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江俊园回迁户访谈录——“比做梦还美的幸福生活”

滨江俊园楼下午后悠闲的时光。记者张子源/摄

    城市是一个景观、一个经济空间、一种文化环境、一类价值共识,更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的希望和情怀依托。随着城市的扩展延伸,城市框架逐步拉开,昔日的城郊、农村逐渐与城市失去边界,其中也包括在张官营村旧址上拔地而起的滨江俊园。曾经嘈杂忙乱的盘龙江畔,被优美的花园社区替代,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生活品质也在大幅提升,大踏步进入了更新迭代中的城市新生活。

    王刚的城市生活——“能放心让囡囡一个人上下学”

    下午1:20分,14岁的王小妮吃完午饭下楼玩耍消食。

    “这是假期里才有的消遣,吃完中午饭她都喜欢下楼去健身器材那里玩一下或者围着小区散散步再上楼写作业。”王小妮的爸爸王刚说,“这也是搬家后才有的福利,以前嘛,根本不可能。”

    王刚说的以前,是8年前。

    2010年之前,王刚一家都住在张官营村的中心。“一边挨着农贸市场,另一边是主干道,拉货的车、乱摆的摊子堵着路,进出自己家都相当不便。”

    在张官营村拆迁重建之前,村里征地自建张官营旧货市场,村民享受一定的分红,是村民一份收入来源,“还有一点收入是自家的房子出租嘛,4层的房子一共20间,能租2000块钱,不过这个钱倒是宁愿不赚。”

    据王刚说,曾经,在常驻人口只有两千人左右的张官营村,流动人口在峰值期一度达到3万人,是常驻人口的11倍。

    “本来就是个小村子,周边环境和配套设施就跟不上,只是因为城市的发展渐渐被包围成城中村,又开了旧货市场所以流动人口特别多,然后环境更差、卫生更差、治安也差。”王刚表示,因为这些“更差”,王小妮的半个小学生活都过得特别“纯粹”,“她小学在金康园小学读,我们都是接送,从自家下楼就上车,放学接回来直接送上楼,两点一线,根本不敢让她在村子里走动。”

    在王刚的回忆中,张官营村是一个“乱哄哄的”“脏乱差”的地方,“我们自己都是想着办法的远离这里,我家是就着姑娘在金康园那儿开了一个文具店,你说全家搬走嘛我们也没本事了。”

    扩张与升级一直都是城市发展的必然,但谁也没想到,对于张官营村,一切来的那么快那么顺利。

    2008年,在众多投标竞争张官营村拆迁工程的公司中,俊发脱颖而出拿到了开发权。“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全村都通过了俊发的拆迁方案,要房子的选房子,要钱的拿钱,虽然大家有顾虑有不舍,但像我一样急于离开的人也多,机会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钢筋水泥瞬间拔地而起从工业革命之后,对人类而言似乎就不是什么难事。“脏乱差”的张官营村被“干净洋气”的滨江俊园替代,仿佛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俊发先把26栋到28栋这几栋回迁房建好了,我们是第一批入住滨江俊园的业主。”至今回忆起交房的场景,王刚都很兴奋,“手里拿着5套房子的钥匙的时候,才真正感觉自己变成城里人了,也在高楼大厦里有家了。”

    干净整洁的小区环境,完善的配套设施,“这是天差地别的改变,我也敢放心让我家囡自己上学放学了。”

    刘大妈的幸福晚年——“放养孙子”“娱乐自己”

    比起王小妮,今年才7岁的杨紫(化名)就幸福多了。

    “我最喜欢下楼跟我的小伙伴玩,我们有几十个小伙伴,吃完晚饭就一起下去玩啦。”杨紫的奶奶刘大妈说,每天晚饭后的两个小时是小孙子的玩乐时间,“有时候时间过久了不回来,我们才下楼去喊喊,他们也不会跑远,就在小区里玩。”

    放任孩子自己出门玩耍,这在8年前是刘大妈想都不敢想的事,“以前我们住在张官营村,极其脏乱差,小偷又多,我家都被撬过,最恐怖的是还有人偷小孩。”

    不过那时的刘大妈并没有会丢孩子的担心,“我小孙子是在滨江俊园出生的,命好啊,就没过过苦日子。”

    刘大妈今年68岁,世代都是张官营村的菜农,在村里建起农贸市场之前,一直过着挑粪、种菜,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菜的生活,“现在的小菜园那片以前都是菜地,整个昆明吃的菜都是我们村种的,出名得很。”刘大妈对自己的职业很自豪,“后来村里建了菜市场,我就当了管理员,每天打扫卫生,一个月就600块。”

    “除了这点收入,家里盖的楼房有20间空房,全部租出去每个月能收入个2000多块。”刘大妈对这些租客又爱又恨,“这些租房子的人,素质太差了,房子被搞脏都不算什么了,还经常在房子里搞破坏,但是不租么又收不到租金,比起周边几个村子,我们村入住的人算是最多的了。”

    那时候刘大妈以为生活只能这样继续,毕竟从1987年到2009年的20多年间,张官营村因为旧货市场的便利,一直沉浸在外来人口带来的“繁荣”中,也被动接受着这些“繁荣”背后的脏、乱、差。

    “我就觉得我这一辈子么也就这样了,做梦都没想到还有一天会住进高楼里,环境会变得那么好,我的小孙孙也彻底变成了城里人,现在的生活真是比做梦还美。”

    刘大妈自己曾经被忙碌生活挤压的兴趣爱好——花灯,也在俊发的大家庭的得以发挥。“从来没想过俊发给我们建了这么好的房子住,还管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文化生活。”刘大妈在俊发物业的鼓励下,发动张官营村拆迁户里的文艺份子,组建了一支文艺队。

    刘大妈还记得才交房后不久,俊发就组织了一场文艺演出,她带领的文艺队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花灯——《姐妹一起看新房》。“因为说的都是我们老百姓的心声,大家都很喜欢,我们在小区里还是很受欢迎的。”

    文艺队现在已经是俊发活动甚至是社区活动里的活跃分子,经常在小区里、社区里表演节目,“要不是现在有钱有闲了,哪个会想着搞这些。”刘大妈说自己现在心宽体胖,身体倒养出些“富贵病”,“有点跳不动了,但是只要俊发组织活动,我们肯定都积极响应。”

    在滨江俊园,还住着更多的“王小妮们”和“刘大妈们”,他们适应着城市升级改造带来的变化,在瞬间的巨变中享受着身份的转变。得益于俊发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在“城市再生”的俊发新城中,幸福的走在属于他们的小康大道上。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