还闹着要私奔。

舅妈显然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人,她的态度很明确,要私奔先离婚。谁都没想到舅妈会是这样的态度,原本同情她的那些亲戚都觉得她不可理喻,毕竟是小城,离婚还是一件丑事。舅妈这么一说,舅舅反而不跑了,果断地和那个女老师分手。

七八年前我在丽江还遇到过那个女教师,我喊她于嬢嬢。

于嬢嬢跟我说,舅舅和她分手以后,她想过自杀,可又没有勇气,就一个人躲到丽江,没钱就在酒吧唱歌。于嬢嬢唱的不错,她的年纪还能憋着嗓子唱王菲的歌,算是有功力的。于嬢嬢有一张素白的脸,笑出两颗好看的小虎牙。当年她教我们音乐课的时候,我们都拿她当女神。

我跟舅舅说起遇到于嬢嬢的事。当时舅舅正忙着写东西,退休以后,他还不闲着,写诗论文,到处投稿,依旧以老才子自居。我看到舅舅的手抖了,他慢慢地回头,盯着我,听我说完。我问,我有她电话,你想要吗?舅舅摇头,说,不要。我盯着舅舅头上的秃顶,心里计算着,他们大约有二十年没有见过了。

那天晚上舅舅留我吃饭,喝多了,吐了一地。舅妈趴在地上擦。我把舅舅背进卧室,转身的时候,舅舅一把拉住我,说,那谁的电话,给我。我故意装听不懂,问,谁?舅舅盯着我,犹豫半天,松了手。

我上班的地方就在人民公园附近,酒厂。酒厂很出名,生产一种翠绿色的白酒。很早以前,一个有钱人看中了河谷里的水,办了酒厂,水好、酒香。酒厂成了传家宝,有钱人几代富裕,直到小城也闹起了革命,有钱人家闻风而逃,留下的酒厂成了国营企业。谁也想不到几十年以后,有钱人的儿子回来了,趁着酒厂改制,又将酒厂买了回去。

这些其实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酒厂里的一个小技术员,说技术员也就是看看压力表,经常值夜班。很多人都觉得我没出息,连舅妈都骂我,说,你,怎么不去昆明!你看看你表妹,看看你表弟,都在昆明大公司里上班。她说的话我只当耳旁风,忍不住了我也笑她,说,舅妈你说话嘴巴大,他们离你那么远,你心里舒服?我这么一说,舅妈不吭声了。

舅舅的心脏不好,每次住院,都是我熬夜陪护。

舅妈恨铁不成钢,对我却格外好。她其实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小城,不愿意离开人民公园。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点小眷念,她是知道我的。

那天我跟舅妈说,酒厂要把人民公园那块地买去。舅妈吃惊地问,干嘛?我说,还能干嘛,扩大生产啊。现在酒厂的酒供不应求。舅妈叹口气,说,那不是可惜了?舅舅在一边抢话道,可惜什么!一片好地,干什么都比摆着一个烂公园有意义。舅妈并不顶嘴,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舅舅对我说,这酒厂应该在外面开分厂,像楚雄啊、大理啊,到那样的地方。我摇头,说,不可能,那里的水不行,这酒只有这里河谷的水能酿。舅舅点头,用手挠了挠光脑袋,说,好酒就是这样,挑地方,挪一步都不行。

从舅舅家出来,我还要去值夜班。路过人民公园,看时间还早,就绕进去。人民公园以前还收门票的,现在锈迹斑斑大铁门敞开着,原来卖票的地方已经塌成废墟。公园里静悄悄的,顺小路往里走不到百米就能看到那个脏乎乎的人工湖了。

一个男孩站在湖边往水里扔石头。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扔,他扔一块就回头看我一眼,我不吭声,他扔了几块突然停下了,扭头问我,你是人贩子吗?我奇怪地看着他,没说话,他又问,你是不是抢小孩子的人贩子?我笑了,小男孩也笑了,我问,你看我像吗?小男孩很认真地看着我,点头,说,像。

 

2

在小城里很少遇到奇怪的人,因为每个人都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很奇怪。可我觉得刘天放很奇怪。刘天放就是那天我遇到的小男孩。第二次看到他是在舅妈的炸洋芋摊子前面,他一边大嚼着洋芋饼,一边跟一个同龄的女孩说什么彗星要来了、人类要遭难了之类的怪话。女孩显然被那个洋芋饼吸引,根本不在乎刘天放说什么。

我说,刘天放!你过来。他看着我,愣了一下,才慢吞吞地走过来,问,干嘛?我说,你不能吃完了再跟别人说话吗?那是美女啊,要尊重人家。刘天放突然笑了,牙齿上还挂着洋芋丁,他笑弯了腰,回头指着那女孩,大声问,她?她?美女?我也跟着笑。那女孩冷了脸,扭头就走。

