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狮子

谢小鱼 21443 2018.08.08

1

她觉得喘不过气。

像是肺的容积突然变小了,盛不下过多的气体;又仿佛每一次呼吸,空气还没到达肺部,就没有力气再进行。胸腔于是钝钝的,木木的,就像压了一块石板。她突然想起小时候不小心掉进池塘的感觉,挣扎到筋疲力尽,扑腾到没有力气,只能绝望放弃。

这是去菜市场的路上。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变成一柄剑,尖利地戳着脚后跟。她没有力气去疼,那痛感就忽左忽右的,被她东一脚西一脚地踩在脚下。

从家到单位步行需要20分钟,从单位到菜市场15分钟,从菜市场回家15分钟。每周上班,她都重复这样的路程。从单位到菜市场,再从菜市场到家,年复一年。

今天,她觉得这段距离,已经走了一生,仍未抵达。
 
在她感觉支撑不住就要跌倒之前,她顺势坐到街心花园的一条石凳上。这是初春,晒了一天的石凳有着舒适的温度。从臀部传来一股热流,向上顺着脊柱,向下顺着双腿,刷刷地暖透了全身。这一刻她突然很奇怪地想起,在朋友家用过的全自动马桶,方便完毕舒适的水流冲击下身,也是现在这样酥酥麻麻的感觉。身体暂时不累,脚底就传来了钻心的痛。

这是一个普通的街心小游园,几棵高大的泡桐树,随意分布在花园四周,紫白色的泡桐花将谢未谢,风吹过,一朵一朵从树上砸下来,带着一股很好闻的香气。几条石凳沿着不规则的石子路摆放着,故意营造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看了看四周--一个谢顶老头肚皮朝天躺在另外一条凳子上,鼾声震天;几个老太太围坐,打纸牌的打纸牌,没打纸牌的打毛衣,互相说着闲话。她每次从这里经过,都是脚步匆忙,心里却是很羡慕这些老人,也不知她老了,可否有这么悠闲的晚年。

人行道上,每个人都形色匆匆,没人注意到她。她脱下黑色的高跟鞋,把脚抬到膝盖上。隔着玻璃丝袜,看得见一个晶莹透亮的泡。泡处在崩溃的边缘,难怪每走一步,都疼得要命。

实在不该穿这双鞋子。她平时都习惯平跟厚底鞋,在公司跑来跑去,下班去菜市场,不管是走是站,轻松自如。想想又很无奈,昨天单位特别通知,所有女职工必须穿高跟鞋,否则罚款。上这个班越来越不容易了,各种超范围工作,各种加班,各种考核,各种会议,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她把脚放下,悬空套进鞋子里,打算休息一阵再走。体温已经和石凳融为一体,最初的舒适感消失,累的感觉又一点一滴的回来了,她忍不住低低地叹了口气。石凳是白色的,两端各坐一个石狮子,用手摸摸,暖暖的。雕工居然还很细腻,石狮子淡淡笑着,透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她缓缓摸着石狮子的头,不由得失了神。


2
 
“就坐这说吧。”一个怒冲冲的女声响起。她一愣,生怕这个女声的主人踩到已经受不住折腾的脚,想缩回脚却累得动不了,只能看着女声挨着她愤然坐下。
一双棕色男式皮鞋停了一下,也挨着女声坐下了。女声沉着脸,晃动屁股朝她挤了过来了。
她无奈,想要开口抗议,却发现发不出声音。
“你信我,再给我一年时间。”棕皮鞋想挪过来,看看恶形恶状的女声,又讪讪缩了回去。
“一年?你自己说说,几个一年了?我看你就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不想离!”
棕皮鞋闻言立刻站到女人面前,打躬作揖:“孩子小,黄脸婆又死活不签字。你体谅体谅我,除了没跟你打结婚证,人是你的,钱也是你的······你还要哪样?”棕皮鞋使劲跺了跺脚,肥厚的肚皮也跟着颤了颤。
“要哪样?要说法!”女声伸出手,“啪”地拍了一下棕皮鞋的肚皮,那肚皮便又悠闲地颤了几下。“我又有了,你这个死人!”

