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代少年也平凡 第7章
钟杰
发布于 安徽 2021-03-04 · 2860浏览 4赞

不过十分钟,我就开到了镇上。记得小时候,我们一群人周末来镇上买谭老师要求的辅导书,那时步行,要走个半天才到。花费一天,就为了一本书,当然还有镇上才卖的炒冰。这炒冰吃上一口,再多的辛劳也值得。

我将老人家送到目的地后,回家收拾了一个简单包裹,就赶到店里检查货品。我在镇上开了一家精品店,卖各式各样的精致小商品。主打消费者是中学生。我太了解中学生了,确切说应该是小镇上的中学生,我太知道他们喜欢的东西了。我这店里,有男生喜欢的流行小说、漫画、武侠电视剧的衍生品,有女生喜欢的头饰、布娃娃、各路明星的海报八卦杂志。每次我一进新货,学生们都排队排到大街上。别看现在不怎么起眼,倒退到二零零九年的时候,我的店在小镇上风光无俩,是年轻男生女生心中的时尚圣地。我的生计,我的座驾小白,我在镇上的房子,我如今饱食暖衣的生活,这一切都是这家精品店带给我的,我很感激它。

其实我此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去省城进店里的货。每个月,我就进货一次,有固定的商家合作。省城里即将淘汰的小商品,价格便宜,但拿到我们落后小镇上,会掀起一阵潮流。我仔细清点店里的存货,哪些东西卖得比较好,哪些东西不受欢迎,还可以增加哪些新品种,这都是我进货的依据。一切准备就绪后,我该去镇上的“尚南汽车服务中心”保养了。长途旅行之前,对爱车进行检修美容,是非常必要的,这不止安全,还能使你跋涉的心情变好。

尚南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六灵帮成员,我前面已经说过了。他这个店是去年刚开的,在镇上也算大的,店里已经有好几个学徒。从前读书成绩都很烂的我们,如今活得并不比谁差,至少在这个小镇上。

“赵老板又去大城市风光啦!”刚看见我的车牌号,尚南就同我开玩笑。

“你这小子,钱赚得这么多,还取笑我们小本生意!”我开门下车,把钥匙扔给他,“跟之前一样,洗车,再检查下发动机。”

我坐到副驾驶,尚南带着我绕着店开一圈,“动力不错嘛这车,耗油怎么样?”

“一公里五六毛左右,还好,不算太贵。”

“你赵连生真是牛啊,什么东西都走在小镇的最前沿!”前面有行人乱闯,尚南按了几声喇叭,“新车就是好,声音都这么脆。”

“哈哈,我赵连生在哪,哪里就是小镇的时尚中心,这车刚上市没几个月,你店里没见过吧?”我笑着问他,“南总。”

“没有哦,谁能有你时尚!”回到店里,尚南和学徒们一起,打理这辆车。

半小时后,我的小白更白了,闪闪发光,跟刚入手时一样。我拍了拍小白的屁股:“南总,不忙的话,要不要去二中转转,陪我抽抽烟!”尚南用水管冲了冲自己的脏手,跟学徒交待了几句,钻进我的副驾驶。

小镇很小,三分钟我们就开到了二中,旁边的大河水量骤减,不少地方露出沙子。我为尚南点烟,尚南猥琐地笑:“这上学的时候,都是我给你点的烟啊,赵帮主。”

我吐了一个烟圈:“嗨,什么帮主,现在你可是大老板啊,我是小商贩。”

“不不不,”尚南还是肢体动作很多,“老板很多,帮主就罕见了。你看现在这些孩子,有几个人有机会在人生中创办一个帮派啊,何况我们的影响力还那么大,估计六灵帮在二中都已经成为传说了。”

烟雾缭绕,我沉默不语。

石门镇第二中学的烫金大字,煌煌夺目。整个门楼已经换了样,那个笨重的人工推拉铁门,也变成自动的。门卫出来,还是那个矮个子大叔:“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我散了支烟给他:“我们以前是这的学生,回来看看。”大叔便放我们进去。

暑假期间,学校空旷寥廓。

我继续刚才尚南的话题:“尚南,说实话啊,这都十年了,你还怀念六灵帮吗?”

尚南一路在踢瘪掉的易拉罐,这时停下来:“十年了。我觉得六灵帮是我这辈子最光荣的事吧,现在再有钱生活再丰富,也只是平凡罢了,而六灵帮是我们年少的一个梦。没错,是一个梦。”

尚南说得很煽情,我竟有些触动:“真的假的啊,那我这个帮主岂不是很厉害!”

