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我杀死了化身的执年太岁(十八)[连载中]

管文华 1483 2018.08.09


钟强富费了很大劲,最终还是调走了,临走时在大厅屙了泡屎,一封检举信,举报郑乡长截留扶贫款、收受工程老板贿赂、买官卖官、生活腐化堕落、独断专行招录“三假”罪犯入公门。上面很重视,分别派出五个调查组前往调查核实,郑乡长的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这等出格的事,希望借机造势,大有大义灭亲的风度,坚决果断地说,“查,必须一查到底,无论牵连谁,坚决严肃处理!”私下怯怯询问儿子,郑乡长指着灯泡发誓:“若有这些事,天打五雷轰!”

乌泱泱一群人突然入住乡里,整个府衙顿时懵逼,刹那间流言肆起,待通过马路消息弄清原委,一时间,人人自畏,五个调查组的接待工作全落到我一人头上,端茶倒水、安排吃住、喊人叫人、陪走陪看,我不亢不卑,忙得不也乐呼。

郑乡长的办公室门可落雀,只有我常常偷空,跑到郑乡长办公室吹大牛,郑乡长很感动,“疯子,还是你好。”与调查组混熟了,偶尔也请调查组人员及郑乡长到酒店吃饭喝酒。酒桌上,领头的大衙役先是对郑乡长说,“该咋样就咋样,认真对待!”然后无不戏嘻地对我,“刹鸟犯?这么怪的名字,咋又叫疯子了呢?”我面无表情,一字一顿回答:“我梦见我要当乡长,让村长蹲在树上当猴子。”众人一片哄笑。

郑乡长很尴尬,大衙役说,“这人不错,做事有分寸,不过,”大衙役顿了顿,“疯子可是不可当乡长的。”郑乡长不好表态,一个劲的敬酒,我接过话,“我疯子——杀鸟犯就是当乡长的命。”话题扯到命上,大衙役不无感慨,“说到命这东西,人哪?不好说,一靠命、二靠运、三靠风水、四靠姓、五靠才智、六靠气度、七靠德行,关键一点,品行要好,一个善良管多少,品行不好,统统为零。”众人沉思,端起酒杯,我敬大衙役一杯:“你说的太好了,关键是这品行多少钱一斤?到哪买去?”众人忍禁不俊。

调查组乱了五、六个月,结论是:通过查资料,找人谈话,深入走访,一,关于扶贫款截留问题,经查,扶贫款来源于两个不同的渠道,第一笔款项到账后,为整合资金,待第二笔款项到齐才进行发放,对于被扶对象,资金额度较小,单笔发放,难以起到扶贫作用;二,关于工程项目收受贿赂问题,走访近三年以来工程项目相关负责人,并核查相关账目,银行来往流水,记账明确清楚,无短账、呆坏账;三、关于买官卖问题,经召开座谈会、查实记录台账,所有干部提拔均符合程序和要求;四,关于生活腐化堕落问题,经走访、座谈,没有不良反映,也没有违规违纪行为;五,关于招录“三假”罪犯入公门问题,经调查核实,杀鸟犯,父姓杀,母姓李,自幼父母双亡,姐姐带大,读书时曾用名,老幺,没上户口,因病肄业,犯案时自报姓名杀鸟犯,后为案进京上访,京都领导批示:“杀鸟犯之所反映,拟请地方依政策解决工作并予适当经济补偿”,上访材料内容与领导批示不一致,经与领导秘书联系确认,确系领导批示,特事特办,招录程序合法,手续齐全。存在问题是:财务账目不规范,譬如活动资金的开支。建议是:一是加强队伍管理;二是加强资金风险管控。反馈仅限于内部知晓,正式的通报,随后发文。

大衙役特别强调,必须严明纪律要求,注意保密。大衙役说:“当然,今天这个会,也是受上面的要求,打打招呼,也算是吹风会,成绩是第一位的,有问题,要正视问题,希望不要抱包袱,要大胆地,开创性的工作,也要让人说话,别人说话,自己也就不活了,这是不对的,让人说话,说不死人,对不对?”大衙役面向郑乡长,郑乡长点头频频。

饭还是要吃的,反什么没有不让吃饭这一说,关键是什么饭能吃,什么饭不能吃。郑乡长说:“既然身入公门,再办实业不合适?”“什么合适不合适!”一查,实业证件落的都是家人的名字。柳一天去了代理,正式晋升主任。乡办主任受到了冷落,成天塔拉着个脸,很难看,我想我的好日子算是过到头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