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连载|人民公园(三)

7

我遇到林静是在前一年的秋天。我追她,中间也没什么曲折。反正最后就是两个人睡在了一起。那以后她每个星期会来我家住一个晚上,其他时间我们都是打电话、聊微信。

林静很漂亮,只是不爱笑。她对自己的过去守口如瓶,我也懒得问,有时喝点酒,她会说一些过去的事情,但都很含糊,一些人的名字,一些稀奇古怪的地名。林静不是本地人,从口音也猜不出她的老家在哪里,大概因为她走过的地方太多了。

只有一次我觉得我们应该结婚,我跟林静说,我父母死得早,舅舅一家把我养大,我带你去见见他们吧。林静有些犹豫,可最后她还是不同意,她说我娶她有点吃亏。我问她为什么。她就恼了,说,问那么干嘛!在林静面前我的嘴总是很笨,说不过她。

虽然她没有答应嫁给我,但我还是把舅妈留给我的一枚戒指戴在林静的手上。那只戒指是祖传的,哪个祖宗传下来的,我记不住了。我对林静说,我心甘情愿把这个送给你,即使将来我们不在一起,我也不会要回来。林静的眼圈红了,抱着我,很用力。

有时刘天放会认真地跟我讨论关于女人的话题。他说,你应该找个女人结婚。我问他为什么?他伸出一根手指扒拉着我下巴上的胡子茬,说,你这样的邋遢大叔,再老可真没人要了。我笑,说,你懂什么,这叫糙,有人喜欢呢。刘天放就套我话,问,哪个人喜欢你了?我故意让他着急,坚决不说出林静。

每次到这时,刘天放都有些遗憾地叹气,说,你早点结婚吧,生个儿子。我问,为什么是儿子?他说,你有了儿子会对他好啊,就像对我这样。我笑了,说,那我不用生了,你就给我当干儿子好了。他不高兴了,说,我才不当你干儿子,我是你兄弟!兄弟!你懂吗?我想了想,说,好吧,兄弟。

那段时间刘天放经常旷课,又没有什么好理由,就来找我,让我帮他写请假条。我从不推辞,但还是觉得他应该好好读书,他翻了我一白眼,说,我读啊。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本金庸的武侠小说。

天气渐渐凉爽一点了,我和刘天放躺在人民公园的树荫里看武侠小说,一看半天,然后跑到舅妈的摊子上吃洋芋饼。舅妈每次看我和刘天放混在一起就皱眉头,她不是不喜欢人小鬼大的刘天放,而是替他担心,经常啰嗦着让他去学校。刘天放不爱听的时候,会粗着嗓子学着我的口气说,舅妈!你不要说了,再说我就离家出走。舅妈最怕刘天放说这话,赶紧安慰一般给他炸个新鲜的洋芋饼。

人民公园还像以前一样破败,虽然酒厂收购了人民公园的地皮,但一直没钱用于基础改造。人民公园还是那么寂寥,除了早上有些老头在那里打打太极拳,平时人民公园静得跟火星一样。有一次我对刘天放说,以后等我有了钱,一定要把人民公园买下来。他问,然后呢?我说,就这么摆着,这么乱七八糟的样子挺好的。刘天放就笑,笑得满地打滚。

我说的是心里话,刘天放太小了,未必能够理解,我喜欢人民公园现在的样子,即使荒凉也是自然的,是无拘无束的。

师傅说他要在年底离开酒厂,经理就像疯了一样,天天跟在师傅身后,哀求他留下来。打了很多包票,涨工资、提待遇,就差帮他找老伴儿了,可师傅就一句话,走,别拦着我!师傅下决心离开让我也感到很意外,没人的时候,我偷偷问他干嘛这么着急,他叹口气说,自己老了,儿子都在昆明,他要投奔孩子去。我劝他,说,你去了未必像现在这样有意思,真要退了,连脚都会软。师傅看着我笑,说,就你这小子最会说话,还真当我去昆明养老吗?我说,反正你要去哪里都不如在这里。我说这话有点赌气,师傅带我有七八年时间,感情上有点像父子了,他走,我心里有点舍不得。

师傅拍拍我的肩,说,你是我最不成器的徒弟了,可我知道你心里有我这个师傅,要是你愿意,就跟我一起去昆明算了,有人拿钱帮我办酒厂,去了我让你当老板。我摇头,说,我不去,舅舅他们都在这里,我走也得等他们老了。师傅叹口气,没说什么。