她坐不住了。扭头瞪了一眼女声—小巧的鼻子嘴巴,长相精致,白腻的皮肤配上酒红色的头发,年轻,有活力。而棕皮鞋,油光满面,肥头大耳。不用说,一对野鸳鸯罢了。她皱起眉,这两人再不道德,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廉耻,什么是隐私吗?这种事情也好在大街上讲?也好当着陌生人讲?好吧,你们好意思说,我还不好意思听呢!脚套进鞋子,发现站不起来。她低头一看,棕皮鞋踩在她的脚上,却没有痛感—不对,是没有感觉。

“太好了宝贝,给我生儿子,生个大胖儿子!”棕皮鞋侧过身去,胖胖的屁股几乎撅到她脸上。她心里一激灵,用食指轻轻戳了一下还在眼前晃动的的屁股—手指穿透了那个屁股。再改成手掌摸过去,手掌穿过棕皮鞋的屁股······她的冷汗一滴滴的下来了。

顾不上两人热烈的拥抱,说笑。她的冷汗化成冰,风一吹,透进心的凉。
这是,怎么,回事。
她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一手的汗。再动动脚底有泡的脚,尖锐的疼;试试扭扭腰,没问题,试着站起来,不行。难道突然瘫痪了?掐了一把大腿,钻心地痛。再试着对棕皮鞋说话,“这位先生······”没声音!
没声音。

糟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呆呆坐着,两个人的对话又钻进耳朵里。
红头发:“不离婚不生,明天我就打掉。”
棕皮鞋:“离离离,一准离,晚上回去就摊牌。”
红头发:“最后信你一回。不拿离婚证来,就算儿子生出来,也不给你看一眼!”
“好好好,那今晚······”
“我自己走。你回家,去离婚!”棕皮鞋跟红头发挥挥手,再次晃着屁股坐回石凳上。她看了看四周,睡觉的老人,打牌打毛衣的老人,不知何时已经散去。

路灯亮了,天色渐渐暗下来。

“这位先生······喂,喂!”还是没有声音,明明已经在吼了,却静悄悄的,自己的声音像是走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但棕皮鞋在裤兜里悉悉索索掏出烟,嚓得一声点着烟的声音,又这么清晰。难道,是突然失声了?听觉还在?她犹犹豫豫地探出手,手掌再一次穿过棕皮鞋穿着夹克的手臂。手掌搭上含着笑意的石狮子,触手处温润而结实。

天啊。

她惊恐地低下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3

棕皮鞋的电话响了。“老婆,我在加班。加班······公司很忙。一会儿就回,等我吃饭。我有个事跟你说。”棕皮鞋使劲吸了一口烟,扔了烟头,走了。

她看着烟头,从发着红光,冒着白烟,到彻底熄灭。天色更晚了,几点了?手穿过皮包,拉不开拉链、拿不起任何东西。却摸得到自己的身体,和渐渐变凉的石狮子。石狮子在黑暗中,依稀还是个笑模样。

又来人了。是个女的。白色的连衣裙,高跟凉鞋,垂在肩膀的卷发。连衣裙一路慢慢走着,讲着电话。她的心止不住地狂跳起来,必须要喊人帮忙,来呀,来呀,坐下!坐下!

仿佛听到了她的召唤,连衣裙果然坐到了石凳上,电话还在继续讲:“是,他爸妈,我爸妈,都赞成。我当然不想,生一个孩子恢复那么长时间,现在还在胖,谁愿意再来一次啊?”
喔,生二胎的事。她想,忍不住细细打量一番连衣裙。年轻,身材匀称,面容姣好。不过世间每个女子,对自己的体重大概都是不满意的。

连衣裙继续说:“是啊是啊,我们第一个是儿子,就想着不要生了。生个姑娘还好了,招商银行,再生个儿子怎么办?”她涩涩地想,她又何尝不是难题一样,不同的是,家里逼得更紧,因为她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想起先生斩钉截铁“通知”她准备生二胎的样子,心似乎被谁用锥子扎了一下。

“我没想好,我家那个也说不要生了,生孩子是道鬼门关,但是我又很纠结。”连衣裙咯咯咯地笑起来,“我是想,以后我们老了,一翘脚死掉了,至少他们有个伴呀!”她的心也微微动了一下,是啊,两个孩子。就像她一样,父母都过世以后,除了爱人和孩子,至少她还有弟弟这么一个血脉相通的亲人。

“······好的,见面再说。我们明天一起吃饭。”连衣裙挂断电话,准备起身离开。
她情急之下急忙开口:“喂!”连衣裙侧脸,看着她说,“你好,是喊我吗?”
 
