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第二十二章,叛徒

  过了几天,等到两位长老毒性解除干净,“虎阳帮”已经恢复了昔日的气势。

  两位长老根据老帮主的安排,推举朱宗云担任“虎阳帮”帮主。胡远复帮有功,由他做帮内执事。 何不畏收罗的几个人都被废去武功,逐出帮派。

  罗天仇把这些情况,用飞鸽传书,告诉“丹心寨”,他非常钦佩年轻帮主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慨,两人很是投缘。罗天仇教了他“紫府神功”,并告诉他六月初一各门派在“丹心寨”聚首,“虎阳帮”务必派人前去。

  李东平也把“丹心寨”推举盟主的详情,仔仔细细说了一遍,这样一来,“虎阳帮”上自帮主,下到帮众,对罗天仇已经敬若神明,很多事情都是唯命是从。

  几天来,张文雪对罗天仇感情越来越深,时时在他身边侍候他,体贴入微。两人说话做事越来越显得随便且融洽。张文雪那种少女矜持消失后的娇羞,那份含情脉脉的柔情,搅得罗天仇心神荡漾。

  他平生还是第一次接触少女,何况张文雪对他一片真情,小伙子情窦初开,情愫万锺,生活上,既想和她聊个昏天黑地,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羞涩得很……

说来也怪,不知怎么,罗天仇每每与张文雪一起练功,心中就会泛起龙天罡的影子,“苏紫山庄”那夜的配合,一举击败魔教贼子的情景,气势那样威猛,配合那样巧妙,令罗天仇久久难忘。天仇很是思念天罡弟弟!

  一天练武时,张文雪对罗天仇谈起来“龙须沟”的经过。

  原来张青山听到江湖传闻,罗天仇大闹“丹心寨”威震天下,喜出望外,连忙派他女儿去‘丹心寨’,接罗天仇到“四海武馆”。没有想到,还没有过“龙须沟”,就被慕秋设计抓了。

  张青山如何放心女儿独闯江湖?要知道,一个青年女子,即使武功不弱,在险恶江湖上形单影只地行走,做父亲的也放心不下!

  只因为张文雪是女扮男装,一般人很难认出她是女子,张老镖头才准她出门。

  张青山暗自思虑,只要找到罗天仇,以他的武功,肯定是万无一失。而且,张老英雄也有意让女儿单独会见罗天仇,实在别有用意。

  文雪是他的独生女儿,他视若掌上明珠,从小就跟随父亲一边练习武功一边学习女红,武功刚练得有火候,江湖道上也算是二流高手,加上行事谨慎小心,让他多少安了几份心。

  女儿成年,做父母的最关心他们的终身大事。张老英雄也不例外,时时牵挂着女儿的终身大事。

  罗天仇英雄了得,而且文通武达,为人谦恭有礼,为人仗义,是天下难得的佳婿。想要招入张府,不知女儿意下如何。他一时心血来潮,想出了这么个点子,或者也是人之常情,武林中人也不例外。

  “你既是易钗而戏,慕秋又怎么会知道你是女的?”罗天仇疑惑地问。

  “当时他并不知道我是女的!”

  “至少他们知道你的行踪,你出门时都有哪些人知道?”罗天仇又问。“只有父亲知道。”

  张文雪想了想,“我是一个人偷偷离家的。”

  “奇怪,啊……”罗天仇摇了摇头,“恐怕你父亲那里有危险!”顿时,他想到了“黑松岭”的遭遇,“罗田镇”的夜行人,“将官村”捉贼,都不是偶然事件,这些事情一直久埋在他的心里,一直想探个究竟,如今突然冒了出来,心想:“要立即去‘四海武馆’!”

  他呆呆地沉默,张文雪很不理解。

  “你怎么啦?”张文雪感觉很奇怪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知道我父亲有危险的?”