师傅辞职的事慢慢成了小城的大事件,因为他掌握着绿酒的全套技术,酒厂看师傅铁定要走,就让他签保密协议,保证以后不从事酿酒这行。师傅的脾气大,全不理会这些。事情就僵住了。

酒厂的混乱一直持续着。

但这一切和我无关,我依旧上班下班,去舅妈家吃饭,陪刘天放看武侠小说,和林静睡觉。那段时间林静来得的次数多了,白天我不在家的时候,她会帮我收拾一下房间什么的,等我回去,房间里清清爽爽的,也不错。我一直没弄清楚林静在做什么,问她,她说在做生意,再问,她就不愿意说,我好奇,她就冷了脸,说,你知道太多对你不好。我笑,问,你不是在贩毒吧?林静诧异地看着我,问,我像毒贩子吗?

有一次,林静过来找我的时候,半边脸是肿的,我问她怎么了?她不说话,趴在我怀里哭了很长时间,跟我说,这样活着太累了。我有些心疼,说,太累了就换个方式生活嘛,再不成就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听这话,她擦了眼泪,冷冰冰地说,去哪?去哪还不是一个样,你还真相信重新开始这样的鬼话?

就在那天晚上,舅妈撞见了林静。舅妈很少来我家,这次真的是意外。见舅妈,林静像兔子一样,跳起来就跑,等我追出门,她连人影都没有了。转身回来,舅妈问,这就是你的女朋友?我点点头。舅妈放下手里的东西,想了想,说,你要离开这个女人。我吃惊地看着她,舅妈说,她会给你带来霉运。

 

8

师傅被抓的时候,我还在上班,胖警察给我打电话,问我认识不认识谁谁谁?我一听名字就说,当然认识,他是我师傅啊。胖警察沉吟了一下,说,那你过来一趟吧,他被拘留了。我连工作服都没换就跑到派出所。胖警察还那么胖,换了制服,面容严厉。

师傅一见我就嚎,说,我是冤枉的,你要帮我。我劝他,别急,慢慢说。师傅却有些语无伦次。身后胖警察拍拍我的肩,让我跟他出来。

站在走廊里,胖警察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就奇了怪了,怎么谁遇到事都找你啊!前面是你舅妈,现在是你师傅。我有些无奈地笑,说,人缘好嘛。胖警察绷不住了,笑,说,拉倒吧,看你就是事儿妈。胖警察换了口气说,你师傅的事很简单,酒厂告他偷酒,去他家一查,翻出好几十斤的绿酒。顿了一下,胖警察补充道,据说都是十几年的陈酿。我心里“咯噔”一声,知道师傅这次麻烦大了。胖警察说,他这事不是小事,弄不好要坐牢。我一时懵了,胖警察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拍拍我的肩,说,这事想解决,我觉得还得找酒厂。我点点头。

再回去,师傅已经缓了心神。我问他要不要喊儿子过来?他摇摇头,好半天才说,这是酒厂给我下的套。我问,怎么说?师傅说,我拿酒他们谁不知道,现在才报警,这是他们在逼我签保密协议啊。我早想到这一层的关系,却不知怎么劝师傅。师傅叹口气,看着我说,行了,这一次我认倒霉了,你去找厂长,就说我签那个保密协议。

三天以后,我才把师傅接回家。师傅的家里乱成一团,东西被翻过,杯子和饭碗碎了一地。师傅跌坐在沙发里,脸色难看。我一个人手忙脚乱地收拾,收拾到一半,刘天放给我打电话,说要和我一起吃饭。我想了想,让他去附近的馆子订了饭菜送上来。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师傅吃得少,不知从哪里翻出半瓶绿酒,自顾自闷头喝着。电视开着,放着乱七八糟的古装剧,师傅端着酒杯,盯着电视,一个人那么呆呆地坐着。等我要走的时候,师傅才说要跟我聊聊。送走刘天放,回来,电视已经飘着雪花了,师傅还在喝酒。

我劝了一句,不喝了。师傅叹口气,喝,怎么不喝!说不定这是我这一生里最后一次喝绿酒了。我劝,师傅别说这么丧气的话。师傅放下酒杯,叹了口气,说,东西好,可喝了不舒心,还是不喝了!听得出师傅还在生气。我换了话题,问,师傅以后怎么打算?师傅说,我真的要退了。我说,那也好,省心。师傅“哼”了一声,说,你怎么就这样没出息呢?我笑笑,已经被师傅这样骂惯了。我说,其实人是要服输的,有些事不能强求。师傅不说话了,平时霸气的外皮,似乎都被这次拘留剥了去。

师傅喝了一口绿酒,叹道,真是好酒啊,可惜了。我问,什么可惜了?师傅说,这最好的绿酒再也喝不到了。我不说话,想起那天晚上我们在酒窖里喝绿酒的情景,那种美好的感觉在我心里涌动着。这么一想,我起身去拿了一只酒杯,从师傅的酒瓶里倒了一杯,说,师傅,我陪你喝几杯。师傅笑了,说,好小子!这才像男人!

