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中篇小说连载|人民公园(四)

10

舅舅一家人走了以后,他们的房子就那么空着,舅舅留下了很多书,我就喊刘天放过去翻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没想到刘天放一下子沉迷其中,见一本读一本,人也安静了很多。那段日子,酒厂的生意不好,先是限产,接着裁人,裁人之后,就是各种优化组合。到技术部门更简单,只留必要的技术员,其他都转到销售部跑市场。

我进了销售二部,销售任务很重,每天一睁眼就要想着今天要送出去多少瓶绿酒。开始几个星期我根本摸不着路,完不成销售任务,我就没有工资。林静知道这事,每次来都留钱给我,其实我的花费不多,吃的简单,穿的又是工装,顶多偶尔跟刘天放一起吃顿肯德基。那时候肯德基刚来小城,每天店里都是人山人海,等不到座位,我们就抱着装汉堡的盘子蹲在门口吃,看起来跟工地上农民工吃中饭一样。

林静说,你跟着我干吧。我说,我才不贩毒呢。我跟她开玩笑,她却恼了,说,你再说我贩毒,我就把你舌头咬下来。我伸出舌头给她咬,她还真的扑过来。林静抱着我说,你跟我干,也卖酒,一点不糟蹋你的专业。我很好奇,问,你做什么酒?林静爬起来,从大背包里拿出一瓶绿酒,说,这个。

我拿起来,看了看,说,假的。林静问,怎么说?我说,瓶子是真的,标签没问题,扣锁也假不了,可这酒的颜色、浑浊度,简直就是垃圾酒。我随手把酒瓶放在桌子上,转头,才看到林静用近于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林静说,到今天我才发现你是行家。我笑,说,别的酒我鉴定不了,这绿酒,看着色就知道真假。林静跳了起来,说,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一起卖这个。

我终于明白了,我摇头,说,我不跟你卖假酒。林静问,为什么?我说,酒是喝的,假酒伤人。林静不屑一顾,说,你管这些呢,赚钱更重要。我懒得和她争论了。我说,你别在小城卖这东西。林静问,为什么?我说,全世界都可以不喝绿酒,可小城的人还是会喝,这是小城特产,要是假的多了,糟蹋的还不是小城人自己吗?林静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她扑到我身上,脸贴在我的胸前,很久才说,你啊,真是个大憨包。

林静又是很久没出现,但从我知道她卖假酒以后,她也不再藏着自己的行踪,她的绿酒从版纳进货,每周她都要去跑一趟。

林静在的时候,我都找理由躲着刘天放,等她走了,我才有时间去舅舅家。舅舅家一片狼藉,刘天放懒得出门,每天吃方便面,地上、桌子上都是方便面的塑料袋。我喊了几声,没人答应,进到里面房间,才发现刘天放在床上昏睡,摸摸头,发烧。

刘天放病得很重。做了很多检查,医生也没弄明白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看着他越来越虚弱,我很心疼。我问医生能不能转去昆明救治,医生说,他的身体可能不行。从小城到省城要四个小时的路程。医生说,如果真的在路上出事,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医生的话让我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刘天放一直昏迷着。我问他,要不要喊你妈妈来?他不吭声,我问他,要不要带你去昆明?他也不吭声。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最后我给林静打电话。我说,刘天放要死了,你来看看他吧。林静吃惊地问,你怎么认识他?我说,这个你不要管,你回来看看他吧,如果他现在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林静在电话里犹豫,我说,他是你儿子,你跟他能有多大的仇?林静还是不说话。

我大声说,林静,如果刘天放死了,我饶不了你,我会追到天边杀了你。

我哭了。

我拿出所有的积蓄,给刘天放换了人民医院里最好的病房。最好的病房也只有十几平方米,堆满了杂物,但我觉得这样挺好,而且让我高兴的是,从那面脏玻璃窗上,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人民公园和人民公园里的那面湖,阳光下,湖水就像绿酒一样翠绿。

天气冷了,我回家去拿衣服,上楼的时候,看到胖警察正蹲在楼道口抽烟。我问他在干嘛?他见我,站起来说,能干嘛!等你呗。我没心情和他闲聊,兀自上楼,没想到他也跟着我进了房间。

胖警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四周看着,说,你这房子是酒厂的老房子吧。我“嗯”了一声,在柜子里翻衣服。胖警察摆摆手,说,你先别忙,我真有事找你。我停了手,转头看他,问,什么事?他挥手让我坐下,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我,问,这人,你认识吧?

