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代少年也平凡 第8章
钟杰
发布于 安徽 2021-03-04 · 3845浏览 6赞

我不是一开始就呼风唤雨的,这都是经过一次次的大小战役换回来的。就像古代的开国皇帝,半生戎马才能坐上皇位。我说的六灵帮和骷髅会双足鼎立,那已经是初一下学期的事了。

我第一次打架也很害怕,双腿发抖,不敢下手,架打完了我还站在那里,被人嘲笑。后来次数渐渐多了,我变得很能打。并且我觉得自己打起架来威风凛凛,我竟然很享受。等我在石门镇成了气候,打架时就不用亲自动手了,都是小弟们上,我在旁边指挥。我还发现一个好玩的现象:所有的小混混其实都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种玩命之徒,只要你表现得很霸气,他自己先在心里胆怯,即便你体能上不是他的对手。

从六灵帮刚到二中,到在二中站稳脚跟,这之间我也受过一次不小的挫折。所谓枪打出头鸟,一个石门镇中学的小子看我很不顺眼,一个人来馆。那家伙比张金还要威猛,我要向上45度才能仰望到他那狰狞的面孔。他叫嚣着向我挑战,我叫小弟们先上,没想到那些孙子们比我还害怕,站着一动不动,比木头人都乖。结果这小子当着我好几个手下的面,把我打了一顿,我左脸被打肿,嘴角流了血,而我毫无还手之力。这次的滑铁卢使我在帮会的领导地位受到一丝动摇,有人开始议论我配不配当老大。我没有骂他们,而是经过一次次的辉煌雪了耻,其中不少对手还是小弟们平日侧目的狠角,他们不得不服,很快重归我领导。后来等到我的实力足够强大时,想找打我的那小子报仇,不料他已不知所踪。

骷髅会和六灵帮的宿怨由来已久。张金那小子很瞧不起我,他觉得我绝对没有资格做六灵帮的老大,这我也没有办法,一个再英雄的人物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尊重,何况是张金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他几次下战书要和我单挑,说谁赢了另一个人的帮派就归谁管。我当然不会答应这种万本一利的买卖,六灵帮是我一手创建的,我不会拿它来当什么狗屁赌注。再说我肯定打不过张金,那家伙一身的蛮力,看着都令我发怵。我只好跟我的兄弟们说,一个真正的领导者是不能靠力气的,那只是勇夫,靠智慧才能领导一个帮会。张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动我的,这点我心里面很清楚。六灵帮的势力比骷髅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是不可能冒险挑起两帮战乱的。

张金眼看我们六灵帮日益壮大,眼红不已,千方百计想要除掉我们,好一方独大。可是我作为另半壁江山的掌门人,从未产生过这种想法。因为我觉得任何社会的稳定都需要权力制衡,骷髅会和六灵帮必须势均力敌,相互牵制,石门镇才会有真正的太平日子。

我们两派之间发生最激烈的冲突是初一那年快要放暑假的时候。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六灵帮一个最不乖的小子宋红军泡隔壁班的一个妞,一天晚上两人正在漆黑无人的校园里卿卿我我,被张金那小子带了几个人过来一顿毒打。张金一把扯烂宋红军的衣服,先扇了他几个耳光,接着一脚揣向他的生殖器。宋红军捂着下身在地上打滚呻吟,张金双手插着腰虓叫,他妈的玩起我的女人来了,你们那个狗屁老大没教你们要遵守江湖规矩吗,泡老大的马子可是死罪!说完又冲躺在地上的宋红军送上一脚。

我之所以叙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宋红军回来后鼻青脸肿地一五一十地每个细节都告诉我了,真不嫌丢人的。当然他说的时候没我这么轻松,他几乎是边哭边说这些话的。

我一把就抓住问题的关键点,你泡的那个女孩漂不漂亮?

小宋愣住了,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义愤填膺说:漂亮个屁!我现在才发现那个小贱货是张金那混蛋放的饵,我真后悔没揍那婊子一顿!

我看不惯他这样,怒道,你他妈现在倒是挺横!当时你怎么像个王八似的任人打!

小宋满脸羞愧,含含糊糊道,他们人多。

我微微一哂,没再理他,转过去继续抽我的烟。

小宋把受伤的脸凑到我跟前,一脸杀气道,老大,你准备什么时候替我报仇?张金那小子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这次不仅仅是我被打,我是无所谓的,关键这影响到我们六灵帮的声誉啊。不能让人家说六灵帮被骷髅会打了不敢还手!

还你妈逼。我转身骂他,烟头差点烫到他的脸,你他妈每次闯了祸都用六灵帮来挡着,你知道我为了你得罪了多少道上的人。你小子到现在还没有改过来!

