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旧巷里的小卖铺》第五章春天到了,但你却看不到了

    小卖铺老板先一个笑了起来:“你可别羡慕了,我这小店就这么点大小。”
  “你知道丢失这些东西有多难受吗?”村长反问道,“就你还羡慕。”
  “你可别羡慕了,你现在有多羡慕以后就有多难过,而且张叔还不一定会还给你。”小六也说道。
  秘书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说道:“也是。”
  看着两个年过半百的大人红着眼眶他也替两人高兴,同时也无比的敬佩张叔。
  在旁人看来或许微不足道的一件物品,可张叔却把它们都保护了起来。他刚刚也清楚的看到上面没有任何一点灰尘,可见张叔究竟有多细心。
  他没有随意闲置在一边,而是悉心的呵护着,没人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有多少年了。
  “老人家,你是怎么想到开这样一家小卖铺的?”马玥突然好奇地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在场的各位都想问,只是都在等着没有开口而已。
  这位八十老人深深吐出一口气,眼中满是怀念道:“你们……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荣幸至极。”
  话说当年:
  冬天……对于不富裕的家庭而言永远是那么令人痛恨,它的到来预示着年末的来临,预示着死神的降临。
  在这寒风刺骨的冬天里,无数人躲在家里不敢出来,能够在风雪中肆意行走的至少也是大地主级别。
  而对于普通平民来说躲在家里都会感到冷的透彻心扉,那个时候没有暖气,没有烤火器,更没有电热毯,度过冬天靠的都是一身正气。
  “屋漏偏逢连夜雨”很多时候都是字面意思。
  在一间不算太大的土胚房中一个被冻的小脸通红的小男孩不断用力摩擦着自己的双手,时不时还吐出一口白气。
  “娘,爹他什么时候回来啊?”小男孩被冻的都有些咬字不清晰。
  旁边一位穿着朴素,盘着头发的妇女正在做着女红,她满手的冻疮却依然不停下手中的针线活,妇女和蔼的笑道:“二蛋,你爹去找柴火去了,只要他找到了,我们娘三就可以安稳的度过这个冬天了。”
  “娘!我可不可以换个名字,这个名字太难听了!”幼年的张二蛋有些害羞的喊了一声。
  妇女宠溺的抚摸着他的额头柔声道:“你娘我又不识字,再说啊贱名好养活。”
  张二蛋微微撇了她一眼,然后环抱双手道:“如果不好养活呢?”
  她知道张二蛋还在执着于着这个名字,是啊……有伤大雅,但作为母亲的她只想让自己的孩子在这穷困的地方健康的生活下去,这恐怕是全天下母亲的共同心愿了吧。
  这孩子从小就执拗,也不知道长大后会怎么样。妇女微微摇头,对于自己的孩子她肯定是不说说谎的,她答道:“不好养活啊……会像那个啊天一样。”
  “啊天?他怎么了?”张二蛋好奇的歪着头问道。
  “被冻死了。”妇女叹了口气惋惜道,“多好一孩子,可惜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被冻死的人很多,但你却安稳的活了过来,所以啊想要改名,还是等那天你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再说吧。”妇女又接着做起了手中的女红。
  她说的确实是事实,一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而且她对于贱名好养活这句话深信不疑,因为孩子张二蛋就是一个很好的代表。
  本来就被冷的瑟瑟发抖,现在听了这一番话的张二蛋更是冷得浑身发抖。
  从此以后他也再没有提过改名这件事。
  这时小木门咯吱一声响,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寒气吹了进来,张二蛋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一股鼻涕不禁流了出来。
  门口进来一人,他乌黑的头发结上了一层层的冰沙,随便触碰一下都会发出一声声声响。
  他浓眉大眼,不长的睫毛上同样结上了冰霜,可见外面究竟有多冷。
  他把肩上扛着的一根大木头丢在了地上,砸起一地的灰尘,然后连忙关上木门,这时屋内才稍微好些。
  还不等他说话,妇女匆忙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一下子扑在了男人的怀里,柔声道:“孩他爸,你可算回来了,要不然我还以为你……你……”
  “孩子还看着呢。”男人抱着她笑道。
  妇女连忙擦了眼角的泪水,开心的笑了起来。每到冬天她不仅担心自己的孩子,还担心自己的丈夫,担心任何一人遭遇不测。
  “你爹我给你做个玩具要不要啊?”张二蛋他爹松开手走到张二蛋面前指着地上的木头问道。
  然而张二蛋却是懂事的摇摇头道:“爹你还是做一个小门吧,还有屋顶也需要补一补。”
