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娘——第六章 女人

剧烈的疼痛从肩膀处传来,姬柯不由得闷哼出声,他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手术刀在皮肉之下刺骨的寒意。

其实怪物一开始的目标是颈动脉,关键时刻姬柯快速移动身体用肩膀迎上了这一刀,随后立刻抬手握住怪物持刀的手,阻止它继续用力。

怪物向前凑近用贪婪的眼神盯着姬柯,细长的舌头从尖牙背后伸出来舔了舔他脸上的血,但血迹的形状却毫无变化,就像它的舌头无法碰触到这些血液一样,可即使是这样怪物的脸上还是露出了餍足的表情。

随后,一段诡异的音调从它的嗓子里流出,而不远处明明应该只靠超声波行动的蝙蝠群竟然闻声而动——果然在幻境里发生的事情都不能简单地靠常识来推测。

姬柯见状握紧怪物的手,用力将肩膀上的手术刀拔出,并反手刺向怪物的身体。

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姬柯根本没指望对怪物造成实质伤害,只要能制造出一丝破绽以便让他打破僵局就好;可没想到刀刃居然成功划破了怪物的皮肤,在它的胸口留下一道鲜红的血印。

受伤后的怪物后退着扔掉了手中染血的刀,神态也变得惊恐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姬柯一把捡起地上的手术刀急速向一旁跃出。他一边灵活地躲避蝙蝠的攻击,一边快速思考着怪物受伤的原因,是刀……还是血呢?

而另一边,当有蝙蝠落在怪物面前舔食之前姬柯留下的血滴时,它便趁机抓起蝙蝠送进嘴里大口咀嚼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受伤后的怪物动作又变得僵硬迟缓起来,但每当它咀嚼完一只舔食过血液的蝙蝠后,行动速度都会有所增加。

姬柯心想,难道这就是之前它能悄无声息绕到自己身后的原因吗?

回想起之前所有的异常情况,姬柯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怪物本身应该没有行动能力,但人类的血液可以帮助它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从它无法直接舔食姬柯身上的血液这一点上看,它需要借助那种奇怪的响声来控制蝙蝠吸血,然后再捕食吸过血的蝙蝠以便于自由行动。

可是,为什么刚才的手术刀可以破开它的皮肤呢?从神情上推断,怪物明显是惧怕这把刀的,但如果这样,它又怎么会使用一把连自己都害怕的武器去捕猎呢?难道它害怕的是染过人血的手术刀吗?

不可能。从怪物主动攻击的行为分析,普通的人血并不足以让它恐惧,否则它不会在看到姬柯流血时还兴奋地伸出舌头去舔。

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怪物害怕的并不是手术刀本身,而是“染了‘姬柯的血’的手术刀”。

虽然暂时不知道自己的血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想通了这一点后姬柯终于打破了单方面被屠杀的僵局,有了放手一搏的筹码。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处理伤口,否则失血过多一样会降低他的生存率。

幸好怪物需要恢复身体机能,此时一直姬柯身边的蝙蝠数量已经大大减少,唯一需要分心对付的只有对面一直用阴毒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怪物医生了。

失去了手术刀的医生不再依靠武器,只见它身形晃动,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姬柯眼前。似乎是为了避免直接接触姬柯的血液,它的指甲突然增长数倍,状似尖刀朝着面前的青年刺去。

指甲数量太多,攻击的角度也十分刁钻,姬柯单手挥舞着手术刀且战且退、艰难抵挡。退到社区医院门口时,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用力向前一甩,藏在掌心中的血珠登时朝着敌人直直飞去。

哪怕怪物立刻抬手阻挡还是不可避免地被伤到了眼睛,它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声,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僵直,双眼更是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灰败之色。

机会难得,姬柯立刻转身推开大门,大步逃出社区医院,但他没想到外面的险峻程度比起医院只多不少。

社区医院位于村落的主干道上,虽然此时还没有到夜晚,但笼罩着整个村子的雾气依然对辨识方向造成了困扰,更别说雾里还有那些若有似无的深蓝色身影了。

姬柯可还没忘记刚进村落时,村中那群诡异的老人究竟是怎么“欢迎”他的。

不知道自己的血对这些“老人”有没有用,但毕竟现在也没办法包扎,本着“节约环保”的绿色理念,姬柯立刻将肩膀上未干的血液均匀地抹在身上暂且防身,握紧手术刀便选定一个方向走去。

没走多久果然在雾中遇到了身着蓝衫的老人,他们几人结队横在路边,双眼全都直勾勾地盯着浑身是血的姬柯,嘴唇不断嗫嚅着。

姬柯仔细辨认后发现他们说的不像汉语,应该是某种少数民族祭祀或者祈祷时的咒语。因为没等他们完整说上两遍,四周温度骤然升高,竟然凭空生出了一面火墙,堵住了姬柯的去路。

就连周围的雾气都被生生烤干,只留下冲天的火光。

姬柯下意识将手术刀横在胸前,但对面的老人们并没有做出任何攻击行为,反而平静地站在火墙之后,原本诡异的神色此时几乎算得上是慈爱了。

但不攻击不代表可以轻易通过,火墙依然能够对姬柯造成伤害,只要他稍一靠近,火舌便朝着他的脸上袭来,不过等他退回原地后火舌也一同后退。

无奈,姬柯只好转头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一路上他又遇到了很多同样的老人,他们同样在他身前升起巨大的火墙挡路,一来二去姬柯突然感觉老人们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法引他去某个地方。

三面火墙的围攻之下,唯一可通行的是村落的主干道,也就是社区医院所在的方向。难道破解幻境的方法是要彻底杀死怪物医生吗?

迫于情势,姬柯只能在火光映照下顺着主干道缓步前行。没过多久,果然看到了熟悉的医院建筑,但出人意料的是,此时的社区医院同样沐浴在一片火光之中。

那这群老人究竟要带自己去哪里?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火墙高温的影响,肩上和手臂上先前留下的伤口这时已经凝固,好歹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面临死亡了。不过手掌里沾满血液的黏腻感多少有些影响他握刀,在未知前路的情况下,他只好用还算干净的衣料将双手认真擦拭了一遍。

又往前走了一段后,火光尽头终于展现出一座砖瓦结构的建筑,漆红的木质大门上横着一块牌匾,用繁体写着“凤凰寺”三个烫金大字。

寺门前的青石石阶上静静地站着一个女人,只见她身着样式繁复的嫁衣、头戴金色凤冠,华丽的凤凰刺绣铺满了整条红色长裙,妆容精致的脸庞在火光之中显得格外诡异。

自从在社区医院回忆起自己身处幻境以来,这是姬柯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恐惧。

因为这个女人的脸,竟然和姬涟一模一样。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彩龙用户191576 1 0

么么啊太好看了吧加油更!

  • 柒牧  : 谢谢老师鼓励~

    2021-03-12 18:42 0

03月12日 17:54

推荐文章

合集

喜娘

合集

共10篇

总阅读

30497

总评论

52

总获赞

127

总分享

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