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我杀死了化身的执年太岁(十九)[连载中]

管文华 722 2018.08.09


“疯子敬老院”越开越火爆,不但有老人,青中年人成了主流,外地人居多,看热闹的更多。场馆一阔再阔,开起了分院。老学究实在忙不过来,劝我干脆辞职,“当个大Boss总比端茶倒水、跑腿强。”我是有大志向的人,岂会心甘逐浪浮尘?耿志胜无不讥讽地说:“得!不就是想当乡长的梦。”“什么废话,越老越糊涂了不是?不想干滚滚回去。”

按柳一天说的,这个世界变化实在太快,一有钱就变脸,天天“世风日下”不离口的耿志胜,变得越来越陌生,我想耿老学究是不是也该学学什么狗叫什么兔子叫?耿智胜说:“兔子会叫吗?”“那是你的事!”村长说:“疯子,你这不要打文化人的脸?”“咋嘀?”不知孟婆汤好不好喝?若是苦涩,为什么人人一喝就是一大碗?

村长带来个妮子,长得挺好看,说是让我谈谈看,这还不简单,上去照额头,就是一个二指弹,妮子痛得泪水直打转。我告诉村长:“弹完了。”村长问我什么感觉,“不知道,”我说,“好像那妮子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村长说:“有戏!”片刻,妮子怒气冲冲,横眉冷对村长:“有病!”村长搔耳挠腮,莫名其妙。

柳一天一直很忙,窗口无事,带着手下,全乡109个自然村,挨村入户了解情况,组织村民成立互助组,腾出劳力,集资入股联办农副产品深加工,对于那些浑水摸鱼的搅屎棍,办培训班,卓有成效。“疯子敬老院”成了柳一天的后花园,老往里面塞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老学究竟然也有不知道的东西,既然学不了兔子叫,就得学会谦虚。

都是个臭皮囊,不就为捞肚子饱。“疯子敬老院”正在蒸蒸日上,多一个员工少一个员工,无所谓。老学究实在弄不懂兔子怎样叫,怯怯地问我兔子是怎样叫?我想我是不是应该烧点纸给被我杀死的织更鸟,趴在桌上,喃喃自语,猛起身向门外走去,“我得给被我杀死的织更鸟烧点纸。”“疯了,疯了,真疯了。”老学究说。

上面点名表扬柳一天,推广柳一天的窗口经验,《窗口服务向前延伸,直接入户带领乡亲致富》,网络噪舌,一时柳一天红遍半个天。郑乡长满面春风,兴致勃勃,指示好好宣传,务必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我被抽调至乡精神文明部门,说是重视,其实也就是读书看报,学习学习,偶尔查查卫生,贴贴标语口号什么的,闲来无事,也跟着柳一天走村入户,到处转转看看。

柳一天是红得发紫,我对他的敬仰尤如是万里江河滔滔不绝,现今的柳一天是乌鸦落在梧桐树,不得鸟鸟,满身的光环笼罩,哪还有时间扯闲皮。柳一天说:“疯子,自己去找点事做,现在是风清气正的大好时机,不要整天像个大傻逼,问这问那。”

换了个单位,钟强富混得是风生水起,回乡里显摆,叫了几个昔日要好的同事,意料之外我也在被邀之列,既然是私人聚会,必然是随心所欲。钟强富先骂了很多柳一天的不是,提起郑乡长,钟强富就来气,“这个杂种更不是东西,干球不会,仗着自己有个成气的爹,净做些给他那长脸的爹丟人的事。”怨气太重,埋头吃饭的我被钟强富卷入笑谈的主题,钟强富无不关心,“老杀,现在还是不是还做那姓柳的小弟?哪天不高兴,投奔我,我收了你。”放下筷子,若有所思,“你说这鱼剁成泥,拌面上精肉,油炸了会不会好吃?”

钟强富尴尬地笑了笑,众人说了很多我糗大的事,饭桌欢笑不停,钟强富心情不错,总是一副悲悯的样子,十分沉着地对我说:“做人要厚道,不能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背后放冷枪的人,迟早都会遭报应,一个人,人都做不好还奢望他能做什么?除非是小命好。”我连连点头,回答:“是,是!”

脑袋疼,死不了人,能死人的往往是被忽略了的诸如脸色变得铁青,小毛病才会引发大问题。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