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红土地原始冷杉林

 

穿越冷杉林,犹如读一本好书,犹如和高尚的人谈话。

从茅坝子沟底,我们开始了长途跋涉。初入山脚,满目苍翠,一波横过一波,绿海起伏,绿涛翻滚,仿佛亿万颗绿色心脏在跳动。为什么叶是绿的?因为它的心是绿的。每一绿叶都在歌唱,它们和谐相处,叶面的气孔和茸毛一口一口吞掉了噪音、轻轻咀嚼酿造了一片宁静。春末的高山,是最初的心动,毛茸茸的,欣欣然。虽然还清冷,但初恋的花苞也带着羞涩打开,内心春水泛滥,分秒必争,狂奔地醉着,如清淡而又怀着绯红心思的少女,心动却又不能言。花儿为什么那样红呢?因为每一棵杜鹃都把自己一生最红的血,全部的血毫无保留地输送给花儿了,花儿当然红了!在这绿海里杜鹃花是点缀其间的鸣鸟,又像一位花枝招展的少女,笑盈盈而又带有挑逗,野性地盯着陌生人,有一种大胆、有一种火辣,还有一种好奇!人群的围观和欢呼,山歌调的回响,一丝无法影响她的情韵,面对抢镜头的少女也没有丝毫避让之意。或近或远,总有无法计数的杜鹃就这样安静地站立……其实,每一朵花都在说话,一朵朵花多像一张张咧开的小嘴,花瓣就是它迷人的嘴唇啊!旁边的箭竹,每前进一步,就一次小结,是那样青翠挺拔,那样高风亮节。凭着敢于“冒尖的勇气和毅力”冲破坚硬的阻力和重压,脱颖而出。他们互相提携,心中装满向上的信念,头顶蹿出关不住的春天。

巍峨的山峦是缄默的。爬到半山腰,感觉真好,我们一边贪婪地摄取眼前身边的美景,一边无限向往地希求看到更美的景致。想象可爱的小野猪、岩羊、野鹿、山鸡、箐鸡,还有那逗人的小猴,从这棵树飞向那棵树做出抓耳挠腮的样子……不知不觉中上了山顶,环顾四周树木,不觉有些失望。这时带路人似乎看破了我们的心思,大声说:“过了这座山,对面那座就是原始冷杉林。”给有些失落的心打了一针兴奋剂,人群又有说有笑地穿越山脊,下了山,再次上山。人生就这样总希望从起点到终点,有一个漂亮的开始,美好的过程、圆满的结局。

经过了这一次自嘲,我们知道了一定要目标专一,删繁就简。顾不上欣赏沿途风景,径直奔向原始冷杉林。初入山林,遮荫蔽日,不见阳光,眼前除了小灌木丛,便是树干。小灌木丛顶端的花还是花,叶还是叶,这使我想起了“叶再美丽,也不是花;花再瘦小,却还是花。”花虽屈居于叶下,花还是花,诗人歌德说“花是叶变的”?这里的树干是我在其它地方从未见过的,当然,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孤陋寡闻。它们严严实实地裹着“迷彩服”,像搞一次神圣又庄严的静立演习。走进一看,满树干都是苔藓结成的茧,这花宛如破茧而出的飞蛾,静息着灵动。渐渐地原始冷杉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它的个性也越来越超群,树干茁壮硕大,苔藓也羞于打扰它。此时已值正午,汗珠滴落,寒气浸人,才想起抬头寻找阳光。啊!高大的树木,伟岸、坚定、挺拔,耸入天际。虽见亮光,却无法透下,但我们坚忍不拔地确信,阳光依然发出红色温暖的光芒。摄影师将镜头置于脚架顶端笔直向上,拍下这一希望。《圣经》上曾说,每一棵树上都住着一个神。敬树如敬神,敬神何如敬树?一棵树,其实就是高高站立在大地上的一尊千“手”观音,更何况这是亿万棵树呢!它们方向一致,目标坚定,向着蓝天进发是它们的主题,它们从不回视脚下。枝干的表皮布满了气孔,像千万张小嘴,吃掉污浊的空气,吐出珍贵的鲜氧。在这天然的氧吧中,我们谁也不敢走散,都在尽情地享受,给自我的心理冲个凉,让头脑降降温洗濯心中的尘埃。看淡荣辱得失、远离名利、摒弃急功近利、强迫自己坐下来,静静地剖析自己,发掘自我,拒绝浮躁。我们尽情地给身心洗个澡,审视自我的渺小、无名;体验心境、观察现实、以我观我而我自知,让自知自立;将我们的心灵滋润得更为清澈澄明,领略收获后那份沉醉与清醒,感受思想之翼掠过芳郁时的深沉与轻松。在这高氧吧密林里,这树皮就是一册册写满象形文字的书,记载着历史、记载着那染霜的哲思、记载着穿越千年的人生智慧,风声和鸟鸣便是树的语言。这使我想到了一篇文章中写到周王朝太庙的石阶前的“玉人”形象。教人面对一切都心如止水,淡然处之,控制内心欲念,修身养性,克已复礼,洁身自好,绿衣打扮,象征玉的温润洁净。周王朝享祀帝业六百余年,其精神源远流长,孕育了一代代的圣贤。南宋状元宰相文天祥脱口吟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绝唱,这不正是守身如玉,高风亮节,纤尘不染的伟丈夫“玉人”形象?这“玉人”所蕴含的精神内质历经时光变迁,成为了儒生、士子、知识分子革命者的精神钙质。如此思来、心中点亮一扇烛照之窗……

