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连载|人民公园(二)

4

我刚进派出所,迎面就遇到前一天见过的那个胖警察,他也认出我来,笑着问,你舅妈怎么样了?我说,挺好的。他“哦”了一声,问,那你今天过来,有事?听他这么一问,我心里就有种说来话长的感觉。我说,其实还真有点事。胖警察笑,说,你说吧,只要别站大街喊口号,其他的都可以想办法。我说,我舅妈想见一个人。胖警察问,谁?我说,她叫张金莲。胖警察反问,这人是谁?我说,我舅妈说,这个女的是大老板的外甥女,这次她跟着大老板一起来了。胖警察疑惑地看着我,反问,大老板的外甥女?我点头,说,是啊,昨天我舅妈闹事,就为了见这个人。

舅妈跟我说,莲子的大名叫张金莲。她真的是大老板的外甥女,革命来了以后,张金莲他们家没有跟着大老板去香港。我问,为什么?舅妈说,因为莲子的爸爸是最好的酿酒师,他离开了,酒厂就要关门。再说他自己也舍不得那些原酿酒。我冷笑,问,留下来?那还有他的好吗?在我有些的印象里,所有和旧社会有关的东西都会被摧毁,包括肉体。舅妈笑了,说,留下来有什么不好?他有手艺,那时候是讲手艺的,绿酒是个好东西,好东西得靠好手艺人。我点头。舅妈说,再说了,这里是小地方,大家都熟得跟一家人一样,谁还不知道谁呢。

舅妈说,莲子和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小城孩子,还有你爸爸、你妈妈,都在一所人民小学读书,哦,你不会知道人民小学,现在改叫二小了。舅妈说,莲子学习不好,人又瘦小,穿的也邋遢,大家都欺负她,我们几个人里,只有你爸爸帮着她。舅妈说这话时看着我,我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冷淡的,那个人在我印象里只是黑白照片里的模样。

舅妈说,莲子为了讨好你爸爸做过很多出人预料的事。

我其实并不关心舅妈说的事,我只是担心她的身体,我打断她的絮絮叨叨,说,这些事我不爱听,反正你不能再去闹事了。舅妈还沉浸在回忆了,好半天才说,我不是闹事,只是想见莲子。我说,这不可能!人家是大老板,来咱这个小地方,周围那么多警察保护着,怎么会让你靠近?舅妈说,我必须见到她,谁也拦不住我!

舅妈的执拗让我无言以对,我犹豫了好半天,才说,那好吧,我去帮你联系。舅妈笑了,她笑的那么开心,笑的我都有点心疼了。在我的印象里,舅妈总是苦着一张脸。

我对胖警察说,我舅妈就这么一个愿望,她喊口号也为了这个。胖警察听完我的话,脸上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他说,这个事有点难。我问,怎么难?胖警察拉着我到派出所门口,外面阳光灿烂,街上热得连条野狗都看不到。

胖警察用手抹抹脸上的汗水,吐口粗气,慢吞吞地跟我说,这次接待大老板的是省里的领导,这一路上来了谁、怎么安排,都由省里的安排。顿了一下,胖警察指点着派出所的牌子,说,你看到了,我这里是幸福路派出所,我呢,只是这个小派出所的所长,我能知道多少大老板的情况?还不和你一样?胖警察的语气里透着无奈。可我没有被他的话打动,我说,那也不一样,你毕竟是警察,你总还有同事吧,总还有省公安厅的朋友吧,最少你可以帮我打听一下,这张金莲到底来了没有。胖警察吃惊地看着我,说,闹了半天,你还不确定张金莲过来了?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他笑了,说,我看还是算了吧,她来了又怎么样?人家现在是大老板的亲戚,你舅妈呢,就是一个炸洋芋饼的老太太,这差距也太大了。

胖警察见我不说话,兀自伸了个懒腰,说,这几天累死了!他转身看着我,说,我看上去是比你有点权力,可你要知道,我跟你一样,只能做那些力所能及的事。顿了一下,他用教训我的口气道,人啊,不能总觉得自己的事很重要,那不行!