我说,刘天放,你就不是个好鸟,这么小就欺负女孩子。刘天放却一脸不屑,问我,你什么时候给我拿点绿酒啊?自从知道我在酒厂上班以后,他总是缠着让我给他偷酒。我很好奇他这么小要什么酒,问他,他说是要给他妈妈喝。我才不信。他却赌天赌地。

那天又说起偷绿酒的事,刘天放非要带我去见他妈妈,他说他妈妈就在百货公司,我带你去找她。说完拉着我就走。百货公司很近,穿过菜市街就是。太阳太晒了,我走得腿都虚了,一抬头,我看到电影院的前门,就对刘天放说,今天太热了,我们不去百货公司了。刘天放问,那干嘛?我说,看电影吧。

那天电影院只有一部电影,《色·戒》。

从电影院出来,刘天放说,那女的大腿不错。我点头承认,我说,那才是美女。刘天放很严肃地看着我,说,我妈妈就是美女,比那女的好看。我笑。

刘天放那么矮、那么小,才不过十岁,可我总猜不透他脑袋里装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猜不透就不猜了。

晚上我要去值班,就在东风路上和刘天放分手了。临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五十块钱。他先是没接,直盯盯地看着我,我想了想,也觉得有些无聊,准备收回来的时候,他突然抢了过去,说,行,我拿着了。我笑,没说话。

酒厂里的活儿很轻松,凌晨快下班的时候,师傅过来喊我,说,这几天勤快一点。师傅一说这话,酒厂准有大事发生,一问,才知道,因为要收购人民公园那块地皮,所以酒厂大老板要亲自过来。我问,多大的老板?师傅气哼哼地说,多大?最老那个。我问,有多老?师傅说,九十岁。说完还骂了一句,老不死的!

我跟师傅说,等会儿我带点酒回去。师傅奇怪地盯着我,问,你?你喝?我摇头,师傅没再追问,只是嘱咐道,行,别带太多,最近查得严。我点头。

从酒厂出来,天已经亮了,舅妈每天出摊很早,我就去她那里吃几个洋芋饼。一边吃一边等着刘天放。可那天早上我没遇到刘天放。我把装酒的瓶子留在舅妈的摊子上,让她看到刘天放就交给他。舅妈问,哪个是刘天放?我说,就是那个头很大的小孩,这么高,戴眼镜。这么一说,舅妈反而有印象,只是看着酒瓶子,问,这个给他?他还是个孩子。我说,他跟我要。舅妈盯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想回家睡觉,舅妈却拦着我,说,你今天去见一个人。我问,谁?舅妈边把洋芋放进油锅边说,我托人给你介绍了一个女朋友。说着,她的脸上竟然露出一点和她年纪不相符的羞怯笑容。我摇头,说,舅妈,你别瞎操心了,我有女朋友了。舅妈的手停在半空中,盯着我,问,真的吗?我说,真的。舅妈激动起来,竟然忘了锅里的洋芋饼,问,是哪里的姑娘?我想了想说,五龙乡。说着哈哈大笑,舅妈恍然大悟,说,你这个臭小子!

在小城,说五龙乡的女子都是憨包。

 

3

酒厂老板来了,果然是个老头,走路颤颤巍巍的。小城的所有高级长官都被调动起来迎接老头,酒厂也如临大敌。平时大门紧锁的酒窖被打开了,老头进去就不出来了。后来师傅跟我说,老头挨个抱那些酒缸,抱一个哭一次,好像死了娘一样。师傅说起酒厂的事情总有说不清的恨意。

老板来了,平淡的日子就有了一点小波澜。

小城主干道封闭一天,领导在小城最好的神州大酒店宴请老板。晚上,我和舅舅、舅妈看电视的时候,舅舅一边看一边骂,说,看看,这就是当年那个老地主,现在神气活现地回来了,这什么世道。我和舅妈都不附和,这让舅舅更生气,他忽地站了起来,挑起他养八哥的笼子出了门。

舅妈问我,他们真的要收购人民公园吗?我点头,说,是啊,协议都签了。舅妈点头,她的眼睛一直在电视机上,其实那新闻挺无聊的,谁谁讲话,谁谁致辞,言不由衷的官话,我都听腻了,舅妈突然抬手,指着电视说,哎呀,那是她!看到她了!我吓了一跳,问,谁啊?舅妈嘴唇颤抖道,她啊!莲子!顿了一下,她又说,是她!莲子!她也回来!

