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70后的校园恋情(23) 作者:张月桢

 图片来源于网络

       汪秋菱突然跑过来坐在央措旁边,凑到她的耳边八卦起来:“你知道吗?汪堆上周和二中的刘云彩好上了。”

        央措无比反感地瞅了汪秋菱一眼,甩出一句话就想起身闪人,“笑话!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汪秋菱一把抓住她就口吐谗言:“汪堆说了,只要你愿意,他立马和刘云彩断了来跟你好,他要我来问问你。”

         央措从鼻子里“嗤”了一声,尖刻地讥讽道:“天呐,不就一根烂骨头?还值得别人为他争来抢去的?真是莫明其妙。”

        汪秋菱无趣地走了,看着她大幅度晃摆的背影,央措积恨难解地大叫起来:“汪秋菱,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再也别来我面前提这些破事!”

       汪秋菱生硬地转过头,很难看地笑了两声,走了。

        几天后,央措收到一封笔迹难看且陌生,注有“内详”的信。

       央措:我听别人说,你说汪堆只是一根烂骨头,而我就是一只争着抢烂骨头的狗,我气不过,决定这个周六晚8点约你到中学山下见面,我们必须当面把话讲清楚。如果你不来,我会到你家去叫你,如果你不在家,我会到你家告你。你看着办吧!

                  刘云彩

                五月三十日

        惊诧和恼怒使央措失控般冲到汪秋菱面前大叫起来:“汪秋菱,你今天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汪秋菱看完信涨红着脸一遍又一遍申辩,“央措,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刘云彩这个人,真的,你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真的不是我说的,真的不是我说的……”

        央措拿她没辙,只有气呼呼地回到座位上,一遍一遍读着这封让她头皮呼喇喇直蹿火的信,越来越多的悲愤和屈辱蹂躏得她苦不堪言、欲哭无泪。

        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和她素不相识的刘云彩为什么非得把她逼上梁山,到底是谁在设计害自己……

        她真想把信一撕了事,可如果刘云彩真的闹到家里,那还了得……

        周六踩着风火轮般到了,满心充斥着晦涩苦楚的央措只有硬着头皮“赴约”。

        来到学校大门,却看到汪秋菱和格茸站在那里,汪秋菱冲过来对她说:“央措,我们陪你去,万一那个刘云彩出手打你,我们还可以帮帮你,我们已经等你好一会了。”

        央措表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远远地就看见山脚下站着七八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女,她心里一惊,这个刘云彩到底要干什么?一个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女孩双手插在牛仔裤包里,三摇两晃地迎了上来,她斜眼鄙视着央措:“我是刘云彩,你就是央措?”

        央措点点头,“是的。”

        也毫不示弱地直视着这个素昧平生,却莫明其妙硬要找她茬的女生,齐耳的学生头,额头一侧扎着一大朵用粉红绸带拴成的花,单眼皮,薄嘴唇,巴掌大的脸上写满了不规矩。

        刘云彩也打量了她半天,然后小眼一眯,恶狠狠地逼问:“你为什么要说我是抢烂骨头的狗?”

        央措一听,反倒没有了胆怯和畏惧,口气坚决地大声申述:“我没有说你是狗,真的没有说,到底是谁告诉你我这么说的,我现在就可以和他当面对质!”

        谁知刘云彩才不理会央措的大实话,或者说她今天根本就不是来弄清事情的真相,而是专门来撒野。

        她冷笑一声逼到央措跟前,一脸鄙夷地盯着央措,咬牙切齿地谩骂起来:“别他妈不承认,老子最看不起你这号说了话还不认账的人。”

        话音刚落,一记响亮的耳光已重重地打在了央措的脸上,“啪”的脆响声鼓舞得她那帮打扮得流气十足的同伙直哄叫拍手。(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 张月桢  : 谢谢您的支持,谢谢

    2020-12-25 11:22 0

12月25日 11:21

  • 张月桢  : 谢谢您的支持,谢谢

    2020-12-25 11:21 0

12月25日 11:02

  • 张月桢  : 谢谢您的支持,谢谢

    2020-12-25 09:13 0

12月25日 08:0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