  他爹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为了这个家好他当即说干就干,用不着的木屑被他娘拿去煮饭。
  这根木头很大,做一道小木门完全是在浪费,甚至烧一个晚上都是完全足够的。
  当香喷喷的饭菜摆在桌上的时候小木门的制作也还没有结束。
  “过来吃饭了!”张二蛋他娘吆喝一声。
  “来啦!”父子两异口同声道,然后相视而笑。
  “明天我再出去一趟,我还发现了很多木头,如果全部带回家,这个冬天可就不用愁了。”张二蛋他爹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母子两就给他送行,那种依依不舍的眼光仿佛最后一次见面一样。
  “你可一定要早点回来,还等着你回家吃饭呢。”张二蛋他娘嘱咐道,“小心点。”
  “放心好了。”张二蛋他爹重重的点头。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知怎地她突然眼皮狂跳,一股心酸弥上心头。
  关上门,屋内比昨天好了很多。
  新的折叠木门挡住了不少的寒气,为这个家提供了更多的庇护。这个他亲手做的折叠木门仿佛就是他的双手,就算他不在了也继续为这个家遮风挡雨!
  一天时间过得很快,可是在张二蛋他娘眼中却不是,她心底格外的焦急,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冷了又热,热了又冷,可还是没有等到他爹的到来。
  她再也等不了,起身离开屋子的庇护走进了风雪之中。张二蛋也跟了上去。
  她不知丈夫的目的地,但却知道丈夫常去的地方。
  张二蛋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这个时候不可谓不冷,但他的眼神却异常的坚定,心中的意志让他无惧这寒冷的冬天。
  很快就来到了一处树林的前面,她突然瞳孔微缩悲恸之色像字一样写在脸上。
  一个男人被一颗大树死死地压着,而树下的那个男人连动都没动一下。
  她赶忙跑过去,眼角流下的眼泪还没落地就成了冰沙。
  “孩他爹,孩他爹!”她大喊两声,但他依然没有动静。
  她不敢相信的把手指放在丈夫的鼻子前,然而……却早已经没了呼吸,身上只残留了些许还未消散的余温。
  她不愿相信这个事实,瘫倒在雪地里,发白的脸色让她的泪水显得不那么突兀。
  她难过的捂着胸口,下一刻就昏倒了过去。
  张二蛋跑过来,父亲失去了呼吸,而母亲也晕倒在地。
  他看着被冻死的父亲沉默不语,然后下一刻深深吸了一口气仰着头不让眼泪流出来。
  “爹,你说你打过小日本鬼子真的假的?”
  “那是当然,我和你娘就是在前线认识的,那个时候你娘还是一个通讯兵呢。你出生之后,没过几年我们就打赢了。”
  “那我娘还说她不识字?”
  “她骗你的……”
  这世间往往就是那么变化无常,有的人前一秒还好好的,但下一秒却突发意外,所以珍惜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死了的人一了百了,但活着的人却是最痛苦的,也会受到很大的打击甚至殉情!
  他看着前面的土坑一言不发,只是泪水却没有停止过,但都无一不变成冰沙。
  她整理着他的衣衫,她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甚至埋怨儿子为什么要让她活着,为什么?
  她乱糟糟的头发,黑黑的眼眶,憔悴的样子都揭示了她对丈夫的真心。
  一堆堆的沙土被他用衣服兜起然后盖在父亲的身上,这一个坑挺大所以用了很长的时间,盖完之后他累的大汗淋漓。
  她把木牌竖了上去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丈夫的墓了,虽然一切从简,但从开始到结尾一切都是她和儿子亲力亲为。
  回去之后,她一直都是抑郁寡欢,茶不思饭不想,很多时候都会在风雪之中坐在墓前哭泣。
  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身体,张二蛋心里也是心疼万分,但无论他怎么劝说她就是不听。
  不过好在还是安稳度过了这个寒冷的冬天,新的一年新气象,可她还是走不出阴影。
  “娘,你再这么消沉下去爹在天上看着也会伤心的,爹他一定不希望你这么下去。”
  “娘你就忘了吧,忘了也好。”
  “忘?不可能,那是我最美好最开心的记忆,想让我忘记这辈子都不可能。”
  “那娘我们就开一间卖回忆的小卖铺吧。”
  “卖回忆?好!我的二蛋长大了!”
  有了儿子的建议,她终于选择走出阴影,但之前消沉的日子里也让她落下了病根。
  她站在家门口,看着天边温暖的太阳吆喝道:“出来晒太阳了。”
  突然心中一酸,眼泪无声滑落:“春天到了,但你却看不到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旧巷里的小卖铺

合集

共8篇

总阅读

31007

总评论

16

总获赞

83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