一声“出发”打断了我的神思,这可不是百年树人,而是百年树木,其苍古不得不令人深思。走平坦路那是偶然,下坡却是必然。两株横倒悬于路上的冷杉,长约十余丈,根仍紧紧抓牢悬土,夹挟一绿色椭圆石,象玉。近一细看,顶端枝叶鲜绿,令我大吃一惊。我不得不惊叹,其能笑对人生的升降浮沉,能宠辱不惊、安享心灵的平静幸福。令人想起佛家的一句妙语:“人最大的幸福是放得下。”面对这两株横倒悬于路上的冷杉,我肃然起敬、默默注目……

现实让我们不得不挪开脚步开始下山,我听到了细流声,是活水?高山难以屯积自己的水。一条经过原始冷杉林过滤的涓涓细流的活水,其水质可想而知,奔放向前与阻碍奋战,流出无限前途。其不断发掘自己的潜能、才华、专长,把生命、心灵跟大地众生共同活跃,发心利众,不怕流转,不走直路,随沟而弯,百折不挠,周济天下,与山路竞技。溪流走弯路是一种常态,走直路是一种非常态,前进那是永恒。溪流在前进的过程中,遇到各种各样的障碍,有些障碍是无法逾越的,它只能走弯路,绕道而行。也正因为走弯路,让它避开一道道障碍,最终抵达长江,抵达遥远的大海。其实,人生何尝又不是如此。稀疏的石板房、稀疏的篱笆墙,祭祀的古树,犬吠声声,就到了银水箐村庄。掬起一捧水、一饮而尽,冰凉冰凉的,令人头脑清醒;但我们仍就走错了路,绕了一圈方回正途。这涓涓细流,并不影响它让人吸纳那富氧的空气,也不影响它盛放太阳,细流中氤氲着一种不凡和大气!它真诚、恳挚,与一切亲近它的亲近,与所拥抱它的拥抱,它率真而又恬淡,唱着歌儿哼着小曲,在大自然的法则和规律里,弄懂了本质的意义用以主宰自己,然后少少地纳,缓缓地淌。大厂冷杉林,你是绿海,我们就是蜻蜓点了一下水……

历经八九个小时的步行,晃过晓光桥时,忽闪一丝京铜运输的艰辛,抢夺大渡河的冷寒……而我们酸麻的双脚蜕化了,不得不以四个轮子代步绕道返回。回望走过的山岭,早被深深地锁住。只见其衣衫上,由于百年不遇的干旱所创伤裙际干枯的补丁。山的侧影如一老人仍就淡泊、从容、镇定,脉脉地、深情地凝视着我们。我们就像老人裙脚的蚁群,离他而行。只有他坚守自我、提炼自我、沉默无语。

哦!冷杉林!感谢你的包容、奉献和睿智!感谢你酿造的高氧吧、感谢你的坚守!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雪中白杨 5 0

我曾经在宁蒗县穿过这样的森林!一个奇字、一个美字、一个静字,无风时,林间静得连心跳声都听得见。

  • 仲春竹青  : 有同感!深谢!

    2020-12-12 11:02 0

12月11日 23:01

12月11日 10:2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