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沧海难为水——林语堂先生说她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

林语堂先生在英文版《浮生六记》的自序中赞叹陈芸为中国文学及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这样的赞美真是无以复加。沈复之妻陈芸,一个具有东方古典式的温婉贤良的女子,她持家有道,精制刺绣而善于烹饪,寻常“瓜蔬鱼虾,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她恪守妇职,孝敬公婆,善待丈夫的兄弟及朋友。她志趣高雅,吟赏风月,不喜金银喜花草,偏爱诗书画。与丈夫志趣相投,沈复称其为“闺中良友”。   

我想她的“可爱”不仅仅因为这些,更大程度上还是因为那份爱美的天性,女子无才便是德,可她偏偏自学而知书识字,替婆婆写信给在外想娶妾的公公。这是多么另类。在给丈夫的回信中称其姑为“令堂”,其翁为“老人”,这是多么“放肆”。见了一位歌姬与之结拜,且想为夫纳妾,是多么天真,神诞之际,女扮男装同夫出游。不守古礼,欲寻访名山,借口回娘家而出门与丈夫偷游太湖,又是多么大胆。只是凡此种种可爱的天性为封建礼法所不容。最终得罪了公婆与小叔,“先起小人之议,渐招同室所讥”,结果不容于以礼法自居的封建大家庭之间,不得已离开家庭的荫蔽而与丈夫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潦倒而终,最后布衣菜饭乐终生的理想也破灭了。

 “余性爽直,落拓不羁,芸若腐儒,迂拘多礼。”诚然,芸最初是处处谨守礼法的,未敢有一丝逾矩。我想大概是沈复释放了她的天性,沈复自言“落拓不羁”而“厌”妻子多礼似腐儒,于是在往来的生活中,她在丈夫那里感受到了一些平等,她就变得愈发“可爱”了。如果说陈芸是中国文学史最可爱的女人,那沈三白又是怎样的男子呢?

 “多情自古原多病”,沈三白的身上或多或少闪烁着一些纳兰容若的影子,纳兰一生为情所苦,终致情深不寿。沈三白虽无纳兰之才,却有纳兰之性情,为了妻子放弃富贵安逸的生活而随其奔波余生。“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棉。”陆游七十五岁之余回首年轻时的爱情依然满怀深情。虽与其妻伉俪情深,然而在其母的逼迫下最终选择抛弃唐婉而另娶她人,只能空叹“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沈三白之于陆放翁却多了一丝勇气,在其父的责难下,他选择了与陈芸离家谋生,生活贫苦依然不离不弃,与之共度余生。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读元稹对亡妻韦氏的悼亡词无不让人动容,然而却因其为了功名辜负崔莺莺而娶韦氏在前,又始乱终弃于薛涛在后,让人唏嘘。嘴上说着“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以痴情自许,实际上却泛滥多情,始乱终弃。让人对其印象大打折扣。同样沈复在《浪游记快》中也自述了一段其狎妓喜的经历。   

今天的读者大概无法接受,因为我们会认为这实在是辜负陈芸对丈夫的一往情深。也许我们应该宽容些许男权社会下文人的价值观,细数中国古代文人雅士如杜牧白居易等人哪个没有风花雪夜的风流事?古之文人狎妓和三妻四妾实乃寻常,可如果还要假装正经,痴情自许,就未免让人不齿。至少沈三白毫无顾忌地记下这段过往亦能说明他不是这样一个假正经之人。 

沈芸二人恩爱甚笃,却最终为礼法所不容,导致生活颠沛流离,最终理想破灭,无法相伴。若说沈复的文字并无华丽之处,却在其字里行间尽显自然真切,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让人最为动容。记闺房之乐,不落俗套;记童年之趣,自然率真;记坎坷之愁,感人肺腑;记游历之行,潇洒快意。尤其是前三卷《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最为自然纯净。若不是清人杨引传在冷滩上意外地发现了此书,我想中国文学史上就少了这样一块美玉了。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noble 0

先赞一个

09月01日 00:32

金瓶松 0

文笔见识都不错 《浮生六记》是几十年的枕边书 写癞蛤蟆的"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很传神 很多大人物不都是这副尊容 不过陈芸这样聪明俏皮的女人 现在大概很稀缺了

08月10日 10:2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