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人间 连载 123

正胡思乱想,阿苏敲门进来,请他去吃晚饭,姬麟如叹口气,“你们吃吧,我没什么胃口。”

阿苏端着托盘说:“那么,你帮我给琴总送吃的好不好?我要借你的司机和车,我必须赶回巴黎,明天的婚纱展小闻不知道怎么弄。”

姬麟如笑起来,“我这就让他送你。”说着从她手里接过托盘,一只手打电话让司机送阿苏去巴黎。

阿苏看着他认真地说:“姬总,我知道你喜欢我们琴总,我看她一天天憔悴,实在于心不忍。你答应我,对她好,别伤她好吗?让那些人离她远些。别让我为今天的事情后悔。”

姬麟如看着她,认真地说:“我答应你,我发誓。”阿苏笑笑,下楼去了。

姬麟如端着托盘走进司琴的房间,来到她床前。屋子里满是奇怪地香味儿,像是司琴在山上指给他看过的绒蒿的味道。看上去她还在昏睡,有些不安稳。他把托盘放在一边,到浴室弄了块热毛巾来,轻轻给司琴擦擦满头汗水,她头发都湿了。司琴动了动,睁开眼睛,看见他笑了笑,“怎么?阿苏让你进来的?”

姬麟如一笑:“这个也知道,要不要吃点什么?”

司琴努力要坐起来,姬麟如忙把她扶起来,在她背后垫上枕头,司琴喘了口气,“我得漱漱口,很难受,那药,闻着好闻,可在嘴里涩还苦。”

姬麟如给她拉好毯子,“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拿,能坐稳吗?”

司琴点点头,不一会姬麟如拿来盆子和水杯,司琴漱漱口,感觉好些,这才喝口水把杯子递给他,“谢谢你。”

姬麟如笑笑,把杯子和盆搁一边,“喝点儿牛奶?我记得你在家总是喜欢喝。”司琴点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喝了几口。姬麟如拿着勺子,舀了一勺粥递到司琴嘴边,司琴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乐苏做吃的就像熬药丸子。”

姬麟如笑起来:“他是大夫,医食同理。”                                              司琴一笑:“现在我也说不上好吃不好吃,总之,先别饿死自己是首要。”

姬麟如看着她:“那就再吃几口,吃完再说话,别呛着自己。回头我给你做好吃的,我做西餐还不错。”司琴笑着张开嘴,努力吃东西,不一会儿,吃了一小碗粥和蒸蛋羹。姬麟如还想让她吃些水果,司琴摇摇头:“我吃不进去,就这么说说话吧,一会儿我就没这么清醒了。你还没吃东西吧?饿不饿?”

姬麟如把托盘放到一边,“我没事,”说着伸手把她的头发捋向一边,编成辫子,“这样是不是舒服些?你的头发真好。见不着你,心里有说不完的话想和你说,可见到你,我一句也想不起,只要看见你就好。”

司琴看着他:“你总是最会说话的那个,不过很中听,没想到你还会编头发。”

“你喜欢我就常说给你听,只要你不烦。小时候常给我妹妹编辫子。”姬麟如看着她笑着说。

“说不好,我哥他们总说我没个长性,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不过我喜欢我们从前每天晚上打电话说笑的日子,很好玩。”司琴笑笑。

“那么就别挂我电话,别不理我,我们还说说笑笑。”姬麟如抓着她的手,“又是这么凉,你不该这样的。”说着竟哽咽得说不上话来。

司琴用另一只手放在他手背上,“我没事,历来这样,总是把人吓一跳。”  

“这样了还说没事,是我不对,应该一下飞机就把你带过来。”姬麟如把她的手放在唇边,“对不起,是我太大意。”

司琴叹口气,“你我是生意人,那有那么多时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姬麟如抬头看着她:“你就那么喜欢做生意?”                                   

司琴一笑:“不然我还能做什么?吃闲饭吗?会被噎死的吧?”

“你设计的珠宝、婚纱,还有那个住宅区,你是个非常好的设计师呀,天分那么高。”姬麟如看着她说。

“也一样是生意不是吗?只不过我往前走了一步,不看别人脸色而已。”司琴笑笑,“要我做这些事情还要看人脸色,那是断不行的。”

姬麟如摇摇头:“你做这些事情,只有别人看你脸色的,再没有人能给你半点儿不是。何苦那么逼自己,司琴你的理由我知道,可是也要你有足够的体力和精力才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司琴一笑:“也差不多了,整个信息系统运行下来效果不错,反应快而且准,再看看,过段时间也许就不必老往外跑,新请的几个工程师非常不错。”

“说起生意就这么精神,真是天生的生意人。”姬麟如看着她,“你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哥哥说要带你去瑞士修养,可我想要是你能留在这里多好。”

司琴看着他问:“他们为难你了?”

