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警察 ——马眼看人高之12、

上世纪40年代末期,我家住在昆明五华山东面华山东路的双梅树巷,巷的对面有一个警士岗,警士岗的后面,有一个小小的、破破烂烂的土地庙,里首住着一个又高又瘦的警察。虽然他长得又老又丑,但对人非常和气,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小娃娃……

  老警察姓甚名谁我晓不得,他是哪个地方的人我也晓不得,他活了多大年纪我更晓不得,只晓得他因公殉职死于解放前夕……

  有句歇后语说:“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

  那时的警察也管得宽,尤其是这位老警察。

  每天早上天还冇亮,北边城郊农民送菜的、掏粪的马车、牛车、手推车,挑担挑桶的、背箩提篮的,纷纷从圆通山旁边的一窝羊、小菜园、米厂心顺着平政街下坡,通过华山东路进城。

  那时,老警察早就忙起来了,要么帮清道夫打扫街心,要么维持交通秩序。要么招呼农民看管好牲口,慢慢下坡;不要让牲口随地拉屎、撒尿;不要乱丢粪草(垃圾),泼粪水;声音小点儿,不要吵(打扰)了临街居民……

  天亮后,老警察都在一定时间,大约是早上8点、中午12点、下午2点和6点,都要持枪肃立在警士岗前半个小时左右。其他时候,除了吃饭、睡觉,他就忙来忙去,似乎什么事都要管。

  早上10点左右,见临街商铺还冇开,他就用警棍边敲商铺的门窗,边喊:“开铺了、开铺了!”直到所有的商铺都开门为止。

  见到有人骑单车下坡,他要管,叫下车推行;见到下坡汽车开得太快,他要管,叫开慢点儿,小心安全;见到有人往街心首丢垃圾、泼脏水,他要管;看见有人吵架、打架,他要管……

  处理这些事情时,他都非常和气,从来冇见着他挨哪个发生吵架、打架……

  每天晚上,他还经常要巡夜,沿街提醒居民们小心门户、火烛……

  一天夜首,一个小偷爬上我们巷首的电线杆用钩偷东西。老警察巡查时发现,喊他下来,他不下还想翻墙逃跑。就挨老警察一枪打在屁股上掉下来捉住了。第二天我们还看到电线杆上和地下的血。居民们都夸老警察是“神枪手”……

  虽然他对我们这些小娃娃很好,但还是会挨我们发生矛盾。一是下大雨,黄河之水天上来时,我们各霸一段“河道”,用砖瓦泥土和垃圾筑“堤”、修“坝”、建“水库”。等“水库”的水积得很满后,突然把“堤”打开,汹涌的“黄河”“洪水”把“下游”其他伙伴修筑的“堤”、“坝”、“水库”冲溃,大家乐成一团!无论“上游”还是“下游”的伙伴,都不会生气,又重新筑“堤”、修“坝”、建“水库”……

  这时,老警察就要来干涉,耐心地挨我们说:“快回家,小心挨雨掇(淋)了伤风(感冒)……”;还说:“你们这样整,水会淹进临街人家的家;淹过街心,影响车子、行人过路,水又泄得慢……”

  直到我们心甘情愿,自己拆除“水利工程”,各自回家为止……

  二是,过年放炮仗。他叫我们莫到处乱丢炮仗,小心发生火灾……

  有的人不停劝告,故意把炮仗冷不防丢在他身前、身后,还丢进他住的土地庙首,把他吓得惊慌失措。只见他东张西望,弯着腰到处寻找炮仗。最后,才对着四散而逃的我们喊:“莫跑、莫跑,小心躀(跌)跤……”