或许就是他这话激怒了我。我说,你这话不对,自己的事不重要,什么事重要?听我这样说,胖警察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看着我问,那你想怎么样?我说,我就想找到张金莲。胖警察也不耐烦了,问,你想怎么找?我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我要你帮我!你一定有办法。他愣了一下,接着大笑。

第二天我又去了派出所,没有找到胖警察,我跟外勤要了他的手机,打过去,胖警察一听我的声音就烦躁起来,说,小子,你怎么那么闲啊,你知道我一天接多少个报案吗?我这个月下了三十八次现场!我哪有那个闲工夫陪你?说完他挂断了电话。我再打,他却不接了。

从幸福路派出所出来,我心里一点不幸福。

太阳很大,我一个人在大街上懒散地走着。我拿不准要去哪里,只是顺着东风路一直走,走到一半,我才发现心里想去的地方是神州大酒店,就是大老板住的那个小城里最豪华的三星级酒店。

酒店门口停满了警车,进出的每个人都要被检查身份。我在酒店外面走了几个来回,就有一个穿深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挡住我的去路,他问我在这里转悠什么?他操着很难听的普通话,一听就不是小城人。我没说话,转头就走,他又追问了一句,我却不想理他。

 

5

东风路上的过街桥并不高,上面顶着一个巨大的毫无美感的拱形跨梁。

我刚爬到跨梁的顶端,脚下已经站了很多观望的人。他们在我脚下有说有笑,他们就喜欢看热闹。我坐下,听见有人喊,你坐着干嘛!快跳啊,不跳你是孙子。我笑,才不理他呢。跨梁被太阳晒得滚烫,刚坐下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一点胆怯,等南风吹来,我就完全放松了,我甚至有心情看看远处的铜牛岭,即使这么热的季节,铜牛岭上的雪还没全部融化,斑驳陆离,非常美丽。

在我发呆的时候,听见身后有声音,回头看,我看到刘天放正顺着跨梁爬上来。

我吼道,刘天放!你下去!刘天放抬头看了我一眼,不吭声,继续爬。他身体灵巧,很快爬到我旁边,我大声质问道,你来干嘛!下去!刘天放说,你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说这话时他绷着小脸,看上去很可笑。我说,我要自杀,你来干嘛?刘天放干脆地说,陪你。我说,谁要你陪,小屁孩!刘天放说,你就要陪,你再说我小屁孩,我先跳下去!说完这话他盯着我,看上去很认真。

刘天放靠坐过来,我用手抱住他,离得近,我几乎能听见他的心跳。我问,怕吗?刘天放摇摇头,说,不怕。我说,你说谎,我都害怕。刘天放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救护车来了,警车来了,桥下的路被临时封堵起来。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起来,是胖警察的声音,他哑着嗓子问,你这个小混蛋,你要干嘛!我笑,说,我要你帮我。我在脚下的人群里找见了胖警察的身影,他正拿着手机抬头看我,这么僵持了一会儿,他下决心一般,说,行,我答应你,你先给我滚下来!

我没有被拘留的一个原因是舅妈在派出所给胖警察下了跪,胖警察也给舅妈跪下,两个人这么跪着说了好多话。等胖警察过来带我出去的时候,我看他眼圈都是红的。往外走的时候,我还听见舅妈不断地保证,再也不找张金莲了。

往回走的路上,舅妈只是不断埋怨她自己,说她害了我。说得我心烦意乱,最后丢下她,一个人去了人民公园。

这个世界里,我只喜欢人民公园。

在人工湖那里,我看到刘天放正对着湖撒尿,嘴里还唱着什么,惊天动地的样子。我站在那里看着他。等他回头,发现我,竟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问,你出来了?我说,是啊。刘天放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水里,湖水“砰”地炸响,几只夜宿湖边的白鸟被惊动,尖叫着飞上天空。

我问,前几天你去哪儿了?刘天放头也不回地说,去版纳了。我问,干嘛?刘天放想了想,说,玩儿呗。我问,你不好好读书,自己跑版纳去玩?他“嗯”了一声,不想往下说了。我说,我给你带酒了。他又“嗯”了一声。

他这样冷淡,我有些灰心,说,那我去上班了。刘天放听这话,突然转过头,说,你这个大坏蛋!下次不要再爬桥了!我愣了,看着他,他赌气说,你要是再那样,我真的先死给你看!他一脸怒气地瞪着我。他的眼神让我不寒而栗。