谢天谢地!终于有人听见了,她又惊又喜:“对不起美女,我的脚······摔到了,能不能帮忙扶我起来?”
连衣裙爽快地伸出手,“当然可以,我顺便帮你打个车吧!”她慢慢地把手交给连衣裙,连衣裙的手,痩、长,但却暖。
连衣裙走近,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托着她的臂。“别忘了拿包。慢一点。”她心跳如鼓,来不及反应,已经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面前。
她转身对连衣裙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再看那只石狮子,朦朦胧胧映着夜色,依然神秘地微笑着。



晚上九点,晚春的夜风,带着丝丝的寒意。莫名其妙在凳子上坐了三个多小时,在飞驰的出租车上,她模模糊糊地想,棕皮鞋和红头发的情事,是做梦吗?是幻觉?还是真的发生?她还想,也许最近感觉“累”的根源,就是先生坚决要生二胎,而她拒绝得很干脆。该是做出决定的时候了,为了这件事,他们已经冷战了半年多。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她一闭眼擦去不小心流出的眼泪。人到中年的女人,走向衰老的身体,逐渐不济的精力,压力重重的工作,那孩子生与不生,都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可是谁又能真正地感同身受。

家里亮着灯,男人还是坐在沙发上,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姿势。她轻轻放下皮包,换好拖鞋,让脚底的血泡轻松点。男人木着脸说:“你终于回来了,我有个事跟你说。”她低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脚,男人没有换拖鞋,穿着一双棕色皮鞋。
“我也有事跟你说!”这句话终于没有说出口。她愣愣地站着,仿佛变成路边那只,石狮子。

网友评论

2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周瑨 0

构思精巧,文笔很细腻啊

  • 谢小鱼  : 谢谢周老师点评……

    0

10月15日 11:02

马沐驷后裔 0

小小说?

08月16日 15:16

小憨家妈 0

么么!一口气读完,故事编得真好。向小鱼学习!我也要学写小说!

  • 谢小鱼  : 故事和小说是两码事……我们一起努力吧!你是最勤奋的!

    0

08月09日 11:42

箫寒 0

这是一篇语言流畅,让人读着轻松的小说,这一点十分难得! 作者以第一人称的“我”坐在石狮子旁边的石凳子上,非常自然地引出了两组人物和故事,非常巧妙地过渡到“我”的故事。三个故事的主题都在讲现实生活中最热闹的——“生二胎”。小说构思得好,高跟鞋的描写,是不可多得的道具,不仅为故事发展铺垫出自然的过渡,而且还折射出职场生活的竞争与无情。当然,“石狮子”应当蕴含着更深刻的含义,可能因篇幅短小等原因,而没有写深写透吧。

  • 谢小鱼  : 谢谢箫老的点评,功力不够,想表达的东西还是不够清晰。还得多多努力,向你们学习!

    0

08月09日 10:12

文笔塔 0

从我读到过的小鱼从前所写的文章中,这一篇是她最用心写出来看作品。她的这篇石狮子看似有点魔幻,但生活化的气息很浓厚,有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作品的味道和创作风格。从而也是在此次参赛作品中,风格独特的一篇。她从一个女性的思维角度,以其精致的讲故事方式,致力于关注生活的细微之处。在文字中的内在情绪也并不十分尖锐,而是非常平和的。她的手法也不是五花八门的现代或者后现代的写作技巧,而是用清晰与心理期盼的现实主义门罗写作特色,用整体风格的朴素与沉稳,去除了当下小说中鲜明的实验性来进行讲述的。

  • 文笔塔 回复@ 谢小鱼  : 俺读书多,学问有吓大家深,只要你交学费,我能保证你每年进步一小点点点点………………🤣🤣🤣

    0

  • 谢小鱼  : 谢谢文老师!我读书少,尤其是外国作家的小说,所以您说的流派,主义,我不甚知晓,但,看得出是夸奖,而且是过奖了,真心感谢! 我的文字,每年能够进步一小点,就心满意足了!

    0

08月09日 09:54

流云 0

构思巧妙,值得一读。

  • 谢小鱼  : 谢谢流云老师鼓励!

    0

08月08日 21:09

黑马子建 0

小说很耐读。这些新鲜的石狮子也耐看!

08月08日 21:02

阿光 0

小鱼大作!

08月08日 18:34

杨柳 0

看的有点晕

  • 谢小鱼  : 三条线,开放式的结尾,的确会晕

    0

08月08日 18:03

十布金刀 0

良作,受益匪浅,马尔克斯附体,魔幻现实,太赞!

  • 谢小鱼  : 过奖了,做个尝试,多多指教!

    0

08月08日 17:49

秋月 0

一个悲伤的故事,有可能正在任何普罗大众身上发生,构思得很巧妙。

08月08日 17:3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