照片上的女人是林静。我点头,没什么好隐瞒的。胖警察说,你要是认识,那我算找对人了。我问,她怎么了?胖警察反问,你不知道她犯什么事了?我想了想,说,不知道。胖警察笑了,说,你小子在说谎。我辩解道,才没有。胖警察哈哈大笑,说,你真以为骗人那么容易?我有点心烦意乱,问,你到底要干嘛吧,直接说,我还要去医院照顾病人呢。胖警察有些吃惊,问,照顾谁?你舅妈病了?他这么一说,让我想起几个月前他还怀疑舅妈脑子有问题的事,没想到真让他猜到了。

我叹口气,坐在胖警察对面的椅子上,手拄着头,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最后索性直接说林静吧。我说,我认识这个女的,林静,有一年时间了,她以前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卖衣服。胖警察掏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记着。

我说,我最近才知道她卖假酒。胖警察问,你没有参与吧?我冷笑,反问,你知道她卖的什么假酒吗?胖警察摇摇头,我说,她卖的是假绿酒!我自己酿着真绿酒,她却卖假绿酒!胖警察看着我,问,你知道她卖假酒,怎么不来报案?我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我说,卖假酒的人多了,现在街上哪个小超市没有假酒,我遇到就报案?谁管?顿了一下,我反问,对了,我还好奇,你怎么调查起假酒的案子了?你不在派出所了?胖警察用笔点着我,微笑道,你小子!聪明!聪明!我啊,现在调到市局的经侦科了。我点头,问,升了?胖警察谦虚道,差不多,差不多。

 

11

我一直想跟林静说,小城太小,谁都藏不住秘密。从认识她那天开始,我就知道她有个儿子,有个叫刘天放的儿子,而且我一直知道她不停虐待刘天放,像对一条流浪狗一样,只是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我心里明白,我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实,虽然我越来越喜欢刘天放,我和刘天放一样,愿意把他当我的兄弟,而不是儿子。

刘天放跟我说,这个世界里,兄弟之间才有真情谊。我不吭声,我猜他看武侠小说看得太多了,他那么喜欢人民公园里的湖,一定是想有一天能在水上修炼轻功,他那么喜欢用石头在湖里打水花,一定是想练出世上无双的神秘绝活儿。

我在医院里陪着刘天放的时候,跟他说了很多话,可他都没听到,很遗憾。

医生来过几次,每次听完他的心跳,都只是摇头。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他身体里的病毒蔓延。医生只能用沉默表达他们的无奈,他们都是一样的年轻,在这样一个小城里,他们跟我一样混着平淡的日子,他们面对死亡的波澜不惊,就像我品尝不出一杯绿酒究竟如何醇厚。我们都是小城庸常岁月沉淀下来的泥沙。

刘天放的生命开始按小时计算。某个黄昏,他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我,他说,哎呀,我刚才还梦到你了。我吃惊地看着他,他生机勃勃的样子让我恍惚觉得,他马上就能从病床上爬起来似的。

刘天放说,那瓶绿酒还在吗?我问,什么绿酒?刘天放说,就是你从酒厂偷出来的那瓶。我点点头,那瓶酒一直放在舅妈的手推车上。刘天放说,那酒本来是想送给一个人的。我问,谁?你妈妈?刘天放摇头,说,不是她,那是我骗你的。刘天放出了一口粗气,说,我要给那个男人。我知道他说的是谁了。刘天放说,怎么说他也是我爹啊。说这话时,他脸上有点异样的光芒。他看着我,说,帮我个忙吧,把酒送给他。我犹豫了一下,问,他在哪?刘天放说,版纳。我问,你上次去版纳,就是去找他吗?刘天放点点头,说,我见到他了,那么老,又黑又瘦,像个鬼。顿了一下,他抬手,用手指摸摸我下巴上的胡子茬,说,真没有你帅。说完他笑了。