小城太小,芝麻大的事情都可以瞬间传遍角角落落。晚上上班的时候,师傅过来问我跳桥的事。我敷衍了几句。师傅感慨了一会儿,突然说说,今天我请你喝点好酒!我说我不喝酒。师傅笑,说,傻小子,平常的酒你可以不喝,今天这酒你以后想喝都喝不着。

师傅带我进了三号酒窖,那个酒窖很小,有一半已经塌了,本来想废弃的,可师傅坚持保留着,因为那是酒厂最早的酒窖,很多年的历史,其中一口大缸还是清代的玩意儿,绝对是文物。那口大缸有一人多高,师傅架了梯子,用酒斗在缸里舀出酒来。师傅喊我去看,还没看到,已经闻得到酒的浓香,暗淡的灯光下,我看到那酒竟然是纯粹的绿色,像流动的玉石一般。师傅把酒倒进一个盆里,小心翼翼地端着。

我们两个人就蹲在酒窖门口的台阶上喝起来。师傅是馋酒之人,自然喝得出味道,我只是觉得那酒入口如棉花一样腻着,挂在嘴巴里,连口水都无法冲洗。酒很柔和,一口下去,如滚滚热流慢慢浸润,没有普通白酒的辣和呛。

师傅眯着眼睛看着我,问,如何?我用力点头,好喝。师傅伸手拍了下我的头,笑着说,你小子!有口福啊!我跟着笑,师傅叹口气说,当年我当徒弟,哪有这福气,喝的都是包谷酒,那叫什么酒!我问,这酒怎么一点也不辣?师傅说,这就是绿酒的与众不同啊。

酿酒的过程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的工匠用了不同的方法,才酿出不同的味道。

这些道理我都明白,这绿酒的核心技术都在师傅的心里,他不愿意讲给别人听,是怕别人取代他,这是传统老酿酒师都有的小心思。可我和别的徒弟不同,在酒厂我根本无意精益求精,他看得出来,这反而让他对我格外好。

师傅说,小子,你不知道,这绿酒好喝其实是有独门绝技的。我问,什么绝技?师傅说,肥肉!我吃了一惊。我一直以为加工绿酒要用肥肉只是一个传说,反正我到酒厂以后没见过。师傅说,说了你也不会相信,以前老法酿酒都要用到肥肉,三寸厚的肥油用竹篾架在酒上,肥肉被酒精融化,滴进酒里,等肥肉完全消失,这酒就酿成了。我问,这是传说吧?师傅笑,说,当然不是!我给老张家当学徒的时候,就学过这招儿。他还担心我不相信,又说,你现在喝的,是全酒厂最后一缸肥肉酿的绿酒,全世界独一份啊!

听这话,我忍不住又从盆里舀出一勺酒来,喝下去,温吞吞的绿酒缓缓下到胃肠,我似乎真的品出醇厚、油腻的肉味。放下勺子,我问师傅,那现在为什么不用这个方法了?师傅不屑道,现在?过去酿酒最少窖藏三年,现在呢?三个月就开封!每个人的屁股上都像长了刺儿,急急急,急能做出好东西?顿了一下,师傅叹口气,说,好东西都是时间熬出来的。

 

6

舅舅退休以后,每天都要提着他的八哥去人民公园散步,在湖边他扯着嗓子教那只黑乎乎的八哥说话。好几年了,那个八哥连一个词儿都说不出来,舅舅就发狠说,哪天炖了吃肉。舅妈就在旁边煽风点火,炖了,炖了。其实她是嫌弃养八哥麻烦。听这话,舅舅就瞪眼,说,这是我儿子买的,炖了它就是杀了我儿子。

表弟和表妹每年只回来一次,开车回来,连一夜都不肯住。

舅妈不在的时候,舅舅会给我讲讲于嬢嬢的事,他说的挺露骨的,有些细节让我觉得不好意思,他却面色坦然,好像讲别人的事。我猜他是真的想那个女人了。我说,舅舅,你当年应该跟她一起私奔。舅舅就冷笑,说,你小子,根本不了解你舅妈。我很疑惑,听得出舅舅话里有话,可又不好问。