  我们都喜欢他那惊慌失措,东张西望,弯着腰到处寻找炮仗的“笨样子”。懂事后,才晓得他是怕留下火灾隐患……

  我们不见老警察经常串门进户“查户口”,但他都晓得我们叫哪样名字,有多少岁,是哪家的娃娃;爹妈叫哪样,是干哪样工作的,家首有几口人等等……

  解放前夕,云南和平解放。国民党军队进攻昆明,又派飞机轰炸昆明。昆明军民掀起了保卫和平解放成果的“昆明保卫战”。

  每次空袭警报,老警察都忙前忙后,吆喝、指导居民疏散,维持秩序……

  有一次空袭警报才响,国民党的飞机已经飞临昆明,母亲带着我们跑进节孝巷时早已水泄不通了,只得敲开节孝巷首新民巷姨妈家,孤苦伶仃信奉基督教的姨妈没跑,正在读《圣经》。我们刚躲到她家大团桌下,就听见两声巨大的响声,瓦砾、泥土顿时噼里啪啦掉在大团桌上。母亲心想:这下,死在一起了……

  敌机飞走后,在家陪80岁小脚奶奶、万分焦急的父亲好容易找到浑身尘土的我们后,才回过神来。

  那天,一颗炸弹落在现螺峰街农贸市场后的垃圾站附近,一颗炸弹落在现昆明牙膏厂附近。我们真是不幸中之大幸……

  “昆明保卫战”胜利结束后,老警察失踪了。有的人说他被炸死了,可冇找到他的尸体;有的人说他回家了,可他孤零零,哪来的家?有的人说他贪生怕死逃跑了,可凭他一贯表现,他是那样的人吗?有人为他作证:在敌机丢炸弹时,他还在指挥居民们疏散、躲避……

  只见警士岗后,他住的土地庙更加破烂了,门窗洞开,我们这些娃娃进进出出若入无人之境,更加肆无忌惮,玩得更加开心。只是觉得旁边平常装沙、装水的消防桶里有股奇怪的味道……

  解放大军进昆明后,工兵在清理战争痕迹时,掀掉压在消防桶盖上,被敌机炸弹震落的砖瓦砂石泥土,打开了桶盖,竟发现老警察卷缩在桶首,尸体早已腐烂,叮满了许多绿头苍蝇……

  谁也冇告诉我老警察是咋个死的,甚至还有人说他太傻!但我的脑海首呈现出清晰的影像,我猜想:在敌机空袭时,他指挥居民疏散之后,一直坚守在岗位上,直到炸弹呼啸着落下瞬间,才情急智生,躲进消防桶里首,头顶桶盖。要么被炸弹爆炸的气浪震死;要么因为桶盖被砖瓦砂石泥土压住,窒息而死……

  由于我家租住的房子被敌机炸弹震坏,我们搬离了双梅树巷,借住在鼎新街云南省基督教青年会里。老警察身后的一切,就不得而知了……

  但我认为,老警察应该是因公殉职的英雄,他虽死犹荣!

  老警察的尸体虽腐,但灵魂犹香;不像有的人,尸体抹香,但灵魂恶臭……

  (本文原写于2009年12月,云南和平解放六十周年时)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晚上好,万事如意!

    2018-08-13 21:39 0

08月13日 09:14

文笔塔 7 0

哪时的警察好

  • 糊涂老马  : 谢谢文君关注!晚上好,天天开心!

    2018-08-13 21:39 0

08月12日 23:44

涯夏 7 0

我也是因为属马 所以也喜欢马

  • 涯夏 回复@ 糊涂老马  : 太巧啦,我女儿也是属猴,谢谢老马师送她的纪念币。~

    2018-08-14 17:27 0

  • 糊涂老马  : 谢谢涯夏关注!晚上好,万事如意!原来涯夏也属马,令郎属猴,就是马上封侯(猴)了。哈哈哈……

    2018-08-13 21:38 0

08月12日 23:12

Km246 5 0

大概是50年代中我家也搬住在了华山东路,雨天也经常赤脚在坡上堵埧玩水,那时马哥应该是搬走了。昆明那时还真没有多大。华山东路老警察的故事挺感人的!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晚上好,天天开心!昆明“保卫战”结束后,因租住的房子被震坏,我家就搬走了。

    2018-08-13 21:35 0

08月12日 21:53

  • 糊涂老马  : 谢谢艾老弟关注!晚上好,万事如意!

    2018-08-13 21:31 0

08月12日 21:49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晚上好,天天开心!

    2018-08-13 21:30 0

08月12日 21:4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