我却哭了。

刘天放说,你别哭,你一哭我就害怕。我抹了抹眼泪,问,为什么?他说,那天你舅妈在医院抢救的时候,你哭成那样,我就怕你哭死。我笑了,那天我真的是慌了手脚。刘天放说,如果我死了,你千万别哭。我问,为什么?刘天放说,你一哭我就舍不得走了,要是变成鬼魂总缠着你,你还怎么泡美女啊。我轻轻打了他一巴掌,说,乱说话!他却笑,说,真的,真的。

刘天放突然说,我妈妈配不上你。

我吃惊地长大了嘴巴。刘天放什么都知道,只是他和我一样,愿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这话,刘天放盯着我,直到累了,他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那天,一直等到整个房间黑成一团,我才站起来。我用一张白床单把刘天放包裹起来,然后顺着腰用力折叠,我听见他已经僵硬的身体发出折断的“咔嚓”声,我没有犹豫,继续用力,终于他被我弯了一小团,我把他放进一个大背篓里。我要把他背出医院,背到人民公园,我要亲手埋了他。

这就是我当时最疯狂的念头,也是我从小到大能够想得出的最大胆的举动。

出病房到楼下,没有人会注意一个满脸悲伤、背着大背篓的男人。出了医院大门,我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我没有理那人,埋头往人民公园走。那人也没有说话,只是跟在我身后,没有喊我,也没跟我说话。

从人民医院出来,就是繁华的东风路,深夜,东风路上的人仍然很多,我的背篓经常撞到某个人,但我听不到别人的责骂。走到东风路过街桥那里,我站了几分钟,桥还是那么难看,还是那么没用,行人宁可冒险穿越马路,也懒得爬上天桥,除非想死的人。再往前就是电影院了,我记得和刘天放一起看过一部很儿童不宜的电影,我们还讨论过电影里那个女人的大腿。

后面那个胖警察终于追了上来,问,我帮你?他看到我哭了,说,来吧!兄弟!我背会儿。

我们一起进了人民公园。

我们一起坐在人工湖边。胖警察问,你打算怎么办?我说,我要把他埋进这个湖里。胖警察说,算了吧,这个湖太浅了,装不下他。我执拗地摇头,我说,我要让他在这个湖里融化,让这个湖变成好酒。我说着,又抽泣起来。

胖警察不说话,点了烟,用力吸着。

我们就这么坐着,坐到天光大亮。

胖警察说,我们回去吧。我点点头。我背起背篓,跟着胖警察往回走。

好兄弟,如果你真有灵魂的话,走吧,远远地走,别再回来。我心里这样念叨着。

 

12

我背着那瓶绿酒上路了,我打算去版纳,帮刘天放完成他的心愿:送小城最好的酒,给那个男人。走之前,胖警察劝我,你没必要跑去,地址都有,快递过去就行了嘛。我摇头,坚持要去。胖警察就帮我买了票,嘱咐我早点回来。

我先到昆明,去看看舅妈。舅妈一直住院,手术的事因为钱而耽搁了,舅舅见我就叹气,数落表弟和表妹的不孝。我劝舅舅,说,等我下次会带钱来。他就跟我瞪眼睛,说,你不能卖房子!我不吭声,除了卖房子,我还从哪里出钱呢?舅舅却还在生气,说,房子是你的,以后我们还要回去住呢,到时给你房租。我笑舅舅认真,又劝了几句。

这一次让我意外的是,舅妈竟然又认出我了,喊我的小名,拿手在我头上轻轻拍打着,我傻乎乎地笑,想起小时候她这么摸我的头,那时多犟,她要摸,偏不让,大喊大叫,还哭。

在昆明我给酒厂师傅打电话,他说他不在昆明,再问,竟然也在版纳。我跟他约了在版纳见面,他很高兴,说,快来吧,这里闷死我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版纳的天气那么热,看不到一点冬天的痕迹。

刘天放给我留下的地址离版纳城里还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那是一座建在山坡上的县城,有些偏僻。我去的时候正在下雨,一路泥泞。等我住下,雨也停了,我顺着街道找过去,那是一所大院子,外面看像工厂,冲鼻子的酒糟味道,但门口却没有牌子。

我在门口迟疑的时候,一个穿黑衣的年轻人突然跳出来,阴沉着脸问,你找谁?我说,我找谁谁谁。他反问,你是谁?我想了想,说,你就跟他说我是刘天放的叔叔。年轻人又盯着我看了几眼,才拿出手机。