小宋低着头瑟缩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他满布伤痕的脸,我动了恻隐之心。我又吸了几口烟,逐渐冷静下来,说,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以后……

你就是怕张金。小宋打断我的话,闪着泪光说,你就是怕他,你根本不配当我们六灵帮老大!说着跑了出去。

我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我愕然了,烟卷在嘴唇里含着,没有吸。等到他出去后我才大发雷霆,把烟扔向小宋走的方向,“他妈的!反了!”,烟很轻,在空中逗留一会就落在不远处的地上,迸出火星。

    

宋红军这小子做得太决绝了。他竟然认贼作父投敌变节,加入了骷髅会。我能够忍受张金的挑衅,我能够忍受骷髅会的嚣张,我甚至能够忍受自己不会对女孩做那事,但是我绝不能忍受有人背叛我。背叛是最可耻的行为,尤其是投到不共戴天的仇家门下,背叛者就应该碎尸万段。宋红军所作所为不仅是对我这个帮主的不尊重,更是对整个六灵帮的不尊重,我下定决心要对他严加惩治,以儆效尤。在他们骷髅会集体出行的时候,我不敢轻易动手,顶多在路上看见他向他呸一口吐沫。但是我从未放弃过寻找惩治他的机会,我说过,我最讨厌背叛者,我觉得他们比懦弱者更贱。

机会不久即至。

学期快要结束,天气出奇的热,久旱无雨。学校南面马路上,车辆疾驰而过,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大河边粗柳树的叶子像失去生活信心的人耷拉着的脑袋,了无生息。大河是夏天男孩子们的天堂。这条大河似乎没有名字,至少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它的源头和终点也没有人知道。只是它很宽很大,我们就叫它大河。大河在我们学校后门那里转了一个几近九十度的弯,滋养了辽阔的农田,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田还是荒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们学生往外面扔的垃圾太多了,影响了土的肥力。农田尽头的土岗上孤立着一座小教堂,外面墙上红白相间,比我们学校漂亮多了。我们在平安夜里经常到教堂里排队领取慈祥的主教奶奶发给我们的五颜六色的糖果。那时候的大河波宽浪平,清澈见底,水草悠悠,不像现在水量大减,白色泡沫、塑料袋、卫生巾成堆,恶臭四逸。大河没有那么深,我们就在水流湍急处动手挖了一个人工的约有一米深的水潭。一到热天,洗澡的男孩子要在岸上排队,不过多长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人水一体,与鱼嬉戏,扎猛子,潜水,打水仗,其乐无穷。逃课一下午去水潭呆着的大有人在。我就是其中之一。

这天我手下的侦察兵刺探到张金和宋红军下午在水潭里洗澡,骷髅会其他的人都不在。这他妈的真是个老天恩赐的好机会。我带了一拨七八个人赶到水潭。把他们扔在岸上的大背心和短裤头拿过来,用树枝挑着来回挥动,一壁挥一壁朝河里的两人大叫:“两个王八,你们就在里面呆着吧!”他俩望了望岸上,没有动静,我又叫手下们喊:“你们掌自己的嘴巴,说自己是大王八,我们就把衣服还给你们!不然我们就走了!”

我不得不承认张金那小子真是个无畏的勇夫,他从水里跳上来,径直朝我们走来,边走边指着我们:“赵连生你小子真是无赖,用这种下三滥的招!”

我看见了张金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块块肌肉,比我想象的要壮实。他说的没错,我这招是阴险了点,不过对付他这种人算不上错,他不是也用美人计套走宋红军了吗?我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我的兄弟们看到张金凶煞的样子都不敢再讲话,但这次我不能退缩。我带头冲上去用树枝去打张金,并鼓动兄弟们:“冲啊!”张金那小子原来是表面唬人的懦夫,我的树枝离他还有一米多远,他就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我操,开始冲的时候我心里还没什么底呢。我们很快将张金打倒,我叫两个人把他脸朝地反缚在地上,让他不得动弹。我没有再羞辱张金,毕竟我们是以多胜少,胜之不武,传出去对我和六灵帮的名声不好。

我接着一个人走到水潭旁,宋红军仿佛一只落了水的鸡,浑身颤抖地蹲在水里,我断定他肯定尿了,但是在水里看不见。我一下跳到水里,宋红军被水波震得仰面倒了下去,他浮上来看见我,连忙双手作揖:“生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以后我不在道上混了。”

我淡淡地说:“我没教过你我最讨厌叛徒的吗!”我走到他跟前,揪着他头发把他往水里灌,口中骂道:“王八蛋!王八蛋!”如是几十下,我松开手,他受惯性驱使自己还往里面钻。我又跳上了岸,听见宋红军在后面呛声连连。