  “走,我们马上动身去你家。”说完就走,人已经向屋子里走了几步。张文雪见他答非所问,满是疑惑,只好跟着他向屋里走去。

  罗天仇和李东平住在一间屋子里,他进门时,李东平不在,正要派人去叫,老头子却跟在张文雪后面匆匆进了屋子。

  罗天仇劈头劈脑的对他说:“我和文雪准备立即去大理‘四海武馆’。你跟我们一道去吗?”

  “就走吗?不是讲好去‘丐帮’,为我清理门户么?啊哟,‘四海武馆’不会跑。这么性急干什么?好事不在忙中,哈哈!”他一面说,一面对着二人挤眉弄眼,哈哈大笑,窘得两人满脸通红。

  文雪说道:“真是为老不尊!”李东平正要再戏谑几句,只听罗天仇很是焦虑地说道:“情况有变,‘四海武馆’,恐怕会重复‘虎阳帮’以前的命运……”

  “什么?”李东平听了一惊!“有那么严重吗?”

  罗天仇将他与张总镖头在“黑松岭”相遇所遇的种种疑点说了出来。然后说:“文雪是女扮男装从家里偷偷出来,却被慕秋他们抓住。她的行踪,他们怎么知道得那么快?那样准呢?”

  “‘四海武馆’肯定有‘魔教’的眼线!”

  “应该说,是冬护法的人!,我们清理‘虎阳帮’的情形,只怕他们早就知道,自然也知道文雪已经被救,即将回家……”

  “对!”李东平满脸严肃地看着罗天仇,“狗急跳墙,‘四海武馆’危在旦夕,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动身。”

  已经是黄昏时分,罗天仇急忙对朱帮主交代了几句,三人大致收拾一下,便匆匆忙忙地向南奔去。临行前,朱帮主为他们准备了三匹快马,天仇想要步行,李东平和张文雪一人一马,如飞而去。

  罗天仇一路上施展“无影幻风”绝世轻功,翩若惊鸿,形如轻烟,身形潇洒,飘逸如仙。

  两匹良马竟然追不上他,无论李、张二人如何急催坐坐下马,始终落后他十来丈远。

 更奇怪的是,走了到三更天,两头马已经口吐白沫,显然疲惫至极。罗天仇却气宇轩昂,快如燕掠,还不时用“蚁音传声”,催他们赶路。

  罗天仇的功夫,李东平是知道的,但能够在如此神速的奔走中运用“蚁音传声”术,是他始料不及的。要知道“蚁音传声”需要提起真气,把音声迫成—线,传到对方耳中,普通一流高手能够传出几丈远就很不容易。罗天仇能在几十丈外传音就跟在耳边说话一样,而且是在急行之中。

  真是匪夷所思。这种功力,纵观整个武林,恐怕无人能及。

  再走半个时辰,两头马已经打着响鼻,慢慢停了下来。两人只得下马,李东平吹一声口哨,黑影一闪,罗天仇已折了回来。只见好马就像从水中爬上来一样,满身的鬓毛都被汗水浸湿了。

  这里大理不过三五十里地。文雪对着马儿直跺脚。“走了一夜,再跑一会儿不就到啦,真没用!”她撅起小嘴,仿佛是向—个人抱怨。

  李东平笑道:“你怨他们,是心疼你天仇哥哥吧,哈哈!”“百叶神丐”本是随口说的一句笑话,怎料张文雪听见他的话,秀眉微轩,心想:“我一心只惦记家里的事情,又怎么能顾及他,马儿尚且这样精疲力竭,何况是人呢!”想到此,想着便走到罗天仇身边。

  “天仇哥哥!,你累了吧,不如休息一下再走。”

  李东平笑道:“嗯,这才像话,做妹妹的,要知道心疼哥哥呐!”

  张文雪娇羞地看着罗天仇盈盈一笑,头微微一转,望着李东平,“老哥哥就知道调侃人家,你就不心疼你的弟弟!”

  “我心疼马儿,”李东平说道:“你听,它们在打响鼻,它们也会吃醋的呀!”

  张文雪又急又恼:“你呀,老不正经,尽会调侃别人,我不理你啦!”