八哥哑着嗓子叫了两声,我和舅舅一起屏住呼吸用力听,可还是没听出它叫了些什么,这个傻鸟,我心里骂。舅舅突然问我,你,干嘛去爬天桥?真想死啊?我愣了一下。憋了大半天,舅舅终于没忍住,还是要问。我说,我本来不想死的,就是闷了。舅舅“哦”了一声,说,我也觉得你没什么理由闹自杀。见我不吭声,舅舅说,这些年跳那桥的,不是被欠工资的农民工,就是失恋的年轻人,哪轮得上你这样的闲人。我听出舅舅在挖苦我。舅舅就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即使是劝慰别人,也全听不出一点好意。

我打断他的话,问,舅舅,我向你打听一个人。舅舅问,谁?我说,你听说过张金莲这个人吗?舅舅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分明在心里编着什么。好半天,舅舅才说,挺熟悉的名字,就是想不起来。顿了一下,他问,你问这个干嘛?我说,随便问问。

那天晚上从舅舅家出来,我突然接到胖警察的电话。他问我在哪,我说在街上,他说,那我们一起喝茶吧。我还在犹豫呢,他却已经说了地方,让我等他。

胖警察换了平常人的衣服,人显得有些邋遢,但看着挺亲切的。一坐下就要冰茶,连喝两大杯,洒到衣服上,也满不在乎地抹了一把。喝完,他才喘着粗气说,今天,你小子请客。我笑了,问,干嘛我请啊?他说,我给你带情报了。说完他拍拍手边的提包。我很疑惑地看着他,问,什么情报?他却突然卖起了关子,不动声色地盯着我好半天,看得我心里发毛,他才问,我问你一个事。我问,什么?胖警察凑近我,用手指点着脑袋,问,你舅妈这里没有问题吗?我茫然地看着他,摇头。

胖警察把身体靠向椅子背,椅子不堪负重,吱扭作响,他伸手从提包里拉出一个绿色的文件夹。胖警察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我,说,你看,这是你想要的吧。

那是一份名单,是这次陪大老板来小城的所有人员的名单。

我抬头看着胖警察,他有些得意,说,你看到了吗?我点头。他说,你再仔细看看。我疑惑地盯着他,他加重了语气,说,这里面!就没有什么叫张金莲的女人!

我自言自语道,会不会是我舅妈眼花了?胖警察却严肃起来,摇头说,你想的太简单了!说着他从文件夹里取出一份户籍复印件,从复印件上看,原件十分古旧,繁体字、全手写,起码有几十年的历史。黑乎乎的一片字迹里,我终于辨认出一个名字:张金莲,年龄:13岁。在名字上面,盖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方框印章:死亡。

我身上暴起一层鸡皮疙瘩。我问,死了?胖警察点头,顿了一下才说,本来拿到名单就算完事了,可后来我自己好奇,就去仓库里翻翻老户籍卡,本来没抱太大希望的——你知道1980年那场大火吗?烧了半个城!可我没想到,这些户籍卡竟然还在。

我无话可说,1980年小城里发生了太多的事,包括我父母的死。

我盯着那张户籍复印件,问,她怎么死的?胖警察摇摇头说,怎么死的我就不知道了,陈年旧事,谁还会知道!胖警察把我手里的复印件收了回去,边收边说,我算帮你帮到底了,你呢,别再闹什么自杀了,我的事情够多了。还有你舅妈,不如带她去医院看看,是不是真有什么问题。

我问,还有别的发现吗?胖警察愣了一下,想了想说,能找到的信息就这些。我点点头,胖警察想了想说,我再多跟说两句张金莲他们家的事。胖警察喝了一口凉茶,说,他们家就这一个女儿,女儿死以后,他爹也死了,喝酒喝死的,她妈后来改嫁,没多久又生了一个孩子,叫什么来着……胖警察手摸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才说,于华!对,于华!我大吃一惊,愣愣地盯着胖警察。

胖警察端起茶杯,看着我,说,她在二中当过老师,你是二中毕业的吧,应该认识她。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食肆叔 4 0

好文字

12月03日 22:44

耳朵 4 0

不爱在小说里写警察,原因很复杂。这篇小说里的胖警察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憨直、仗义又正直,是我心目中云南警察的样子。

12月03日 17:41

推荐文章

合集

中篇小说|人民公园

合集

共5篇

总阅读

46865

总评论

15

总获赞

91

总分享

6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