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韵哀牢山(之二)

        清晨七八点的山中,推开房门,四周一片雾气蒙蒙。云层很厚,太阳藏得很深,没有一丝阳光,风过处是那种刺骨的冷,穿着冲锋衣,里面加了羽绒服,走出房门依然觉得寒气逼人。早餐后,我们在客栈老板兼徒步向导的带领下出门了,预计走五小时的森林环线,回来吃午饭。

        没有平日进山前行走时那种舒缓平坦的感受,出门见山和抬脚就是山坡的体验,十多分钟身体就觉得温热了起来,不再有最初的缩手缩脚。快速的进入,让人体验到完全不一样的深山。哀牢山的山林深处,地上的落叶堆积得很厚,走在上面软绵绵的,仿佛是走在厚厚的地毯上,如果不是浓雾弥漫,可见度很低,这种脚下的感受一定是大家所喜欢的。抬眼望去,四周布满了青烟一般的雾,山上的树枝丫弯曲各异,藤蔓交织,树枝上挂满了青苔,枝干上缠着藤本植物,藤缠着树,树枝横亘相互盘绕,浓雾里黄绿色的枝枝蔓蔓上都挂着水珠,仿佛走进了电影《阿凡达》里的迷幻世界。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泥土清香味,走着走着,感觉上帽子、衣服都湿润了,整个人好像包裹在了水汽中。而让人有些紧张的是,山里估计平时就人迹罕至,并没有明显的行走痕迹,加上枯枝落叶的常年堆积,树林太密,阳光无法照进来,在通讯设备没有信号覆盖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向导,迷路也许只是分分钟的事。小伙伴们相互照应,跟得很紧,对讲机的交流此起彼伏,可见度低的时候,海拔提升中持续上坡十多分钟,前面的队友就会在开阔一点的地带放慢脚步走走停停,遇到特别好的景致就停下来大家相互拍照或者休息喝水,这时候会有队友突发奇想,挨近树干上的苔藓植物伸出舌头舔尝枝叶上的露珠,于是大家围上去拍照取乐说说笑笑,缓解一下历险过程中各自内心的紧张情绪。

        不断地上山爬坡中,在密集的枝叶间钻去钻来成了常态。这个时候的行走是没有人可以帮忙的,低头弯腰,护住眼睛和脸,在登山杖的试探常常感受不到软硬深浅的情况下,确保脚下每一步都踩在实处的同时,还要防止树枝挂着背包刮破衣服。有时候,正专注地摸爬躲让,一抬头却看不见了前面队友的身影,在大声的喊话和及时的回应声中让人感受着惊慌和刺激的些微变化。而走到了山梁上,四面八方的狂风吹得人抬不起头,只能在齐肩高的杂草丛里加快脚步,连爬带跨地匆忙通过,到了背风处再休整或与同伴简单的交流几句。

        山是一座连着一座的,爬上了山峰,眼前又是更高的山。向导指着前面的山峦说,如果要翻过前面那几座山走个循环的话,一定是要三天以上才能做到,不仅要有足够的吃喝,还要带着露营的帐篷才行。因为计划只是半天的徒步往返,我们从背风的山阴面挂壁绕行而过,走上了返回客栈的归途。

        下山的路比上山时更难走,枯枝腐叶堆积得太厚,很容易滑倒。走到山与山之间的箐沟时,导游找不到路标,迷路了,我们在山上前队变后队的绕了很久。有丰富经验的小伙伴围着我们的临时休整地绕前绕后,与导游一起从不同方向摸索着去探路,还好偏离方向并不很远,经过调整我们很快就顺着箐沟旁划着红油漆路标的标识找到了出山的弹石大路。而说那是大路,只是因为有牛马走过的痕迹,没什么遮挡物,可以三四个人并行而已。看时间,已接近正午时分,海拔下降了,四周的雾气也消失殆尽,抬头看天,薄云映衬着身后的高山深林,转个弯走出了山的背阴面,有阳光洒在路上。原来,所有的美好,都不是以谁的意志可以决定的,而是心灵的相通,徒步进山遇见了最原始的自然并收获了满满欢喜的我,抬起头回身面对走过的山林闭上双眼,在氧气充足的哀牢山中,面对群山挥动双臂。

        转身,阳光照在脸上,张开双臂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是晴朗的新年第一天!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1月25日 09:0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