等我顺着舅妈的手指看电视的时候,那些人已经开始吃饭了,大场景之下,所有人都饿了,甩开腮帮子吃得正欢,哪看到什么叫莲子的人。

舅妈说,那个莲子是我小学同学呢。我问,她是谁?舅妈说,他是酒厂老板的外甥女。我“哦”了一声,没什么兴趣。我站起来说要回家,舅妈赶忙给我包了两块荞麦饼,嘱咐着早上按时吃东西。我敷衍着,眼睛却落在舅妈手推车上摆的那瓶绿酒上。我问,最近没看到刘天放?舅妈愣了一下,才说,是啊,那孩子一直没过来。我点头,没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我还在睡觉,手机响了,接起来,对方说自己是派出所的民警。开始我以为是骗子,等民警说出舅妈的名字,我才清醒了。

到了派出所,我看到舅妈正垂头丧气地坐在窗边,三个警察围着她不停问着什么,舅妈一声不吭。我过去,舅妈看我眼神好像盼到了救星。

一个胖胖的警察核对了我的身份证,才带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胖警察低声对我说,你舅妈今天差点闯大祸。我问,怎么回事?胖警察说,今天酒厂签协议要收购人民公园,你舅妈跑到签约现场去闹事。我问,闹事?不会吧!胖警察说,怎么不会!她喊口号呢,反对收购。我很疑惑地看着胖警察。胖警察也一脸困惑,问我,你舅妈干嘛反对收购呢?我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想了想,才说,可能是舍不得吧?她以前在人民公园上班。我这话似乎触动了胖警察,他双手插在胸前,叹口气,说,怎么说呢,我们都是这地方的人,谁对人民公园没点感情?可现在那个破地方又脏又乱,不如让酒厂收去。我点头,表示理解。

胖警察说,你舅妈我也认识,我儿子到现在还天天跑去吃她炸的洋芋饼……我知道她是一个老实人,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有些事我们做不了主。我点头。胖警察拍拍我的肩,说,你等会儿带她回去,再劝劝。

从派出所出来,我领舅妈进了路边的咖啡店。咖啡店里人少,清净。我给舅妈要了一大杯雪顶咖啡,舅妈心疼钱,我故意黑了脸,她才不啰嗦。我心里有气,挖苦道,你厉害啊,去签约仪式上砸场子。舅妈看着我,一脸无辜。我问,你干嘛反对收购呢?舅妈不说话,用小勺子搅拌着咖啡上的冰激凌,搅成脏乎乎的一团。

天气真热,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吸着一杯沙冰。这时舅妈突然说,今天的事你不要跟你舅舅说。我看着舅妈,舅妈说,警察问我有什么亲人,我就把你的电话给他们了,我不想让你舅舅知道这件事。我想了想,说,我不说也可以啊,可你必须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闹事。舅妈看着我,好半天才说,我没有闹事,我只想去找莲子。我问,找莲子?你找莲子干嘛反对签约?舅妈说,他们不让我进酒店,我实在没办法,只好站在大门口喊口号。顿了一下,她又说,我想着这么一喊,就会有人注意我,说不定莲子就能看到我。舅妈很小心地笑了一下,看着我,生怕我再埋怨她。

我也笑了,说,舅妈!你傻吗?你找人就找人,干嘛喊口号?反对收购?你这是要当小城的敌人,大家只会觉得你疯了!舅妈喃喃道,我可没想那么多。我摆手说,算了算了,反正你下次别这么冲动就行了。顿了一下,我好奇地问,那你到底找到那个莲子没有啊?舅妈摇摇头。我叹口气,说,舅妈,你看你多不值得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句话却让舅妈突然红了眼圈,一大颗眼泪冲出她的眼眶,我慌了,说,舅妈,你别这样,我没别的意思。舅妈却忍不住哭出声来,引得周围人都来看。我更慌了,手忙脚乱地站起来,去拉舅妈的胳膊,舅妈甩开我的手,抬头瞪着我,大声说,我必须找到莲子!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张稼文 6 0

“好酒就是这样,挑地方,挪一步都不行。”

12月04日 16:21

张稼文 6 0

耳朵兄的文章篇篇好看。

  • 耳朵  : 哈哈,写云南的才好看。

    2020-12-04 16:44 0

12月04日 16:21

涯夏 7 0

网友您好,您的此篇作品可以关联活动:“云岭风采”网络文艺作品征集活动启动 展现你心中的云岭风采,具体链接:https://www.clzg.cn/activity/384.html,欢迎您的投稿。

  • 涯夏 回复@ 耳朵  : 谢谢,看到了~

    2020-12-04 09:51 0

  • 耳朵  : 谢谢,已经加了。

    2020-12-03 17:38 0

12月03日 17:08

彩龙社区 8 0

您的作品已被推荐至彩龙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12月03日 14:11

耳朵 4 0

几年前写的小说了,偶尔翻出来看,还是很感动。云南是一个出好故事的地方。

12月02日 20:09

12月02日 19:51

推荐文章

合集

中篇小说|人民公园

合集

共5篇

总阅读

59167

总评论

15

总获赞

94

总分享

6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