“我活该自找。”姬麟如看着司琴说:“他们说得对,是我自己太想当然,没考虑到你的情况。我保证再不会有那样的事发生。”

司琴一笑:“也许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姬麟如握着她的手,脸色变得难看:“你真这么想的?为什么?”

司琴摇摇头,“我累了,以后再说吧,今天谢谢你。”

姬麟如闭上眼睛,又睁开,勉强给司琴一个微笑:“好吧,我帮你躺下。”说着拿掉司琴身后的枕头,把她放平躺好。“还要不要点儿什么?我去给你拿。”

司琴笑笑:“不用了,谢谢你,我自己呆着就好,你去吃点东西吧。”

“好,我等你睡着了就去。”说着姬麟如看着她说。司琴笑着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司琴睡睡醒醒,迷迷糊糊间有人来看过自己,那对金色的眸子又出现在半梦半醒之间,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窃窃私语,可就是听不清楚。床前好像人来人往,有时是司斌,有时是乐苏,他们说着什么,模模糊糊他们在说着什么,司琴努力听,就是听不清楚。昏昏暗暗的网又裹回来,窃窃私语声音越来越大,盖过乐苏和司斌的声音,她什么也听不见。司琴努力摆脱那些声音,苦苦和自己挣扎,那对金色的眸子不停地绕着自己跑,却不能靠近,但也没有离去,总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她努力向它们走过去,却困难重重,脚步沉重得抬不起来,抬起来又软弱无力。四周除了那对金色的眸子,一片黑暗。

“司琴,司琴,”司琴在绝望中听到一个声音在不远处,熟悉又陌生,她想张开口回答,却发不出声来。“司琴,司琴,你醒醒,司琴!”那声音清晰了些,司琴听出来姬麟如的声音。可是自己却发不出声来回答他,只能努力往他的声音方向走,心里却明白得很,自己又昏迷了,得尽快清醒才行。“司琴,司琴,”姬麟如的声音更加清晰。那只大猫突然跳了过来,金色的眸子,几乎贴在自己脸上,一跃而过。司琴突然有了力气,她努力要睁开眼,她感觉到温暖的体温从外面一点点渗透进来,那看不见的网正在减弱,退却。司琴迈开步伐向那对金色的眸子走去。那张方圆的似人非人,似猫非猫的脸出现在眼前,司琴把头贴在它脸上,就像在温泉遇到它时一样。周围安静下来,那些窃窃私语渐渐淡去消失了,司琴又能听见周围真实的声音。

“司琴,司琴,”姬麟如的声音变得压抑、低哑,“司琴,你醒醒,司琴……”

司琴甚至感觉到乐苏的手正在寻找自己的脉搏,司斌从自己胸前拿开听诊器,“我得给她再打一针,乐苏。”司琴突然吐口气,喘息着张开眼睛,乐苏吓了一跳,“司琴!司琴,能看见我吗?”司琴点点头,微弱地喘息着,“能……”

司斌立刻回过身来,看着司琴:“司琴,能听见我说话?”司琴点点头,司斌仔细看着她的眼睛,把听诊器放在她的心口,不相信地看着司琴,“怎么回事?”他脱口而出,他听见一颗正常而强有力的心脏在司琴胸中跳动,和前一分钟截然不同!

乐苏定定地看着司琴,又看看抱着她的姬麟如,又看看司琴的眼睛,那双美丽的棕色瞳仁带着的淡淡灰色晕圈正在退去。乐苏跳起来,“哪个混蛋!司斌哥,司琴应该行了,你看着,我去打个电话,哪个不知死活的混蛋,等我找出来,我不废了他!姬麟如,你就这么抱着她,等我回来!别放开,听见没有!”说着气呼呼地出去了。

司琴有气无力地躺在姬麟如怀里,“我怎么了?”

司斌在她床边坐下,握着她的手,“你昏过去了,所有生理机能都在减退,把我们吓坏了!”说着伸手抚摸着她的脸,“真把我们吓坏了!”他突然把司琴从姬麟如怀里抢过来,抱在自己怀里,眼泪落下来,“司琴,你把我吓坏了……”

司琴轻叹一声:“对不起……”

“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司斌抱着她,“只要你好好的,想干什么,想要什么都行。”他的眼泪滑了下来,滴在妹妹头上,“司琴,你 真吓坏我了……”

司琴把头靠在他胸口,“对不起,我没想到,又这样……”

司斌突然坐直身子,看着怀里的妹妹问:“司琴,你说什么?”

司琴抬眼看看他:“这样子,就像地震那回,我很累……”

司斌伸手捋开挡住司琴脸的头发,看着她,“那次也这样?”

司琴在他怀里闭着眼睛点点头。司斌疑惑地抱着她,把下颌贴在她额头上,温和地安慰她,“好了,醒过来就好了,没事了,有哥呢,司琴,哥在……”

司琴抬起头来,用额头蹭着他的脸,“你的胡子扎人。”说着笑起来。司斌被她逗得破涕为笑,“真是顽皮,看来真醒过来了,司琴……”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