真的是好酒。

酒润愁肠,心里反而翻腾起一丝快乐。我的话多起来,我问师傅,你跟师祖喝过酒吗?师傅摇头,说,谁敢啊!你师祖多大的范儿!你不知道,他一天三顿酒,一顿半斤,他喝酒那叫一个爽。师傅的脸被酒精燃烧起来。师傅说,那时酿的酒,每一缸都是绝世好酒,每一缸都价值连城。师傅突然盯着我问,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摇头,师傅说,那是真正的陈酿!什么叫陈酿?三年是底线,十年是半路,二十年才是小成。这一路藏着,每年都要淘汰个十几次,全凭师祖那张嘴,对口味,留着,不对口味,倒倒倒!没一点商量余地。师傅说这话时,眼里燃烧着一团火,那是一团我不曾见过的热情之火。

师傅放下酒杯,说,只可惜他死得太早,人死,万事俱灭。我小心翼翼地说,我听说他是喝酒喝死的?师傅点头,说,喝死的。我不吭声,等待着师傅往下说。师傅沉吟很久才说,喝酒喝死本来是豪爽的事,可到了他身上,就太惨了!我问,为什么?师傅说,他喝了毒酒!我问,毒酒吗?师傅点点头,沉吟一下,才说,都怪那个孩子!我问,谁?师傅说,他女儿莲子。

师傅终于不胜酒力,他把自己放倒了。

从师傅家出来,外面还热闹,出街口,刘天放从阴影里出来,跳起来拍我的肩,我吓了一跳。我问,你怎么还不回家?刘天放说,等你呗。我说,你赶快回家吧。刘天放摇头,说,今晚不回去了。我问,那你要干嘛?刘天放说,我要去人民公园。我笑,说,你真是疯了。但我好像比他更疯,竟然陪着他去了人民公园。

夜晚的人民公园里只点亮了一盏昏暗的路灯。一堆蚊子围着路灯乱飞,杂乱如我的心情。我和刘天放一起来到人工湖那里,人工湖像一个大黑洞一样,发着黝黑的深邃的光芒。有湖水,空气也凉爽一些,连晴日里冲鼻的湖水的臭味也淡了很多。刘天放倒在地上便就发出鼾声。他真的是累了,一大团蚊子围着他咬,他竟毫无知觉。

我想了想,把他抱了起来,勾住身体一用力,他就趴在我肩上。平时看他胖胖的,没想到身体却很轻。刘天放似乎醒了一瞬,嘴里嘟囔着什么。

我小声说,我们走,回家。

 

9

舅妈说,那年,莲子用了一块肥肉救了你爸爸他们一家人。我疑惑地看着舅妈,舅妈肯定地说,真的!这么大一块肥肉。她用手比量着。我问,她,从哪里弄来的肥肉?舅妈摇头,说,谁知道!别人都说是偷的,反正她拿了那么一大块肥猪肉跑出来,就是想讨好你爸爸。我问,讨好?舅妈撇撇嘴,说,是啊,她喜欢你爸爸。顿了一下,她说,你爸爸那时多帅,学校里的篮球队员,学习又好,要不是后来学校停课,他会被保送到北京读大学的。

舅妈哼了一声,说,你爸爸就是一个废人!因为没法去北京读书了,他就像个死人一样,什么也不干,每天躲进人民公园里发呆,水也不喝,饭也不吃。顿了一下,舅妈说,要不是莲子,他真的早死没影儿了!舅妈看着我,眼里都是怨恨,她的怨恨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的怨恨。