尚南搂着我的肩膀:“某种程度上是的,你赵连生那时在我们五个人心中,是绝对的偶像啊哈哈哈。年少时的印象很难去掉,无论大家以后在哪,活得怎么样。”

听他这么说,我也是一个在江湖上有传说的人了,哈哈。念于此,我的脚步都轻快了,我两来到学校最后面的铁栅栏门。这门没有换,只是上面垒高了,还加了电线,估计已成禁区。禁的就是类似我们这样当年翻门逃学打架的学生。

我在栅栏门的空隙里指着前方:“这荒田竟然还没有人改造。”

说到这,尚南大笑:“哈哈,这荒田本来就被垃圾搞得没有肥力,那次我们打过架之后,谁还敢要啊。”

荒田依旧枕河流。人一有心思,语速都会放慢,比如我:“是啊,那次群架之后,六灵帮就散了,除了你和志明几个,其他人我都失去了联系,再也没见过。”

“所以说啊,我们两关系最好呢!”尚南道,“现在也就我两住在这镇上了吧?”

“是啊,我们没走出去,留下来了。”

“挺好,大家各有各的生活。不过我还是觉得这儿好,这小镇多亲切多舒服啊!你说是不是?”

“对啊,看我们两活得多好,人模狗样的,哈哈!”

“哈哈哈!”

我们的梦埋在这小镇,我们便要留下来守住它。

 

 

我所在的小镇叫石门镇,这个名字很古怪,关于它的来源我还没有做过准确的考证,不过我估计古时候这里应该有一个巨大的宝藏,被一个什么绝世的石门封住,很多武林人士为争夺宝藏相互残杀,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小镇不得安宁。最后一个惊天的很帅的穿白衣白褂的大侠到此力压群雄,打开石门,取走宝藏,散金于当地百姓,化解这场悲剧。因而取名叫石门镇。但是我发现我杜撰的这个故事有很大的破绽,就是这么大的宝藏发给小镇上的百姓,为何小镇还是这么穷。我是说我们小的时候,石门镇那时农业发展滞后,工业几乎没有,经济主要靠山上的茶叶带动,而茶的品牌又没有打出去,所以很穷。现在石门镇已经跻身省经济强镇了,听说还要独立建县。但这不是大侠的功劳,主要是得益于镇政府大肆卖地,带动经济飞速发展。

小镇上有两所中学,一所高中一所初中,分别叫石门镇中学和石门镇第二中学。小镇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因此这两个学校鱼龙混杂。二零零零年的时候,我还是一名石门镇第二中学的初一学生。

我当初以为父母只是出于愧疚,想在家陪我待一个暑假。可直到我开学,他们两个还在家。我忍不住问了老爸,我们平常很少说话。

“从现在起,我就待在石门镇不出去了。”老爸的胡子像尺蠖般蠕动。

“不出去了?可留在石门镇能干什么?”我已经说过,石门镇那时很穷。

“哈哈”,老爸莫名地笑,“知道我们镇上的粮食站吗,你老爸我现在是站长!”

粮食站我去过,很旧了,里面全是麻袋,一股子谷子的味道。我问,“粮食站站长是干什么的?”

“粮站,就是把农民伯伯们的粮食收上来啊,然后再倒腾出去,我们赚差价。”老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没有别的话了,我没有再问他。

就是说,以后我都要跟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了,这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我很不习惯。

 

至少有一点是好的,我突然变得很有钱,不用再每次打劫黄正的了。但是,六灵帮依然存在,而且我打算让它更加繁荣。钱是个好东西,我可以用来招兵买马,打点帮派日常。那些小屁孩们跟着我,每天吃香的喝辣的,还不用上课,自然兴致十足。以至于,六灵帮越来越大,到了初一的期中考试,我已经将帮派发展到近二十人。

有意思的是,在石门镇上,我们六灵帮终于不是一家独大了。石门镇第二中学还存在一个帮派,名字叫骷髅会。骷髅会的老大叫张金,他因为有个大哥在石门镇中学混世,所以在我们学校很得意。张金这个人就是个臭流氓,直到如今我还是很讨厌他,说起来一肚子恼火。他什么坏事都干尽了,上课吸烟,打老师,在路上拦截小学生的钱财,欺负女学生。他最过分的一次竟然当众扒了一个女生的裙子,女生的家长敢怒不敢言,帮她转了学。这件事让我们道上的兄弟对张金所不齿。