这次小小的胜利后,张金乖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找我们六灵帮麻烦。我估计是张金这小子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斗志消沉。没有了张金的惹是生非,石门镇的打架事件少了很多,一下子平静下来。六灵帮和骷髅会就这样相互对峙了几个月之久,谁也不招谁。

一直到那个女孩的出现。

 

这时我的生命中已经没有兰兰了,老胡说:没有人会永远待在一个地方。那么,也应该没有人会永远待在另一个人身边吧。初一上学期语文老师讲了一首诗我很喜欢,那首诗很美,美得我都不像平常一样逢语文课必睡觉了: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兰兰应该就是我的过客吧。

兰兰也搬家了,只不过是到县城。她没有跟我道别,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只是毕业考之后暑假的一天,我特地去兰兰家,紧闭的大门跟我之前送兰兰回家时一模一样,只是现在布满了灰尘。

而且,我已经是初中生了,小学的爱情是很幼稚的。我相信我在石门镇第二中学会遇到很多好姑娘,过去是用来怀念的,不是吗?小孩子的爱情仿佛喜欢的玩具,想要时刻与它在一起,被别人拿走也会难过甚至嚎啕大哭,但从来不会认真地对着玩具说: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因为随着成长,玩具总要被丢掉,而你已经不想要。

这时,也没有小黄了。

开始的时候,我问小黄为什么跟我在一起。

小黄说,问那么多干什么,想跟着你就跟着你了。

后来分手的时候,我问小黄为什么走。

小黄说,问那么多干什么,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呗。

我没有生气,也没有难过。

 

而我现在要说的女孩,你们可能会笑话,我竟然在梦中比在现实中先认识她。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你们了解,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做这样的梦再正常不过了。梦中我和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孩子在草地上翻云覆雨,畅快无虞。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在梦里就能干那事了呢。而且干得很不错,我们两个都很享受。俗话说,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不过我发誓,我白天真的没有在想。自从上次和小黄那事以后,我很少再想这玩意儿。早上醒来,我下面湿得跟洗过澡似的。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努力回想这件事的始末,重温当中每个美妙的瞬间。可他妈的梦就是梦,无论如何通过回想也体验不到梦里当时的情景。我突然想知道梦中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当然也是白费脑子。但是我记起了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梦中那个女孩的头上戴了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不错,肯定是戴了蝴蝶结。

这个线索对我来说是无比的重要,以至于它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

包括我。

这一整天我的心情都很亢奋,因为那个梦,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男人很英雄,就像一个关在笼子里郁郁不得志的雏鸡,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其实是只雄鹰的亢奋。那天我甚至没有去六灵帮,我趴在桌子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兄弟们来找我的时候,我跟他们说今天没有活动,你们自己去玩吧。做老大是很孤独的,他不能和兄弟们坦露自己的心声,只能默默承受。

其实在小学,六灵帮还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的时候,我跟其他兄弟是没有什么隔阂的,大家在一起玩真的很开心。现在不同了,我是一个手下有二十多人的帮派老大,我不能再对每个人都推心置腹,老大就该有老大的样子,即便是兄弟也不行。

那个女孩到底是谁呢?我在心里盘问自己。我认为我必须要找到她。

下午我到楼上找人借烟抽,路过二年级八班的窗口,我突然看见教室前排有一个人的头上绾着白色的上面有黑点的大蝴蝶结。我停下脚步,退回去再看一遍,没有错。瀑布似的黑发上系着一个白色蝴蝶结。可是为什么蝴蝶结变成了白色的呢?我跑到他们班,看见戴蝴蝶结的女孩正伏案学习,我走到她桌前,她抬起头看我。

我怔住了。

天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生,包括那些图画上妩媚的港台女明星。白得近乎透明的脸,透着光可以看见脸上细软的绒毛。黑亮的眸子灵动地转着,眉如墨画,唇的颜色好似剥开的水蜜桃,娇艳欲滴。浅蓝色的稍旧的长衬衫现在看来土得掉渣,可完全遮不住她充溢的美丽。我真希望你们能来亲眼看看,那么你们就会知道我的描述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我笨拙的嘴讲不到她的美丽的百分之一。总之她是太漂亮了,请你们相信我。

我盯着她看了好久,然后问,你为什么不戴粉红色的蝴蝶结?

那女孩摸了摸后脑勺的蝴蝶结,蹙眉道,你在说些什么呀?

我说,你不是有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吗,你为什么不戴?

女孩收起书从我身边走过,神经病!她说。我闻到了她身上一股奇特的香味,我感觉到无比的舒适,身上的每个细胞像是在晒着太阳,活力焕发。我望着她绰约的背影,高兴地笑了。我相信她就是我梦中出现的那个女孩。尽管蝴蝶结的颜色不一样。

钟杰
用中文表述,已经很幸福。个人公众号:找个故事。
浏览 3845
6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