  他们的调笑,罗天仇没有听入心中,一心只记着“四海武馆”的安危,越想越觉得危险,仿佛魔教贼子已经到“四海武馆”。想到这里,便对二人说:“宜早不宜迟,我们弃马步行吧!”

  说完,右手牵着张文雪,左手抓着李东平,提一口真气,便狂奔起来。文雪只觉耳边呼呼生风。那手握得好紧,却一点不痛。想到刚才天仇哥哥如痴的神情,显然是担心父亲的安危,顿时—股暖流传布全身,心中暖融融的。轻飘飘的身轻如燕,真力倍增。也是一时感激激荡,心神欲醉,竟不觉得天仇在发力助她。

  “无影幻风”轻功,原来是李东平师门绝艺,只是内力不及罗天仇深厚,奔行速度只是他的六七成。现在经过天仇发力相助,已经和天仇旗鼓相当,他俩相同配合,并力而行,三人浑然一体,如雁行云空,不到一个时辰,已经到了城门。三人跃上城墙,直奔向“四海武馆”。

  夜深人静,启明星光亮如灯,挂在空中,好像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四海武馆”在后街一座深宅大院中,围墙足有一丈多高。三人上墙朝里面一看,院子里黑灯瞎火的。正厅后面,花园深处,有三间屋子,只有中间那间亮着灯。

  三人向前—看,放下心来,“好险!如果迟到一个时辰就糟了。”

  堂屋中间坐着馆主张青山和其他三人。罗天仇曾在北京见过面,都认识,那是原“四海镖局”的三个镖人。四人虽然是坐着,但都被绳索捆绑着,在他们背后有两人冷冷地站着,另外两个人侧坐着。

  “馆主想开些,跟着‘魔教’,‘四海武馆’扬名天下……”声音好熟!罗天仇想起来了,他是田镖头,到底让他猜到了。过了几个月,他始终觉得那天在“将官村”客店,是这个神秘的田镖头背着他们做了手脚。尤其是在“黑松岭”催他们上车时,他似乎又在那些“魔教”贼子尸身旁边转了一圈。当时,罗天仇和天罡均刚刚涉入江湖,没有经验,没有仔细去察验那些尸身,现在想起来,他肯定是在尸身上做了手脚。

  这样—想,心里便有了主意,连忙用“蚁音传声”对李东平和张文雪二人说道:“不要打草惊蛇,尽量抓活的。”二人会点了点头。

  只听屋里另一人说道:“张青山,听明白,你的宝贝女儿已经是我们‘魔教’的人了,她已经和‘虎阳帮’帮主慕秋成婚,要不,我们不会这样宽容你的。”

  罗天仇感觉文雪的手在颤抖,呼吸急促,知道她听了这话,已经很是气愤,连忙紧紧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激动。

  张青山说道:“狗东西,我张某决不会听他们胡说!我的女儿绝不会做出那种欺师灭祖的事情。”

 “张馆主,有什么不好呢?堂堂的‘虎阳帮,帮主是你的女婿,你在‘魔教’中,已有了一席之地。”

  “田武兆!你真是人面兽心的强盗!”张青山大声怒道,“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你要害得我家破人亡,连我的独生女儿都不放过,你真是心有蛇蝎的禽兽!”

  田武兆大笑,“馆主言重了,我又怎么害你家破人亡。只不过让你另投明主。让你女儿做了帮主夫人,别人想都想不到。田某哪一点不是为馆主你好。我要害你,早在‘将官村’就下手啦!真是狗咬吕洞滨,不识好人心!”

张青山气得脸色通红,“你……你……”

【注,1,情愫万锺,同情愫万千,西南官话演变,指浓浓的爱恋之情。
2,易钗而戏,就是女扮男装的意思。3,劈头劈脑,当头,开头的意思,西南官话。】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郭兴聘 4

评论已折叠

03月08日 15:29

郭兴聘 4

评论已折叠

03月08日 13:35

03月08日 09:42

推荐文章

合集

人在江湖#第七届滇云网络文学大赛#

合集

共68篇

总阅读

277056

总评论

43

总获赞

419

总分享

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