混混亦有道,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对我们六灵帮的兄弟们就是这样教导的。我虽然是帮派的老大,但我不像张金那混蛋一样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我的六灵帮纪律严明,譬如我们上课可以捣乱,但绝对不能打老师;有喜欢的女生不能强迫她,要凭本事追。

曾经有一个会员趁天黑抱住一个女生强吻并摸她的奶子,被我发现,先扇了他几个耳光,他跪地求饶,我就跟他说,喜欢就去追不要耍流氓,一个初三女生发育还没成熟怎么可能有奶子呢,你摸了也是白摸。结果他果然承认摸了之后没有感觉,赌咒下次绝不会干了。但不能避免的是我们还是要经常打架。一个帮派要想在江湖上生存并有威望,不靠打架是不行的。即便是打架,我们也不会欺负弱小,我们只打那些和我们实力相当的或者看不顺眼的。所以我认为自己不是个坏蛋,尽管很多家长跟老师反映,都说我不是好孩子,叫他们自己的孩子远离我。

    因此,现在的石门镇上,六灵帮和骷髅会威望和势力只能用“两手遮天”来形容。就像电视里放的大上海的青帮和洪帮,划地而治,割据一方。如果你当年生活在这个小镇上,应该深有感触。但是我们不像青帮和洪帮一样鱼肉百姓,我们那时自己连鱼肉都吃不上,怎么可能鱼肉别人呢。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两个帮派的确实力强大。

此时的我,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说实话,我长得不好看,个子矮,眼睛小,羸弱,面部是干巴巴的黄色,看上去像小学生模样。不像张金那小子,魁梧高大,右大臂上还有青龙的刺青,尽管是画上去的,但确实能唬人。因为我既不高大也不帅,所以我尽量借助外部条件来装饰自己。比如我要穿很时髦的衣裳,至少要走在石门镇前沿。通常是里面一件白衬衫,外面一件皮夹克,不分冬夏。比如我要剪很个性的发型,就是那种染成黄色,额头前刘海很长以遮住我那炯炯无神的眼睛。

我喜欢骑车,我买了一辆最拉风的台湾产的山地自行车,骑遍了石门镇的每个角落。放学的时候,我们最先从教学楼上冲下来,我最喜欢干的事是,给离我最近的自行车送上一脚,然后看着后面排放整齐的自行车如多米诺骨牌般慢慢倒下,接着呼啸而去。

我喜欢打台球,台球室的烟味与嘈杂声真的太爽了,我喜欢待在里面。而且,我的台球也打得很好,是会让小女生尖叫的那种水平。台球室的一帘之隔,通常是游戏厅,手摇的那种。这里有八神,春丽,忍者神龟,魂斗罗,有我们最初对美女与英雄的美好向往。

我虽然不好看,但因为我家有钱,我自己有帮派。所以刚来半年,我在石门镇的混混界已小有名气,很多无知少女纷至沓来跟随我,于是我在初一正式有了第一个女朋友小黄。不要误会,小黄不是狗的名字,只是因为这小丫头眼珠是黄的,头发天然的比我染的还黄,恰巧她自己又姓黄。

在我们的关系建立一个月后,我根据自己看的那些日本录像带,准备将理论知识付诸实践。那是在学校的大会议室里,晚上放学关灯时我们躲在里面没有出去。我隔着衣服使劲地摸小黄,然后扒掉她的裤子,准备把我的那玩意放进去。

可是我发现我不行,他妈的,怎么会不行呢?我完全按照电视上面来的啊。小黄开始真的像狗那样喘着粗气,后来等了我半天也没动静,拎起裤子跑了,临走还说了一句:是不是男的?

我愤怒地骂了一句“我操”。骂过之后我发现以后不能再这样骂人了,因为我没有资格。

我觉得很丢脸,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想来,应该与我生活极度无规律有关。我抽烟,吃泡面,熬夜,这些可能影响了我那方面的能力。这以后我从不敢对女孩做那事,虽然我身边从不乏略有姿色的小妞,但她们真的只是摆设,是一个帮派老大必不可少的装饰。

钟杰
用中文表述,已经很幸福。个人公众号:找个故事。
浏览 2860
4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4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