舅妈说,你爸爸是故意跳湖的,我看到了!他本来不会游泳,却非要在湖边跑,掉进湖里他就像一个秤砣一样。莲子是第一个跳进湖里救他的人,可莲子也不会游泳。我问,莲子被淹死了?舅妈瞪大了眼睛,问,谁?我说,莲子。舅妈用力摇头,说,她怎么会死!你不要乱说,她活着呢。舅妈的表情是认真的,认真到我都怀疑胖警察拿给我的那张户籍卡是否真的存在。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大声地说,舅妈!你的脑子坏了!舅妈疑惑地看着我,我继续说,张金莲!就是你说的莲子,她早就死了!13岁那年死的,被淹死的,尸体都没有找到。舅妈呆了,问,你听谁说的?我说,大家都这么说。舅妈冷笑,大家?大家都希望她死呢。我问,为什么?舅妈说,因为她不好看,瘦,像只老鼠,因为她爸是酒厂的老板,没人能从酒厂偷带出一滴酒。见我不说话,舅妈加重了语气,问,你知道那时绿酒是专供北京、专供毛主席喝的吗?我摇头。舅妈说,这就对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张金莲他爸就是一个人固执得要死的老头,小城里的每个人都恨他。

师傅说,是莲子偷走了大缸上的那块肥肉,一大缸好酒就这样被毁了,师祖心疼得要死!师傅盯着我,好半天才说,那一次,师祖把女儿绑在门板上差点打死。师傅说到这里,眼神突然变得空洞起来。师傅叹息道,那时候,一块肥肉是多么金贵的东西,有钱买不到啊!可没有肥肉就少一缸好酒,这可不是小事!师傅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继续说,师祖到处联系买肥猪肉,他去了楚雄,去了大理,一个多月他才回来了,背着一大块肥猪肉。他做到了,但我们一开始都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条件换了那块肥猪肉。

我跟舅妈说,张金莲真的死了。舅妈气恼地看着我,但我不想再听她辩解,我说,张金莲一定知道她爸爸把她卖给了一个杀猪匠,所以她才会跳进湖里,她不是为了救别人,而是想自杀。舅妈摇头,说,你胡说。但她说这话的口气已经软了,好像她心里有什么东西慢慢塌陷下来。

我很肯定地说,救我爸爸的不是张金莲,是你。舅妈慢慢抬头,看着我。我问,你为什么不去救莲子?她的眼神呆滞起来,好半天她才哑着嗓子说,换在现在,我也不会救她的。

师傅说,没人想到那块肥肉会有毒。我吃了一惊,问,有毒?师傅点点头,说,那是一头被猎人毒死的野猪,猎人太贪心,没有跟杀猪匠说出真相。师祖又心急,也没有追查肥肉的来源。野猪的肥油融化的速度太快了,如果师祖稍微留意一些,他会发现异常。可那年天气太热,他以为只是天气的原因。师傅举起杯子,杯子里的绿酒在灯光下,闪着翠绿色的光芒。师傅说,那缸酒的颜色也很奇怪,不是这样透明的翠绿,而是浓稠的绿色,后来我们才知道,猎人用了眼镜王蛇的毒液。

那天中午,舅妈在炸洋芋的摊子前突然昏了过去,幸好刘天放在,他央求超市的人打了120,然后给我打电话。等我赶到医院,舅妈已经脱离了危险,脑中风。她竟然认不出我了。在病房外面我哇哇大哭,哭得刘天放都看不下去了,狠狠踢了我两脚。

那以后,只要有时间我就在医院里照顾舅妈,我不在的时候,刘天放替我,他比我还勤快、还能干。舅妈却认不出我们了,她的眼神是飘忽不定的,看谁都仿佛视而不见。舅舅要来陪护,我劝他回去,他没说什么。

过了几天,表弟和表妹从昆明过来,叽叽喳喳商量让舅妈去昆明住院。那时候,我已经知道,舅妈的脑子里长了一个很大的东西,那东西改变了她对以前的回忆。

舅舅也被劝着一起离开小城,他有点舍不得,被表弟骂了几句,也不吭声了,舅舅很怕表弟。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表弟说要把小城的房子卖掉。表妹说,卖掉好,得了钱给妈妈治病。一直不说话的舅舅却突然说,卖什么卖!这房子不卖!表妹问,留着干嘛?舅舅说,留着住!表妹气恼地说,谁还住?你啊?还是我妈?舅舅突然抬头,赌气道,他!留给他!

舅舅指着我。大家都看我,没人说话了。我有些不自在,说,我不要,我有住的地方。舅舅却很粗暴地说,有住的地方,这个房子也是你的!谁都不说话,我知道表妹和表弟心里一定藏着恨,但在此时,舅舅却压住了所有人的怨气。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中篇小说|人民公园

合集

共5篇

总阅读

46875

总评论

15

总获赞

91

总分享

6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