我跟着年轻人进了大院,拐来拐去到了后院,年轻人指了指对面的房子,说,你去吧,刘老板在那等你。我笑笑,一个人往里走。

刘老板果然很黑、很瘦,牙齿也是黑的,却爱笑,问我是谁,怎么认识刘天放。我说我从小城来的,刘天放喊我叔叔,这次来版纳出差,他托我带一件礼物给你。说着我把那瓶绿酒拿出来,他接过去看了看,说,哎呀,好酒!绿酒让他情绪好起来,说,上次我见到刘天放才五岁,这么矮的一个小豆子,现在长高了吧?我点头,刘天放靠在老板椅里,很放松地说,时间过得真快,一晃这么多年了。他叹口气,说,那时他妈妈非要带他去小城,那里有什么好,不如我们版纳。

我突然心烦起来,不想听他再啰嗦。他很敏感,马上感觉出来,站起来送我,边走边说,你这么远来,晚上一定要一起吃个饭。我摇头拒绝,他却坚持,说,刘天放喊你叔叔,我拿你就当弟弟了,弟弟来看大哥,怎么也要让大哥招待一下,要不我多没面子。说着哈哈大笑。我想了想,说不出别的理由,也就答应了。

我一个人回到旅馆,刚脱下外衣,就有人敲门,我拉开门,看到一脸冰霜的林静。

林静根本不在乎我的怒目而视,她一把推开我,进门,坐在床上,冷冷地问,你来干嘛?我狠狠摔上房门,说,要你管!林静问,你是来揭我老底的?我反问,揭你老底?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林静愣了一下,我和她在一起那么久,还没有过真的动怒的时候,她看着我,好半天才问,刘天放怎么样了?她说这话时,态度依旧那么傲慢,这一下子激怒了我,我突然猛冲到她面前,不等她反应过来,我的双手已经勒住她的脖子,我一边用力一边咬牙切齿地说,你还有脸问他?林静用力挣扎,她的脸扭曲着,异常丑陋。我一直在用力,直到她放松了挣扎,我才抽出一只手,用力抽她的脸。她的脸瞬间肿起来,血泪模糊。

我松开手时,她还蜷曲在床上。

我说,你记着我说过的话,刘天放死了,你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要找到你,杀了你!

林静慢慢爬起来,怒气还在,吼道,你有本事,来吧!杀了我吧,你有种现在就杀了我。她径直冲了过来,脸几乎撞到我身上,我用力推了她一把,冷笑道,现在?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那天晚上的宴席上,我见到了师傅,他很意外,可我早已料到。师傅在刘老板面前一再夸我,说我是他最好的徒弟。刘老板有些认真了,问我现在做什么工作,我说,还在酒厂。他就劝我说,我听说酒厂效益不好嘛,不如换个地方,老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人总要替自己找个后路。

我敷衍着笑说,我的亲人都在小城,哪里也不会去。我这样一说,宴席就有点冷场,后来师傅提议说大家一起尝尝我带来的的绿酒,气氛才又热烈起来。

大家干了第一杯。我看到师傅眼圈红了,我想说点什么,但忍了。我知道这样的场合之下,说多了只会惹麻烦。

看得出,刘老板也是好酒之人,当然品得出这绿酒的醇厚,他大赞味道好,我说,这是刘天放特意让我给你带来的。刘老板听这话,猛点头,说,这孩子知道疼人。说着脸色有些异样。我说,他经常跟我提到你,他还说上次过来找你了。刘老板吃惊地问,找我?什么时候?我说了大致的时间,刘老板却摇头,说,我没见到他啊。我想了想,说,可能他害怕见你?刘老板叹口气,说,有些事就是没办法。

师傅在一边给我使眼色,大约是怕我惹刘老板不高兴。我会意地点头。等宴席散尽,师傅一定坚持要送我回旅馆。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耳朵 4 0

写11章时泪如雨下。多年后再读,依旧忍不住流泪。悲伤逆流成河。“我死了,你不要哭,你一哭我就舍不得走了……”

12月05日 20:52

推荐文章

合集

中篇小说|人民公园

合集

共5篇

总阅读

59147

总评论

15

总获赞

94

总分享

6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