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成了毒品的牺牲品——马眼看人高之13

60多年前,由于父母的失误和我的不懂事,我差点成了毒品的牺牲品。

那时,我家住在一个挤满形形色色人家的大杂院里。在我三、四岁时,不知什么原因,头上生了个脓疮,身为穷教员的父母隔三叉五带我到黄良臣、苏采成、王运通等有名的中医馆去治疗,也去过不少西医院。不管到那里,每次都要开刀、挤脓、清洗和换药,疼得我死去活来,每天还要喝下大碗、大碗的苦药。所以,只要走近医院,闻到那些药味,我就拼命挣扎、大声哭叫,死活不肯进去。

就在父母一筹莫展的时候,楼下小作坊的老板娘好心劝母亲请楼上耳房里的徐大爹试试,说他能治百病。徐大爹是个州县上来的生意人,不见他进出货物,只见他家人来人往,屋里成天烟雾腾腾。

“病急乱投医”,母亲只好请徐大爹医治。只见他用些酱色的东西涂在我头上,又调些水灌进我的肚里。不知是中西医院的“灵丹妙药”长期治疗的结果,还是徐大爹“祖传密方”的功劳,慢慢地,我头上的脓疮居然消失了。以后,每逢我头疼恼热、吐泻不止,母亲就带我找徐大爹,既“有效”又省钱、省事。可是我却变得黄皮寡瘦,成天无精打采,经常往徐家跑。

父母感到问题严重,一打听,才知道徐大爹的“祖传密方”居然是他鸦片烟枪里的余垢!许多人都被他“治”成了“隐君子”!于是,有病不敢再找他“医治”,并且千方百计防止我往他家跑。可是,父母要上班,哥哥姐姐要上学,无法成天盯住我;把我锁在屋里,等他们走后,我总有办法逃出来,钻进徐家;母亲把我带进学校,坐在她教的一年级最后一排“旁听”,可我不是大声打哈欠,就是捣乱,学校和家长都很有意见……

父母为了我,把家搬到了离原大杂院较远的另外一座大杂院。该大杂院有前后两院。我们家和几户人家住前院;后院住着没有子女的二房东一家,但男主人很少回家,经常只有没工作的女主人和她的弟弟——一位又聋又哑的画家以及一位年轻的女佣在家。

搬进新家,我“安分”了一阵子。不久,就频频往后院跑。起初,我是被女主人动听的钢琴声所吸引,接着又被画家美丽的图画而迷住,同时又被女主人那不时紧闭着的卧室里泛出的、原大杂院徐大爹家那“熟悉”味道所诱惑……

女主人和她弟弟都很喜欢我,女主人常抱我坐在她腿上,把着我的手,教我弹钢琴;画家常把着我的小手,用画笔蘸上不同颜色往画布上涂抹;有时就让我自己乱画,然后,再经他那神奇的画笔稍加改动,我的“佳作”很快就变成了美丽的图画……

父母和哥哥姐姐好容易找到我的藏身之处,庆幸我找到了两位好老师,却不知道我的另外一个“秘密”……

男主人回来,发现许多金银首饰不见了,追问女主人,女主人一会推到女佣和我身上,一会又推给她弟弟。

男主人报了警,女佣向警察哭诉了女主人指使她用首饰偷换鸦片的事实真相和经过,女主人无颜,当晚吞服鸦片自杀身亡……

几年后,该大杂院被政府没收,我家搬进了父亲所在学校的教工宿舍。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怕!若不是解放后,新中国政府及时铲除了包括烟毒在内的种种社会丑恶现象,哪怕是父母再学“孟母三迁”,我也难逃烟毒的诱惑和毒害,最终成为毒品的牺牲品!

据说,原大杂院那徐大爹因贩卖烟毒,被送进了劳改队,真是罪有应得!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少女维特 0

真的要远离毒品

  • 糊涂老马  : 谢谢维特关注!赞同此说,一定要远离毒品!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0

08月15日 09:35

新丽 0

在缅甸的村子里,在无药可用的情况下,贫穷的可怜可悲可恨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赞同此说。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0

08月15日 09:04

管文华 0

学习了

  • 糊涂老马  : 谢谢朋友关注!晚上好,天天开心!

    0

08月14日 20:3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8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 - 滇ICP备06007192号

>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我家昆明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